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你的道歉!你的道歉也不值钱,慕凌轩,你去死吧!我恨你!恨你!”成甜甜的泪水更加汹涌地滑出了眼眶,她用尽全力推开了他,再次拼命往前面跑去。

    “甜甜!你要去哪里?”慕凌轩一把拉住了她,不敢再松开手。

    “放开我!我去哪里都行,就是不想看到你!”成甜甜歇斯底里地吼道。

    “我不放。甜甜,让我跟你一起,我跟你一起行不行?”慕凌轩更加用力抓紧了她,满脸的焦虑不安。

    好怕,她从此,再也不原谅自己。好怕,真的会从此失去她。

    “你不放我就踢死你!别碰我!也别跟着我!”成甜甜恶狠狠地说着,运用自己了几年跆拳道的功底,抬起腿来狠狠地踢了他一脚,挣脱开他又跑走了。

    慕凌轩黯然神伤地呆立了一,依然跟了上去。成甜甜这个样,他不放心。

    成甜甜昏头胀脑地在王府里跑了一会儿,忽然发现慕凌轩还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只是没有追上来和她说话。

    她的心中一阵恼怒,加快速跑回了紫玉苑,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坐在床上,成洛刚刚说过的话语又一遍遍地浮现在她的脑海,像钢针一样刺在她的心上,血淋淋的痛。

    慕凌轩以前爱过云樱,这个成甜甜早就知道。他们俩在一起呆了半个月她也知道,当时她的心中也隐隐有过一些不舒服。可是她还是喜欢把一切都往美好的方面想,是云樱病了,他们实在不能赶回来。

    成夫人那时忧心忡忡,时常在成甜甜的面前唉声叹息,她还不停地安慰着她的娘亲,说他们不会有事的。

    她怎么也不能想到,那段时间,慕凌轩和云樱在外面,真的发生了超越男女正常界限的事情。她更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和嫂嫂之间,竟然有了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

    是啊,慕凌轩,他怎么可以那样做?他怎么做得出来那样令人鄙视,令人恶心,又令人唾弃的事情?

    纵使他对云樱一直不能忘情,纵使那时候他还没有自己,可是,他也应该记得,云樱是她的嫂啊。

    何况那时候,她的哥哥,还在外面为慕家的江山奋勇拼杀。他却趁机和云樱……真的是像她哥哥刚才说的那样,禽兽不如啊。

    换上任何另外一个女人和慕凌轩这样,也许成甜甜都还能好过一点。

    反正那时候,她和慕凌轩还没有相爱,慕凌轩那时,本来也是一个花名在外的风(流)浪。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个与他发生了不清白关系的女人,是她的嫂,她亲哥哥的妻!她接受不了,她真的接受不了!

    成甜甜越想越伤心,越想越生气,刚才还只是默默地掉着眼泪,现在再也忍不住,扑到了床上放声大哭。

    原以为终于找到了理想中的爱情,他是真心对待自己,自己也全心全意了他,从身到心全部交给了他。谁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谎言。

    他早就和自己的嫂暗陈仓了,却还瞒着自己,骗着自己,既占了云樱,又占了自己。慕凌轩,你真的好卑鄙!好无耻!

    “甜甜,开门!你开一门好不好?你听我解释!我把什么都告诉你!”慕凌轩站在门外,听着成甜甜伤心欲绝的哭声,心如刀割,只能急切地敲打着房门。

    “我说了不听!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你走开,别来烦我!”成甜甜哭着喊叫道。

    还要听他的花言巧语吗?不需要!永远不需要了!她成甜甜上了一次这个男人的当,绝不会再上第二次!

    慕凌轩此时,就像被寒霜打过了的茄,满面神伤,再也看不到昔日的一点神采。

    他那次和云樱在一起的时候,绝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深刻地成甜甜,爱得如此坚定执着。

    更没有想到那一次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种的因,会结出如此苦涩的果,终有一天伤到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孩,而且将她伤得那么深,那么重……

    一时间,慕凌轩的心中充满了翻江倒海般的疼痛和悔恨。

    如果早知道……他不会碰云樱一,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这个世间上最不可能买到的,就是后悔药。

    成甜甜还在不停地哭泣着,心,从来没有这么痛,也从来没有这么地伤心绝望过。

    她对于人类感情的一切美好幻想,在这个晚上,全部摔得粉碎。

    他们,好丑恶啊,只是想一想都要呕吐。

    不对,是慕凌轩一个人丑恶,他本来就是一个色胆包天的花花公,又一直惦记着云樱。大约救出了云樱之后,就开始心怀不轨,像哄骗她一样把云樱骗到了他的床上……

    女人总是弱者,不怪云樱,只怪慕凌轩!只怪慕凌轩!

    成甜甜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声,就像最锋利的刀刃,狠狠地刺在了慕凌轩的心上,让他心急如焚。他再也按捺不住了,用力撞开了房门,急步冲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成甜甜正趴在床上哭得肝肠寸断。

    这么个坚强乐观的女孩,以前好像天塌来都不会掉一滴眼泪的女孩,此刻却哭得像一个被打湿了的稻草人。

    慕凌轩觉得自己的整个心脏都被她哭得抽痛了起来,冲过去将成甜甜紧紧抱进了怀中,又急又痛地说:“甜甜,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我说了,是我的错,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是,不要再这么折磨你自己……”

    “你走开!流氓!骗!”成甜甜大喊一声打断了他,她虽然在哭,可是力气却似乎突然变得超常的大,一就把慕凌轩推开了。

    “甜甜,你先听我说,你能不能先听我说一!”慕凌轩不敢再碰她,站在床边,急切地说。

    “不听不听不听!我不听!”成甜甜双手堵住了耳朵大吼,长发凌乱,满面泪痕。

    这个事情对她的刺激大,她觉得自己已经濒临崩溃,快要变成一个疯了。

    “你不听我也要说!甜甜,你知道吗?那次我和云樱之所以没有及时赶回来,是因为云樱她流产了!她不能长途赶,只能先在那里休息!”慕凌轩再也顾不得什么,大声地说出了云樱生病的真相。

    “你说什么?云樱姐……她怀过孕?”这意外的消息又让成甜甜震惊住了,她停止了哭泣,红肿着双眼疑虑不定地看着慕凌轩。

    “是的,上次她被那些歹徒抓走的时候,已经怀了你哥的孩。可是因为在马上颠簸的时间长,加上人受了惊吓,那个孩没有保住……”慕凌轩看到成甜甜终于肯听他讲几句话了,心里稍稍安慰了一点,沉声说道。

    “流产了?那云樱姐回来为什么不跟我娘说实话?她只说身体突然不舒服,大夫说要休息半个月。弄得我娘到现在都不知道云樱姐怀过孕,还以为她真的不会生孩,一心想让我哥早点娶红香。”成甜甜喃喃地说着,突然又提高了声音:“还有,你为什么也一直没有对我说?”

    “我不知道云樱为什么不跟你娘说这些,也许是怕你娘难过吧……”慕凌轩顿了顿,低沉地说:“而我和你,那时候根本很少聊什么话,我不觉得非要跟你说这些。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云樱生的什么病,我没有说很正常呀。”

    “那当然,你那时成天那样一副谁欠你几吊钱没有还的黑包公脸,谁敢问你啊?你不找我的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成甜甜不禁又想起了慕凌轩和云樱一起回来的那天,他骑着马在将军府的大门前看到她时,那一副冰寒冷酷的模样,不由愤愤然说道。

    “甜甜,对不起……”慕凌轩叹了一口气,恳切地说。

    成甜甜默然不语,却又紧接着回想起她哥哥方才说过的话,盯着他冷冷地道:“可你还是那样做了,即使云樱姐流产了,你们都没有放过这样一个风(流)快活的机会是不是?”

    慕凌轩被她冰冷的目光看得一阵心虚,低了头,轻声地说:“甜甜,真的对不起,我那时……一时糊涂犯了错,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我和云樱并没有真的……”

    听到他这样说,成甜甜的心中越发气血上涌,怒火万丈打断了他的话:“慕凌轩,你想女人想疯了吧,云樱姐流产了你还那样,你真不是人啊!我看云樱姐不能生孩,就是你害的!”

    “甜甜!我是爱过云樱,和她在一起时我也有过情不自禁,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生你想象的那种事!不是说我有多高尚,而是因为她流产了,我没有真正地要她啊!”慕凌轩也急了,提高了语调激动地说。

    “没有发生那种事?”成甜甜高挑着眉毛看着他,气愤地说:“我哥不会平白无故来找你算账!你刚才也承认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现在你又这样说,你真当我是白痴了?”

    求月票!有票的亲们多多支持哦,万分感谢,么么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