“洛,这么多,我哪里穿得完?给娘和甜甜分一些去吧……”云樱的心头一阵发热,声音不由有些哽咽。

    “还有几张貉皮,我给娘和甜甜留着了呀。她们都没有你怕冷,也没有你爱穿这些。”成洛搂住她的肩头,轻声问道:“云樱,你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云樱连连点头,眼泪又情不自禁地掉了来。

    “那就别哭了。”成洛捧起她的脸,用手指轻轻抹去她脸颊的泪滴:“云樱,你知道吗?我在那边,每个晚上,都在想你,每天做梦,梦里也都是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洛,我也想你。”云樱扑进成洛的怀中,眼泪更汹涌地涌出来。

    “我不是回来了么?云樱,不哭了啊,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成洛爱怜地去吻她的眼泪,越吻云樱却哭得越凶。

    “怎么了呢?云樱,你哭得我的心都乱了。”成洛说。

    “洛,我就是想你了,见到你……高兴。”云樱抽噎着说道。

    这个时候,说云樱的心情就像一锅味俱全的大杂脍,一点儿都不为过。

    激动,喜悦,羞愧,懊悔,内疚,委屈……这些波动不息的情绪,就像几块重重的大石头一样,压在云樱的心上,沉甸甸的。也许只有哭,才能让她暂时宣泄一吧。

    “好了好了,云樱,我现在回来了。以后,我们不分开了,什么都会好的,别哭了啊。”成洛抱紧了云樱,好言好语地安慰着她。

    云樱的哭声,渐渐弱了去,眼泪也终于止住了。

    成洛深深地吻住了她,两个人相拥倒在身后的软榻上……

    两个人(缠)绵地吻了一会儿,成洛的血液便沸腾了起来。

    他克制着自己,松开云樱坐了起来:“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我去让人给你放水。”云樱也坐了起来,脸颊绯红,眼眸清亮。

    “我自己去,你先歇着。”成洛轻声说道,起身时,又低低地说了一句:“云樱,等我。”

    云樱看着成洛走了出去,她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便也起身去洗漱了一番,然后回到床上坐好,静静地等待着成洛。

    此刻,云樱的心情充满了不安,可以说是矛盾而又复杂。

    她知道等会儿将要发生什么,虽然她和成洛已经成亲了年,她也早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可是现在,想到一会儿他将要对她做的事情,她竟然觉得自己比新婚之夜的女孩都还要紧张,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

    以前,他们的每一次欢爱,她都没有体验到过快乐。今天,她仍然感到畏惧。

    何况,现在她的身体,又被另一个男人触碰过了,她觉得自己面对成洛的爱抚,会更加羞愧……

    “云樱,在想什么呢?”成洛走了进来,柔声地问道。

    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袍,上衣微敞,露出健硕的胸肌,麦色的肌肤还沾着未擦干的水滴,充满男性的力量。

    “没想什么,洛,你来了……”云樱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羞红了脸。

    “云樱,我好想你……”成洛拥着云樱躺了来,喘息着覆上她娇柔的身体。

    单薄的衣衫,一件件滑落。狂热的吻,暴风骤雨般地落来,从云樱的颈项掠到前胸,一直向,再向……

    云樱的身体又情不自禁战栗起来,她没有想到,今天成洛竟然没有像从前每次要她的时候那样,直接进入主题。而是,先这样温柔地亲吻她……

    这又使她想起了和慕凌轩在一起的那一个特别的夜晚。那一晚,慕凌轩也是这样,柔情地吻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的心,越发地紧张,而又难过。此刻,成洛对她的爱抚,就像最重的惩罚一样,令她羞惭不安……

    “怎么了?云樱。”成洛注意到云樱的不自在,停来关切地问她。

    “我……有点怕……”云樱低低地说道,不敢面对成洛深情的双眸。

    “云樱,都是我不好,我不会再那样了,你别怕……”成洛的心中顿时充满了自责,以为云樱又是在因为以前他在这方面的粗暴而害怕。

    “嗯……”云樱轻轻点了点头,伸臂搂住了成洛。

    成洛又开始温存地亲吻她,耐心而又细致,一点儿都不像以前那么性急。

    直到云樱的身体完全绵软了来,情不自禁发出了娇柔的喘息,他才整个人覆盖上了她,征询般地问道:“云樱,我想进来了,可以吗?”

    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成洛的身体早就坚硬如铁,胸中涌动的(欲)望都快将他撑爆了。可是,他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小心翼翼爱抚着她,不想让自己急切,又伤害了云樱。

    自从出征前的那一晚上,云樱他们俩好好地谈过一次之后,成洛就告诉自己,以后在这方面,也要多体贴云樱。

    她是那么娇弱,就像一朵最脆弱的小花,自己既然拥有了她,就一定要格外珍惜爱护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莽撞,让她伤心,让她哭泣了……

    成洛的温柔让云樱不知不觉放松了很多,胸中涌荡起久违的激情。

    她情不自禁搂紧了成洛的身躯,眼眸微闭,双(腿)自然而然地打开,就像一朵等待他来采撷的鲜花,妖娆而又迷人……

    感受到了身女人的柔情,成洛开始了自己幸福的冲刺。

    进入的时候,他也非常小心,还不时地问她:“疼不疼?”

    “不疼……”云樱娇柔地摇头,这一次,她真的没有感到一点疼痛,反而似乎想要他更深入一些。

    成洛爱怜地笑了笑,缓缓地在云樱的体内运动起来,起先他还抑制着自己,动作得非常轻柔。渐渐的,女人身体那温润紧致的包裹让他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开始越来越凶猛地冲撞,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让身的女人发出了荡人心魂的叫声……

    就像一头苏醒的猎豹,这一个夜晚,成洛不知疲惫地要了云樱很多次。每一次,都达到了快乐的顶峰。而云樱,也第一次完整地体验到了男欢女爱的幸福。

    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他才放过了她,将她抱在怀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成洛醒过来时,云樱依然柔顺地睡在他的怀中。娇美的面容,丝缎般光滑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使她就像一朵刚刚被雨露滋润过的合花,充满诱惑。

    成洛忍不住又开始吻她,轻轻抚摸着她光洁如玉的身体,一直到云樱张开眼睛。

    “洛,你都醒了。”云樱娇羞地说道。

    “嗯,我觉得好幸福。”成洛温柔地说。

    云樱没有说话,却伸出玉藕般的臂膀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颈,身体也软软地贴住了他的。

    这个动作让成洛体内本来就蠢蠢欲动的(欲)望一又狂热升腾起来了,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喘息着说道:“我还想要你!”

    于是,又是一番激烈火热的(缠)绵……

    当成洛再次放开云樱的时候,云樱已经软得像一团棉花了。她试着动了一,想要起身穿衣服,可是浑身却一点气力也没有,连坐起来都觉得吃力。

    “洛,我身好软,起不来了。”云樱娇弱地说道。

    “是我让你累了,你先别起来,再躺一会儿,我去让厨房给你炖点汤。”成洛将她又抱到床上躺好,自己开始穿衣服。

    “那怎么行?还没有给爹娘请安。”云樱感到这样不好。

    “没事的,我去跟爹娘说一声,你好好歇着,我一会儿就来。”成洛爱怜地吻了吻她,起身走出去了。

    成洛洗漱完毕来到将军府大厅之时,成将军,成夫人和成甜甜他们都已经在那里坐着了,包括红香也在,只不过成洛还不认识她。

    成夫人一眼看见成洛只有一个人,云樱没有跟他一起过来,便问道:“云樱呢?”

    “她身弱,我让她再睡会儿。”成洛答了一句,然后对大厅里站着的一个丫鬟说:“你去让厨房里给少夫人炖一碗红糖鸡蛋,好了端过来。”

    丫鬟听从吩咐到厨房去了,成洛也走到桌边坐了来。

    “哇,哥,你对云樱姐真好,真是模范好老公啊。”成甜甜感慨地说道。

    成夫人的眉头却不由皱了起来,想也想得到昨夜,儿和媳妇之间会发生什么。

    儿疼媳妇是没有错,可是他这样娇惯她,就过了一点吧。就因为夜里和男人欢爱过,早上连床都不起了,跟长辈请安的礼数也不顾了。而且看儿这样,似乎还准备鸡蛋炖好了,端到床前喂她吃呢。这叫什么事?成什么体统?

    “洛,云樱身弱,可是也不至于让你这么伺候着吧。没病没灾的,有哪家的媳妇,睡到这时还不起?也不记得给长辈请安?”成夫人不悦地开了口。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