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孩也不是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我有了云樱,已经很满足了。实在不行,我可以和云樱抱养一个孩。”成洛的口气毫无松懈。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抱一个孩?你是不是存心要把我和你爹气死?”成夫人急怒攻心,声**不自禁地挑高了几倍。

    “娘,我不想让你和爹生气,但是,我也不能让云樱伤心。何况,除了云樱,我根本没办法再接受任何一个别的女人。”成洛沉着地说。

    “你现在除了云樱,你还知道谁啊?”成夫人没好气地瞪了儿一眼,又语重心长地说:“洛,你仔细想想,红香温柔乖巧,贤淑大方,哪一点都不比云樱差啊。为什么你就只知道认准一个云樱呢?再说我和你爹也没说让你和云樱分开,只是想多找一个好点的女人来照顾你……”

    “娘,您别说了!红香再好也不关我的事,我也不会喜欢她!”成洛语气果决地打断成夫人的话,重重地道:“我娶了云樱,就要一辈好好照顾爱护她,哪能因为没有孩就再去娶别的女人?您以后再别说这种话了,我不想听。也请您也不要再对云樱说什么了。她本来身体就弱,没生孩她比谁都难过,您还老拿这些话来压她。娘,您想过云樱有多痛苦吗?而我看到她伤心,心里又有多不好受,这些您知道吗?”

    “云樱云樱,你就只知道云樱!你又何曾为我和你爹想过半分没有?”成夫人也激动了,眼圈都开始发红:“我和你爹不过是想早点抱上孙,现在倒成了我们的错了?娘一心一意为了你们好,倒让你来这里跟我发脾气!”

    “娘,对不起,不过我真的没办法依您的意思娶红香。”成洛沉默了一,低沉地说道。

    “洛,你这个傻儿,你一门心思只记挂着云樱,可是她的心在不在你的身上,你又知道吗?你这样巴心巴肝地对她好,换来了什么?她又是怎么对你的?你怎么就这么心里没有数呢?”成夫人又气又伤心,脱口而出。

    “娘,您这是什么意思?”成洛敏感地听出了成夫人话语里的不对,拧紧了眉头问。

    成夫人意识到自己情急之失了言,一时无语。

    “娘,您说云樱的心不在我身上,到底是指什么?”成洛又追问道。

    “洛,到了这个时候,娘也不妨把实话告诉你。你出门的那段日,云樱被人抓走过,是靖王救的她。救出了人云樱一直没有回来,和靖王在外面足足呆了半个月才回府。你说他们两个那样……在外面呆半个月,能会有什么好事吗?”成夫人再也忍不住了,性直说了出来。

    这些日,这件事情一直是她心中的一个大疙瘩,每当一想起来就几乎寝食难安。

    本来她还不想说,可是看到儿对云樱那么痴情,她实在为儿的这份付出感到不值,只希望能一盆冷水浇醒这个死心眼已经到了傻的地步的儿。让他知道,云樱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其实并不值得他对她这么好,更不值得他这一辈只守着她一个。等到他想通了,也许就能安安心心地接受红香了。

    “娘,你说的是真的?”成洛的脸上瞬间笼上了一层厚压压的乌云,变得像雷雨前的天空那样阴沉黑暗。

    “娘还能骗你吗?云樱回来的那天,娘看见她的嘴唇是肿的,颈上有好些处新鲜的红印,一看就像是和男人……唉,这事在娘的心里堵了好长时间……”成夫人又想起了云樱刚回来那天的情景,不禁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话还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桌案上摆着的一只精致的古瓷花瓶被成洛重重捶落在地,摔得粉身碎骨,随后他转身大步往门外走去。

    “洛,你干什么去?”成夫人急忙追上去问道。

    “我去找云樱问个清楚!”成洛紧咬着牙齿吐出几个字,脸色铁青。

    “算了,事情已经过了,你也别同云樱闹了,只要她以后安安分分的,你还有红香……”成夫人看到儿就像被点着了火的炮筒那样一触即发,心中又开始着慌起来,赶紧拉住了他,息事宁人地劝道。

    “娘,这事你别管!以后,我的事你都别管!”成洛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句,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云樱正坐在房中,心神不宁地想着,不知道洛见到了婆婆成夫人会怎么说,这样婆婆只怕会对她更不满了。唉,只希望洛不要跟婆婆闹得僵了……

    忽然听到大门重重一响,熟悉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随之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口。

    “洛,你回来得好快,你没跟娘讲得拧吧……”云樱赶紧迎上前去,却猛然发现成洛的脸色阴冷得就像冬季结了冰渣的地面,她惊呆了,怔怔地问道:“洛……你怎么了?”

    成洛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住云樱,眼睛里燃烧着几乎能吞噬掉她整个人的火焰。

    “洛……”云樱在他这样骇人目光的注视,脸上逐渐变了颜se,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

    “云樱,你和慕凌轩做过了什么?!”成洛一把钳住了她的肩膀,怒声吼道。

    “洛……”云樱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别的话。

    “回答我!你们十几天在一起,他对你做了什么?”成洛更加暴怒地嘶吼了一声,紧紧抓着云樱的双手几乎要将她的肩膀捏碎。

    “洛,对不起,我……对不起……”云樱的泪从脸颊上滚落了来,嘴里只能发出这样无力的几个字。

    “这么说……都是真的?”成洛的脸上布满了更深的痛苦,他松开了云樱,整个人哀伤得似乎站立不住:“娘说,你的身上……都是看得到的红印,那都是他亲的,对不对?”

    “洛,原谅我……原谅我……”云樱紧紧抱住了他,哭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的心里,还是想着他,我对你再好,你也不会爱我,对不对?”成洛又连声问道,眼睛通红,声音又沙又哑。

    “不是的,洛,我爱你,我现在真的爱你!”云樱哭着说。

    “那你为什么要那样?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不回来?你为什么要让他碰你?!”成洛再次揪住了云樱,嘶声狂吼:“他是怎么爱你的?一定比我温柔很多,让你流连忘返了,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云樱哀伤地哭泣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一次恣意地放纵自己,已经让她的心灵倍受煎熬。她原以为可以永久地隐瞒去,谁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做出了违背道德的事情,终究会有受到报应的一天。

    成洛忽然推开了靠在他身上哭得不能自己的云樱,掉转头就往外走去。

    “洛,你去哪里?”云樱惊觉地抓住了他。

    “去找他!”成洛冷冷地吐出个字。

    “不要去!求求你!不要去!”云樱惊恐地喊道,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成洛。

    “为什么不去?你怕我杀了他?”成洛头也未回,声音依旧是那么冰冷。

    “不要去,不要去……”云樱只能哭着,反复地,断断续续地说着这几个字。

    “他霸占我的妻,我绝不会放过他!”成洛紧紧捏着拳头,额上青筋暴露,看起来分外狰狞:“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不要!洛,我真的求你!我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是求你,不要去找他……”云樱越发惊恐万分,哭得肝肠寸断。

    “云樱,你还是爱他对吗?你生怕我去找他的麻烦,所以你才哭得这么伤心,所以你才这么求我,是吗?”成洛猛然回过身来,如一头暴怒的狮一般质问云樱。

    “不是……我只求你不要去找他,这事不是他的错。你们两个……谁有事我都不想看到啊……”云樱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发出了伤心欲绝的哭声。

    “不是他的错?云樱,你到现在还为他说话?你是我的妻,他欺辱了你,你还说不是他的错?”成洛双目赤红地盯住她,眼神狂怒而又痛楚:“我今天非去找他拼命不可!”

    “真的不是他的错,洛,你要杀就杀我吧。是我主动的,是我想报答他,是我引(诱)他的……”云樱不顾一切地喊道。

    “你说什么?”这话就像一记闷棍重重地打在了成洛的头上,他的脸色一片惨白,用一种沉痛的,陌生的,不敢置信的眼光盯着云樱,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是你主动引(诱)他?”

    “是的是的是的!他本来压根就没有这样想,是我脱光了衣服睡到他的面前……”云樱哭喊着说。

    “云樱,我真没有想到你会是这样的贱!”成洛再也克制不住,怒不可遏地吼道。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