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他不行……”成甜甜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心想如果慕凌轩知道她在采薇公主的面前这么诋毁他的声誉,准要抽死她的吧。不过谎话既然说出去了,再往编似乎就变得顺口多了。

    “啊!”采薇公主失口惊叫了一声,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半天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皇姐,甜甜,你们遇上了啊。”慕凌澜这时走了过来。

    “呵呵,我们正随便聊呢。”成甜甜回转身,看着慕凌澜问道:“小澜,你请好假了?”

    “是啊,先生已经同意我今天不用上课了。”慕凌澜笑着说道。

    “那我们今天好好玩个痛快。”成甜甜愉快地扬了扬眉毛,转头对采薇公主说道:“采薇,我们先走了,我次再来找你玩。”

    采薇公主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由刚才的愕然和震惊,变成了同情,担忧,关切,不敢置信等各种复杂不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的怪异神色,她拉住了成甜甜,小声地说:“你得赶紧劝他去好好看看,那病……可拖不得。”

    “什么病?皇姐,你们在说什么?谁病了?”慕凌澜满脸奇怪地问道。

    “小澜,没什么,我们在说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成甜甜赶紧掩饰地说道,又对采薇公主说:“嗯,知道的,我会催他去看的。”

    说罢,她拉着慕凌澜匆匆地走了,生怕采薇公主又再冒出一句关切的话语,让小澜更好奇,打破砂锅问到底。

    成甜甜和慕凌澜出了皇宫,两个人去了很多地方。成甜甜一直兴致勃勃,直到阳落山都说还没有尽兴,还想再玩会儿。慕凌澜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她是长时间没有出门了,贪玩,反正她说不回去,他就陪着她。

    他们回到京城的时候,天已经全黑来了。也不知道几点了,两个人都感到饥肠辘辘,便先找了一家酒楼吃饭。

    坐在安静幽雅的单间里,看着好吃的菜肴一盘一盘地摆上来,成甜甜提议说道:“小澜,咱们今天喝点酒吧。”

    “甜甜,这不好吧,你是女孩……”慕凌澜有些犹豫,毕竟,女孩在外面喝酒的很少,形象也不雅观。

    “没什么的,小澜,你忘了,我是另一个时代穿越过来的。我们那里,女孩偶尔也喝酒的,我其实还有一点酒量。”成甜甜不以为然地笑笑,让端菜的小二上了一壶酒。

    菜上齐了,小二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成甜甜为她和慕凌澜一人倒了一小杯酒,举起酒杯说:“小澜,谢谢你今天陪了我一天,来,先敬你一杯。”

    “呵呵,算我们互相陪吧,我也要谢谢你,好久没有这么开心地玩过了。”慕凌澜和成甜甜碰了碰杯,温和地笑道。

    两个人边吃边聊,还夹杂着不断喝酒,很快成甜甜就有了一些轻微醉意,那些惆怅纠结的心事也全部浮上了心头。

    她又和慕凌澜干了一杯酒,看着他问道:“小澜,你说我今天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我觉得你今天算高兴吧,可是又好像有什么心事。”慕凌澜实话实说,今天成甜甜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

    “是,小澜,你真厉害。我确实有心事,可我也没有别的人说。”成甜甜连声地说着,眼睛也跟着红了:“我真的好烦啊,我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好了。

    “怎么了?甜甜,出什么事了?”慕凌澜一着急了起来,关切地问道。

    “小澜,你真正地爱过一个人吗?”成甜甜问道,又认真地附加了一句说明:“我说的是爱,不是一般的好感和喜欢那种。”

    慕凌澜愣了一,一时间心中真是波澜起伏,五味陈杂。

    真正地爱过一个人吗?天哪,还有什么比她对他问出这个问题更残忍呢?

    看着成甜甜那茫然失神的脸,他真想大声地说,我当然真正地爱过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啊。

    可是,他怎么能说呢?他始终得牢牢记住,她是他的嫂,绝不可能有半分半毫的非分之想。

    即使他心里再爱她,再放不她,也顶多,只能跟她保持着这种不远不近的朋友关系,叔嫂关系。

    最终,慕凌澜只是苦笑了一,缓缓地说:“没有,我就是以前喜欢过你,你知道的,那只是普通的喜欢。”

    “所以,你就不会懂……”成甜甜轻轻叹了一口气,悲哀地说道:“当你了一个人,又觉得爱错了,又觉得不该爱他的时候,会有多痛苦。”

    “甜甜,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和轩哥吵架了?”慕凌澜关切地看着成甜甜,这个开朗活泼的女孩,今天真的不对劲呢。

    唉,这样的痛苦,他又怎么会没有尝过?他不就是了自己不该爱的人吗?

    她今天说的话,真是处处扎到了他心底的痛处啊。

    “小澜,是吵架了,我……我真是恨他了,可我,其实又爱着他。”成甜甜哀伤地说着,黑漆漆的大眼睛里,充满了苦恼和无助。

    “甜甜,别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如果轩哥欺负了你,我一定会帮你做主的。”慕凌澜耐心而又仗义地说。

    “他……他以前和别人相爱过。”成甜甜揉了揉眼睛,幽幽地说道。

    “哦,这个啊,也正常吧。”慕凌澜轻轻舒了一口气,觉得成甜甜完全是小题大作了,只能安慰她说:“轩哥现在对你很好,既然是以前的事,甜甜就不要再计较了吧。”

    “可是,你知道他以前爱的人是谁吗?”成甜甜顿了顿,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是我嫂……我嫂他们俩以前好过……”

    这样的话,她对谁都没有说出来过,毕竟是家丑啊。包括与她情同姐妹的莲宝,她都忍着没有说,一直闷在心里。

    现在娘家不能回,莲宝她不想说,其他的人就更不能说了。

    可是今天,面对着最熟知她一切底细的小澜,成甜甜却止不住有种想要全部对他说出来的**。彻底地倾诉出来,彻底地发泄痛快,不然,她真的快要被这件事折磨得崩溃掉了。

    “啊?”慕凌澜也被这个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惊呆了。

    他以前是听说过,轩哥曾经爱过一个女人,很爱很爱,可是后来那个女人嫁了别人。只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就是甜甜的嫂。

    而这时,他又忽然想起来,上次甜甜的嫂被坏人抓走,轩哥不仅亲自去救了她,还陪着她在外面过了半个月才回来。

    当时他的心里还觉得奇怪,暗想轩哥这个甜甜家的女婿也当得好了。如今再把这些事情串在一起想一想,便什么都能想通了。

    一时间,慕凌澜真是膛目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成甜甜看到慕凌澜一言不发,料想他肯定也是被这个惊憾人心的消息震惊住了,接受不了。她的心中更加觉得难过,双手捧住了脸,哀伤地哭了起来。

    “甜甜,你别哭啊。”慕凌澜回过神来,赶紧从身上掏出了一块丝绸娟帕递给成甜甜,劝解着说道:“谁没有个过去呢?轩哥和你嫂相爱过,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现在他爱你,对你好,你就不该再为这件陈年旧事和他生气了啊。”

    “可是,我一想起这些,我心里就不舒服……”成甜甜拿起手绢擦了擦眼泪,迷茫无助地望着慕凌澜:“还有,以后见了我嫂,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好别扭啊。”

    “甜甜,在你看来,你嫂和你哥,他们感情好吗?”慕凌澜正色问道。

    “嗯,他们很好。”成甜甜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现在,轩哥对你好吗?或者说,你觉得他爱你吗?”慕凌澜又问。

    “现在他对我,倒是挺好的。”成甜甜想了想,坦率地说道:“前些日,他还给我写了一封好长的书信,把他和我嫂之间的事都对我坦白了,说他现在只爱我。”

    “呵呵,那不就行了。”慕凌澜温和地笑了笑,又是劝慰又是开导地说道:“轩哥现在只爱你,你哥和你嫂也好好的,说明他们俩那段情真的过去了,你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甜甜不是个最大的女孩吗?别难过了。你总想着那些过去的事情,钻进了牛角尖,只会让自己不开心,还会连带着周围的人跟着你不开心。其实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真是得不偿失哦。”

    “可是……”成甜甜还想再说话,却又觉得慕凌澜讲得也很有道理,一时竟无言以对。

    “甜甜,真的,开心点吧。人不都是要向前看的吗?你老陷在轩哥和你嫂以前的那段过往旧事里,让自己这么痛苦,没必要啊。”慕凌澜诚恳地说。

    “好吧,我不想了,只是,那不就便宜他了。”成甜甜似乎渐渐想通了,可是,一想起慕凌轩,却依然有些不服气。

    “呵呵,便宜了谁啊?”慕凌澜“嗤”的一笑出了声,沉声说道:“甜甜,你刚才也说了,你还爱着轩哥,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多幸福啊。有必要计较那么多吗?还算计谁占了便宜?谁吃了亏?”

    o(n_n)o~谢谢亲gjv5711的红包!么么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