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来,依然没有云樱的一点踪迹。成洛知道,这样去只能像是大海捞针,找到云樱的希望很渺茫。

    略微思了一,成洛骑马返回了将军府。

    他准备多安排一些人,今晚再到各处进行撒式的。无论如何,他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把云樱找回来。

    只祈求上天,千万不要让云樱出事,千万……不要让他失去云樱……

    刚刚回到了将军府的大门前,还没有马,成夫人就从府里走了出来,匆匆地说道:“洛,刚才慕过来了,说云樱在靖王府。”

    “天……”成洛又重重地捶了一自己的额头,长时间揪得紧紧的心仿若突然间被放开,一松弛了来。

    云樱没事!她没事!上天真的听到了他的祈求,为他保护住了云樱。

    成洛紧捏着自己的双手,竟然感到眼睛微微地潮湿了,他长舒了一口气说:“我马上过去。”

    顾不得多想她怎么会在靖王府?只要她好好的,就好。成洛感交集地想着,策马往靖王府疾驰而去。

    一上,他几乎要将马驾驶得了起来。快到王府时,迎面遇到听从慕凌轩的吩咐再次出来找他的慕。

    慕见了成洛,一阵惊喜,连忙勒马掉头,与成洛并驾齐驱赶回靖王府。

    上,慕将云樱想要跳岚光湖,正好遇到了王爷,被王爷救回了王府的经过详细地对成洛讲了一遍。

    成洛听得心惊肉跳,冷汗布了一身。

    他的预感没有错,云樱那时真的是想要去寻死。

    惊险啊,可怕啊……

    成洛紧紧咬着牙关,以平静自己紊乱的心跳。

    他不敢想象,如果慕凌轩那时候没有过岚光湖,或者过了没有注意到那里,事情将会演变成什么样?

    毋庸置疑,那将会是最坏的结局,那他将真的……永远地失去云樱了。

    一时间,成洛的心中充满了劫后余生般的庆幸和感叹。

    尽管他曾经那么地痛恨慕凌轩,可是此时,他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认,这一次,他真的要由衷地感谢慕凌轩。

    因为,是慕凌轩,为他留住了云樱,也为他留住了生活的阳光。没有让他的生命,从此跌入最黑暗的人间地狱……

    慕带着成洛走进王府大厅,成甜甜和慕凌轩正坐在那里等待着他。

    “云樱呢?”成洛一进门就急切地问道。

    “在后面休息呢,哥,我带你去见她。”成甜甜站了起来说。

    兄妹俩一起往王府后院的客房走去。

    “她怎么样了?”成洛问。

    “差点就死了。”成甜甜挑了挑眉毛,一本正经地说:“王爷晚一秒钟从那里过,你就再也见不到云樱姐了。”

    成洛擦了擦头上的汗滴,诚恳而又感叹地说道:“甜甜,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

    “别谢了,你去把云樱姐安抚好点就行,她心情还是不好。”成甜甜看了看成洛,认真地说:“哥,你不要再跟云樱姐吵了。”

    “当然,我不和她吵。”成洛沉声地说道,在心中微微地叹息,只要云樱好好的,我就谢天谢地了,怎么还会跟她吵?

    “哥,云樱姐上次和王爷在外面那么多天不回来,是因为小产了,走不了。”成甜甜又说道。

    “小产了?”成洛惊讶地看着成甜甜,简直不敢置信:“你说云樱怀过孕?”

    “是啊,那时云樱姐已经怀孕了。可惜被那些歹徒抓走,一上颠簸,加上又受了惊吓,造成了流产。大夫说要卧床静养半个月,所以他们才耽搁了那么久回来。”成甜甜一口气说了出来。

    “那些该死的混蛋!”成洛又痛又气,拳头重重捏到了一起,怒声骂了一句。

    “已经死了,王爷救云樱姐的时候,就杀了那些该死的混蛋啊。”成甜甜调皮地一笑,低声地说:“哥,她和王爷……也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事,你别再怪她了。”

    成洛愣了一,好久,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本来就没有怪她了。”

    是的,现在,云樱和慕凌轩发生没发生那种事,对他来说,似乎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他那么爱云樱,尤其是这次在经历了云樱投水自尽被救的事件之后,他的心更是在短短的几个时辰里,经受了从地狱到天堂般冰火两重天的巨大煎熬。他也更加认定了云樱在他生命中那不可缺少,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他根本不可能因为云樱有过一次失足就放弃她。

    突然间,成洛觉得自己以前非常可笑,总是因为云樱爱过慕凌轩不断计较,不断耿耿于怀,而让两个人都那么痛苦。

    其实,云樱就是他的一切,难道他还会因为她爱过别人而不要她吗?即使她的心中,除他之外,还装着另一个男人,她不也是他这一辈最爱的人吗?

    哪怕云樱还爱着别人,哪怕云樱要离开他,这一切,都比不过她好好地活着更重要。

    只要她能开心快乐地活着,那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虽然是这样想开了,不打算再纠结那些繁乱不清的往事。

    可是,在听到成甜甜说云樱和慕凌轩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成洛的心,还是感到了一阵五味陈杂的欣慰。

    就好像长久以来压在心头上一个沉重的大包袱,被一挪开了一样,倏然一阵轻松。

    成甜甜看到成洛一副感慨万分的模样,笑了笑,神采扬地说道:“哥,我还要跟你说一件事。”

    “甜甜,等会儿再说吧,你能不能带我快点走。”成洛完全不感兴趣,只想快点看到云樱。

    此刻,他的心就像在火炉上煎熬,急于想要见到云樱,哪有心情再听甜甜闲聊漫谈?可是怎么感觉,今天这小丫头带他走得这么慢?

    “哥,你真不听吗?”成甜甜眨了眨黑溜溜的大眼睛,威胁般地说:“你不听可不要后悔!”

    “什么事?”成洛见她神情诡异,不由问道。

    “哈哈!大喜事!你听了准要乐得跳起来。”成甜甜开心地笑着,故意卖着关。

    “到底什么事?”成洛蹙了蹙眉头,他这调皮的妹妹,夸张了吧,云樱已经找到了,他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事能让他乐得跳起来。

    “哥,你要当爹了!云樱姐肚里,已经有你们的小宝贝了!”成甜甜欢呼雀跃地说着,眉色舞。

    “你说的是真的?”成洛一抓住了成甜甜,呼吸都有点发紧,声音变得不平稳。

    突如而至的震撼和狂喜,使他一时不敢确定自己所听到的,是不是真实的?

    “这事我能骗你吗?”成甜甜嘟了嘟嘴,看着他紧攥着自己胳膊的手,不满地嘀咕道:“哥,你激动也不用把我抓这么重吧,捏疼我了。”

    “甜甜,对不起,我高兴了。”成洛赶紧松开了成甜甜,脸上漾开了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巨大的激动和喜悦让他整个人容光焕发:“云樱在哪儿?快带我去,你走得慢了。”

    “呵呵,刚才不是想要和你说会儿话吗?你这么急,我们就跑着去吧。”成甜甜顽皮地扮了个鬼脸,提起裙角跑了起来。

    成洛舒心地一笑,紧跟着成甜甜往前面跑去。

    兄妹俩来到云樱休息的那个房间,推门进去,云樱安静地躺在床上。

    成洛急步跨到床前,激动地喊了一声:“云樱。”

    云樱睁开眼睛一看,成洛和成甜甜都站在床前,她轻轻说了声:“甜甜,你来了……”却没有理成洛。

    成甜甜见状,知道自己在这里完全是多余,便微微笑了笑说:“哥,我还跟王爷有事,你好好陪云樱姐。要记住,云樱姐现在可是一级保护对象哦,你千万要照顾好了。”

    说罢,她给了成洛一个会心和鼓励的笑容,走出去带上了房门,给他们留单独相处的空间。

    成甜甜一走,成洛就在床头坐了来,紧紧地握住了云樱的手,声音沙哑:“云樱,你受苦了。”

    云樱的眼圈一红,扭过了头去,没有说话。

    成洛将她的脸又轻轻转了过来,低沉而又深情地说道:“云樱,以后再不能有这样的傻念头了。你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不要拿你自己的命不当数,好不好?你想过没有,你走了,我怎么办?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你留的那张字条,有多么惊慌吗?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我好怕真的会失去你,所幸上天怜我,没有对我残忍。我今天就要跟你说清楚,如果你真那样狠心,还不如先一刀杀掉我。反正,如果你不在了,我活着也不会再有意义……”

    他说着说着,声音就有些哽咽了,大悲大喜的刺激,让这个堂堂的七尺男儿,忍不住眼里潮湿一片。

    “你还有红香……”云樱低低地说了一句,眼泪迅速滑出眼眶。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