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远熙沉默了片刻,低沉地说道:“害她的人也早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轩儿就不要再追究了吧。”

    实际上,当年,正是慕凌天的母亲丽妃害死了慕凌轩的母亲容妃。

    两个女人都差不多时间怀孕,丽妃心肠歹毒,容不将来有人与自己的孩争宠。在慕凌轩母亲即将生产的前夕,暗中买通了宫人,给容妃喝的补汤里加了堕胎药,试图害容妃小产。

    容妃喝了药汤提前诞男婴,大出血不止。等到皇上闻讯赶来时,已经无力回天,眼睁睁地看着容妃撒手西去。

    不料早产的小男婴却格外命大,好好地活了来。

    皇上怕自己的孩儿也遭不测,连夜让人将孩送出了宫,对外谎称容妃早产身亡,孩也未能保住。暗中却丝毫未放松对此事的调查,很快便顺藤摸瓜查明了丽妃是这件事的主谋。在丽妃生慕凌天之后,找了个借口,让她自己了断了。

    这也是慕远熙为什么格外疼爱慕凌轩的原因,总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没有保护好心爱的女人,让她含恨离开了人世。

    这些年来,他便把心中那份愧疚以及怀念都化成了浓浓的父爱,全部倾注到了慕凌轩的身上。

    而慕凌天的母亲丽妃机关算尽,也许真的是报应,自己的孩慕凌天生来便体弱多病。又被道士断言十八岁以前不能在宫中久居,否则命不长已,国运也将不昌。所以,慕凌天从小便被皇上送到了空灵山长大。

    此时,慕远熙不愿意再对慕凌轩讲起这些陈年旧事。两个女人都已经辞世多年,他不希望两个孩之间再因此心生间隙。

    “皇叔,儿臣不问了。”慕凌轩听到慕远熙那么说,想想也是,便没有再追问去。

    “轩儿,你到现在还叫朕皇叔吗?朕希望能听到你叫朕一声父皇。”慕远熙哑声说道,语气带着微微的伤感。

    慕凌轩怔了怔,终是喊了一声:“父皇。”

    这一声父皇喊出,竟然不觉得怎么拗口。因为,他从小就对父亲没有多少印象,皇上一直照顾爱护着他,给他的感觉就像亲生父亲。

    “轩儿,朕的好儿,朕就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慕远熙的脸上露出了欣慰而又慨叹的笑容,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一次,朕对你寄予的期望最大。这个江山交到你的手上,朕也最为放心。希望你能不负所望,折桂而归。”

    “父皇请放心,儿臣既然要去,必将会全力以赴。龙神二宝只要在凉峰山,儿臣定当尽快拿了回来见您。”慕凌轩坚定地说道。

    “嗯,朕相信你有这个实力。”慕远熙满意地笑了笑,又叮嘱地说道:“凌澜最小,又从未承担过这么艰险的任务。你是大哥,除了寻宝,一定还要照顾好凌澜。”

    “这个自然,父皇无须多虑。”慕凌轩的唇角扬起了肯定的笑意。

    “呵呵,甜甜那丫头,朕好久没有见到了,等到你凯旋回宫了,多带她进宫来玩玩吧。”慕远熙笑吟吟地说。

    “好的,父皇,那儿臣就先回去了。甜甜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这次要出远门,儿臣还得跟她好好说说。”慕凌轩的黑眸里涌起了显而易见的柔情,提起了甜甜,他就满心牵挂。

    “身体不适?怎么回事?要不要紧?”慕远熙皱了皱眉头,关切地问道。

    “稍微着了一凉,不要紧的,只是人比从前娇弱了些,不舍得儿臣离开久罢了。”慕凌轩微微叹息了一声,没有说出实情。

    是的,他怎么能告诉皇上,甜甜中了不孕的毒呢?而且这个毒,很有可能是慕凌天的。

    如果皇上知道这些,势必立即会找慕凌天过来询问,慕凌天也不会承认。唉,这些事情,还是由他自己来解决吧,就不要让皇上也操心了。

    “难怪你看起来心神不定,那你去吧。”慕远熙道。

    慕凌轩答应了一声从御书房告退,匆匆回到王府。他没有在大厅看到成甜甜,便又来到了紫玉苑。

    此时,成甜甜已经睡醒了一觉,却还没有起床。大睁着两只眼睛躺在床上,心中杂乱无章地想着,以后应该怎么办?这个不孕的毒到底能不能治好?如果好不了了,轩轩真的会这么疼她爱她一辈吗?

    唉,男人的心都是说不定的。

    现在他宠着你,说没有孩也不要紧,可是以后还有那么漫长的几十年岁月,他会一直无怨无悔吗?

    难说啊难说。总之,女人不能生孩,就好像矮了别人一大截……

    “小懒虫,醒了还不起床吗?”慕凌轩走进来坐在床头,亲昵地捏了捏她嫩豆腐一样的脸颊。

    “轩轩,你都回来了,还挺快的嘛。”成甜甜看到慕凌轩回来了,起身坐了起来。

    “我惦记着我的小可爱,一讲完事,当然赶紧回来了。”慕凌轩将她轻轻拥进怀中,温柔地吻着她。

    “呵呵,皇上找你干什么?”成甜甜靠在他的身上,随意地问道。心中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顾虑,一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是呀,慕凌轩对她的柔情蜜意,她如何能感觉不到?即使再迟钝的女人,也能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喜欢和在意到了致。

    “甜甜,我跟你说个事。”慕凌轩拥紧了她,面色变得非常郑重。

    “什么事?”成甜甜疑惑地看着他。

    “今天……皇叔告诉我,其实,我是他的亲生儿。”慕凌轩停顿了一,低沉地开口。

    “啊?难道,你是皇上和他弟媳……”成甜甜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话只说了一半,便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看来古代的宫廷,什么不顾伦理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以前,唐玄宗不就把本来是他儿媳妇的杨玉环,纳为了自己的贵妃吗?也让白居易因此,留了千古名诗《长恨歌》。

    “你想哪儿去了?”慕凌轩又捏了捏她柔嫩的脸颊,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娘亲本是父皇的妃,只是生我就被人害死了。父皇怕我也被人暗害,才将我送到了后来的爹那里,对外宣称我是他的侄儿。”

    “哦,难怪皇上一直对你那么好。”成甜甜恍然大悟,看了看慕凌轩说:“看来你已经认了亲爹了,都叫父皇了。”

    “呵呵,其实在我的印象中,父皇一直就像亲生父亲。”慕凌轩笑了笑说。

    “那就好,你们父两个本来就没有什么隔阂,所以相认起来也很顺利。”成甜甜也弯眉而笑,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知道我看过的电视剧中,有好多父母隔了多少年想认自己孩的,孩一般都不肯原谅父母。”

    “甜甜,我还有件事情跟你说。”慕凌轩轻声地说,心中纠结万千。

    “还有什么事?”成甜甜奇怪地问。

    “父皇派我们几兄弟去凉峰山寻宝,这次出去可能时间要得长一些,这些日,我不能在家里陪你了。”慕凌轩吻了吻她说。

    “寻宝?寻什么宝?”成甜甜一时很是惊愕,莫非这里还有像神话传说中的那种什么神秘的宝贝吗?

    慕凌轩简要地将龙神二宝的事情对成甜甜说了一遍,随后温和地说道:“甜甜,你中的那个毒,不要放在心上,会看好的,你先坚持吃肖医开的那些补药。等我从凉峰山回来,就带你出去找解毒的方,好不好?”

    “你什么时候走?”成甜甜闷闷地问。

    “明天就要出发。”慕凌轩回答。

    “那……你要去多久?”成甜甜抬起黑珍珠般的眼眸看着他,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不舍。

    “具体时间现在还说不定,顺利的话应该一个月内能回来吧。如果耽搁一,可能就会晚些,不过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慕凌轩说。

    “那么久?”成甜甜轻轻咬了咬嘴唇,低了头。

    “宝贝,我也舍不得你。”慕凌轩搂紧了她,沉声地说道:“可是父皇既然这样安排,我当然不能推辞。而且,这样公平竞争的机会,我并不想放过。”

    成甜甜低垂着眼睫,一言不发。

    “甜甜,你不高兴了吗?”慕凌轩看了看成甜甜,小心地问道:“你不想让我去?”

    “轩轩,对你来说,是不是当皇帝很重要?”过了良久,成甜甜才抬起头,认真地凝视着他。

    “是很重要,不过,不是最重要的。”慕凌轩握住了她的手,其郑重地说道:“在我心中,最重要的是你。甜甜,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去,我就不去好了,我现在就可以过去对父皇说清楚。”

    “那皇上会不高兴的,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连江山都不想要。”成甜甜低声地说道。

    “父皇是会生气,可是我更在乎的,是你高不高兴。”慕凌轩看着她,深潭般的黑眸,闪耀着深情的光亮:“父皇刚才说时,我就有些犹豫,因为我放心不你一个人在家里。如果我出去了,你在家里闷闷不乐,我依然会不安心。那我宁愿不要这个机会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开心心的。”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