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眼前这幅火花四溅的画面,重重地咳了一声说:“那个,能暂停一吗?”

    云樱赶紧推开了成洛,绯红着脸说:“甜甜,你来就来了,还说什么笑话?”

    “呵呵,你们雨过天晴了,也该让我笑话一了。”成甜甜打趣地一笑,望着成洛说道:“哥,你也还没有吃饭吧,走,一起过去吃啊。”

    “是没吃,可是……”成洛望了望床上的云樱,有些犹豫。

    他当然没有吃饭,那时他刚刚走进酒楼就预感到了云樱有事,匆匆赶回将军府发现云樱果然不见了,可以说心里急得乱成了一团麻。

    他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寻找云樱,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此时听成甜甜一提起来,成洛才真的觉得饿了,可是云樱还在这儿,他又不想丢她一个人去吃饭。

    “洛,我没事的,你跟甜甜去吧。”云樱看出了成洛的顾虑,轻柔地笑着说:“我正好也再睡一,昨晚没有睡好。”

    “哥,云樱姐发话了,让你跟我去吃饭呢。快走吧,我和王爷也一直没有吃,都快饿熄火了。”成甜甜笑道。

    “云樱,那你先躺一,我吃了就过来。”成洛说。

    “嗯,你们去吧。”云樱温顺地点点头,又钻到被里躺了来。

    成洛和成甜甜一起来到了王府饭厅,慕凌轩在那儿等着,餐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

    成甜甜让成洛坐,莞尔一笑:“哥,你来了是稀客,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亲自厨,再给你炒一个我的拿手好菜。”

    说罢,她不顾成洛的阻拦,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大厅里,只剩两个心情复杂的男人,气氛一时十分尴尬。

    沉默无言地坐了片刻,成洛开口说道:“……谢谢你。”

    就这样简单的个字,他说得竟是十分艰涩,仿佛喉咙里堵上了什么东西。

    是的,对于成洛来说,让他在慕凌轩的面前说出这个字,让他对一个他曾经恨不能亲手杀掉的人说一声谢谢,该是多么艰难?可是,他还是说出来了。

    慕凌轩微微愣了一,他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成洛会对他说出谢谢这两个字。

    一时间,心中五味陈杂。

    过了好一会儿,慕凌轩才低沉地说:“她也受了不少的苦,以后,你好好地照顾她。我现在,爱的是甜甜。”

    “当然,我肯定会照顾好她,一生一世,照顾好。”成洛微微笑了笑,坚决而又肯定地说道。

    “呵呵,我突然觉得,你也不是那么讨厌。”慕凌轩的唇角也扬起了轻快的笑意。

    “那么,今天要不要再拼一次酒?似乎,我和你只在一起喝过一回酒。”成洛注视着慕凌轩,淡淡然笑道。

    “有何不可?”慕凌轩反问一句,对刚刚走进来的一个丫鬟说道:“上酒。”

    两个男人再慨然而笑,仿佛突然之间,他们彼此有了一种奇异的理解和信任,而往日的种种仇视,怨恨以及不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成甜甜正好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韭菜炒青豆走了进来,见到他们两个似乎为开心的样,奇怪地问道:“你们在笑什么?”

    “甜甜,你什么时候连烧菜都会了?看来士别日,我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成洛看着他那伶俐可爱的妹妹,轻轻笑道:“我们在说,今天有你亲自厨烧菜,一定要好好喝几杯。”

    “啊?你们又要喝酒啊?”成甜甜把炒青豆摆放到餐桌上,想起天回门的时候,他们俩斗酒斗到酩酊大醉的情景,不由瞪圆了眼睛看着慕凌轩:“是你要喝的?”

    “不关我的事啊,甜甜,是你哥哥想喝,我这主人能说不陪吗?”慕凌轩赶紧声明立场,将皮球抛给了成洛。

    “呵呵,甜甜,你刚才都说我来了是稀客,不会连酒都舍不得让我喝吧?”成洛今天的心情格外舒畅,说起话来轻快了许多。

    成甜甜看着两个男人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知道长久以来郁结在他们心底的那个死结已然解开。两个曾经势不两立的人,一个是她唯一的哥哥,一个是她最爱的丈夫,今天,终于冰释前嫌了。

    她当欣悦万分,望着他们嫣然而笑:“也对,今天有大喜事,是该喝酒好好庆祝一。不过说好了,只许喝好,不许喝醉。”

    丫鬟端着酒和酒杯走了进来,为慕凌轩和成洛斟满了酒。

    两个男人开始举杯畅饮,话题逐渐越聊越多,又有成甜甜这个开心果在一旁不时活跃气氛,显得十分融洽。

    吃完了饭,他们个人一起到了云樱休息的房间,却发现云樱已经睡熟了。从昨天到今天,她疲累了,如今心里的疙瘩一解开,便睡得格外安逸。

    成甜甜看着已进入甜甜梦乡的云樱,对成洛说道:“哥,云樱姐已经睡了。她刚怀上孩,也不宜多动,今晚你们就在这儿住一晚吧,明天再回去。”

    成洛还有些迟疑不定,成甜甜白了他一眼说:“我们是亲兄妹,你到你妹妹家里住一晚,还不好意思什么?”

    “呵呵,那好吧,明天再回去。”成洛看到云樱睡得香甜,也不忍心叫醒她,便爽快地答应了。

    成甜甜又跟成洛随意聊了几句,便和慕凌轩一起出来,两人漫步走回紫玉苑。

    走在花香缭绕的小,沐浴着清幽凉爽的夜风,成甜甜和慕凌轩两个人的心情都十分宁静舒畅。

    正在安静地享受着这样的美好时刻,不曾想慕凌轩突然一把将成甜甜抱了起来,大步往前面跑去。

    成甜甜惊呼道:“干什么啊?”

    “说了我们不能落后,我抱你快点回去,进行我们的造小人计划。”慕凌轩戏谑地大笑。

    “讨厌,你这疯!”成甜甜笑着捶了他一拳头。

    回到了紫玉苑,慕凌轩又缠着和成甜甜一起泡了一个热水澡。

    他现在经常这样,有机会就要赖着和成甜甜一起洗澡,成甜甜完全拿他这样的赖皮没有办法。她的身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自主权了,被慕凌轩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好在慕凌轩很知道怎么爱护女人,成甜甜在他细心体贴的调弄之,变得就像一只熟透了的红蜜桃,越发鲜丽动人了,令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垂涎欲滴。

    沐浴完回到床上,两个人自然又是一番如火如荼的激烈(缠)绵。

    慕凌轩就像一头勇猛而又饥饿的狮,成甜甜就像一只妖娆多情的小狐狸,两人谁都不肯让谁,谁也不比谁弱,如**一般火热纠缠在一起。

    完了后,他也不肯放过她,又反反复复要了好几次,才满足地从她的身体撤离,揽着她躺在床上。

    抚摸着女孩丝缎般柔软光滑的身体,慕凌轩感叹着说道:“甜甜,我够努力了,希望我给你把小人装进去了。”

    “没装还好些,我现在本来就不想当妈妈。”成甜甜轻轻嘟起嘴,依然不领他的这个情。

    “你这小坏蛋,还是这么坏,大家都有了,你就不羡慕吗?”慕凌轩恨恨地咬着她耳垂说。

    “有什么好羡慕的?我不羡慕。其实从科的角讲,女人二十多岁才是最佳的生育年龄,现在生早了。”成甜甜不以为然地说。

    “我不管!反正你得早点给我生,我就要你早点当孩的娘。”慕凌轩揉弄着她胸前的娇嫩蓓蕾,霸道地宣布。

    “可这不关我的事,他不来我也没有办法啊。”成甜甜娇俏地笑着说。

    “那我就再辛苦一,让他快点来吧。”慕凌轩邪魅地一笑,再次欺身而上,冲进女孩美妙**的身体……

    又一番激情似火的欢爱过后,两人互相拥抱着平息了一,成甜甜忽然说道:“轩轩,为什么今天刚好是你碰到了云樱姐?”

    慕凌轩愣了愣,这小丫头的脑袋又不知东想西想转悠到哪里去了?

    “不为什么啊,我刚好从那里走过,就看到她了。”慕凌轩笑了笑说。

    “我觉得,其实,你和云樱姐还挺有缘分的。”成甜甜用手指轻轻拨弄着他胸膛健实的肌肉,悠悠然地了一句结论。

    “好像,我跟你更有缘分吧。想想,你去怡香院里卖身,千载难逢的一件事,都被我碰到了。”慕凌轩揽紧了她,不紧不慢地说道。

    “谁去怡香院卖身了?”成甜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认真地说:“我跟你讲,那次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名一穿,就到了那个破(妓)院。”

    “什么莫名一穿?”慕凌轩吻了吻她的眉心,轻声问道,直觉想要知道他这个迷人可爱的小妻更多的底细。

    “好吧,我通通告诉你吧。”成甜甜想了想,把她的事情坦白了出来:“我,其实不是原来的成甜甜,但是我和她,又相当于是一个人。只不过她是现在的,而我是来自一个远的时代,我与她合二为一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