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小柔阴差阳错跟着回了皇宫,顿时觉得日如年。

    以前她是堂堂宰相府里的千金大小姐,过得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适日。每日里除了抚琴吟诗 ,赏花月,就是和念念或者丫鬟们嬉闹玩耍 。

    而现在,却莫名变成了皇宫永和殿的一名小厮。

    不仅每天要穿着粗布衣服被人吆来喝去的支使使唤,一日餐还要和人们一起吃对她来说简直是难以咽的饭菜。

    对照她从前千金小姐锦衣玉食的生活,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

    而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她还要一直把长发隐藏在帽内,把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能暴露她的女儿身份。

    小柔当初跟着回皇宫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到了京城就离宰相府不远了,说不定还可以找机会见到念念。

    那就可以告诉念念说她的钱全部丢了,念念定会再给她想办法弄来银两,她自当可以再次远走高。

    进了皇宫她才知道,她这个想法是多么幼稚。

    皇宫里宫门重重,禁卫森严,莫说是她这个弱女,就连她哥哥那样武功高强的人想不让人知晓地随意进出,那也是很困难的。

    李默是个很忙的人。因为既然是身为,那就是皇上选定的接班人,当然会政务繁忙。

    自从李默回皇宫后,小柔就很少见到他。

    不过李默说话算话,对她也算格外照顾,专门跟安排事务的刘公公交代说此人体弱力小,让她做一点细小杂事即可。

    所以小柔在皇宫,每日其实很闲也很无聊,没有人注意她也没有人理会她。

    有几日她围着宫墙转了一圈又一圈,也找不到可以出去的地方。试了几次,她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是插翅也难走出这里,只有暂时打消出逃的念头。

    皇宫里,小柔唯一喜欢的地方就是御花园了。她从小就喜爱花草盆卉,御花园又比她家里的那个花园大了几倍,花花草草的种也比相府的不知多了多少。

    所以小柔一有空就会溜到御花园,闻闻花香,赏赏花儿,哼哼歌儿,采采自己喜爱的花朵,这时她就会感到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这日午后,人们都在自己忙着自己的事,小柔又偷偷跑到御花园。

    这个时候,御花园里一般是不会有人的,娘娘公主王爷们刚刚用完午饭,正在寝宫里休息着呢。

    所以小柔格外放松,沐浴着初秋暖暖的阳光,闻着四周奇花异草淡淡的香气,她忍不住小声地唱起歌来:“秋日里,艳阳天,女儿家,梳妆忙……”

    小柔在花丛中边玩边唱,唱了一曲又一曲。渐渐感到有点累了,她停来,轻轻地躺在花丛中歇息。以前在家里时,她就经常这样的。

    可是这个时候,她猛然听到一个男性的声音:“你不觉得过分了一点吗?”

    然后,小柔就看到一个白衣男从花丛中,也就是她刚才躺倒的地方缓缓站起来。

    “啊?你是谁?躲在这儿干什么?”小柔大惊失色,站起来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是吧,我吃完午饭,来御花园晒晒阳睡睡觉没招谁惹谁吧。”那人折了一枝花放在鼻尖轻轻嗅着,看着小柔慌张的样,他似乎非常满意:“怎么有个人就跑过来又唱又跳,吵得我的耳朵是一刻都没得清闲,这我且也忍了,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得寸进尺,现在还想要躺到我的身上来,我就不能不说话了哦。”

    “什么?躺到你的身上?”小柔又是一惊,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刚才躺的正是那男睡过的地方。

    “呵呵,要说有小妞主动投怀送抱我是求之不得呀,只是我从来不喜欢打扮成男人模样的女人。”那人笑笑,上打量着苏小柔,双目熠熠有神,发出戏谑的光芒。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小柔这简直惊慌失措了,她又低头看看自己,没有什么破绽呀。

    “哈哈哈。”那人大笑几声,说:“有哪个男会像你这样把花试着在头上插来戴去?有哪个男会像你这样唱着女孩家的小曲?而且……”他停顿了,一双俊朗黑眸更加有神地注视着苏小柔:“有哪个男会有你这样娇柔动听的歌声,所以我打赌你不是个男人,而且也不会是个监。”

    “我……”小柔脸红了,她觉得这人也厉害了。

    比如认识她这么久,还有宫里那么多人,就一直没有发现她是女孩的秘密。而这人只见了她这一次,却一眼认出了她是女扮男装。

    “既然你知道了,就要帮我保守秘密哦,我会感谢你的。”小柔只好说。

    那人稍稍愣了,他以为小柔会辩驳会狡赖,硬称自己是男人,因为这皇宫里头的假象和谎言多了。

    没想到这女孩那么坦诚,那么简单就承认了,还要求自己为她保守秘密,似乎没有一点防人之心,倒还真是少见。

    他想了想,轻轻笑道:“我可以为你保密,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也没什么钱了,不过只要你为我保密,我肯定会感谢你的。”小柔咬了咬嘴唇说。

    “我不要钱,我这人呀,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花。”那人嘴角掠过一丝嘲弄的笑意,说:“这样吧,你明天还来这儿给我唱歌,就算你的感谢吧。”

    “就这么简单呀,那我来给你唱歌,你要说话算话,不许说出去我是女孩哦。”小柔听他这么一说,松了口气。

    “好吧,一言为定,明天此时我会在这儿等你。不过现在呢,我想先知道你的芳名。”那人戏谑地看着苏小柔,无法掩饰对她的兴趣。

    “我叫小梳,我现在得走了。”苏小柔说完,转身跑开了。

    当初她跟着回宫时,曾问过她的名字,那时苏小柔灵机一动,说自己叫小梳,于是宫中之人都喊她小梳。现在这个人又问她的名字,她当然想也不想就说自己叫小梳了。

    “小梳?好奇怪的名字。”那人微微一笑,望着苏小柔轻盈跑开的背影,暗想:这真是个有意思的女孩,明明美丽动人,却不知为何偏偏要打扮成这般不伦不类的模样,看来我这乏味的宫中生活以后不会那么无趣了……

    回到东宫永和殿,小柔见四并没有人,暗自松了一口气。正在庆幸,却听一个嘶哑却又尖细的声音叫:“小梳,你又到哪儿偷懒去了?”

    苏小柔扭头一看,原来是永和殿的监总管刘公公。

    她连忙答道:“我刚才去御花园了。”

    “御花园岂是你这等奴才去玩的地方!虽说是带你回来,平日里护着你,但你自个儿也要着知趣一点,不要每日里光顾着瞎跑乱撞,眼睛里多看着点事儿,从明儿个起,午后这殿里的卫生就由你来打扫吧。”刘公公斜睨着苏小柔,阴阳怪气地说道。

    他心里不喜欢这个小梳,看起来弱不禁风不男不女,却又不是和他们一样的公公。若不是吩咐过,他早就想给他指派一些体力活儿。

    “是。”小柔答应一声,心里却暗自叫苦:好大的永和殿呀,每天一个人打扫那真是要人命啊……

    她猛然又想到,刚才那人还让她明日午后去御花园唱歌,现在看来明日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去得成了?希望到时候能早点完成任务吧。

    虽然并不认识那个人,但是看他锦衣华服的一身华贵气派,定然也是皇宫里的王孙贵族,但愿他能为我保守秘密……

    小柔默默地想着,不由得有些走神。

    “小梳!你不要每日这样魂不守舍的!”刘公公喝了一声,又说:“小贵被兰心公主叫去有事,在书房,你把这套喜服给送去,伺候更衣。过些日就要行大婚之典,皇后娘娘交代了,喜服要让先试好为佳。”

    小柔这才注意到,刘公公手里抱着厚厚几叠大红色的衣服还有靴帽之类。

    伺候更衣?大婚?

    小柔心里微微一惊,自己已经逃婚了,那的大婚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皇上已经取消了给小柔的赐婚,另给赐了一门亲事?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不久的将来,也许自己就可以回到宰相府,见到爹娘哥哥和念念了……

    这样一想,苏小柔就一兴奋起来,赶紧接过刘公公手里的衣服靴帽,恭敬地答道:“是,小梳遵公公命。”

    说着她就向书房走去,也忘了自己压根就不会给更衣什么的。

    走进书房,只见李默正在书桌前苦思冥想着什么,双眉微锁,目光幽远,为他平添了一股冷漠和优雅的气质。

    小柔站在一边,怯怯地喊了声:“。”

    对这个,她心里总有一点敬而远之的感觉。虽然这段时日在永和殿已经和日渐熟悉了一些,对她也算温和,但是一想到他差点成为她的丈夫,小柔仍然有种怪怪的想躲避的心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