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喂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再说我就又像刚才那样开始欺负你!”慕凌轩忍无可忍地威胁她。

    “你敢!”成甜甜倏地涨红了脸。

    “我当然敢,不信你试试看。”慕凌轩抱着她站了起来。

    “干什么?放开我,我不进去!我不那样!”成甜甜慌了,又羞又急地开始挣扎:“我不要,身上还好疼,都没好……”

    “傻瓜,不是要那样,是抱你出去吃饭。”慕凌轩爱怜地吻了吻她通红的小脸,戏谑地笑道:“你的身体还这么弱,不把你养得好好的,我哪里敢随便欺负你?”

    “哼,身体养好了,也不准你随便欺负我。”成甜甜放心来,老老实实地躺在他的怀里不乱动了,嘴巴却还很硬。

    慕凌轩微微一笑,心想,到那个时候,可就由不得你了。

    接来的一段日,成甜甜过得非常甜蜜。

    由于青青的彻底离去,她心中一直以来纠结着的一个疙瘩消失了。如今王府里,便只剩她这一个正牌的女主人,对慕凌轩,她也似乎真正有了那种夫妻般的亲近感觉。

    坐在大厅吃饭的时候,不再是以前那样令成甜甜浑身不自在的人行,而只剩她和慕凌轩。她可以尽情地跟他说笑,斗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样撒娇就怎样撒娇。再也没有另外一个女人,一直夹在他们的中间,让她心存芥蒂,满心别扭。

    慕凌轩呢,自然对她更加好了,尽宠溺,般爱护。

    自从那一次两个人真正亲密接触之后,现在成甜甜对慕凌轩来说,不止是他心心念念宠爱着的女人,更是他决心终生呵护不离不弃的爱妻。

    终于和心爱的女孩合二为一,慕凌轩感觉自己的心底,对成甜甜那分浓浓的爱意又更加深刻了十分。

    这个阴差阳错娶回来的女孩,毫无疑问已经融入他的生命,成为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就像他身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甜甜,他除了有着以前那种割舍不的爱恋和宠溺,又多了一份发自内心的责任和牵挂。他们,已经融为了一体,他会呵护疼爱她一生一世……

    慕凌轩每天一忙完公事,就会赶回王府陪着成甜甜,对她的关心溺爱溢于言表。成甜甜随口说的一句话,他都会放在心上,依顺。

    由于中过合欢散的毒,成甜甜的身体还很虚弱,慕凌轩便叫人弄来最好的补药和她爱吃的一切,精心给她补养身体。有时候成甜甜觉得腻了,不想吃,慕凌轩便会亲自哄着喂着她吃去,只想将他最心爱的小妻养得结结实实健健康康的。

    成甜甜现在在王府的地位,俨然就像女皇一样,什么都排在第一。慕凌轩自己,只能排第二,不过,这是他心甘情愿的。

    而成甜甜,现在对慕凌轩的感觉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尽管她嘴上一直不承认那一天的事情,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她已经和慕凌轩发生了那种关系这是真的,她已经由一个纯洁无瑕的少女变成了一个真正成熟的女人这也是真的……还想躲避吗?躲也躲不了了。她说不算数,那只是她一个人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慕凌轩可不这么想。

    不过,让成甜甜感到有一点高兴的就是,那一次以后,除了还是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抱抱她吻吻她之外,慕凌轩倒没有另外再骚扰过她。

    其实慕凌轩是想要陪着她在紫玉苑一起睡的,小心翼翼地提过几次,但是都被成甜甜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慕凌轩也没有再坚持,什么都依着她,只是每天都会等她安然睡熟了以后才会离去。

    成甜甜心想,这个人现在,倒似乎变得好了些,她不让他在这里,他也没有缠着赖着非要留来。

    她哪里知道?慕凌轩只是心疼她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忍着不碰她而已。其实他的心里,才没有那么老实呢。

    那一次与成甜甜在一起时那美妙**的滋味,完美了,让慕凌轩至今想起来都意犹未尽,回味无穷。

    没想到那个平日里大大咧咧,什么都满不在乎的小丫头,在床上却像一朵妖娆绽放的罂粟花,娇媚无尽,勾魂蚀骨。他尝了一口,就再也放不。如同有了瘾,只想将她永远揣在自己的怀中,想她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揉一揉,咬一咬……

    这么美味可口的小东西,本来就是他的,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怎么可能放过她久呢?

    慕凌轩表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头却早已经激流涌动,蓄势待发了。只等着这迷死人的这小丫头早点复原,身体养得棒棒的了,他再好好地饱餐一顿。

    成甜甜活泼开朗,爱动爱闹,身体底本来就很好。加上又有慕凌轩悉心照料,每天鲜汤美食地给她调养着,她的气色越来越好,身体也真的复原很快,。

    不到半个月,成甜甜就又像以前一样生龙活虎,活蹦乱跳了。脸色也恢复了从前的红润健康,甚至较之以前更为鲜亮水灵。粉嘟嘟的脸蛋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窈窕美丽的身体青春焕发,活力四射,整个人就像枝头刚刚成熟的鲜果实,清新亮丽,楚楚动人。

    她好了,慕凌轩的心里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丫头看着看着,更诱人了,不再彻底占有她一次,他真是不安心。就像明明是自家的一个宝贝,却偏偏得放在外面,不能让他完整地收入囊中,他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只要想起成甜甜躺在他的身那妖娆万千的模样,慕凌轩的心就会像长了草一样,蹭蹭蹭的开始痒。

    可是,成甜甜那么倔强,那一次的事,也被她禁口不许再提。

    看这小丫头的样,是不会乖乖再让他碰她了的。所以,一切都还不能操之过急,得好好酝酿。不然,吃不到那**蚀骨的美味不说,也许还会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将他们俩之间这段时间逐日加深的温馨甜蜜破坏殆尽,那可就惨了……

    这一天,春风宜人,阳光明媚,万里晴空之,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么好的天气,成甜甜在王府里又坐不住了,她想出去玩。

    可是,到哪里去呢?她的心里并没有什么很好的地方。

    自从那一天之后,皇慕凌澜就再也没有来王府找过她了。成甜甜知道他一定是因为那天的事情心存尴尬,不好意思面对她了。

    她自己的心里也觉得尴尬,所以尽管时常会想起慕凌澜,却也没有向慕凌轩问起过慕凌澜的情况。她心想,等到过一段时间,大家对这件事的记忆都淡漠了一点再说吧。

    但是慕凌澜不来了,成甜甜无形之中就少了一个很谈得来的朋友。

    现在,她即使想出去玩也没有一个很合意的伴,更没有一个像小澜那样体贴细心的向导,可以带着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也许,她只有跟莲宝一起出去玩玩了,可是那顶多也就只能在街上或者王府附近随意逛逛,并没有多大意思。

    成甜甜正在心里觉得有些然无味,却没有想到慕过来了,对她说,王爷让他回来接她和莲宝,说今天天气好,准备了朝带她们出去玩玩。问成甜甜想去哪儿玩,爬山或者郊游或者去湖中泛舟都行,一切随她。

    哇,慕凌轩难道真的是神仙吗?怎么她想要什么他就能想到什么,并且一一帮她付诸实现呢?就像夏天正渴的时候,给她送来了冰激凌,冬天正冷的时候,给她送来了大火炉。这个男人,若是真心想对谁好,那真是体贴入微到了致啊。

    成甜甜的心中一阵欣喜,兴高采烈地说:“我要去爬山,还要去野炊,我们到山上去生火,我做饭给你们吃!”

    于是,她和莲宝一起去厨房里拿了锅碗盘筷,也带了油盐酱醋,一切准备妥当,便坐上慕驾驶的马车出发了。

    先去皇宫里接慕凌轩,还好并没有等多久他就出来了。

    慕凌轩一上车,看到车里摆着这么多丰富齐全的炊事装备,不由笑道:“甜甜,你把厨房搬来了啊。”

    “呵呵,野炊嘛,野外就地取材,再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成甜甜甜甜地笑着说。

    虽然是第一次听到野炊这两个字,不过联系成甜甜说的话和面前这些东西,慕凌轩立刻就明白了这个新鲜词的意思。

    他伸臂将成甜甜揽进怀中,满目宠溺地一笑:“我的娘可真能干,好哦,我等着尝你的手艺。”

    这次他们来到了一个叫栖霞山的地方,慕停了马车,提着叮叮当当的炊具,慕凌轩把马车上的弓箭也拿了来,他们四个人沿着陡峭的山往山顶攀登。

    成甜甜以前在现代就是运动型的女生,爬起山来,健步如,也不觉得累。莲宝这个经常干活的古代丫鬟跟她这个现代穿越过来的千金小姐比起来,倒显得弱了很多,一会儿就跟不上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