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樱转头一看,竟然是红香过来了。

    红香今天似乎是专门修饰了一番,穿着一身水红色的娟纱绣花长裙,脸上薄施粉黛,衬得肤色白皙透亮。一头如墨般的乌发披散在背后,没有挽起来,只用一条粉色的缎带随意地束在一起,显得清灵而又飘逸。

    云樱的心不禁又是轻轻一动,此刻,在纯净月光的映照之,红香看起来是那样秀美娇艳,鲜亮动人。让她这个一向公认的绝色美女,忽然忍不住生出了一丝近乎失落的感觉。

    “姐姐,你怎么鞋都没有穿呀?夜深露重,当心受凉了,快回休息去吧。”红香走了过来,很是关切地说道。

    大约是刚刚沐浴过,红香的身上散发着阵阵馥郁的香气。当她走过来时,周围的空气便立刻氤氲上了这种浓香的气息。

    “哦,我马上就睡了。”云樱回过神来说,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时会过来?”

    “姐姐,洛大哥喝多了,娘要我今晚过来好好陪着洛大哥,也好照顾他。”红香直截了当地答道,面色有些娇羞,但更多的是欣喜。

    她并不想避讳云樱什么,甚至她专门想要让云樱知道,今晚她会在成洛的房间里过夜。

    红香并不是一个被动等待的人,既然已经决心要跟着成洛了,她当然要让他从前的女人知道,她也是他身边的一个女人,并且会一直存在,不容轻视。

    云樱愣了愣,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心中一瞬间变成了一锅乱七八糟的大杂烩,分辨不出是什么滋味。

    “姐姐,我过去了,你也进去好好休息吧。”红香看着云樱那茫然失措的表情,微微一笑,从她的身边款款走过,带起一阵浓郁的香风。

    云樱依然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红香袅袅婷婷的身影,走到了成洛的房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那沉重而又刺耳的关门声响,就像最重的砖块,狠狠地砸在云樱脆弱无依的心上。她感到自己的心,顷刻之间,裂得粉碎。

    夜晚的凉风袭了过来,让衣着单薄的云樱打了一个寒噤,胃里忽然翻涌起的不适,一阵恶心的感觉冲上咽喉。

    她赶紧捂住了嘴巴,就那样赤着脚冲到院里的池水边,蹲来吐了个天昏地暗。

    吐完了,眼泪也不知不觉流了一脸。

    云樱头昏眼花地扶着身边的一颗小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回,睡到床上用被蒙住了头。尽管力隐忍着,她的泪水却还是越来越汹涌地涌出来,渐渐哭出了声。

    终于是功德圆满了,红香和洛终于在一起了。

    过了今晚,他们俩,就会是一对真正的夫妻了,也会……很快有他们的孩。这个结果,不正是自己一直想要看到和促成的吗?

    可是为什么?心会痛得这么不可忍受,仿佛坠入了无底黑洞般的无助和难受?

    她听到自己心底有个声音在拼命地狂喊:洛,不可以!不可以!你不可以和红香在一起!我要你回来!回我的身边,再也不离开!

    仿佛此时,云樱才真切地意识到,成洛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而失去了成洛,对她来说,又会有多么痛苦。

    可是此时,谁又能听到她心中含泪的呼唤呢?

    如果是成甜甜那样的女孩,她不想让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时候肯定就会从床上爬起来,不管七二十一地冲进那个里,把自己的丈夫揪回来,阻止他们将要可能发生的一切。

    然而云樱的性格,她永远不可能做出这样积主动的事情。她只会被动地接受着别人或者命运给她安排好的一切,她只能在这凄伤无助的黑夜里,孤独地流泪到天明……

    成洛带着满心的伤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澡都没有心情洗,便掀开被睡了。

    是的,睡着了,便什么烦忧都忘记了,便什么都不用多想了。

    在和云樱关系如此冷漠的时刻,成洛只有靠不断地喝酒和昏睡来麻木自己,以缓解自己那无法解脱的心痛。

    迷迷糊糊之中,却感觉身边仿佛多了一个柔软的身体。她的手臂紧紧地缠绕着他,芳香,细腻,光滑,带着女性特有的柔媚。

    难道又是在做梦吗?又梦到云樱了,像以前一样,她就躺在他的身边?

    可是,分明又不是梦。

    身边的女人,似乎感觉到他有了动静。柔软的红唇,带着几分娇羞和怯意,小心翼翼地贴住了他的脸颊,轻柔地吻着他。

    “云樱……是你吗?你来了吗?”成洛的头虽然昏昏沉沉的,心中却荡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伸臂搂住了身边的人儿。

    红香愣了一,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喊出的名字还是云樱。不由又想起来之前成夫人交代她的话,如果他把你当做了云樱,你不要多说话,就将错就错……

    看来老人还真是了解自己的儿啊,红香在心中怅然地叹息了一声。她没有说话,只是更紧地贴住了他的身体,更加温柔地去亲吻他。

    “云樱,你终于来了……你知道吗?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成洛喃喃地说着,在黑暗中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脸颊,生怕一睁开眼睛,这就真的变成了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再也追不回来。

    “是……”红香低低地吐出了一个字,和云樱平日那娇弱的声音没有很大差别。

    她相信,酒醉中的成洛也不会从这一个字中,听得出来这时说话的不是云樱。

    果然,听到她开口说了是,成洛激动地拥紧了她,将头靠在了她柔软的胸前,嘴里不停地低叹:“云樱,不要再离开我……我什么都不怪你,你永远不要离开我。”

    “嗯……”红香又吐出了一个字。

    成洛的头埋在她从未被人触碰过的胸前,让她的身体不可抑制泛起一丝战栗。但是她依然勇敢地搂紧了他,唇再次地贴近了他的脸……

    她的回答和反应让成洛欣喜若狂,他翻身将女孩压在了身,变被动为主动,热烈地吻住她的红唇。

    没想到这个在她眼中一向优雅沉稳的男人,会突然变得这么勇猛。红香的心“砰砰砰”地狂跳起来,有些紧张,又有些喜悦。她无暇再顾及多的,情意绵绵地回应着他火热的亲吻……

    “你不是云樱!你是谁?”忽然,成洛大吼一声推开了她。

    和云樱共同生活了几年,云樱的一切,都已经深深地印刻到了成洛的脑乃至灵魂里。他对云樱的身体和气息,熟知又熟,闭上眼睛也不会弄错。

    是的,云樱的嘴唇不是这样的味道,云樱也不会这么大胆地回应他,她不是云樱!

    红香吓了一跳,手按在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不敢说一句话。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成洛又问了一句,揉了揉昏胀的额头,起身想要点燃烛灯。

    他的头脑依然昏昏沉沉,可是他已经可以断定,这个睡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是他的妻云樱。

    “洛大哥,是我……别点灯……”红香看到成洛要床点亮灯,赶紧喊道。

    “红香?”成洛皱了皱眉头,酒意顿时醒了一大半:“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娘让我过来的……”红香低声地说道。

    “你别听我娘瞎乱指挥!”成洛一火了,压着怒气说道:“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洛大哥,我不只是因为听了娘的话,我喜欢你,我……我自己也愿意。”红香急急地说着,声音里带了能听得见的哭意。

    “可我不喜欢你,你出去。”成洛一阵烦躁,毫不客气地说道。

    “洛大哥,我是真的喜欢你,让我留来吧。我知道你喜欢云樱姐,我不和她争什么,我只想给你生个孩。”红香悲哀地说着,眼泪掉了来。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来到了这里,她真的不想放弃。哪怕是暂时卑微一点,她也想留在他的身边。

    “你还要我说几遍?出去!”成洛丝毫不为所动,语气更为冷硬。

    “我不走!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红香勇敢地喊着,不顾一切地抱住了他。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成洛忍无可忍地大声吼了一句,狠狠地将她推到了床。

    红香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在黑暗中胡乱套上了自己外衣,拉开房门快地冲了出去。

    成洛听到红香的脚步声很快地消失在了大门之外,心烦意乱地叹了一口气,重重地躺回到床上。

    他真是生自己娘亲的气,为了让他接受红香,竟然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她还嫌自己的心不够乱,不够苦的吗?还要做出这种乱点鸳鸯谱的安排?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知道他这个儿,除了云樱,谁也不想要吗?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