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正在感慨万千地想着,慕凌轩走了进来,用一块大浴巾把她裹起来就往浴房走。

    “哎,你放好了水就行,洗澡我还是自己去。”成甜甜急忙说道,挣扎着想要来。

    她就算脸皮再厚,真要一个大男人帮自己洗澡,还是万分不习惯的。哪怕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也不好意思啊。

    “我帮忙肯定要帮到底的。”慕凌轩不为所动地勾勾唇角,没有理会成甜甜的抗议,径直走进浴房,将她丢进热气腾腾的大浴桶里。

    当疲惫不堪的身体全数浸泡进温热清香的水中,一股舒适清爽的感觉顿时遍布了成甜甜的每根神经。

    她陶醉地感叹了一句:“哇,真舒服……”一时也忘了与慕凌轩的分歧。

    然而接来的场景,却让成甜甜目瞪口呆。

    她看到慕凌轩竟然也神定气闲地脱了他的每一件衣服……天,这个(色)男,想干什么?

    虽说他有着国际男模般的一级棒身材,虽说他们俩也不是第一次赤(裸)相对了,可是……可是……总之,这个始料未及的场景,让成甜甜一面红耳赤而又头脑眩晕了。

    当慕凌轩脱了他最后一件衣服,悠然自若地走进了浴桶,成甜甜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往后面缩去:“喂,你干什么?我不在这里那个!”

    “不在这里哪个?”慕凌轩挑了挑墨染般的眉,将退缩在浴桶角落的女孩一把揽了过来,宠溺地笑道:“傻丫头,我只是想帮你洗澡,顺便陪洗一。”

    “呃……根本不用你陪。”成甜甜小声地嘟囔着,在心里暗骂,大(色)狼,就是想看人家洗澡,还美其名曰帮洗,陪洗。说得多好听啊,其实根本没安好心……

    “呵呵,甜甜,我们什么都干过了,也早就互相看光了,你还怕什么?”慕凌轩好笑地看着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的女孩,心中柔情转。

    他一边说一边撩起水,轻柔地帮她搓洗着光洁如玉的身体。

    成甜甜的心一阵激烈狂跳,她不说话了,绯红着脸,任由他这么细心周到地为自己服务,也顺便在自己身上吃些理所当然的小豆腐……

    此时,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哀叹还是该庆幸?遇上了这么一个可恶而又可爱的男人,让她在这千年前的古代,都无可避免地体验到了一把时髦的鸳鸯浴……

    温热的清水滋润了他们的每一寸肌肤,也令两个人的呼吸加快,体温渐渐升高。

    女孩的一切是那么完美无缺,诱惑着慕凌轩的神魂不断颠倒,血液无法自控地变得沸腾,他紧紧咬着牙齿,低低地吼了句:“真该死……”

    “你骂什么人?”成甜甜本来正在陶醉地享受着这超级美男为自己做着全套的洗浴加按摩,忽然听到慕凌轩恼怒的声音,不由圆睁了双目瞪着他。

    “我骂我自己……”慕凌轩的喉结动了动,重重地说:“英雄一世,敌不过你这个小妖精。”

    “切!你自己是个大(色)狼,还总说别人是妖精!”成甜甜气呼呼地打了他一拳头。

    却被慕凌轩顺势捉住手腕带进了怀中,将她压在了光滑的桶壁上,坏笑着说道:“(色)狼就(色)狼吧,我这条狼,专门吃你。”

    两个人在水中尽情嬉闹(缠)绵了一番,彼此都感到心在燃烧,情在激荡。那汹涌澎湃的热情,似乎无可阻挡,将他们两个人都快淹没了。

    洗好了之后,慕凌轩将成甜甜又抱回到了床上。

    轻轻掀掉包裹在她身上的浴巾,慕凌轩立即覆上了女孩柔软娇嫩的身体。火热动情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了来,迫不及待地温存,爱抚,交缠……

    他果然是个讨厌的贪吃佬,就这一个夜晚,也是缠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用了大半夜的时间,来对他的小妻证明,他的那方面……绝对没有半点问题。

    最后,成甜甜只能娇喘吁吁地求饶:“不行了……王爷,真的不行了……”

    “现在还觉得我不能满足你吗?”慕凌轩轻轻咬着她的嘴唇问。

    “不觉得了,能满足,王爷能满足我了。”成甜甜老老实实地回答。

    “坏丫头,这次饶过你,以后乖乖的哦,不然,比这更厉害的都有。”慕凌轩温柔地威胁了一句,从成甜甜的身体撤离,躺来将她揽进怀中,又蹙起了眉头道:“现在怎么还这么叫我?”

    “你本来就是王爷嘛,我又没有叫错。”成甜甜轻声嘀咕道。

    “我想听你像以前那样叫我。”慕凌轩直截了当地说。

    “以前我是叫你王爷啊。”成甜甜顽皮地笑道,心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故意装作不明白。

    “不行,叫我轩,我要听你这样叫我。”慕凌轩懒得再跟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绕圈,扣紧了她的腰肢,命令地说道。

    成甜甜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然问道:“以前云樱姐是怎么叫你的?”

    呃……慕凌轩轻噎了一口气,这鬼丫头,她的脑袋瓜真是东一西一转得比谁都快啊,怎么这时她又突然想起了问这个?唉,让他怎么说呢?

    “她呀……她叫我……”慕凌轩气结地叹了口气,支支吾吾地说不去了。

    因为以前,云樱也是叫他轩的,如果甜甜知道了,准会不高兴。可是,他也绝对不想骗甜甜。

    “是不是也那样叫你?”成甜甜心中已经猜出了十之(八)九,挑高了秀眉,冷声问道。

    “是的,甜甜。不过,以后只有你可以叫我轩了。”慕凌轩搂紧了她,低沉地说道。

    “我才不要像别人一样叫你!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叫你这个字了。”成甜甜嘟起了嘴说。

    “甜甜……不是说好了再不为以前的事生气了吗?”慕凌轩轻轻吻了吻她的唇,小心翼翼地说道:“乖啦,现在我只属于你。”

    刚刚和心爱的女孩和好如初,他实在怕再因为这样的事情惹到他们之间不高兴了,如果成甜甜再来个十天半个月不理他,他真的要急疯的。

    “轩轩!”成甜甜突然莞尔一笑,双臂勾住了他的脖颈,热烈地吻了他一:“我以后就叫你轩轩,比云樱姐还多一个轩字,证明我比她那时更爱你,也证明你要比以前爱她那时更爱我!”

    “甜甜,你这个小精怪,我的好妻。”慕凌轩又是感动又是欣喜,激动地不停地吻她:“有了你,我好幸福。”

    “对了,问你个问题,你得说实话。”成甜甜眼珠骨碌一转,又说道,神色非常庄重。

    “什么问题?”慕凌轩的心中奇怪,这脑袋像风车那样转得快的小丫头,又想到什么了?

    “你说,如果有一天,我和云樱姐同时掉进水里了,你先救谁?”成甜甜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正色问道。

    “咳……你和云樱,怎么会同时掉进水里呢?不可能呀。”慕凌轩愣了愣,哭笑不得。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那么一天呢,你会先救谁?”成甜甜拔高了声音,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这个类似的问题,她以前在现代时听说过,有的女孩喜欢问自己的男友或老公,如果我和你妈都掉进河里了,你先救谁?

    当时她还在心里嘲笑过这种傻女孩,怎么会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

    然而现在,她竟然也开始这样追问自己的老公了,并且急于想听到他的答案。唉,陷入在恋爱中的女孩,大约都是这么傻的吧。

    “你要听真话?” 慕凌轩想了想,看着她问道。

    “当然啦,肯定要听你的真话。”成甜甜不假思地点点头。

    点头了,心里却又有些不安。

    万一,他说要先救云樱呢,那自己怎么办?自己的心一定会碎的吧。虽然这个假设根本不可能成立,可是,还是希望他,说会先救自己……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两个都救。谁离我隔得近,我就先抓住谁丢上岸,然后再救另一个。”慕凌轩坦白地说道。

    他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那样的情况,肯定会先就近救一个吧。

    成甜甜在心底无声地叹息了一声,低垂眼睫,没有说话。

    他虽然没有说先救云樱让她心碎,可是这样的答案,仍然让她失望。这个一向都很狡黠的男人,为什么此时这么死板呢?

    虽然强调了让他说实话,虽然他说得也有一定道理,可是他也应该知道,她和云樱同时掉水里那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那么小吧,为什么他就不能让她满足一?哪怕就是稍稍地撒一谎,说会先救她,也好啊。

    看着突然间沉默来的女孩,以及她黯然神伤的表情,慕凌轩觉察到了不对。仔细再回忆了一遍成甜甜的问话,不再好笑了,反而清晰地感到一阵心酸。

    这个傻丫头,她问这么傻的问题,其实只不过是因为,在她的心中,始终纠结着他和云樱的那段事情吧。希望通过这样问来证明,同云樱相比,他更在意的是她。

    可是,他竟然没能体会到她的心意,又伤了她的心……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