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想什么呢?神情这么严肃。”慕凌轩戏谑地撩了撩她的长发。

    “哦,我在想,我娘找来红香真是没事找事,这不是害了人家女孩吗?我哥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惦记着云樱姐。”成甜甜回过神来,沉吟了一说。

    “傻丫头,总是喜欢操心那么多事。”慕凌轩爱怜地将她拥进怀中。

    “不过,我看我娘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今天早上,她恨不能用绳把我哥捆起来去陪红香呢。”成甜甜又接着说道。

    慕凌轩静静地搂住她,没有说话。

    “王爷,你说如果我娘一直逼着我哥纳妾,那怎么办才好?”成甜甜问道。

    “你哥他不会听你娘这种安排的。”慕凌轩淡淡地说道。

    “可是,那样我娘又会不开心,我爹说她想抱孙都快想疯了。如果我哥听她的话娶了红香,娘好了,云樱姐又会伤心。这事,还真是难得两全其美呀。唉,最好的结果,就是云樱姐赶快怀上哥的孩,这样就都好了。”成甜甜自顾自地讲了一大串。

    “甜甜,我们能不能不讲你哥他们了?”慕凌轩忍耐地看着她,很受不了她这样在他的面前大谈特谈成洛和云樱。

    “那讲什么?这是现在摆在我们家里的一件大事。”成甜甜嘟了嘟嘴说道。

    “就讲我们自己,比如,我们什么时候要个孩,或者要多少个孩……”慕凌轩轻轻笑道。

    “胡扯!我才不想要孩,我自己都还没有长大!”成甜甜面颊红地打断他。

    是呀,如果在现代,她才是个高中女生,怎么能当妈妈呢?这个观念根深蒂固地隐藏在成甜甜的内心世界,让她始终不能顺理成章地接受就这样变成某个男人的女人,甚至也许很快,变成某个孩的母亲。

    “让我帮你长大吧。”慕凌轩握紧了她的手,含义深深地看住她。

    “我不想这么快长大。”成甜甜轻轻抽回自己的手,突然冒出一句:“王爷,你如果想要孩,怎么不让青青帮你生呢?”

    这话真的像一盆兜头冷水,浇到了慕凌轩的柔情似水的心上。

    他狠狠地瞪了成甜甜一眼,抑制住心底那股想要把她揉碎的冲动,没好气地说道:“我只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生孩。”

    “你难道不喜欢青青?不喜欢你娶人家干什么?你们这些男人,真够黑心的!”成甜甜同样很愤愤不平。

    刚才的纳妾话题,让她想起了青青。而想起青青,她就不能不为自己的这桩婚姻感到悲哀。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古代男人那种左拥右抱,妻四妾的生活,她始终不能忍受和另外一个女人共同拥有一个丈夫这样的事情。

    她爱的男人,必须专一而又有责任感。而慕凌轩,即使现在再说爱她,再对她好,也不能改变青青是他小妾的事实。也许,这也是她心底不能真正接受慕凌轩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慕凌轩久久没有再说话,神情复杂。

    青青的事情,现在也让他对成甜甜感到格外愧疚。他只要真心了一个女人,就必定是全心全意地投入。

    可是,却在之前同时娶了青青,伤了甜甜的心……

    不过,以后再也不会了。从此,他只会全心全意地爱她一个人,对她一个人好,用倍的爱和呵护,弥补之前对她的伤害……

    好半天,慕凌轩才又轻轻握住了成甜甜的手,低沉而又诚恳地说:“甜甜,对不起,是我的错。”

    “呵呵,不说这些了,没什么的,我们回去吧。”成甜甜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恳切地跟自己道歉,怔了一,便爽朗地笑了起来。觉得这个男人,现在可爱多了。

    慕凌轩抱住成甜甜,狠狠地吻了她一,才牵着她的手站起来,两人一起往回去的走去。

    出了那个风光秀丽的山谷,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际,天色已是黄昏。

    慕凌轩带着成甜甜回了京城,本来还想带她在外面一起吃了饭再送她回将军府,可是成甜甜却执意不肯了,说今天已经出来了一天,要回去吃晚饭。慕凌轩无奈,只好先把她送回了将军府,自己告辞了。

    他虽然很想和成甜甜多待在一起一会儿,可是却并不喜欢在将军府里过多停留。

    这个地方,沉积了他多的恩怨情仇。成洛,可以说是他这一生最不想见到的人。

    即使他现在已经深深地了成甜甜,对于成洛,他的心结,也始终没有完全打开。他们俩之间的仇怨,绝不是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也绝不是简简单单可以一笔勾销。

    所以,送回了成甜甜,慕凌轩婉言谢绝了成夫人的盛情挽留,没有留在将军府吃饭。

    而这一天的晚餐,是将军府这么长时间以来难得最热闹的一次。全家人欢聚一桌,还多了一个红香。

    当今天再看到了云樱,成甜甜不由惊觉地感叹,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如此之大。

    成洛回来了,只短短一天的功夫,云樱就好像一朵被重新浇灌了甘泉雨露的鲜花,整个人都充满了清鲜的气息。从前的忧郁与憔悴荡然无存,一天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变得明媚,青春,鲜亮,水灵,也更加光彩照人。

    成洛依然对云樱体贴入微,吃饭的时候,不住地把一些有营养的菜夹到她的碗里,就像哄小孩似的让她多吃一些,说最喜欢看到她长胖。

    成甜甜在一边感慨不已,不时嘻嘻哈哈地和他们开开玩笑。成将军也心情大好,言谈之中和蔼了许多,不像往日那么严肃。

    成夫人却是满心不乐,看到儿对云樱这么好,她的心里就发堵。可是也知道儿刚刚远征回来,凡事都不能操之过急,只有先忍着不说什么。

    红香一直沉闷不语,她的心情从昨晚初次见到成洛时的惊喜,到今天亲眼见到了成洛对云樱的般疼爱,万般呵护,犹如坐了一道过山车似的,从高峰急转直,变得惴惴不安。

    她终于明白,要想让这个心里装满了云樱的英俊男人喜自己,可能会很难,很难。

    吃完了饭,成洛和云樱就先回他们自己的小天地去了。

    成将军又去了书房,成甜甜玩了一整天,满身是汗,人也觉得疲倦了,陪着成夫人和红香她们随意聊了一会儿,便也先回房了。

    回到房间,成甜甜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她也不顾,用干毛巾随便擦了几,便一头扎到了松软的床上。

    人虽然躺在床上,思绪却又飘飘悠悠地晃到了很远,心怎么也静不来。

    她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起午和慕凌轩在那片青翠的大草地上,那些甜蜜的,令她脸热心跳的画面。

    刚才洗澡的时候,成甜甜还能看见自己洁白的秀(乳)上,有着几道淡淡的红痕,那是他在亲吻她时用力留的印记。他还说,自己的(胸)脯又长大了……

    那讨厌的家伙,就是那么的色!

    成甜甜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却又想,不知道女孩要到多少岁才算完全发育好?她的人长大了,胸脯,也真像是比以前又长大了。

    不由轻轻解开了胸前的衣扣,又看了一眼自己那傲然挺立的双峰,确实是更加丰盈饱满了。

    真美丽啊。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拥有如此动人的女性魅力。难怪那个(色)男见了之后,眼睛都发直了。而这对迷人可爱的小白鸽,今天也被他肆意地尝抚摸过了……

    那个贪心而又霸道的男人,真可恶,吻得她浑身都战栗了起来,却还是不放开她。可怜的她,在他火热的攻势之,简直毫无招架之力。

    他也是,第一个如此亲密接近爱抚过自己的男人,说起来,自己也是他的妻。到时候,他会放过自己吗?

    莫非,自己这朵傻兮兮的小花朵,真的是要为等待他而开放的么?

    想着想着,成甜甜的脸便烧红了起来,她蒙住了头,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在将军府安安心心地住了几天,成甜甜很是逍快乐。

    每天,她要么是拉着云樱一起四处玩乐,要么是在将军府亲亲热热地陪着成夫人聊天做事,和红香也渐渐熟悉了起来。

    她也注意到了,她的娘亲和嫂嫂之间现在很是疏远。

    基本上,除了吃饭的时间,云樱很少来大厅里和成夫人以及红香碰面。而成夫人见了云樱,也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远远没有对红香那么亲近。

    成甜甜不知其中内幕,只以为这是因为云樱一直没有生孩,成夫人才会对云樱这么冷落。

    她私里劝说了她的娘亲几句,却都被成夫人心烦意乱地抵回去了。成甜甜便也赌气地不再说了,一边在心中为古代的女人哀叹,一边庆幸幸好她的哥哥和云樱的感情还是那么好,不然云樱就可怜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