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宫女而已。”慕凌天语气淡然地说道。

    “难道是凤双?”成甜甜惊讶地问。

    以前她的腿受了伤,慕凌天让凤双照顾她的时候,她就总觉得那个宫女有点与众不同,沉默寡言却又心思敏捷,处事干练有序。一个小宫女,愣是给她一种女强人的感觉。

    “她是谁都不重要,只是做做样而已。甜甜,你不用关注这个。”慕凌天没有正面回答成甜甜的话,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

    “可是,我觉得你对她好好,就像以前对我那么好。”成甜甜轻轻咬了咬唇,低声地说道。

    想起那天在祥云宫遇到慕凌天的情景,尤其是他看着那个小雪姑娘那温柔的眼神,她的心中始终感到不舒服,有点儿酸酸的。

    “呵呵,那都是假的,我刚才就说了那是做样的,主要是为了给靖王看。甜甜,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也只会对你一个人好,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慕凌天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温和地说。

    “嗯,我相信你。”成甜甜点了点头说,感觉到这两天萦绕在自己心头的那一片薄薄的乌云,又轻轻松松地飘走了。

    可是她紧接着又想起了那天在祥云宫,自己同慕凌轩接吻被慕凌天看到,不免又有些心神不安,忍不住嗫嚅着解释:“大皇,其实,我和王爷……你要我回来,那样……有时候……我也没有办法……”

    这可能是成甜甜长这么大说得最困难和最不流畅的一句话了,结结巴巴而又条理不清。她不知道慕凌天听懂了没有,但是她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说得更清楚了。

    慕凌天的脸上瞬间变换了几种色彩,眼眸更加幽深,看不清他在想着什么。

    过了好久,他才缓缓地吐出一句话:“你们本来就是夫妻,这些,不用跟我说的。”

    “哦……”成甜甜哦了一声,轻轻低头去,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慕凌天的态,难道是大吗?可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怪怪的,仿佛有哪里不对劲。

    一个男人如果爱着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也爱他,他会看着她和另一个男人亲密而满不在乎吗?按常理讲,应该不是这样吧。连慕凌轩那样花心的男人都知道吃醋,还有小澜,纪风,以前也都是这样,不喜欢看到自己和别的男人走得近。

    为什么慕凌天,却不一样呢?他说爱自己,却又执意让自己回到慕凌轩的身边。

    唉,难道要干大事业的人,对感情都是这样粗枝大叶?即使让自己爱的人整天陪在别人的身边,也无动于衷?

    “甜甜。”看到成甜甜久久不说话,慕凌天开口喊了她一声。

    “嗯?”成甜甜从乱糟糟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慕凌天。

    “其实我今天正好有一件事情跟你讲。”慕凌天郑重地说道。

    “什么事?”成甜甜振了振精神问道。

    “今年,昱国北部出现了罕见的旱情,土地干旱,作物不长,姓及牲畜饮水都成问题。父皇让我和靖王尽快拿出一套治理北部旱灾的方案,看看谁的更为合理有效。”慕凌天沉声说道。

    “你是想让我去探探慕凌轩的心思?看他准备怎么做?”成甜甜立时明白了慕凌天的意思。

    “是,甜甜,你把他那套方案的内容大致摸清楚先告诉我,这次我赢他,就稳操胜券了。”慕凌天注视着成甜甜,明明白白地说。

    “唉,非得这样吗?也许你本来制定的方案就比他的好呢。”成甜甜微微叹了一口气,心中隐隐不安,总觉得这样去窃取情报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甜甜,我必须有十足的把握,你知道我不能输的。所以,你得帮我。”慕凌天更加专注地看着她,双目深沉明亮。

    成甜甜又情不自禁地咬了咬嘴唇,半晌,轻轻点了点头:“好,我帮你,但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说这些?”

    “你不要直接问他这些,平日里跟他说话时多留意一,或者自己去他的书房里,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具体怎么做,你机灵点就行。”慕凌天嘱托地说道。

    “我尽量想办法吧。”成甜甜低声说道,心里感到沉甸甸的。

    “对不起,甜甜,我也不想让你冒险,但是,现在只能这样。”慕凌天轻轻地说,略微停顿了一,又说:“而且,慕凌轩他……不会伤害你的。”

    成甜甜垂了眼帘,没有说话。

    慕凌天不由握紧了她的手,低沉地说:“甜甜,你对我的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

    “我到时候是不是还到天水雅阁找你?”成甜甜抽出了自己的手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让他握着手,竟然有些不自在的感觉了。

    “是的,我会在那里等你。”慕凌天看到成甜甜郁郁不乐的样,心中也有些失落,但是他无法说出更多安慰她的话语。

    两人陷入相对无言的沉默,过了一会儿,成甜甜轻声说:“我这几天在娘家住,回去再帮你问情报。”

    “好……”慕凌天缓慢地吐出一个字。

    又是一阵沉默,成甜甜觉得这种沉闷而又尴尬的气氛让她再也不能适应了,便站了起来说:“我先回去了。”

    “你一个人走那条暗道怕不怕?”慕凌天也站了起来,并没有要多挽留她一会儿的意思。

    成甜甜不由在心中苦笑,她怕又怎么样?看他这个意思,根本没有打算送她的。

    她没有看他,只淡淡地说:“不怕。”

    “走吧。”慕凌天说着,拉住了成甜甜的手,牵着她走出门去。

    成甜甜稍稍挣了一,因为她现在,说对他没有一点生气是不可能的。

    慕凌天却又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轻轻叹息着说:“甜甜,我心里也很不好过的,你别怪我……”

    他语气里流露出的恳求与伤感让成甜甜的心又软了,毕竟,他救了她,又陪伴照料她过了那么多寂寞无助的日。他这样跟她疏远,让她帮忙去弄情报,都是迫不得已……

    成甜甜顺着那条暗道又回到了天水雅阁,小包间里依然如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未喝完的那杯茶,未吃完的几盘点心,都还那样摆在桌上。

    她又抓起点心吃了几块,喝了一大口水。然后走出包间,在柜台那儿结了账,走出了天水雅阁。

    再次一个人走在人流熙攘的大街上,阳光依旧那么明媚,和风依旧那么轻柔。可是成甜甜的心情,却再也没有刚才那么轻松明快了。

    她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慕凌天,然而得到的结果,却和她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没有喜悦,没有激动,也没有恋人相见应有的甜蜜温馨,有的只是他公事公办地交给了她一个任务……

    唉,他们这叫什么?算不算恋爱呢?成甜甜虽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可是却也直觉地感到,恋爱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

    正在一个人无精打采地往回走着,一辆马车在她的身边停了来,随后传来慕凌轩戏谑的声音:“咦?甜甜,我们怎么这么有缘?我刚在心中想着你,抬眼就看到你了。”

    成甜甜转头一看,慕凌轩已经从马车上跳了来,潇潇洒洒站在自己的面前。俊美优雅的容颜,荡漾着比春风还要温暖的笑意:“甜甜,你是不是听到我心里在呼唤你?所以就来了。”

    “王爷,我是出来逛街的。”成甜甜轻轻地说道,心底隐约有些不安,他是什么时候走在自己后面的呢?会不会看到自己从天水雅阁出来?

    “逛街啊,一个人吗?”慕凌轩故作惊讶地扬了扬眉,伸臂将她揽入怀中:“这样吧,不如我来陪你。”

    “已经逛完了。”成甜甜随口说道,然后问慕凌轩:“你怎么会来这里?”

    “因为我算到我的甜甜在这里。”慕凌轩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脸,调侃地笑道:“今天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想勾引我的?”

    “瞎说什么啊?谁勾引你了?”成甜甜不由瞪了他一眼。

    “呵呵,我没有瞎说,其实我是想要你勾引我。”慕凌轩仍然好脾气地笑着,低头深深注视着她:“你今天就是又漂亮了一些嘛,这支珠花,很适合你戴。”

    听到慕凌轩说起自己头上的红玉珠花,成甜甜的心中一阵古怪翻腾。

    事情怎么会这么发展呢?自己用心打扮一场,想引起注意的人压根就没有注意,想让他欣赏的人,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而没有想遇见的人,却似乎很是欣赏,赞不绝口。真搞不懂,两个男人,差别大了……

    慕凌轩见成甜甜有些发怔,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笑着问道:“甜甜,你现在想去哪里?”

    “我准备回家吃饭。”成甜甜老老实实地说。

    没有钟表,她不知道时间,但是凭感觉她觉得现在不早了。等慕凌天都要了那么半天,又还在那个小木里坐了那么久……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