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好些没有?你先躺一,我去给你端吃的。”慕凌轩温和地说。

    看到成甜甜眼神空茫,盛满凄楚,他的心中又是一阵难忍绞痛。

    是的,凌澜的死,对她的打击大,重。

    她从来没有眼睁睁地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从她的眼前消失。而且这个人,是她最要好的知心朋友,而且,这个人,是为了救她而死……

    “轩轩,小澜呢?”成甜甜抓紧了慕凌轩的手,身体微微颤抖,指甲几乎深掐进他的手心。

    “甜甜……”慕凌轩的喉头一哽,眼底再次潮湿:“凌澜他……已经入土为安了。”

    成甜甜松开了他,没有再说什么。眼泪却一串串从大而无神的眼睛里涌出来,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越来越多……

    “甜甜,别哭了好吗?凌澜他……不想看到你这样……”慕凌轩心疼地为她擦拭着那无声的泪水。

    “他在哪里?我要去看他,轩轩,带我去看小澜,我要见小澜!”成甜甜忽然坐了起来,急切地说道。

    “甜甜,你冷静一点。现在已经夜深了,你先吃点东西好不好?明天我带你去看他。”慕凌轩搂紧了她,心中剧烈作痛。

    莲宝这时走了进来,看到成甜甜醒了,眼圈一就红了,一迭声地说道:“小姐,你可醒了。那天你不见了,我真是吓死了,只有去找老爷,老爷和夫人也急坏了,派了人到处找你,可是都找不到。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莲宝……”成甜甜喃喃地叫了她一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果没有小澜的噩耗,她现在见了莲宝,应该很激动吧,应该叽叽喳喳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吧。

    可是此时,她的整颗心,都陷入在最深最痛的失悔与愧疚中,根本没有和任何人交谈的**。

    “小姐,你别难过……”莲宝已经听慕说了整个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成甜甜?眼泪也掉了来。

    “莲宝,你去厨房给王妃把补端来。”慕凌轩吩咐说道。

    莲宝答应了一声,擦擦眼泪走出去了。不一会儿,就端了两碗香气四溢的东西走进来,一碗乳鸽汤,一碗燕窝粥。

    慕凌轩接过碗,一口一口喂着成甜甜将粥和汤吃进去。成甜甜没有再说一句话,却很听话,乖乖地把两碗东西都吃完了。

    她这些天,虚弱了,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让她不堪重负。的确,要好好补养一了吧。

    这样,明天她才能有劲……去看小澜,才能让小澜在天国,不至于为她担心……

    第二天,仿佛是为了哀悼少年早逝的慕凌澜。天空变得阴沉沉的,飘起了似雨又似雾的水滴。

    虽然是春日的天气,风却格外地寒冷,从四面八方不断地吹拂过来,打在成甜甜的脸上和身上,让她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严冬。

    成甜甜和慕凌轩一起,一步一行眼泪,一步一次心碎,来到慕凌澜的陵前。

    宏伟壮观的皇家陵园里,一株株相思树在风中无奈地摇摆叹息着。

    慕凌澜那座崭新的陵墓,显得格外醒目,而又孤单……

    墓碑上那行苍劲有利的大字:昱国皇慕凌澜之墓。就像最锋利的匕,一刀刀刺进成甜甜的心窝,刹那间鲜血淋漓,令她连呼吸都感觉疼痛。

    往事历历在目,刻骨铭心,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此刻,与慕凌澜相识相交的一幕幕画面,就像最清晰的电影片段,在成甜甜脑海中连翩回放。

    她仿佛还能看见,在御花园的寒清池边,和慕凌澜第一次相遇。

    那个犹如出水蛟龙一般的俊美少年,在水中又羞又窘地瞪着她:“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偷看人游水?”

    仿佛还能看见,在那个烈日炎炎的夏日,慕凌澜指挥着侍卫为她送来那块巨无霸的冰块,腼腆地对她笑着说:“我知道你怕热啊。”

    他对她的爱,如此深重。他对她的好,如此细微,无处不在。

    慕凌澜,一个最善良痴情的阳光男孩,用他十八岁的年轻生命,向成甜甜诠释了他心底最深沉的爱。

    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能回报他了……

    成甜甜扑倒在慕凌澜的陵前,用手指一遍遍地抚摸着墓碑上那个冰冷的名字,泣不成声:“小澜,小澜,我来了,对不起,对不起……”

    慕凌轩站在成甜甜的身后,同样潸然泪。心,已经痛得麻木,仿佛没有了知觉……

    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最强势的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足以傲视天。

    可是那一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亲近的弟弟,从自己的面前活生生地消失,再也留不住他。他才深深地体会到,面对世事的变幻,生命的无常,人的力量,是多么渺小。

    所谓权势,富贵,名利,真的都是过眼烟云,有什么比得上亲人的平安幸福更重要呢?

    他们才刚刚知道了自己是亲兄弟,凌澜他就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永远离开了他们。

    而且,凌澜是为了保护他最心爱的甜甜。若不然,现在躺在这冰冷墓地里的,就是他的甜甜……

    他的弟弟用生命,为他留住了甜甜,成全了他的幸福。以后的日,他和甜甜,定当要珍惜,好好珍惜……

    成甜甜还在不停地哭泣着,边哭边说,喃喃地跟慕凌澜说了好多话,似乎永远也说不完。她的嗓,都已经嘶哑,双腿也跪得麻木了。

    慕凌轩轻轻将她拉了起来,心疼地搂进怀中,为她擦去眼泪:“甜甜,不哭了,不哭了,凌澜喜欢看你高高兴兴的。”

    “轩轩,小澜真的看得到我们吗?”成甜甜哭着问道。

    “看得到,他肯定能看到。所以,我们一定要幸福地生活,这样,凌澜在天上才能安心。”慕凌轩低沉地说着,眼中也含满了热泪。

    “轩轩……”成甜甜抱紧了慕凌轩,再泣不成声。

    离开陵墓的时候,他们意外地遇到了慕凌天。

    慕凌天是一个人来的,脸色同样灰败黯淡,连侍从都没有带。个人面对面地站住,没有一个人说话。

    成甜甜久久地盯着慕凌天,目光里充满了仇恨与愤怒。

    是的,如果不是他,小澜就不会死!

    如果他没有利欲熏心抓了自己,如果他那一晚没有把慕凌澜迷昏留,这些就都不会发生,小澜他不会死!

    她咬紧了牙齿,真想让慕凌轩将这个无耻的小人碎尸万段。

    可是,小澜临死之前说过,希望他们兄弟相亲相爱,再也不要争斗。她要听小澜的话,她不能让小澜在天上伤心……

    慕凌轩的心中同成甜甜一样,波澜起伏。

    他冷冷地注视着慕凌天,拳头捏得越来越紧,最终,却无力地松开,拥着成甜甜从慕凌天的身边冷漠地走过。

    慕凌天注视着慕凌轩和成甜甜相拥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不知道自己如此费尽心机,不择手段,到底得到了什么?龙神二宝依然没有拿到,反而让自己失去了至亲的弟弟……

    他忽然想起那天,他们在凉峰山与宸**队厮杀时的情景,以及那个有关龙神二宝的传言。

    据说只有能统领天的真龙天,才能真正发挥它们的神力。

    而那一天,水龙珠在自己的手上,就只是一颗顶多名贵些的珠宝。可是到了慕凌轩的手上,却能发出那么神奇的威力。

    莫非,真的是命中注定?慕凌轩就是比自己适合当皇帝,连天都帮着他……

    ---

    皇宫御书房,鼎炉熏香,余烟袅袅。

    依然如上次一样,慕远熙坐在书桌后的龙椅上。而他的面前,却再也没有从前的个风采俊逸的孩了,只剩了两个,慕凌轩和慕凌天。

    丧之痛让这个正值英年的皇上,一苍老了很多。

    噩耗传来,他在一夜之间花白了头发,如果能够重新决定,他绝不会让自己的个儿去寻什么宝。如今,宝物找回来了,可是他,却永远失去了自己聪明乖巧的小儿……

    此时,御书房里,气氛格外的压抑沉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难以言说的沉痛和哀伤。

    许久,慕远熙才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该,让你们去寻宝,我后悔啊……”

    此时他在他们面前,竟然第一次没有自称为朕而是说的我,完全就像一个沉浸在丧之痛中无法自拔的垂暮老人,再没有了从前的英武与意气风发。

    慕凌轩和慕凌天望着他们瞬间苍老了十岁的父皇,说不出一句话来。

    “宝物是你们谁找到的?”慕远熙问。

    那天,闻听了慕凌澜在凉峰山中毒箭丧生的噩耗,慕远熙便深受打击。听说寻到了龙神二宝也没有一点喜悦,只让人将东西收入了皇家宝库,具体情况却一直没有过问。

    慕凌轩还是没有说话,经历了这些事情,他对皇权富贵看得更为淡薄了。

    一时间,他忽然有点不想说龙神二宝是自己找到的。

    当然,他更不支持慕凌天当皇上,可是现在,他真的对这争权夺利的一切,感到厌倦了。

    ~关于小澜,为了弥补他在今生的遗憾,会在现代《冷总裁的俏丫头》中给他一个完美的结局,亲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