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不快点谢谢好意!”这苏俊楚真的急了,对着小柔大喝一声。

    他怕自己这个从小受宠的妹妹不分场合发作起来,那就闹大了。

    听到哥哥的吼声,小柔才有点醒悟了,赶紧擦擦眼泪对说:“谢赏赐。”

    望着小柔泪痕未干楚楚可怜的脸,心里微微动了一,突然有点没来由心疼这个看起来又单薄又脆弱的书童。

    自从皇宫回来,小柔就对孟念念说,发誓再也不去那个地方了。

    苏俊楚呢,那天被两个丫头在书院里一个笑出声一个哭不停弄得头大,也对念念说,发誓再也不做这样的蠢事了。

    孟念念只有每日和小柔呆在相府,玩一赏花月棋吟诗的游戏,日过得无聊赖,转眼就是一年过去了。

    这天上朝回来,苏成一脸喜色,和夫人嘀咕了半天,又差人去叫小姐来。

    小柔走进父母房间,看到父母都是喜气洋洋。她问:“爹,娘,什么高兴的事呀?瞧你们俩都乐的。”

    “柔儿。”苏夫人望着已满十六出落得越发美丽的女儿,压抑不住欢喜的语气说道:“是你的福气呀,今天在朝上,皇上已经赐婚你和,你马上就要成为天姑娘人人羡慕的妃了。”

    “什么?”苏小柔愣住了,她一就想起一年前在皇家书院里发生的那件事情,那个令人厌恶的皇。

    还有,虽然没有那么讨厌,可是她只要一想起皇宫,心里就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她连忙说:“爹,娘,我不嫁,我不去皇宫!”

    苏成和苏夫人看到女儿这副样,不禁奇怪了。

    苏夫人急切地说:“乖女呀,这是多少人家想都想不到的福气呀。刚才听你爹说,成亲王和吴尚书的女儿也在入选一列,皇上命人测了你们几人的生辰八字,只有你和的八字最合,也最有夫妻缘份。你嫁给,以后就是顺理成章的皇后,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苏成接着夫人的话说道:“从小我和你娘就教养你饱读诗书,苦练琴棋书画,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你长大成人,能凭着自己的才貌和我们的家世配一门如意亲事?如今苏家承蒙皇上恩典,你有幸成为万里选一的妃,我们苏家日后也必定风光无限。”

    “我不想当皇后!谁爱嫁谁嫁!反正我不嫁皇家的人!”小柔赌气地丢这句话,一转身跑出门去了。

    剩苏宰相和夫人在里面面相觑,弄不懂这天大的喜事到了他们这娇女这儿怎么就变成了**包。

    不一会儿,孟念念自然而然就知道了皇上赐婚给小柔的事情,不禁打趣着说:“小女参见未来妃。”

    “去去去,人家急死了,你还笑话人家。”小柔气恼地说。

    念念还想和她开开玩笑,但是看到小柔烦恼的模样,也不忍心说去了。

    她想起那天在书院见到也算风翩翩,正气凛然,就安慰小柔说道:“其实也不错的呀,那天还挺讲理的,还赏你银两了,如果皇上把你赐婚给皇,那才真的是悲哀呢。”

    “别提那天的事了,赏赐银两我就该感谢他吗?我就是那天我才烦死皇宫了,你还提那个赖皮皇,如果是让我嫁给皇,那我就一头撞死。”小柔杏眼圆睁,忿忿地说道。

    “别气了别气了,又不是让你明天就嫁进皇宫。车到山前必有,咱们慢慢再想办法。先看看那天咱俩栽的石榴树发芽没有。”念念赶紧说,拉着小柔向花园走去。

    尽管小柔万般不情愿,可是皇上赐婚的圣旨,以及封赏的各种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还是在天后到达了苏府。并钦定了月后的九月初九,这个黄道吉日为的大婚之日……

    自从接到赐婚圣旨,苏府里就一片忙碌。

    相府嫁女,而且是嫁到皇宫当妃,当然不能等闲对待。

    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准备要打点,整个相府上上都没有人闲着。

    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念念和苏小柔自己。

    小柔自打听到赐婚的消息,脾气就阴晴不定。

    她哭过闹过,也用过她试灵的杀手锏——在父母面前撒娇。

    但是从小对她依顺的父母在这次的事上坚决没有让步。当然也没法让步,人家对方是皇上,你能给皇上退婚吗?除非真的是疯了,不要命了。

    苏宰相和夫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从小乖巧听话的女儿怎么这次就这么倔强?

    再说的勤政和优秀也是满朝大臣有目共睹的,女儿连这样的人都不愿意嫁,真是让人思不得其解啊。

    他们只想到可能是从小娇惯这个女儿了,女儿恋家,不愿意离开父母。

    所以也只能让念念和自己的儿有空就多劝劝小柔,女孩迟早是要离开娘家嫁人的,而为人又那么出色,你嫁过去那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以后就会明白父母的苦心了。

    日一天天过去 ,而小柔越来越郁郁寡欢,孟念念看着眼里,急在心上。

    她不无一次地想:古代的女还是可怜啊,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什么自由恋爱,或者同居试婚什么的。就连小柔这个堂堂相府的千金小姐,平日里父母那么娇着宠着的,现在父母不也一点都没有顾及她的意愿,就把她的婚事也可以说是她一辈的幸福就这么决定了吗?

    念念和小柔的感情一直是情同姐妹,眼见着小柔日渐消瘦,她真想帮助小柔,但又不知从何做起。

    又一个夜晚,陪着小柔入睡之后,想着再过一段时日,小柔就要嫁进皇宫,而她们俩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一次,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朝夕相处了。孟念念不由心潮起伏,起身意识地向湖边走去。

    湖边,依然是凉风习习,风景独好。可是念念的心情再也不似以往那么轻松了,望着悠悠的湖水,她不禁轻轻叹息了一声。

    “念念,是你吗?”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

    念念这才看到,湖边还站着一个忻长的人影。

    “哥!”她的心中一热。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苏俊楚走过来,眼睛里是满满的关切。

    “那你呢?怎么这么晚也没睡?”念念反问道。

    “我想些事情,出来走走。”苏俊楚说。

    “我睡不着。”念念直白地说。

    “丫头,怎么又睡不着了?小柔呢?”苏俊楚问。

    “哥,你还管不管小柔的?你看她现在每天都不高兴,她不想嫁给那个什么,你就不能帮她跟皇帝说,不弄这个赐婚了,皇上不是很信任你吗?”念念一爆发了,连珠带炮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念念,你想得简单了,你以为皇帝当着满朝武大臣的面赐了婚就那么容易改变吗?除非是……”苏俊楚苦笑一,没有继续说去。

    “除非是什么?你快说呀!”念念急道。

    “除非是你想满门抄斩,就给皇上提退婚。”苏俊楚看着她说。

    “啊?”念念愣住了,忽然想起一句话:伴君如伴虎。她也想起了历代王朝种种血腥的事件,一时说不出话来。

    “念念,你也不要担心,我从小陪伴,很了解他的为人,他是个很好的人,虽然表面冷漠,但是心地善良,又才华出众,其实小柔嫁给他我是很放心的。”苏俊楚又说道。

    “可是,现在是小柔一点都不想嫁给他,人都瘦了一圈了,你都不知道心疼你妹妹。”念念嘟嘴说道。

    “谁说我不心疼妹妹了,我现在再忙每天不也都陪了你们俩吗?两个妹妹我一个也舍不得你们委屈。”苏俊楚看着念念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

    “可是,她现在很不开心耶。”念念继续说:“要想她高兴起来,只有让她不嫁给那个什么。”

    “好了,丫头,你就别这么操心了行不行,当心操心多了人会变老哦,我跟你担保小柔跟会幸福的。”苏俊楚说。

    “你担保?你拿什么担保啊?你知不知道一入侯门深似海啊,说不定以后那个还会娶十个八个妃,那小柔怎么受得了啊。”念念却依然固执地说着。

    “丫头,我当然比你更知道宫庭里的明争暗斗,但是为人我很清楚,皇什么样你们也都看到过了,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我想小柔以后就会慢慢明白的。”苏俊楚说。

    “哼。”念念小声哼了一声,心想:也不知那个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夸奖他。

    一阵夜风袭来,她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个小细节也没逃过苏俊楚的眼睛,他脱自己的外套,披在念念身上:“夜深了,我送你回去吧,当心着凉。”

    孟念念感觉到了苏俊楚对自己那种特别的关心,即使在现代那个开放的社会里,她也没有和哪个男孩这么接近过。

    现在穿越来到了这个千年前的古代,却有这么完美的一个男孩对自己体贴又爱护,她的脸意识地有点儿红,轻轻点了点头。

    而她这份娇羞的姿态,看在苏俊楚的眼里,更是别有一番美丽。

    苏俊楚从小就对这个活泼可爱的远房表妹特别喜欢,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更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心里生长。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