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夫人的嘴角露出一丝(暧)昧的笑意,探身附到红香的耳边,低声地说了几句话。

    “啊?娘,这不行吧,万一洛大哥他……”红香听完,顿时脸涨得通红,后面的话也说不去了。

    “傻孩,这有什么不行的?我带你来时给你家里也是按照正规娶媳妇的聘礼,你们本来早就该圆房了。”成夫人笑了笑,把握十足地说道:“红香,洛的性我最了解了,只要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会对你好的。”

    “可是……他好像只喜欢云樱姐,我怕……”红香犹犹豫豫地说着,口齿再也不如平日那么伶俐。

    “怕什么啊?男人妻四妾都很正常,他就是喜欢云樱,再多一个你又有什么呢?再说,你没有看到,他和云樱已经好些日连话都不说了。”成夫人一脸正色地说道。

    两人正在说着话,忽然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走进来。

    是成洛回来了,照样喝得酩酊大醉,连走都有些不稳。

    “洛,你又喝这么多,你这样,身体可怎么受得了?唉,不喝酒就不行吗?”成夫人看到儿又一身酒气地回来了,不由又是心疼又是不满地责怪着,同时给红香使了个眼色。

    红香赶紧走过去扶住了成洛,柔声地说道:“洛大哥,我来扶你。”

    “不用,我自己能走。”成洛挥挥手臂推开她,抬起满是红丝的双目扫视了一遍整个大厅。

    依然同往常一样,这里只有他的娘亲和红香两个人。永远不会有他想看到的那个身影,云樱,她永远不会在这里等着他回家。

    而可笑的是,他每次回来的时候,竟然都还幻想着,她会坐在这里,或者站在门边。看到他回来了,她会温柔地笑着说一句,洛,你回来了。

    可惜,幻想永远只能是幻想。

    云樱如今长什么样,他都没有仔细看过了。

    往日那么多的柔情蜜意,欢声笑语,仿佛都随着那一巴掌,被她轻而易举地一笔勾消。她不想见他,不想理他,更不会专门在家里等着他回来……

    成洛自嘲地苦笑了一,对成夫人说了句:“娘,我去睡了。”便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大厅。

    看着成洛踉跄着离开的身影,成夫人红着眼睛说:“唉,这个样去,洛迟早要毁了。我们成家,可是造了什么孽?”

    “娘,等到洛大哥酒醒了,我好好劝劝他。”红香安慰着成夫人。

    看到成洛这副模样,她的心里,也同样不好过。

    “还等什么他酒醒了?你今晚就过去,好好陪着他。你们俩真的成亲了,娘也就安心了。”成夫人不容置疑地说。

    “娘……”红香轻轻叫了一声娘,略带不安地垂了头去。

    “红香,你跟娘说实话,你喜欢洛吗?”成夫人看着红香,温和地问道。

    “嗯,我喜欢洛大哥。”红香不假思地点了点头。

    “呵呵,那就行了。”成夫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舒心的微笑,亲切地说:“红香,这样让你去跟着洛,虽说是委屈了点,可是在爹和娘的心中,早就把你当做成家的儿媳妇了。你们俩,迟早也是要圆房的,所以,没什么害羞的。今晚,你就去他那里。”

    “可是,娘,万一洛大哥……”红香的心情矛盾而又迟疑,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她的确是很喜欢成洛,也的确想早点成为他的女人。

    可是,她毕竟是个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小姑娘啊,让她主动脱了衣服去睡到一个男人的身边,她还真有点缺乏这样的勇气呢。

    “孩,你也见到了,云樱他俩早就不好了。他又喝得云里雾里的,里熄了灯黑乎乎一片,他只怕连你是谁都分不清。你去了,什么都不用多说,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了。”成夫人笑着指点她,走过来牵住了她的手:“走吧,你回去收拾好了,就到你洛大哥那里去。等到你们俩真的到了一起,就什么都好了。你别担心,洛是个讲良心的孩,他不会亏待你的。”

    “嗯,娘,我听你的。”红香终于也定了决心,她要努力为自己的幸福争取一把。

    两人说着,一起走出了大厅。

    成洛高一脚低一脚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现在,就住在与从前他和云樱的住房相隔不远的一间里。

    每次回来,他都会意识地往那个曾经留了他和云樱无数甜蜜和欢乐的房看上好几眼。

    那里,一般都是黑漆漆的,从来没有亮着灯。他回来得晚,云樱肯定早就睡了吧。

    而今天,当他走过那个让他留恋也让他心碎的,再次抬眼望向那里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云樱的房间,竟然还亮着灯。

    云樱现在,难道还没有睡么?这么晚了,她在干什么呢?她……会不会已经不生他的气了?

    成洛的心轻轻一动,仿佛有一丝久违的柔情在他的胸间轻轻涌荡。不知不觉,他抬脚往那个亮灯的方向走去。

    站在紧闭的房门之前,成洛的心中波澜起伏,一瞬间翻涌起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苦辣和酸涩的滋味。

    他虽然喝多了酒,可是心里,却依然比什么时候都清楚。

    这里,曾经有过他的多少幸福和甜蜜的足迹啊。可是此刻,他却只能像个陌生的客人一般,踌躇而又伤感地站在大门之外。

    这扇门,以前在他没有回来之前,是从来不会锁上的。而现在,他每次走过这里时,看到门都是紧紧锁着的。

    云樱,已经把他彻底地锁在了她的世界之外。

    成洛犹豫了一,抬起手来,轻轻敲了几房门。

    “谁?”里面传来云樱娇弱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疲惫。

    成洛不说话,继续执着地敲门。

    “谁呀?”云樱又提高声音问道。

    “云樱,是我。”成洛低沉地说道,嗓微微发哑。

    里突然安静了来,灯忽的一灭了,再也没有一点声音。

    “云樱,你开一门……”成洛还在门外固执地敲着门。

    门内依然没有一点声音,云樱已经吹灭了烛灯,躺到了床上。

    她一般都睡得很早,即使睡不着也喜欢早早地上床躺着,反正她又没有什么别的爱好追求,对什么都懒洋洋的。

    尤其是这段日,她总是感到人很疲倦,心累人也累,浑身乏力,也就更加贪睡。

    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多了?她睡到床上怎么也觉得不舒服,后来干脆不睡了,点了灯坐起来看书。没想到,成洛竟然会来敲门。

    “云樱,开门,我想看看你。”成洛的声音提高了,门也敲得重了起来。

    他看得到,里的灯倏地一熄了,心仿佛也随着那熄灭的烛灯一起沉入了茫茫的黑暗。可是,他就是不愿意离开,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有多想见到她。

    “我已经睡了。”云樱终于说了一句话。

    她的心被那越来越激烈的敲门声搅成了一团乱麻,泪水情不自禁打湿了眼眶。她竭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给他开门吗?不给!不能给!如果开了门,这段日她所受的那些煎熬与痛苦不就都全部前功尽弃了吗?

    她又不能给他生孩,她怎能这样拴住他一辈?让他去跟红香在一起吧。本来他就已经快和红香好上了,这时,又怎么能够再让他回来?

    听到云樱那句毫无感情波澜的话语,成洛站在门外,无力地垂了自己还准备敲门的手。

    她还是不想见他,她还是,不肯原谅他。

    这么久了,他每天都在地狱之中煎熬,做梦都想着与她重归于好,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

    可是她,依然一点儿也看不到他的伤,依然一点儿也看不到他的痛。

    她心里,从来都没有爱过他吧。

    他即使用强硬的手段得到了她,把她禁锢在了自己的身边,可是仍然留不住她的心。她爱的,始终是另一个男人。

    成洛静静地在门外站了好久,最终艰涩地说了一句:“那你睡吧……我走了。”

    说完转身,落寞地离开。

    云樱躺在床上,听着他沉重的脚步声一步步走远。眼泪终于止不住,大串大串地落来,打湿了脸的枕巾。

    她在心中反复地低呼:洛,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可是嘴里却发不出来一句声音。

    回想着他最后说的那个伤感而又沉痛的字,我走了。

    云樱的心,突然间好痛,而又好空虚。

    她似乎感到,这一次,他真的要离开她了。这一次,好像,她真的会失去他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担心突然之间席卷了云樱的整颗心房,她再也顾不得什么,赤着脚从床上跳了来,冲到门边拉开了房门:“洛!”

    门外,空空如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皎洁而又清凉的月光,静静地洒落了一地。

    云樱呆呆地站在门口,心中一片怅惘。

    不由抬眸望向成洛现在住着的那个,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点灯光。

    他喝多了酒,肯定已经睡了吧……

    不知道站了多久,突然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姐姐,你还没有睡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