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我不回相府。”小柔大惊失色,慌忙说道。

    李默见了倒真是感到奇怪,苏相一家也不像是会委屈人的人,怎么这个小书童就那么怕回去呢?

    “那你现在要去哪儿?”李默问。

    “我也不知道。”小柔垂头丧气地说,她是真的不知道去哪儿了。

    出来时因为银两丰厚,还底气十足,而现在身无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要露宿街头?天哪,她想都不敢想。

    看着苏小柔一副为难的样,李默对那个随从说:“韩七,去准备马车,先带他和我们一起回宫。”

    “是!”韩七应声而去。

    “啊!”小柔发出一声惊叫,她千里逃婚,不就为了躲避皇宫吗?现在却要被这个按说应该成为她丈夫的人带回皇宫去了,她只感到造化弄人,人算不如天算。

    “叫什么?放心吧,你这么瘦,我会让他们不要安排你做重的事。”李默看着苏小柔惊乍的样,感到有点好笑,他误解了小柔的惊叫,把声音放柔了一些说。

    这时韩七已经把马车驾来,率先上车,对呆立着的小柔说道:“你也坐上来吧。”

    小柔还想拒绝,但是的话语似乎有种不容抗拒的力量。

    想到自己现在也确实也走投无了,她一咬牙上了马车,心想: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到了皇宫至少不会露宿街头了。

    转眼已到了八月,苏相府里一派压抑的气氛。

    这么长时间了,虽然苏宰相不断地派人去各处寻找,但是依然没有小姐的一点消息。

    对外还不能暴露苏小姐失踪了,如果说出去相府的小姐为了抗拒和的婚事离家出走了,那天人会怎么耻笑他这个堂堂的宰相啊。

    而皇家的聘礼也早已送达苏家,只等九月初九迎小姐进宫,完成和的大婚。

    苏成在房里踱来走去,想起这件令他焦头烂额之事,忍不住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苏夫人自从小姐走后,就每日哭哭啼啼,一会儿骂小柔不懂父母苦心,一会儿又担心小柔在外面会受苦。

    此时苏成看着夫人,忽然定了决心,开口说道:“目前看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夫人问道。

    “让念念代替小柔去成亲。”苏老爷语调果决地说了一句。

    “啊?”夫人惊异地张大了嘴巴:“老爷,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啊。”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让我去告诉皇上,说小柔不愿嫁给,已经逃婚了,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苏成暴怒地说。

    他的脾气修养一向都好,可是小柔逃婚这件事情,已经把他刺激得动不动就会发脾气了。

    夫人看看老爷,想起不知飘落何方的女儿,又开始哭泣。

    家里的大事一直都还是老爷决定的。

    最终,苏老爷长叹一口气,说道:“日快到了,明日里就对念念说明,这孩一向机灵,我想她会体谅我们的心意的。”

    夜凉如水,孟念念坐在房里,想着小柔一走没有任何消息,而苏老爷和夫人每日愁眉不展,苏俊楚为了妹妹到处找寻奔波,她也不知道当初帮助小柔逃婚是对还是错了?

    现在大婚的日已然临近,她原以为小柔走后,苏老爷找不到人就会立刻禀明皇上,皇上就也会改变主意,给赐另外一门亲事,那时苏小柔就可以回来了。

    谁知道到了这时候苏老爷还是瞒着皇上,真不知老爷是如何打算。

    念念一时心绪乱乱的,从穿越以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令她这个高中刚毕业的女生似乎难以应付了。

    忽然一道寒光一闪,她感到脖那里多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一个凶狠的声音在她耳边说:“跟我走,你要敢叫我就杀了你!”

    那人掠着孟念念穿过相府大院,来到一个荒凉的山坡,然后把念念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苏小姐,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就着朦胧的月光,念念看到眼前就是穿越第一天潜入她房间的那个蒙面人。

    “你要干什么?如果不想死就把我送回去快点滚!”念念厉声说道。

    “哎哟,苏小姐,这月黑风高,你又是如此美人,你说我要干什么呢?”那人晃着手中明晃晃的匕,恶狠狠地说:“你最好放老实一点,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要和你亲热一,谁让你是李默未来的新娘,他们李家欠我多,我在你身上讨回一点这不为过吧。”

    说着,他一把扯面罩,露出一张似乎被大火烧过的面目全非的面孔。

    “啊,鬼呀!”念念大叫一声,纵然她胆再大,在黑夜里看到这样一张奇丑无比的脸也忍不住惊恐。

    “不要叫!这就是你公公皇帝老儿的杰作,想当初我身为宫中侍卫,为他鞍前马后拼命,只不过和他的一个妃要好,他就把我害成这副模样,算我命大没被烧死。”那人边说边过来撕扯念念的衣服,眼睛里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放开我!放开我!”念念拼命挣扎:“你这个坏蛋!”

    情急之,她一口咬住那个人的手。

    “妈的,还挺犟!”那人抽出手,反手就给了念念重重一个耳光,直打得她嘴角出血,眼冒金星。

    “恶贼!住手!”几近绝望之际,孟念念忽听一声怒喝,同时一柄长剑直逼那个劫匪。

    “哥!”念念兴奋地叫了起来。

    是呀,苏俊楚在她最需要的时刻出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吧。

    看着苏俊楚与那人搏斗的潇洒身姿,孟念念全然忘了自己刚才还处在那样一个危险的境地,站了起来大声助威:“哥!加油!抓住他!”

    几招来,那人渐处风,苏俊楚长剑一刺,正中那人胸口,那人惨叫一声倒地。

    苏俊楚对赶来的卫兵冷声说道:“带去押入天牢!”

    几个卫兵两就把那个劫匪捆绑结实带了去。

    “念念,你怎样了?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苏俊楚冲到念念面前,焦急又关切地握住她的手。

    “没事,我好好的。”念念灿然一笑。

    “还说没事,很痛吧?”苏俊楚小心地帮她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心疼地说。

    “看到哥就不痛了,哥,你真是英雄,我崇拜你了!”念念又调皮地眨眨眼睛。

    “念念,你知道吗?看你这样,我真的好难受,我恨死自己大意,让你遇到这种恶贼。”苏俊楚依然还在自责。

    “对了,哥你怎么知道我被劫持到这儿来了?”念念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因为……”苏俊楚英俊的面孔忽然变得羞赧起来,在银色月光的映照露出了一丝扭捏之色,显得更加俊朗迷人。

    他停顿了片刻,低头深深凝望住念念美丽的脸庞:“因为我每晚都在你的房间外徘徊,今夜看到你房间灯一直亮着,我本以为你是有心事睡不着,喊你却无人应答,再看房内也无人,我猜到可能有事情发生了,还好我找到了这儿。”

    听着苏俊楚低沉的诉说,看着他深情的目光,念念的心剧烈地狂跳起来。

    她的脸也开始发烫,呼吸情不自禁变得紧张,这感觉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不由垂了眼帘轻声说道:“哥,你对我真是好了。”

    “念念,你喜欢我对你这么好吗?”苏俊楚一只手轻轻抬起念念的巴,柔声问道。

    此刻,苏俊楚的脸离她那么靠近,孟念念能清晰地听到苏俊楚的呼吸,她的心跳又急速地加快了,声音也不自觉变得温柔:“我喜欢你这样,我喜欢哥一直对我好。”

    “念念,我会永远永远对你好的。”苏俊楚激动地说,俯脸再看着念念那张迷人的脸颊和娇艳的红唇,情不自禁深深吻了去,两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世界是多么奇妙啊!

    当念念和苏俊楚手拉手走在回相府的上,她想到来时是被人劫持而来,一身惊恐,而回去时,却有着自己最信赖的人陪伴着自己,心中不禁充满了幸福和喜悦。

    两个年轻人不时相视一笑,苏俊楚忍不住又把念念揽进怀里:“你知道你的笑有多美吗?看见你笑,我就想……”

    “想什么呀?”念念问。

    苏俊楚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想这样。”

    “哎呀,哥……”念念羞红了脸,把脑袋埋进苏俊楚温暖的怀中。

    “念念,我问你一句话,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们俩一辈在一起。”看着怀里的人儿,苏俊楚真想把这一刻永远留住。

    “我呀,不愿意——”念念故意拉长了声音,又想调皮一。

    她感到搂着她的那两只臂膀陡然硬了几分,再看苏俊楚明亮的眸也暗淡来。

    “——才怪呢。”念念嘻嘻一笑,接着刚才的语调又说:“我的哥又英俊又潇洒又温柔又武功高又对我好,我不想嫁给他那我就谁也不想嫁了,哈哈哈。”

    “小丫头,你逗我。”苏俊楚的眼睛一又闪亮了起来,他宠溺地望着念念,郑重地说:“我想好了,回去我就跟爹娘说我们成亲,反正你已经满十六了,我要娶你做我的新娘。”

    两个沉浸在甜蜜之中的年轻人满怀憧憬地往回家的走去,洒了阵阵难忘的欢声笑语。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幸福只有这短短的一瞬。而他们的婚礼,永远没有明天……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