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清晨,苏俊楚给苏宰相秉报了昨晚有匪徒劫持念念的事,把苏宰相和苏夫人惊得不轻,听说念念没事,匪徒也已经抓获,两老才放心来。

    苏老爷对苏俊楚说,今日另外有事,就不上朝了,让儿先去给皇上告个假。

    苏俊楚答应了一声,说道:“父亲,娘,孩儿还有一事相求。”

    “你有何事?”苏成和苏夫人都微微一楞,这儿一直那么出色,今日竟说有事相求,那必定不是小事。

    苏俊楚沉吟一,说:“孩儿想娶念念为妻。”

    “啊?”苏成和苏夫人脸上都有点变色,互相看了一眼,一时不知怎样回答儿。

    苏成今日告假留在家里,就是想和夫人一起去给念念讲让她代替小柔出嫁的事情。谁成想这个当口,儿竟然提出要和念念成亲。

    “孩儿自幼和念念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孩儿看见念念就满心欢喜。如今孩儿已年满二十,自当能承担起娶妻成家之责,念念也在去年完成及笄之礼,现在已年满了十六,望父亲母亲大人成全我们。”苏俊楚还沉浸在与念念初恋的甜蜜中,没注意到父母脸色已变,仍然兴致勃勃地说着。

    “小柔与的婚事还未办妥,你现在竟然提要娶念念为妻,你这不是给家里添乱吗?”苏成忍不住斥责道。

    “孩儿一直就没有断过寻找小柔,日后也不会放弃。如今婚期已近,当务之急,孩儿认为父亲应当即刻对皇上说明实情,取消婚事,再另给择一门好亲事。我想皇上会看在父亲年迈功高的面上,从轻处罚的。要是真拖到成亲那天,皇宫里事事准备圆满而又找不到新娘,那事情就不好收场了。”苏俊楚说,这个意见他早就对父亲提过,但是苏宰相一直没有松口,现在事情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关口,他再次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住口!小柔的事我自有定夺,你先去朝里吧。你的事,我和你娘会再问问念念的想法。”苏成疲倦地挥了挥手,让儿去。

    苏俊楚骑马刚刚离开相府,苏成就让小翠去把孟念念叫来。

    念念来了,面带羞涩,她心想一定是苏俊楚跟老爷提了他们俩的婚事,老爷和夫人才找她问话。

    但是,踏进房里,她看到苏老爷和苏夫人的面色都异样的凝重。

    而苏老爷的第一句话更是把念念吓了一跳:“念念,苏家的危难现在只有你才能解救了。”

    不一会儿,念念就把事情听清楚了,苏相爷和苏夫人让念念李代桃僵代替小柔嫁给。

    孟念念万万没有想到,在书里看过无数次的代人成亲之事竟会演绎到自己身上,她给小柔出主意逃跑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一步。

    老爷和夫人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念念现在的处境似乎就是没得选,答应了最好,不答应也是不可能的。

    “舅舅,我答应过哥,做他的妻。”念念一时心乱如麻。

    “念念,俊楚这孩一向倔强,其实皇上的宝贝女儿兰心公主一直属意俊楚,而皇上和皇后娘娘心里,也早就把俊楚看成他们的东床快婿了,只是俊楚一直推脱年纪尚轻,要先成就事业。现在你们俩切不可一时感情用事,误了各自的前程啊。”苏成着急地说。

    “兰心公主?”念念喃喃地说,原来兰心公主一直喜欢俊楚,而在苏相爷和夫人眼里,儿能当上公主的驸马那当然是前程无量。

    “我知道俊楚对你用情至深,他刚才也已经跟我和你舅母说了,要娶你为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还只有你才能让他死心呀。”苏成继续说:“你去对俊楚说,你不想嫁给他,你要代替小柔做妃,这样他日后才能安心娶兰心公主。”

    “我不能!我和哥是真心相爱的。舅舅,舅母,求你们不要分开我们!”念念激烈地说,她是现代社会穿越来的女孩,她要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

    “念念,难道你还要让我和你舅母给你拜你才答应吗?”苏成沧然说了一声,拉着苏夫人就要给念念拜来。

    “舅舅舅母……”念念赶紧拦住,此刻苏俊楚英俊的面容就在她的脑海里飘来晃去,她感到心痛如裂,悲声应道:“我答应你们,我答应你们就是了。”

    整整一天,孟念念都躺在床上。

    听着窗外淅淅沥沥滴落的雨声,她不由想起了李清照那著名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是啊,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孟念念记得以前在校读到这词时,她和同还说过,如果是她,定不会写出如此伤感之词句。

    而现在,她穿越到了一个千年前的时代,第一次遇到了爱情,第一次为了一个男而心跳,昨夜初吻的柔情似乎还停留在唇间,转眼却烟消云散。刚刚体会到爱的甜蜜,却立即就要分开。虽然刻骨铭心,却注定不能在一起……

    想到苏俊楚就要回府,孟念念打起精神,对镜草草梳理了一头发,将脸上残留的泪痕拭干。

    待会儿,就是她要履行对苏老爷的诺言,向苏俊楚说清楚的时候了。

    傍晚,苏俊楚刚刚踏进相府,就听小翠说:“公,表小姐让你去她那里一。”

    苏俊楚赶紧朝念念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只见念念一袭绿衣长裙,倚窗而立,说不出的清雅飘逸。

    “念念,我来了。”苏俊楚笑着喊了声,伸手就想去握念念的手。

    “哥,你先坐,我有事情对你说。”念念绕开苏俊楚的手,指了指桌前的靠椅。

    “怎么了?小丫头今天好严肃啊。”苏俊楚坐来,仍然笑意满面。

    听见苏俊楚亲热地叫她小丫头,孟念念心里一酸想:他哪里知道,我已经不是,也不能是从前那个整天跟在他的身边,叫他哥的小丫头了呢?

    她轻轻甩了甩头,把心一横,眼睛望着窗外飘零的细雨说道:“哥,我马上就要嫁给了。”

    “你在说什么?念念,你在开什么玩笑?”苏俊楚不可置信地望着念念。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小柔一直没有回来,我想我可以代替小柔嫁进皇宫。我已经跟舅舅舅母都说了,他们也答应了。九月初九,我就要嫁给了。”念念漠然地说着,依然不看苏俊楚。

    “啪”的一声,念念听到一声脆响,只见桌上一个陶瓷茶杯已经被苏俊楚捏得粉碎,鲜血正顺着他的手流来。

    她竭力克制住自己想冲过去握住他的手的冲动,继续声色冷漠地说:“以前我傻了,什么都不懂,我现在想做妃。”

    “为什么会这样?你说过要做我的妻,你说过要和我一辈在一起!是不是爹娘逼的你?”苏俊楚嘶哑着声音问,一双俊朗的双目里,此刻充满了痛苦,充满了困惑,充满了不安。

    “没有人逼我,是我自己愿意的。”念念厉声说道:“我是说过要做你的妻,可是我现在更想做妃,也许以后还能当皇后。皇后和你的妻,你认为我会选哪一个呢?”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苏俊楚激烈地提高了声调:“我不相信你会是这么虚荣的女孩!念念,告诉我你说的都是假的,都是逗我玩的!”

    他站起来,冲到了念念的面前,抓住了她的肩膀。

    “随便你信不信,哪个女孩没有虚荣心呢?我也不例外,我也想上枝头做凤凰。是哥你以前把我想得好了吧。”念念继续残忍地说。

    “那么,你的眼睛为什么不敢看着我?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说?”苏俊楚摇晃着念念,声音是受伤的,痛楚的,可是却依然那么温柔。

    刚才划破的手指还在出血,血一滴滴地流来,滴落到念念的绿衣衫上。

    孟念念感觉到心都要碎了,可是她不能流露出一丝丝的痛苦。

    她已经答应过苏老爷会让苏俊楚死心,让他去奔更好的前程,让苏家继续这虚假换来的繁华富贵……

    “好了,我现在很累了,我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哥你请回吧。”她决然推开苏俊楚的手,又冷声说道:“另外,在九月初九之前,我希望哥不要再来找我了。”

    “好……念念,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不会再来烦扰你。”苏俊楚深吸了一口气,似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然后,他缓缓抬起念念的巴,凝望着她姣好又清新的面孔,声音悲凉:“好迷人的一张脸,我只是想不到,我苏俊楚……竟然也会被美色所迷惑。”

    说罢,他无比惨淡地一笑,丢开念念,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身后,念念看着苏俊楚落寞的背影越走越远,只感到肝肠寸断,心碎成了一片一片……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