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最大的特点就是圆滑世故,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尽管她的心里已经对成甜甜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刻让成甜甜从这个世上消失,表面上却对成甜甜越发亲近了。

    只要慕凌轩不在王府的时候,她总会去找成甜甜,拉着成甜甜谈天说地,或者给成甜甜送去一些小礼物。而慕凌轩在的时候,她就会收敛很多,不敢接近成甜甜。

    成甜甜面对青青的感觉很复杂,既对青青和慕凌轩这种摆脱不了的关系感到郁闷,又同情她的处境。

    这一天午后,成甜甜正一个人坐在房中,青青又来找她了。

    一进门,青青就笑着说道:“王妃,今天天气这么好,怎么不出去玩玩呢?”

    “小澜说了今天要来的,我等等他。”成甜甜说。

    “原来皇要过来啊,王妃,我早就说过,皇对你可真是好,让人羡慕。”青青的眼睛转了转,嘴角忽然掠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

    “呵呵,我们是好朋友嘛。”成甜甜微微笑了笑说。

    青青又坐了一会儿,同成甜甜随意聊了几句,便说还有事情要先告辞。

    成甜甜和青青向来没有很多话讲,只是出于礼貌和同情跟她寒暄而已。青青要走,她也没有挽留,只客气地说了句慢走。

    大大咧咧的成甜甜没有注意到,青青在起身离开的时候,衣袖仿佛不经意地一扬,有什么东西进了中的香炉,和桌上的茶杯……

    青青姗姗离开了,成甜甜一个人坐在中,不知怎么,觉得越来越热。

    现在不过才四月天吧,怎么就这么闷燥?她解开了衣领的纽扣,只想使自己凉快一些,然而却还是热。而且,口也似乎越来越干渴。

    成甜甜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可还是感到口干舌燥。她又连连倒了几杯凉茶喝去,却丝毫没有缓解心底的燥热。

    怎么回事呀?今天真是出邪了吧。成甜甜的心里奇怪地想着,莫非是空气闷了?

    于是,她想走到窗边去把紧闭的窗户全部打开。然而刚刚站起来,却觉得双腿软绵绵的,连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

    我生病了吗?成甜甜无力地趴在了靠椅上的扶手上。

    身体,好难受,就好像有无数只小虫在她的骨里啃咬爬过,奇痒难忍。体内,不断升腾起诡异的热流,越来越凶猛,使她无法克制想撕开自己全部的衣裳。

    心中空虚得厉害,喘息越来越急促,她惊骇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似乎有某种强烈的渴望在翻涌着,一波比一波热切。

    “莲宝……”成甜甜虚弱地喊了一声。

    没有回音,刚才青青来之前她刚刚让莲宝回去休息去了,此刻不可能出现。

    而成甜甜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像往日那么清脆洪亮,而变得娇软细弱,仿若小绵羊在撒娇一般。

    她吓得不敢再吭声,只得用手捂住燥热的小腹,紧紧咬住唇,拼命忍耐着。白皙的两腮,渐渐泛起了妩媚的桃红色,使她看起来就像枝头刚刚成熟的水蜜桃那般诱人。

    正在成甜甜痛苦得不能自抑的时候,皇慕凌澜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成甜甜软弱无力地趴在椅上,人就像瘫软了一般,慕凌澜大吃一惊,焦急地问道:“甜甜,你怎么了?”

    “小澜,我好难受……我好像生病了。”成甜甜抬起头,泪花在眼睛里直打转,感觉从来没有这么不舒适过。

    “甜甜,病了你怎么还不好好休息?进去躺着,那会好一点的。”慕凌澜走过来,又是关切又是责备地说了一句。

    “我走不动……”成甜甜可怜兮兮地说。

    “怎么会这样?甜甜,别急,先进去睡会儿,我马上去给你找大夫。”慕凌澜越发焦虑不安,他不由分说搀扶起成甜甜,扶着她往里走去。

    “小澜……抱我紧一点儿……”一接触到慕凌澜的手臂,成甜甜立刻全身都往他的身上靠过去,仿佛这样才能舒服一点,也能使自己身体的燥热减弱一点点。

    慕凌澜奇怪地看了成甜甜一眼,怀中女孩那特有的芳香气息,让他的心头不禁掠过奇异的激荡。

    她怎么了?今天真的很不对劲,两颊通红,眼神迷离,可是,也真的……好迷人呀……

    “甜甜,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找大夫。”慕凌澜扶着成甜甜在床上睡,温和地说道。

    “小澜,别走!”成甜甜的双臂紧紧搂住了他,人渴求地贴住了他的整个身体:“我不要你走,陪我……”

    “甜甜……”慕凌澜的呼吸变得不平稳起来,全身的血液瞬间冲到了头顶。

    “小澜,亲我,亲亲我……”成甜甜急切地说着,双手勾住了慕凌澜的脖颈,让他的唇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唇上。

    当少女柔软的红唇主动吻住自己的嘴唇,慕凌澜顿时如同被最强有力的电流击中,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的脑里一片空白,心似乎要跳出了胸膛,忘了反应,忘了一切思想。

    “小澜,这样我才舒服一点……”成甜甜喃喃地说着,完全无法克制自己体内的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

    此时,她就像一株妖娆迷人的丁香花,紧紧地攀附着慕凌澜,分毫也不愿意松开。

    女孩是那么热情温柔,她的红唇是那么柔软芳香。慕凌澜呆怔了片刻,便本能地去回应成甜甜,笨拙地亲吻她的唇,生涩地(吮)吸她唇齿间的甜蜜……

    这是慕凌澜第一次亲吻女孩。成甜甜又是他一直深深爱慕着却只敢偷偷埋在心里的女孩,他从来不敢奢望自己竟然会有吻到她的一天。可是,今天,她主动吻上了自己……

    这个青涩少年的心,刹那间怦怦乱跳,跳得那么快,又那么重,血液全数沸腾起来。

    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似乎飘起来了,上了最幸福的云端。从来不知道吻一个女孩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美好,醉心,真希望就这样永远沉醉去,不醒来,不醒来……

    这样的亲吻,暂时舒缓了成甜甜身体里的那股难耐的燥热,她闭上了双眼,感觉到舒服了很多。

    一阵凉风从微敞的窗口吹了进来,给慕凌澜发热的头脑带来了些许凉意,他停了吻她,郑重地,小心翼翼地问道:“甜甜,我喜欢你,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不要停……小澜,一停我就难受。继续,你继续……”成甜甜蹙紧了眉头,手指不由自主覆到了自己的衣扣上,只想扯开:“好热呀……”

    成甜甜说着,就想大力扯开自己的衣衫。

    慕凌澜惊讶地看着她,愣怔了一紧紧地捉住了她的手:“甜甜,你干什么?”

    “小澜,我热得受不了了,唔,好难受,我要脱衣服,你帮我脱……”成甜甜有气无力地说着,眼泪情不自禁地打湿了眼眶,挂在了漆黑的睫毛上。

    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的心里还是清清楚楚的,可是,她已经完全无法克制自己。只想全部释放自己身体的热量,和眼前的人融为一体。只要是个男人就行,不管是小澜,还是其他……

    她的衣服已经被自己撕扯开了一半,莹润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少女那神秘美丽的身体充满诱惑。

    慕凌澜只觉得热血上涌,体内的冲动几近爆裂。

    自己魂牵梦萦爱恋着的女孩,现在,轻而易举就能完全得到她。而且,是她主动,是她一直搂着他,不放他离开……

    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也许也可以说,不是他的错……

    可是,他没有忘记,这个女孩,自己虽然深深爱着她,但她更是轩哥的妻,是自己的嫂。

    她此刻,显然是不对劲的,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了?可是一看就知道她这个样不正常,就像人家常说的吃了媚药。

    他能碰她吗?不能!不能!如果真的碰了她,那就是乘人之危,以后还怎么面对轩哥,怎么面对甜甜……

    慕凌澜痛苦万分地思着,脑海里进行着翻江倒海般的挣扎,整个人就像接受着冰与火的双重煎熬。

    成甜甜已经不可忍受身体的渴望,她不安地扭动着自己,直接将慕凌澜的手拿住放到了自己柔软的胸脯上:“小澜,求求你,我要……”

    “对不起!甜甜……”慕凌澜大叫一声推开了成甜甜,大步冲出了门去。

    出了门,慕凌澜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滑出了眼眶,滚落脸颊。他抬起手狠狠地擦去了,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心里,却真的好难过,而又好失落,就好像从此遗失了最珍爱的一件物。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未作分秒停留,一口气奔出了王府大门。跨上马匹,往皇宫狂奔而去。

    进了皇宫,慕凌澜仍旧未马,直接骑着马去御书房旁边的福阳殿。

    那里,是皇上专门安排给慕凌轩在宫中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就像现代的办公室一样。他猜想慕凌轩有可能在这里,他必须找到慕凌轩,不然,他没有办法放心甜甜。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