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香不是我的!”成洛一急了,紧搂住了云樱说道:“云樱,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我只要你!这一生一世,我都只要你一个!”

    云樱的眼泪却更加汹涌地流出来,止也止不住。

    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红香走进成洛房间的情景。

    他们,明明都已经在一起了……可是他现在还说,这一生一世,只要她一个,不是可笑了吗?

    “云樱,不哭了,不哭了……”成洛心疼地帮她擦着眼泪,又是怜惜又是欣悦地说:“我们都有小宝贝了,甜甜说,我不能再惹你伤心了,不然,宝宝会长得不好的。”

    可是云樱还是哭,也不说话。

    成洛又急又痛,以为她还是为他打过她那一巴掌伤心,把云樱抱在了怀中说:“云樱,我打你那一,我到现在心里都还在痛,原谅我好不好?”

    “我不是因为这哭,我早就没有怪你了……”云樱抽泣着说。

    “那是为什么?云樱,你有话就说啊,你一直哭,真的哭坏了我们的宝宝,怎么办?”成洛焦虑地说,心快要被她哭得碎了。

    “……你有红香了。”云樱又哭了半天,才哀伤地吐出一句话。

    成洛愣了愣,急切地说道:“我没有啊,那是娘的意思,我不会娶她的。云樱,你放心好了,我真的只要你一个。”

    “你们昨晚都已经在一起了,你还这样说?你即使不娶她,还不是一样,她也还是你的女人。”云樱终于忍不住,冲口而出质问了他一句,再次泪流满面。

    “谁说我们昨晚在一起了?没有的事!”成洛真急了,大声地说。

    他想起了昨晚红香到他房间的事情,没想到云樱竟然也知道了,这误会闹大了。

    “我自己看到的,我看到她昨晚到你那里去了,你还不承认?”云樱流着眼泪说。

    成洛再愣了一,心中叫苦不迭。

    天……这叫什么事?

    昨晚,他回来时明明过去找了云樱,拼命地敲门,云樱不开。怎么刚好红香过来那会儿,就被云樱看到了?

    闹了半天,云樱这么生他的气,包括今天想跳河轻生,说不定都是因为这件事。

    唉,娘,你的这个自作主张的胡乱安排,可真是把人害惨了。”

    “她是去了,可是我没有留她,我发现她不是你,我就让她走了,我没有和她发生什么啊。”成洛急忙地解释着。

    “你还在骗我……”云樱想起红香对她说的那些话,越发伤心。

    “我没有骗你!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如果说我有一点对不起你,那就是她刚进去的时候,我以为是你,吻过她一。可是我马上就发现不对劲了,马上就把她赶走了。”成洛一脸郑重地说道。

    “真的就是这样?”云樱抬起泪雾迷离的双眸,半信半疑地望着他。

    红香不是明明跟她说,他们昨天晚上很好吗?还说,她要代替她来好好照顾洛,为什么洛又说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真的!云樱,我可以发誓,我和红香什么也没有。”成洛看着云樱梨花带雨的面容,分外心疼,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深情地说:“这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难道你还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才相信吗?”

    看到成洛如此一往情深,云樱感到安慰了许多,但是一想起红香今天专门找到她说的那些话,心里仍然像卡了刺一样的不舒服:“可是,红香……”

    “她跟你说什么了?”成洛不由蹙起了眉头,敏感地意识到,云樱今天的反常和突然出走,可能和红香有关。

    “她没有说什么,是我想多了,以为你不爱我了。”云樱犹豫了一,没有把红香找她那样说的事情说出来。

    她一直就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人,并不想弄得谁难堪。

    尽管红香今天那么盛气凌然地挑衅和羞辱过她,如今有了还击的机会,她也不想报复红香。

    她不会在成洛的面前告状,如果那样,成洛回去之后必将会对红香大发雷霆,又要弄得全家都不高兴。

    云樱并不想看到这样,她只希望,大家都和和善善的。

    “我怎么会不爱你?云樱,你可真傻,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你还不懂我的心么?”成洛笑笑,搂住了云樱,柔声说道。

    “我再也不会那么傻了,洛,我也爱你。”云樱此刻心中,已经云开雾散,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

    “当然了,你都要当娘了,再这么傻可不行。”成洛看到云樱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心情大好,难得他这么严肃的人也说了一句玩笑话。

    “这次,可真要感谢王爷和甜甜,不然,我……还有宝宝,就真的见不到你了。”云樱说着,眼里又闪出了亮晶晶的泪花。

    “是啊,我也这么想,多亏了慕凌轩。他救了你,也就相当于救了我,云樱,我从来没这么感激过一个人。”成洛同样感慨万千,一想起今天的事情,他就后怕得不得了。

    “那你还恨他吗?”云樱含着泪光问。

    成洛沉默了一,低沉地说道:“不恨了,我想通了,只要你能开开心心的,我不介意,你的心里还有他的位置。”

    “傻瓜,他和甜甜才是一对。我心里,只有你的位置。”云樱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云樱!你是说,你从此只爱我一个人?”成洛激动万分,不敢确定地问道。

    “嗯,永远都只会爱你一个人。”云樱温柔地点了点头。

    “云樱,我怎么觉得我今天这么幸福?有了你,又有了宝宝。”成洛欣喜若狂,俯脸来重重地吻了云樱一,又低沉地问:“上次流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我再也不能生了……所以不想让你难过。”云樱低垂眼睫,小声地说道。

    “唉,你真傻。”成洛轻轻叹了一口气,将云樱揽进了怀中:“以后有什么事,都要记得跟我说,什么事都有我跟你一起分担,再不要这样一个人闷在心里了。”

    “好,我以后什么都跟你说。”云樱柔声地说。

    成洛欣慰地笑了笑,忽然说道:“我们的宝宝会动了吗?我想看看。”

    “那么小,哪会动啊?我自己都没感觉。”云樱娇嗔地笑道。

    “也许会动呢,我听听看。”成洛固执地说。

    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和舒畅过。

    “那你听吧。”云樱掀开被,让成洛的头贴在她还没有一点感觉的小腹上。

    “云樱,好像真会动,我觉得好像听到他在喊爹。”成洛一边细心地听着,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说。

    “哪有?你瞎说的吧。”云樱的嘴角漾满了幸福的笑意。

    这种气氛,他们俩之间有多久没有过了?真的好温馨啊。

    门开了,莲宝端着一大碗红枣鸡汤走了进来,看到里这个画面,不由涨红了脸。

    “少夫人,小姐让我端鸡汤过来给您喝。”莲宝说道。

    成洛赶紧把云樱扶着坐了起来,笑着说:“起来喝汤吧,你真要好好补补了。”

    云樱看着那一碗飘着黄澄澄油花的汤面,胃里一阵不舒适,苦着脸说道:“洛,我不想喝。

    “那怎么行?你这么瘦,再不补充点营养,可真要被风都能吹得走了。”成洛坐在她的身边,温和地说:“就算为了我们的宝宝,你也要多吃点啊。”

    云樱听他提起了宝宝,顿时恢复了理智,她想起自己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不由低声说道:“我今天还什么都没有吃。”

    “云樱,你一天都没有吃饭吗?”成洛蹙眉看着她,目光里满是心疼和责备。

    “嗯,那时不想吃。”云樱轻声说。

    “以后再不能这样了,来,我来喂你吃。”成洛责怪地说着,从莲宝手里拿过那碗汤,对莲宝说:“你先去吧。”

    莲宝理解地笑了笑,先退了出去。

    成洛一勺一勺细心地喂云樱喝着鸡汤。云樱本来一点儿都不喜爱喝这种油腻腻的汤,但是在成洛耐心地哄劝之,想起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她还是勉为其难地将整碗汤都喝了去,精神也顿时感到好了许多。

    成洛放碗,感慨地笑着说:“云樱,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你摔伤了腿,谁哄你都不吃饭,后来我喂你吃,你才肯吃的吗?”

    “记得呀,你说我吃了饭,就给我摘很多花。”云樱也甜甜地笑了,眼睛里亮晶晶的。

    那些幼年时的珍贵记忆,此时再回想起来,多么温暖甜蜜,为什么以前就很少记起呢?

    “云樱,我们再也不吵架了,永远都像小时候那么好,好不好?”成洛动情地握着云樱的手说。

    “是的,再也不吵了……”云樱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依偎进成洛宽厚的胸膛。

    “我爱你……”

    “我也是……”

    随着两声深情地诉说,他们(缠)绵地拥吻在一起……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