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念念把小柔喊去花园里荡秋千。

    她想劝劝小柔,她感觉一定自有过人之处,不然以苏俊楚的性格,是不会在她面前这样这样夸奖的。也许嫁给,也不像小柔自己想象得那么恐怖吧。

    “小柔……”念念刚一张口,小柔突然打断她说道:“念念,你一定要帮我,我真的不想嫁给,我宁愿去当尼姑。”

    “你为什么这样讨厌呢?”念念问。

    “也不是讨厌,我就是讨厌皇宫,我如果嫁进去了,就要一辈呆在皇宫了,我不要!念念,你从小点就多,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小柔说着,一双剪水秋瞳里泛起了点点泪光。

    念念赶紧掏出手绢,帮小柔擦着眼泪说:“我会帮你,你千万别哭。”

    怎么帮呢?念念在心里想,退婚是不可能的,但是看小柔的模样,甚至说出了宁愿当尼姑也不嫁,难道让小柔逃婚?

    想到这儿,念念说:“你是不是只要现在不嫁,什么都愿意?”

    “嗯嗯嗯。”小柔拼命点头,美丽的大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念念。

    “那你就先逃婚,等到过了九月初九,新娘不见了,也许皇上就会给另外赐一个妃呢?”念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逃婚?”小柔先是有一点疑惑,但是很快就明白了,她的脸上焕发出喜悦的光彩:“我怎么早没有想到呢?是呀,爹娘非逼我嫁人,我可以先逃走的,等以后再回来,念念,你真聪明呀。”

    “可是……你逃婚了,也许以后就对你的名声有不好的影响了,你真的不在乎吗?”念念依然忧心忡忡。

    “我不在乎,我只想做我心里喜欢做的事情,我以后嫁人也要嫁我自己喜欢的人。”小柔干脆利落地答道,那柔弱的小脸上此时透露出一种坚定的神色。

    念念见了,不由心中赞叹:没想到千年前的一个弱女,竟然也有这么坚强的一面。

    她以前一心以为小柔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还真是把小柔想得柔了,其实小柔也是一个有主见有个性的女孩。

    接连几天,姐妹俩都在商量小柔怎样逃出相府。

    银两当然是要备得足足的,这样小柔在外面生活才不会有问题。

    而且当然还是要男妆打扮,还要弄得灰头土脸一些,不然像小柔这样美丽的女孩惹人注目了,也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自从想出了逃婚之计,小柔的情绪明显好起来。

    苏相爷和苏夫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们想女儿终于是想通了。

    是呀,这么好的婚事,又有谁会一直想不通呢?

    于是老爷和夫人也都彻底放了心,看着两个每日形影不离欢声笑语的女孩,心中自是无比欣悦,谈笑之余商量着也要给念念定一门好亲事了。

    又是平凡的一天,苏宰相和苏俊楚一早就上朝去了,苏夫人在家依然操心着为女儿准备嫁妆。

    念念和小柔对夫人说要上街去买点东西,女孩嘛,谁不喜欢逛街呢?只是这俩孩说为了避免闲人打扰,要换成男孩装束出门。

    夫人虽然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毕竟小柔就要出嫁了,现在想好好玩玩也是能理解的。夫人一直那么疼爱小柔,说了句早去早回就让她们出去了。

    除了念念和小柔,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平凡的日,苏家将会发生一件大事。

    而念念和小柔也想不到,这件她们自己策划的事情,将会从此改变她们两个人的整个命运。

    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两人都心事重重,朝夕相处的姐妹,分别就在今天呀。

    虽然念念也想过陪着小柔一起逃跑,但是小柔却一定让她留来。

    因为她说她走了之后父母肯定会难过,念念留,至少还对他们有一点安慰。而剩的局面,也需要有人来收拾来面对。

    念念交代了一遍又一遍小柔,在外面的各种注意事项,钱要装好,不要和陌生人多说话。对这个比她大一个月的姐姐,她却总是感到像是自己的一个妹妹。

    小柔眼圈红了又红,不住地点头。

    到了说好的分别地点,一辆几日前预定好的马车早已停在那儿,它将会把小柔带离京城。

    两姐妹紧紧拥抱,洒泪而别……

    念念一个人在街上又转了一圈又一圈,直逗留到天色发黑,才回到相府。

    一进相府大门,苏俊楚就急急迎了上来:“念念,怎么回来这么晚,小柔呢?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小柔……她没回来吗?”念念按照和小柔事先商量好的台词,假装疑惑地说。

    “小柔没和你一起?”苏俊楚看看念念,有点怀疑的表情。

    念念心想:苏公,对不起啦,我知道你很好很好,但是我现在不能对你说实话啊。

    她接着说:“我们开始在一起,后来街上人很多,不知怎么就和小柔走散了,我找了她半天也没有找到,我还以为她先回来了呢。”

    “啊?小柔一直没回来,这可……”苏俊楚一时大急,拉着念念就走。

    苏俊楚和念念在街上找了半天,当然是毫无结果。因为这时,小柔早已经离开了京城。

    看着苏俊楚焦急的模样,念念有些不忍,几乎想把真话告诉俊楚,最终还是忍住了。她和小柔策划几天的计谋,怎么能就这样前功尽弃呢?

    当两人拖着疲惫的步回到相府,老爷和夫人也已经知道了整个事情,那就是小姐不见了。

    夫人当时就哭昏了,老爷毕竟是当了多年宰相的重臣,虽然心急如焚,但面上看起来还算镇静,一边吩咐人再去仔细寻找,一边交代全部家人人,小姐失踪之事切不可外传。

    再说苏小柔坐着马车离开了京城,心里既是紧张又是新鲜。

    也不知走了多久,她感到又累又饿,这才知道出门在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似乎又到了一个城镇,听着马车外喧闹嘈杂声不绝于耳。苏小柔想:就到这儿吧,肯定已经离京城很远了。于是吩咐停车,付了车夫银两,得车来。

    孟念念反复对她交代过了,不管到了哪,一定要先找一间环境不错的客栈安顿来,安全第一。反正她带的银足够多了,找一家上好客栈住上个一年半载没有问题。

    这个街道虽然不比京城那么宽敞繁华,但也算热闹非凡。一上人潮如织,各种小摊贩卖,艺杂耍一应俱全。

    苏小柔边走边看,又觉得饥肠辘辘,心想还是先找个酒楼吃了饭再说。

    不时有小乞丐在街里穿来穿去,小柔看了总会大方地给上一点银。不由引来人侧目:看不出来这个弱书生倒十分慷慨。

    东张西望中,小柔看到了一个十分气派的酒楼,上书“贵宾楼”个大字。小柔心中一喜,赶紧走了进去。

    有小二过来问:“请问公几位?”

    “咳咳……”苏小柔清了清嗓,努力把嗓音装得粗一点:“我一个人。”

    “公这边请。”小二把苏小柔带到一张桌坐,然后问:“请问公要点什么?”

    小柔说:“给我来点好吃的吧。”

    “本店好吃的多,请公明说。”小二说。

    “这……”小柔想了一,她还真不会酒楼点菜,以前都是在家里想吃什么仆人丫鬟就端上来了。

    一抬眼见对面一桌堆满了丰盛的菜肴,很好吃的样,小柔用手指了一:“就和他们一样吧。”

    小二望了望苏小柔,有点惊异,但还是说:“公稍等。”

    不一会儿,鸡鸭鱼虾就一一端了上来,摆在苏小柔面前满满一桌。

    小柔虽然每样都浅尝辄止,但很快也觉得饱了。

    她的食量一向都很小,以前念念就常笑她是饿得也快饱得也快。她觉得已经吃不了, 然而在外人看来,她那一桌菜简直就跟没动过一样。

    苏小柔放了筷,也不管周围的人都稍带奇怪的看着她,把店小二叫过来说:“请算帐吧。”

    “公,总共是八十一两银。”小二客气地说。

    苏小柔点点头,就去包袱里掏银。

    奇怪?装钱的那个袋呢?

    苏小柔在包袱里找了半天,依然没有看到她的钱袋,是在刚才走丢了?还是刚才给小乞丐掏钱时拿掉了?

    这样想着,苏小柔就对店小二说:“哎呀,我的钱袋好像不见了。”

    而在一边等着她掏钱的店小二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早已面露不屑,听她这样说,鼻里哼了一声,转身就去喊来了一个肥头大耳掌柜模样的人。

    胖掌柜走到小柔桌前,看了看小柔那一桌几乎没吃过的菜,又看看小柔的一身打扮,冷冷地说:“本店概不赊账,请公付钱。”

    “可是,我的钱真的不见了呀。”小柔赶紧对掌柜说。

    “没钱?没钱你来这里装什么阔佬。少废话!掏钱走人,没钱你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店门一步!”胖掌柜一掌拍在桌上,大声吼道。

    “我……我不是不给钱,我的钱明明放在包里,可这会儿找不到了。”小柔这真的急了,一心想给胖掌柜解释。

    “骗吃骗喝的人老见过的多了,别耍花招,你小还嫩了点!”胖掌柜心里已认定小柔是个骗 。

    周围的人也开始指指点点,本来么,一个人点那么多菜,现在又说没钱结账,摆明了是有鬼嘛。

    “我不是骗……”小柔窘在那儿,几乎又要哭了,从小到大也没见过这阵势,她哪里知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这句话呀。

    “老板,他的饭钱我们一起结账。”忽听一个声音说道。

    只见有两个人从二楼缓缓走来,说话的那个走在前面,一身随从打扮。而他身后的那位公表情冷峻,虽然衣着普通,却掩盖不住他身上那种天然的高贵之气。

    小柔抬眼望去,只觉得那位公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当那随从已经将一张银票递给了胖掌柜,然后说:“我们可以带他走了吧。”

    “当然,当然,客官请慢走,欢迎再来啊。”胖掌柜立刻换了副面孔,点头哈腰说道。

    苏小柔跟着两人走出去,感谢地说:“谢谢你们了,不然我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也真是奇怪,我的钱明明好好放在包里,怎么就会不见了?”

    那公望了苏小柔一眼,显然不想再听她提这件事情,只冷冷地说道:“你不是苏宰相家里的那个小书童吗?怎么跑到黄州来了?”

    “啊?”小柔吓了一大跳,她又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公:“难道?你就是那个李默?”

    “大胆!的名字岂容你随便乱叫!”旁边那个随从对小柔低喝一声。

    天哪!真是怕见鬼就偏遇鬼啊。小柔在心里叫苦不迭,脸上早已变成一副苦瓜相,难怪刚才看他就感觉到面熟呢,原来他真的是李默。

    李默注视着面前这个瘦弱的书童,对她表情的瞬间变化早已尽收眼底。

    这次黄州出现罕见旱情,李默奉父王之命微服前来查看,准备回去复命时却没想到遇见了这个宰相府里的书童,在酒楼里听到吵闹声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苏俊楚那个爱哭的书童。

    苏小柔绞尽脑汁想着对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家里……我现在不在宰相府做书童了。”

    “哦,是因为好哭被辞工了吗?”李默略带戏谑地说。

    “是呀是呀,我做不好事的,被辞了。”苏小柔连连点头,只想快点脱身,紧接着又说:“多谢今天帮忙,改日一定奉还银两。”说罢就想离开。

    “我倒可以送你回苏府,苏家一向宅心仁厚,定会重新收留你。”不知怎的,李默对这个小书童就是有一种莫名的关心,也许是因为他瘦弱了,又那么好哭,可怜兮兮的。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