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将军吃过早饭就去上朝去了,成甜甜跟成夫人她们又聊了一会儿,然后回到房间稍稍修饰了一自己。

    她先淡淡化了一妆,平日很少带什么饰的她,又专门在发间插了一支别致的红玉珠花,使她看起来更增添了几分娇俏妩媚。

    一切弄好了后,成甜甜对着镜仔细看了看,觉得自己这样,不说打满分也至少可以得个九十五分以上吧,便也心情舒畅地出了门。

    走到前厅的时候,成夫人让成甜甜把莲宝也带上,说跟她一起是个伴。她却说不用,就想自己玩玩。

    对于成甜甜来说,今天去见慕凌天,就像一次慎重的约会一样,哪能让身边跟着人呢?

    正是阳春月的晴好季节,花红柳翠,和风轻扬。阳光就像一只暖融融的手,轻柔地抚着成甜甜的长发和肌肤,走在古朴的青石板上,她感到非常的惬意。

    这样风和日丽的天气,如果去郊外踏青,或者野炊,或者登山,或者垂钓……那是最令人身心舒爽的事了。

    成甜甜想着想着,便有点心驰神往。

    可惜,她这时却只能去一个茶楼里跟慕凌天见面。而且,还得偷偷摸摸的,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来到了天水雅阁茶楼门前,成甜甜定了定神,大大方方地走进门去。

    这里,她只来过两次,第一次是跟慕凌轩一起,却因为突发的事件没有喝上茶,几乎刚来就走了。第二次是跟慕凌天一起,那一次她易了容。

    所以,成甜甜并不担心这里有谁会认出自己。她相信这个宾客云集的茶楼,没有人会对匆匆来过一次的自己留印象。

    大约因为是上午,此刻茶楼里的茶客并不是很多。

    成甜甜匆匆扫视了一眼大厅,没有看到那个叫小悦的女孩在老地方弹琴。她的心里又轻轻松了一口气,虽然第一次是一来就走了,第二次来是易了容的,但是她还是不想遇到这个见过自己的女孩。

    一个伙计迎了上来:“请问姑娘几位?”

    “就我一个。”成甜甜简单地答了两个字,接着问道:“你们老板在不在啊?”

    “刘掌柜在的,姑娘这边请。”伙计说着,就把成甜甜带到一张小巧的,只能坐两个人的竹桌边。

    “我想要一个包间。”成甜甜看了看周围两两的茶客,没有坐来。

    既然是来跟慕凌天见面,在这人来人往的大厅里怎么行呢?雅间才是合适的地方,又安静又没有人会看到。

    “哦,那请这边。”伙计稍稍愣了愣,恭敬地将成甜甜带到一个雅致的小包间。

    一个女孩单独来这里还要点一个雅间的情况真是非常少见,也许这又是哪家财大气粗的阔小姐吧。这儿是京城,天脚,水深着呢,什么人什么事都有,也轮不到他们这些小人物来揣摩。

    “请问姑娘喝点什么?”那伙计又恭敬地问道。

    “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茶和招牌点心都上一些来吧。”成甜甜随口说道,忍不住再次问那伙计:“我是问你们的老板在吗?不是掌柜。”

    “老板啊,他很少来的,一般都是掌柜在这里管事,我都没有见过老板几次。”那个伙计耐心地回答道,然后说了句:“姑娘稍等。”便走出去了。

    成甜甜一个人坐在小包间里,频频向窗外的街道张望,希望能看到慕凌天的身影出现,却始终没有看到。

    过了一会儿,雅间的竹帘掀开,又换了一个面生的伙计走进来,对成甜甜说请她去别的房间就坐。

    成甜甜的心念一动,猜想着是不是慕凌天知道她来了,所以这样安排。她一句话都没有多问,赶紧站了起来,跟着那个伙计走了出去。

    这一次,伙计将成甜甜带进了茶楼最角落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外观看起来与其他雅间无二,门上挂着竹帘,也全部都是竹木装饰。房里却少了那面临街的大窗户,只朝着内院的方向开了一扇小窗,还拉着布帘,显得有些幽暗,不过并不影响整体环境的幽雅。

    伙计给她端上了茶和点心便退出去了。成甜甜一个人坐在里,无聊赖地吃着点心,喝着茶,眼睛紧紧地盯着门口的竹帘,生怕错过了和慕凌天相见。

    然而等了好久,慕凌天都没有来。

    成甜甜正在隐隐失望,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响动。回过头去,却惊讶地看到她背对着的那面墙壁,就像一扇拉门一样,缓缓地向旁边移开了,露出了一道裂缝,正好能容一个人通过。

    机关暗道?成甜甜的脑袋里倏地闪过一个念头。

    她走到那道裂缝前,探头向里面张望了一,那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

    成甜甜犹豫了一,便踏脚走了进去。

    若是一般的女孩,可能都没有这么大的勇气,但是成甜甜不一样,她好奇心强,胆也大。再说她也相信,这一定是慕凌天指引她去见他的一条。

    就这么顺着这条漆黑狭窄的暗道走了一会儿,依然看不到一点光亮。

    成甜甜的心里不禁也有些发慌了,忍不住喊了起来:“大皇,你在里面吗?”

    “别这么大声,甜甜,是我,我来了。”很快传来了回答,真的是慕凌天。

    成甜甜感觉到他从对面走了过来,稳稳牵住了自己的手,她的心立即感到踏实了许多。偷偷地笑了一,她老老实实地跟着慕凌天走,不再发出声音。

    慕凌天带着成甜甜一直往前面走,不知道走了多远,渐渐有了一些光线,越来越亮。

    终于走到了暗道的尽头,拨开入口掩盖的竹枝,出现在成甜甜面前的,竟然是一个枝繁叶茂的大竹林。

    那些竹青翠挺拔,株株粗壮高大,大约至少生长了几十年。

    成甜甜还来不及感叹什么,慕凌天沉声说了句:“跟我来。”就继续带着她往竹林深处走去,分开重重枝叶,只见密林中央,掩映着一座小巧玲珑的木房。

    这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木,整座房全部是用粗大,厚重的原木建成的。木质的房顶,木质的墙壁,木质的门窗……使成甜甜想起了童话故事中的森林小。

    慕凌天带着成甜甜推门走了进去,木里面简单地摆了一些桌椅家具,还有一张整洁的小床,虽然不算豪华,却也不失温馨舒适。

    “哈,原来这里还别有洞天啊。”成甜甜不无新奇地四打量着,调皮地问道:“大皇,这是你的秘密根据地?”

    “呵呵,我有时候在这边练功,顺便歇息。甜甜,你坐。”慕凌天指了指里的一张木椅让成甜甜坐,自己也在旁边的一张椅上坐了来。

    “可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啊?我一直盯着门口,都没有看到你。”成甜甜对这个事情还是感到很奇怪。

    “我专门画过一张你的肖像给天水雅阁一个手看过,他看到你来就会立即通知我。”慕凌天简单地解释了一句,随后一脸正色地看着她问:“甜甜,你来有什么事?”

    “我……没事就不能来吗?”成甜甜微微愕了愕,本来听他说专门为自己画过像还挺开心的,转而却又突然听到那么疏离的一句,心里突然感到有点委屈。

    在她的想象中,她和慕凌天的这次见面应该是惊喜而又浪漫的,就像恋人之间的约会一样。

    不然她怎么会在出来的时候专门打扮了一自己呢?还不就是想让他看到了自己之后眼睛一亮吗?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自己,却这么平淡,冷静,甚至可以说是严肃。头上这支专门为他戴上的红玉珠花也算是白戴了,他根本瞟都没有瞟一眼……

    “我不是这意思,甜甜,你知道回来后我们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样了。而且,我刚才本在上朝,接到你来了的消息一朝我就匆匆赶来了。慕凌轩是什么人你也该了解,如果你来这里多了,他必定会起疑心。所以,没事你不要经常来这里,我说过,有事我会和你联系的。”慕凌天耐心地说道。

    “我才来了一次,又没有经常。”成甜甜轻轻嘟了嘟嘴,心中越发感到郁闷。这哪里像恋人之间的见面?分明就像上级交代级工作。

    “可是我们也才刚刚回来两天啊,今天你真的没有必要过来的。”慕凌天淡淡笑了笑说。

    “那……难道你就不想见到我?”成甜甜再也忍不住了,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女孩清澈如水的眼眸让慕凌天有些失神,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低沉地说道:“我当然想见你,我每天都想见到你。可是,甜甜,我以为你能懂,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从他黝黑眼眸里透出的那深情而又无奈的目光,一就打动了成甜甜的心,让她满心的委屈与郁闷登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是的,他既是一个男人,又是一个皇,他有他的远大的追求与抱负。自己怎么能像一个粘人的小女人那样,要求他终日记挂着自己呢?

    成甜甜心里很快就想通了,也马上谅解了他,便轻声问道:“那个小雪姑娘是谁?”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