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哀伤而又绝望地哭泣着,她终于明白了,以前云樱的心有多苦。

    而她现在的情况,甚至云樱当时更为悲惨。

    因为至少,云樱只是身体柔弱,怀孕较为困难,并不是毫无希望。而她,却是身中奇毒,被大夫明确地宣判,不可能怀孕了……

    还有什么,是比一个女人知道自己从此不能做妈妈的打击更为沉重和痛苦呢?

    十八岁的女孩,刚刚尝到了爱情的甜蜜,正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最美好的憧憬。却突然被告知,你不可能有孩了,这个意想不到的重创,她真的难以承受……

    中午时分,慕凌轩回来了,先往大厅里看去。

    很奇怪,那个灵鸟一样活泼可爱的小丫头,今天没有在老地方等着他。

    到哪儿去了呢?以往他回到王府的时候,小丫头总会笑语盈然地跑过来,叽叽喳喳地跟他说今天又干了些什么?或者又跑去哪里看了热闹?可是今天,视线扫遍了整个花厅,也没有看见那个娇俏可人的身影。

    一种失望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慕凌轩轻轻抿了抿唇,直接先往紫玉苑去了。

    走进紫玉苑,正好看到莲宝,心神不宁地站在大门之外。

    “王妃呢?”慕凌轩问道。

    “王爷,您来了就好了。小姐她好像有点不对劲,出去一趟就说累了,在里歇息着呢。”莲宝一见是慕凌轩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说道。

    累了?慕凌轩微微蹙了蹙眉,那个整天精力比初生牛犊还要充沛的小丫头,大白天怎么会喊累,乖乖地躺在里不出来呢?不对劲,确实不对劲……

    他奇怪而又不安地想着,推开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

    里的景象,立即让慕凌轩的心紧紧地揪成了一团。

    只见成甜甜全身窝在床上,蜷缩得像一只可怜的流浪猫,伤心而又压抑地啜泣着。泪水布满了一脸,眼睛红得像两个桃,哭得上气不接气。

    “怎么了?甜甜,出什么事了?”慕凌轩快步跨到床边,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心疼地问道。

    成甜甜见是慕凌轩来了,越发难过,同时又有着说不出来的委屈。她扑倒在他的怀中,哭了个惊天动地,怎么止都止不住。

    “到底怎么了?甜甜,你跟我说啊,乖,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慕凌轩一边轻轻拍抚着她,一边焦急地追问着。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成甜甜这么凄伤无助的模样,心被她源源无尽的泪水哭得如同刀割。

    他的小丫头,一向坚强而又乐观。即使以前他那么刁难戏弄她,她也每天过得比谁都要开心自在。

    早晨他离开家的时候,她还好好的,现在这是怎么了?一定是遇到很大的事情了,不然她不会这样失常。

    “轩轩……我们不能有宝宝了……我,不能给你生孩,一个宝宝也不会有了。”成甜甜伤心地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道。

    “甜甜,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慕凌轩听到成甜甜这么说,也吃了一惊,却还是耐心地安慰着她:“不会的,我们肯定会有宝宝的,只是时机未到。甜甜,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云樱和你哥哥,不也是成亲几年才有孩吗?”

    “是真的!我今天专门去找大夫看过了,那个大夫说我的身体中了一种毒,以后不可能怀孕了。”成甜甜哭着说。

    “中了毒?”慕凌轩的心头一震,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说:“宝贝,不哭了,跟我讲讲是怎么回事?你在哪里看的?大夫究竟怎么说的?”

    成甜甜哭了这么久,也发泄得差不多了。她揉了揉泪水模糊的眼睛,将今天去了仁心医馆找大夫,以及那个郑大夫为她诊断时说的话,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慕凌轩。

    讲完了,她依偎在慕凌轩的胸前,悲哀地说道:“轩轩,我真的不能当妈妈了……好可怜啊……”

    说罢,泪又掉了来。

    “甜甜,不哭了,不哭了,我们再找人看看,也许是那个大夫弄错了。”听完成甜甜的话,慕凌轩登时也心乱如麻,俊朗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但是此时,他顾不得多思虑别的,只想先安慰好他怀中伤心欲绝的小东西。如果她再这样哭去,他的心,真的要疼得碎掉了。

    “怎么会弄错?他可是京城有名的大夫……不会错的,要不然怎么这么久,我都一直没有怀过孕呢?”成甜甜抽泣着说。

    “千里马都有失蹄的时候,大夫给病人误诊很正常。”慕凌轩拥紧了她,柔声地说:“甜甜别难过了,先出去吃饭。我马上叫人去喊肖医,给你仔细看看。”

    “如果肖医也这么说,那怎么办?我还是不能生孩啊……”成甜甜依然满心哀伤。

    “如果真是这样,也没关系,我还是一样爱你,你还是我最爱最爱的甜甜。”慕凌轩轻轻吻着她的面颊说道。

    “可是……你那么喜欢孩,如果我不能生孩,你会遗憾的……”成甜甜万般苦恼。

    “可是我更喜欢你!”慕凌轩握住了她的手,深情而又坚定地说:“甜甜,你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让我在你和别的任何事物之间做选择,毋庸置疑,我都会选你。所以,没有孩,我不在乎。没有你,对我来说,却是万万不行。”

    “轩轩,是真的吗?我不生孩你也会一样爱我?永不变心?”成甜甜扑闪着泪水未干的大眼睛,伤感而又期待地看着他。

    “傻丫头,当然是真的。今生今世,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你。”慕凌轩郑重地说着,又戏谑地加了句:“不对,即使你不要我,我也会缠着你的,直到你要我为止。”

    “你真讨厌,现在还有心思说笑话。”成甜甜被他逗得心中一乐,破涕为笑。

    “呵呵,甜甜,好些了吧?相信我,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们先去吃饭,然后让肖医给你再确诊一。即使真的是中了毒,也不要怕,不一定就是没有办法了,既然有毒药就会有解药。甜甜,如果真是那样,我也会遍寻名医,想尽一切办法为你解毒的。”慕凌轩看到成甜甜已经好了很多,心里也一阵轻松。

    “嗯,有你在,我不怕了。”成甜甜轻声地说,心中既感动又温暖。

    “那走吧,是让我抱你?还是自己走?”慕凌轩笑着问道。

    “自己走。”成甜甜娇嗔地答道,穿好鞋了床。

    到浴房里洗干净了哭得花里胡哨地脸,成甜甜便和慕凌轩一起出了紫玉苑,往王府饭厅走去。

    一上,两个人的手都紧紧地牵在一起。十指相扣,手心相连,就仿佛心也连在一起一样。

    成甜甜的心情已经平静了来。最初的震惊与悲凄过去,又有慕凌轩的耐心劝慰,她也渐渐想通了。

    是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哀伤和哭泣绝对不能解决问题,还是坦然面对吧。积乐观地面对一切,努力治病,也许会有奇迹出现。

    退一万步说,即使真的不能生孩,她还有一个如此深爱她的丈夫,有一份如此情真意切的爱情,这一生,也足够了。

    而慕凌轩的心里,同样波涛起伏。

    他在想,甜甜这么久不能怀孕,那个大夫的诊断很有可能是对的。

    中毒了,会是谁害的甜甜?又是什么时候让甜甜中毒的呢?

    是什么人这么歹毒而又大胆,敢对他的甜甜这种毒手?青青?还是大皇?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两个人最有可能害甜甜。虽然现在不能确定是谁?但是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这个害甜甜的人揪出来!

    心事重重地吃过午饭,被侍卫匆匆喊过来的肖医便开始为成甜甜重新诊断。

    细心地查看过成甜甜的五官气色,又为她号完脉之后,肖医得出的结论和那个郑大夫一模一样。

    成甜甜的身体里确实存在有一种毒素,不会影响她的其他健康,却能导致不孕。

    慕凌轩安抚地握了握成甜甜冰凉的手,问道:“肖医,你能看出来甜甜这个毒大约是什么时候中的吗?”

    “王爷,据老臣刚才观察,王妃身体里的毒已经中了很长时间,大约有一年左右了。”肖医恭敬地答道。

    慕凌轩的神情凛了凛,脑里倏忽想到,一年前,不正是甜甜和大皇在空灵山的时间吗?而空灵山,正是盛产各种毒药毒草的地方……

    他的拳头不由自主捏紧,冷声问道:“你有没有办法解毒?”

    “王爷,这个……请恕老臣无能,确实还想不出什么好的方能解除这种毒。”肖医擦了擦额上的汗,小心翼翼地说道:“只能先给王妃开几味驱毒强身的补药,好好调养一身体,或许慢慢毒性会消散一些。”

    “开了药你去吧。”慕凌轩烦躁地挥了挥手。

    肖医开了几副药方,战战兢兢地退了出去。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