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的甜甜这么神奇啊,你那个远的时代是什么样的?”慕凌轩微微笑了笑问。

    成甜甜这番绕口令般的话语,并没有让他感到多惊奇。

    平日从成甜甜嘴里动不动冒出的那些新鲜词句,以及她时不时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与这里一般的女孩差异那么大。

    慕凌轩早就预感到了,他这个娇媚可人的小妻可能不简单。

    果然,她真的非同寻常,她说她是来自另一个时代。

    “我们那里啊,可发达了。有机轮船,电脑电视,校工厂……总之,比这里的明程进步多了。可是,我好像回不去了。”成甜甜坦率地说道。

    “怎么?你还想回去吗?”慕凌轩沉声地问。

    “我也不知道,那里的生活其实没有什么我留恋的。我只有一个妈妈,但是妈妈对我也不好,所有的人都对我不好……唉……”成甜甜说着,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尽管她对那个妈妈并无多少留恋,可是,那毕竟是给了她生命的妈妈。

    “那就不回去了,永远留在我的身边,那里的人对你不好,我会永远对你好。你知道,我也不能失去你。”慕凌轩爱怜地说着,将她揽得又紧了些,好像怕她就这样不翼而似的。

    “不知道啊,我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带我来的,也许哪天,那个神秘的力量又要把我带走了呢?”成甜甜轻声地说道,这样的事情,她可真的说不准。

    “不许走!我反正不准你走,即使有神秘的力量,我也要把你留来。”慕凌轩不容置疑地说。

    是呀,他怎么可能再让她离开他?他怎么可能失去她?就算她是来自另一个时代,他也绝不会放开她……

    “不过,上次大皇带我去空灵山的时候,那个神仙道长给我治病,好像说我来这里是命里定数。回去,可能没有那个机缘了。”成甜甜突然想起天玄道长对她说过的话,便老实地说道。

    “那是好不过。”慕凌轩深感欣慰,声音却一变得沉闷了来。

    因为成甜甜的话让他想起了,她曾经和慕凌天在一起朝夕相处了那么久。

    他心爱的妻,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呆了那么久,回来还要瞒着他。这事,怎么想都让他怎么不舒服。

    心里登时又升起了一股邪火,不由攥紧了她的腰肢,重重地吻住她娇艳的红唇,惩罚地在她芳香的唇舌间肆虐了一遍。

    吻完了,慕凌轩不动声色地问:“甜甜,你想不想点功夫?”

    “当然想啊,我从小就很崇拜那些电视上的侠女,我也练过跆拳道,有这方面的基础。”成甜甜不假思地回答,却又觉得慕凌轩这么问她很奇怪,便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突然问我想不想功夫?难道我想,你还准备教我?”

    “是呀,我准备教你一些基本的防身术,比如点穴什么的。”慕凌轩轻轻笑了笑。

    “哦耶,老公,我真是爱你了。”成甜甜大力吻了他一,兴奋地说道:“那我们明天就开始吧,你教我武功。我要点穴,点一个定一个,还有轻功,一就上房顶树梢……”

    “呵呵,轻功你现在有点晚了,不好会。”慕凌轩望着她宠溺地笑笑,说道:“点穴有空我就会教你,你也要用心地哦,不能贪玩。”

    “当然了,我一定勤苦练,绝不偷懒。”成甜甜连连点头,又抱了抱拳头,调皮地一笑:“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你这鬼灵精怪的小东西,我真想把你吞进肚里……”慕凌轩紧紧搂住了她,真恨不能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哈哈,如果你把我吞进肚里了,你不就成孕妇了?”成甜甜眨眨眼睛,恶作剧地大笑起来。

    “坏丫头,是不是又想让我整你了?”慕凌轩用力地在她丰盈傲挺的秀ru上捏了一把,狠狠地问道。

    “不要了……今天累了……”成甜甜适时地服软,钻进他的怀中撒娇:“老公,我想睡了。”

    “那睡吧。”慕凌轩知道他的小可爱是真的累了,怜惜地将她抱紧。

    “不过,你为什么突然想教我武功?”却没有想到成甜甜又从他的胸前抬起头,瞪着黑油油的大眼睛问。

    “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就是觉得你挺聪明的,没事武功也好,遇到麻烦也可以保护自己。”慕凌轩笑笑,温和地说:“我有时不在你的身边,怕有人欺负到你了。”

    “原来你觉得我是练武的天才啊,其实,一般人谁想欺负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成甜甜笑着说道。

    “呵呵,多点东西总是好的。”慕凌轩淡淡一笑。

    他没有说得更清楚,刚才成甜甜提起了慕凌天,让他的心不能不多一分警惕。

    慕凌天和他,一直就是互不买账的竞争对手。他担心,因为他的关系,以后慕凌天会对成甜甜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虽然他已经安排了人在成甜甜的身边保护着她,他也不会轻易离开成甜甜,可是,什么事都不得不以防万一,让她自己一点防身招数,当然更好。

    “我也愿意,早就想了。”成甜甜愉快地说。

    “嗯,以后我有空就会教你,宝贝,睡吧。”慕凌轩轻轻吻了吻她说。

    此时已是夜半深更,两人相拥着睡去。

    这个夜晚,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其美好难忘的。

    两对夫妻都和好如初,慕凌轩和成洛,也消除了多年以来的心结,冰释前嫌,是一个难得的温存浪漫夜。

    第二天一早,同成甜甜他们一起在王府用过早餐,成洛便带着云樱回到了将军府。

    儿去靖王府找云樱,两人都一夜未回,让成将军和成夫人心里也牵挂万分。

    此时,他们都在大厅里坐着,看到成洛和云樱回来了,当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红香也在,却远远没有以前那么活跃伶俐。

    “爹,娘。”云樱走过来,轻轻地喊了一声。

    “回来了就好。”成将军平和地应了一句,没有多说什么。

    “云樱,你这孩,怎么能一声不吭就走了呢?这万一要出点什么事?可要我们怎么向你的爹娘交代?”成夫人蹙着眉头,责怪地说道。

    “娘,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云樱轻声地说着,垂了头。

    “爹,娘,别责怪云樱。”成洛将云樱搂进怀中,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和骄傲,大声地宣布:“她已经怀孕了,有我的孩了。”

    全家愕然,片刻的寂静之后,成夫人站了起来,激动地说:“洛,你说的是真的?云樱真的怀上了?”

    “嗯,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成洛幸福地点了点头。

    “哎呀,你这孩,有喜了也不早点跟我们说,每天只吃那么一点点,那怎么行?”成夫人一紧张了起来,走到云樱的面前,上打量着她还没有一点显怀的腹部,不容商量地说道:“不行,得赶紧让厨房里多备点骨头母鸡乳鸽鲫鱼那类东西,以后你每天的食谱我亲自来安排,这么瘦,不把我那孙也饿着了。”

    “娘,我吃不多的。”成甜甜难为情地笑了笑。

    “吃不多也要吃啊,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吃,还有我的宝贝孙呢。”成夫人喜滋滋地说着,抬脚就往门外走去:“我现在就让厨房去给你炖鸡汤。”

    “啊?还要喝鸡汤啊……”云樱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想起了那油花花的鸡汤,心中不由暗暗叫苦。

    “尽量多吃一些,实在吃不,就算了。”成洛揽紧了她,柔声地说道。

    “嗯。”云樱轻轻点了点头。

    “云樱,你别理你娘,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她是想孙想得久了,快要乐疯了。”成将军乐呵呵地说了一句,起身出门上朝去了。

    尽管面上的表情似乎很平静,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那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激动,丝毫不亚于成夫人。

    成洛和云樱相视而笑,两个人相拥着正准备往后院走去,却听到红香轻轻地叫了一声:“姐姐……”

    云樱回过头来一看,只见红香眼神复杂地看着她,面色很是忐忑不安。

    “红香,我没事的,你不要想多了。”云樱柔和地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和成洛一起走了。

    红香怔怔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走远,心中五味陈杂。

    她没有想到云樱竟然这么宽宏大量,没有计较她昨天那么挑衅羞辱她的事情,似乎也没有向成洛告状……

    自从听说云樱在靖王府,成洛过去找云樱之后,红香的心就没有安定过。

    她以为云樱一定会把她说的那些话告诉成洛,而成洛那么在乎云樱,知道了她曾经这么逼过云樱,一定不会饶过她。

    所以,从昨晚到现在,红香一直在惶然不安中过,不知道他们回来以后会怎么对待她。没想到,云樱什么都没有说,还和以前一样温婉,和善。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