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喜欢看戏。”慕凌轩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很有些无可奈何。

    这傻丫头,她怎么不想想?让他去那种地方看戏真还不如让他在家睡大觉,他这么做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陪伴她,保护她,她却还以为他是没事干了,真让人堵心。

    慕凌轩叫来了慕,他们四个人两对儿一起去街上看了一场草台戏班的演出。看完了戏,又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吃过了晚饭才回王府。

    这一天,成甜甜玩得十分开心。她开心了,慕凌轩自然也就跟着开心。

    那时候,他没有想到,这个让他越来越放不的女孩,真的不是那么安分。更加让他堵心的事情,还在后面。

    成甜甜把慕凌轩这边的情报透露给慕凌天之后,她有过一阵惴惴不安。在慕凌轩每天朝回来之后,她也曾仔细地观察过他的反应。

    不过一连几天,都没有发现慕凌轩有什么反常的表现。他的神色,依然平静,淡定,温和,自然,而又对她宠爱有加。

    渐渐的,成甜甜也就放心来,她以为这件事情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她总喜欢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她想着,也许慕凌天在看了慕凌轩的那份方案之时,觉得他自己的思更好一些,根本没有用到慕凌轩的那些东西。所以,什么都算没有发生过。那就最好了,那也就相当于她没有给慕凌轩造成什么损失,甚至可以说,她做过的这件事情不存在了。

    成甜甜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想当然,可是她却忽略了,纸是包不住火的。而慕凌轩,更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一件事情做过了就是做过了,想要抹去不留一点痕迹,那是不可能的。

    该来的迟早要来,这个日也很快来了。

    这天的朝堂之上,当着满朝武,皇上问慕凌轩和慕凌天,抗旱治灾的方案整理出来没有。两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都很自信,齐声答道已有详细的规划。

    “你们各自把自己的方案说来听听,让朕和众位大臣一齐来评议一,看看谁的计划更为周详合理。”慕远熙神色肃然地说。

    “父皇,儿臣早就依照您的吩咐完成了抗旱治灾方案,容儿臣先来陈述吧。”慕凌天主动提出要先讲。

    “好,天儿你先说。”慕远熙微微颔说道。

    接来的发展真是让慕凌轩始料未及。慕凌天意气风发,侃侃而谈。而他,越听心情越为沉重。

    慕凌天讲的这套抗旱救灾的方案,无论是从整体思,还是细节部署,竟然都和他的一模一样。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不可能!

    只听了不到一半,慕凌轩便听不去了。他已经可以断定,这就是他的那套方案。

    他对重要的档,向来保存得很好,不会有泄露的机会。而他,也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他的思,除了甜甜……

    事情已经明白无误地摆在了慕凌轩的面前,多日来隐匿在心底而又不愿意去印证的怀疑得到了证实,甜甜果然是和慕凌天认识的,她失踪的这段日,应该是和慕凌天在一起……

    曾经大皇身边的那个小雪姑娘那么像成甜甜,而成甜甜和大皇又是差不多时间回来的,慕凌轩不是没有怀疑过。可是,他爱她,她不愿提起她出走之后的情形,他便也不问。

    只要她回来了,从此安心留在他的身边,之前她跑走,包括她和谁在一起,这些事情,他都可以不计较。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的爱会打动心爱的女孩,他们会甜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那天晚上,成甜甜突然出现在书房,专门向他问起抗旱治灾方案的时候,他也有过心念转动的一刹那。

    可是他依然选择了相信她,把什么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只因为,他是那么地爱她和在乎她。谁曾想,她果然,是有目的的……

    慕凌轩的脑袋里嗡嗡作响,慕凌天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他一个字也听不清楚了,心在瞬间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甜甜,他最心爱的甜甜,就这样出卖了他吗?把他花费无数心血,熬了无数夜晚写出来的方案,轻松拱手交给了别人,用来给他最重最痛的打击……

    心,骤然间好痛,而又好冷,就像跌碎了以后又被无情地装进千年的冰窖。

    这种凌迟般的疼痛,并不是因为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被人窃取,而是因为突然发现,原来她的心,真的不属于自己。

    那么这段日以来,她的温顺,她的柔情,都是假的?都是装出来的?

    慕凌天有条不紊地讲完,众大臣啧啧称赞。

    “天儿讲得很好。”慕远熙赞许地点了点头,目光随之转向了明显不在状态的慕凌轩:“轩儿,你也谈谈你的意见。”

    慕凌轩从心乱如麻的伤痛之中回过神来,他看到朝堂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而刚刚博得满堂喝彩的慕凌天,也面含微笑地看着他,神情之中,仿佛有着一丝得意,又有着一丝挑衅……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慕凌轩抬头说道:“皇叔,儿臣想要讲的,就和刚才大皇讲的一样,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满堂顿时哗然,这个靖王,深受皇上宠信,国事政务方面,一向都有他独到精辟的见解。为何今日,会如此敷衍了事?莫非,他也是觉得大皇讲得为精彩了,自愧不如,就放弃了。

    “轩儿,朕让你好好准备抗旱治灾的方案,你是如何做的?”慕远熙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了明显的不满。

    “皇叔,儿臣确实认真做了调查,也写好了详细的方案。可是我的想法,真的就是跟大皇刚刚说的一样,无需要再累述了。”慕凌轩按压住自己纷乱无章的心绪,平静地说道。

    现在,还能怎么样呢?大皇已经将他的方案完完整整拿了过去,并且在众人面前完美地演绎了一遍。

    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刚刚回来的大皇才华横溢,出手不凡。他能说其实这是他写的吗?又有谁会相信呢?那只会让人家更加耻笑他是一个心胸狭隘,嫉贤妒能的人而已。

    “既然你们俩意见一样,众卿家也都认为这个方案不错,那就依照这个方案一件件实施,勿要延误了。北部抗旱治灾的工作,就由天儿全力负责督导部署。退朝。”慕远熙没有再多问,他对慕凌轩今天的表现非常失望,说完了这些就离开了。

    抗旱治灾这件事情,是慕凌天回朝参政以来,参与的第一件重要的国事,而他完成得如此漂亮,锋芒完全盖过了曾经叱刹风云的慕凌轩。无疑在皇上的心中,为他加重了很大的分量,也让他在众大臣中间,迅速树立了威信。引起的轰动,不言而喻。

    大家仿佛忽然醒悟,靖王并不是皇上身边唯一的顶梁柱。还有大皇,同样出类拔萃,只是以前不在朝中,现在回来了,也许比靖王更为厉害。

    没有理会身边大臣或是讨好或是等着看好戏的眼神,慕凌轩脚步沉重地走出了金銮宝殿。

    心情,从来没有这么阴云密布。

    皇上的不满,众臣的耻笑,大皇明目张胆的挑衅,甚至从此失去皇上的重用……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的甜甜,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他?

    她难道不知道,现在她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吗?她这样的背叛,真的比杀了他都还要难受。

    慕凌天站在宫廷外不远之处的林荫道上,几个大臣围着他,说着一些恭维的话语。

    看到慕凌轩神色冰冷地走过来,他的面上露出了矜持的微笑:“靖王,父皇把北部抗旱治灾的事务交给我处理,你的看法如何?”

    “皇上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你,你尽力做好就是,我没有什么看法。”慕凌轩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冷冷地说道。

    几个精明圆滑的大臣看到苗头不对,知趣地跟他们二人行礼告退了。

    “呵呵,靖王,你看起来很生气啊。其实,这种事情,大家各凭本事。愿赌就要服输,输输赢赢,都属正常,你又何必计较?”慕凌天悠然自若地笑着,不紧不慢说道。

    今天,他终于给了慕凌轩这个他一直憎恨的对手强而有力的一击,出了长期郁积在胸中的一口恶气,心情很是畅快。

    “你赢了吗?”慕凌轩不由眯起了黑深的眸,微微冷笑:“大皇,这只是小事一桩,我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而且,我如果要赢,一定会赢得光明正大。不像有的人,专门耍一些阴谋手段。”

    “靖王,你我也是兄弟,有些话不能乱说。”慕凌天依然神色未变,目光却凛然了许多:“你要知道,对我而言,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能赢到最后,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o(n_n)o~求月票,么么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