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李默侧头看了一眼小柔,淡淡地问。

    “刘公公让我把这套喜服送来,请您试衣。”小柔说。

    “哦,先放这儿吧。”李默说,仍然是淡淡然不以为意的语调。

    “可是刘公公说了,是皇后娘娘吩咐,让您试衣服。”小柔急了,连忙说。

    “没看到我还有奏章没有批完吗?”李默有点不耐烦了,刚才正看到一个折,说是黄州大旱后颗粒无收,老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他正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件事,这小梳倒好,一个劲让他试婚礼喜服,他现在哪有心情试衣服呢?

    “,您在想怎样处理黄州旱灾的事吧?”小柔冰雪聪明,立刻明白在忧心什么。

    李默惊讶地望了小柔一眼,没想到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小梳倒有这份机灵,于是他随口说道:“是,上次在黄州遇到你也是因为旱灾去的,现在灾民越来越多,已有人暗中宣扬反朝廷之语,父皇焦头烂额,责令我速速办妥此事。”

    “,小梳认为,您应该赶快批复奏折让当地富贾豪绅开仓放粮,解救姓燃眉之急。”小柔不假思地说,她自幼饱读诗书,虽然平时柔弱,但终归深明大义。

    “哦。”李默又一次讶然地看向小柔,这个小梳的话说到他心里去了,他又接着问:“你认为那些富贾豪绅会心甘情愿地把粮食交出来分给老姓吗?”

    “,如果朝廷可以许诺,凡开仓放粮救济灾民者,记功禄一次,来年减免部分徭役赋税,我想没有谁会不愿意的,名利双收嘛,有什么不好的?”小柔微微一笑说。

    “小梳,没想到你这么聪明,为我解开了一个大难题呀。”茅塞顿开,冷峻的脸容上犹如春风掠过般有了浅淡的笑意:“看来苏相府的小书童都不是一般的厉害呀。”

    听他提起苏府,小柔赶紧问:“,听说您将要大婚了?那妃是哪家的小姐呀?”

    第次惊讶地看看小柔,说:“就是你从前东家苏府的苏小姐,父皇早就发出圣喻昭告天了,怎么你连这个也没有听说吗?”

    “苏……苏……小姐……”小柔大惊,说话也结巴起来,心想自己已经逃出家这么久了,怎么婚约还没有解除吗?哪里还有个苏xiao姐来给成亲呢?

    “你怎么了?苏小姐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看到苏小柔的模样,越发奇怪,这小梳一直就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想起她曾经也在苏家当差,不禁问道。

    “是呀,我对苏小姐可是相当的熟悉。”苏小柔道,又接着说:“苏小姐可是个刁蛮任性,横不讲理,喜欢胡搅蛮缠端架发脾气的大小姐呢。”

    她想,性就把自己的形象毁得越坏越好,也许李默一生气,就会主动去对皇上说取消婚事了。

    “哦?”李默眉头微微皱了一:“我怎么听说苏小姐是一位温婉可人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呢?”

    “哎呀,那都是传言啦。你是相信街坊传言,还是相信我这个在他们家做过许多年书童,亲眼见过她的人的话呢?”苏小柔心想,反正事已至此,婚事弄砸了最好。

    “哦。”李默这次只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等了半天,小柔见还是不言语,不由问:“,那你难道不去给皇上说退婚吗?”

    “退婚?”李默淡然一笑,说道:“小梳,皇家的婚事岂同儿戏,这个妃不是我自己选的,父王这么安排自有他的道理。我当然不会退婚,那个苏小姐不管是母夜叉或是什么样我都要娶进宫来,因为这场婚姻对我而言只是完成作为的任务。”

    “啊?”苏小柔既是惊讶又是郁闷地睁大了眼睛,她不知道皇家的婚姻很多时候都是一种政治联姻,也没有想到李默对他未来的妃是什么样并不放在心上。

    看到苏小柔倏然一副失望的样,李默说:“小梳,你刚才不是说让本王试衣服吗?现在可以开始了。”

    “哦……”苏小柔悟过神来,看了看手里抱着的喜服,走上前去,却又猛然想起自己并不会给更衣,一时有点手足无措。

    此时已经将外面的长衫脱,露出白色的内衣,看见苏小柔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由说:“小梳,这带帮我解开。”

    却见苏小柔还是没有动,而且一张粉脸羞得通红,于是摇摇头说:“也罢,我自己来吧。”

    说着,他就解开了内衣束带,将上衣脱去,露出了结实的胸膛。

    小柔“啊”的一声蒙住了脸, 手里抱着的衣服靴帽顿时散落了一地。

    这使得苏小柔更加尴尬不堪,一边弯腰手忙脚乱地拾起东西,一边嘴里急急地说:“等等,我去喊小贵小环来伺候您宽衣。”

    说罢,不等回话,她就转身快地跑了出去。

    留李默在书房里又是一头雾水,他想:这个小梳,模样动作都像一个女孩儿羞羞答答,但是听她刚才分析黄州灾情的那番话语,分明又是有才有识,倒是十分可爱。

    这样想着,他的眼前又掠过苏小柔含羞带怯明眸皓齿的样,不由有些痴了。

    却倏然一惊,在心里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他明明是个男孩啊,我素来最不齿弟那喜好男风私养娈童的作为,怎么自己对这个小梳却别有一番爱怜之情呢?

    他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把刚才那古怪的感觉压去了……

    午后的御花园,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显得格外舒爽宁静。

    白衣男依然如昨日那样躺在花丛中,静静地等待着那个奇怪的女孩儿——小梳。

    时间似乎过去了好久,他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心想:那个会唱歌的打扮成男人模样的女孩儿难道不来了吗?看样她不像是个会撒谎的人啊,一双剪水秋瞳明亮清澈,说话时不时还会脸红,看上去单纯透明,毫无心机,难道我的眼睛看错她了?

    把双手枕到脑后,望着头顶澄净碧蓝的天空,他又想:如果这个小梳,换上了女装,那定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吧。

    他见过的美女多多,对他主动示好的美女也多多,可是现在,一个小梳,竟然对他失约了。

    忍不住在心里轻哼了一声,他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一个宫女而已,不值得你这样惦记着。

    然而翻了个身,小梳楚楚动人的模样还在眼前闪来闪去,他忍不住微笑起来,自言自语说道:“美女的确很多,可是这个小梳,却是我最想要的。哪怕翻遍整个皇宫,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而此时,苏小柔正在永和殿里打扫清洁。

    她并没有忘记昨日和那个男的约定,心里想着:快点弄完快点弄完,这样还可以赶去御花园,不至于让那个人认为她不守信用。

    可是整个永和殿那么大,房间那么多,苏小柔又压根不是干活的料,弄了半天才把地扫完,现在刚刚开始抹桌擦柜。

    她站在凳上,踮起脚尖开始擦高高的书柜。却不想脚一滑,凳歪倒,苏小柔“哎呀”叫了一声,整个人就重重地摔在地上。

    李默正好踏进书房,看到小柔狼狈的样,赶紧把她扶起来问道:“你爬那么高干什么?”

    “人家是在做事嘛。”小柔又是疼痛又是气恼,嘴巴一撅,心想这个也不怜香惜玉了。

    李默看了看小柔被汗水打湿的脸和因为摔疼而微蹙的双眉,沉声说道:“以后你不用做这些粗活了。我看你知晓的事理不少,就留在我身边做我的贴身跟班吧。”

    “谢谢。”小柔轻声说,心中不无懊恼:今天御花园是去不成了,那人肯定也走了,但愿他不会生气,看我没有如时赴约就把小梳是女孩的秘密说出去了。

    “今晚母后邀我去她圆和宫里共用晚膳,你先歇息一,这里交给小贵他们收拾,待会儿你跟我过去。”李默又说。

    “是。”小柔简单地回答了一个字就去了,她心里还在想着今天失约的事情,不知道那个人会怎样想,不免有点闷闷的。

    御花园里,白衣男仍然还在那儿,只是由先前的躺在花丛之中变成了迎风而立。

    他对宫中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唯有在这儿,他能感到一丝宁静和安逸。

    一个公公从远处奔过来,看见白衣男,立刻高兴又恭敬地喊了声:“二皇,奴才就猜到您会在这儿,皇后娘娘差奴才请您到圆和宫叙话。”

    白衣男正是二皇李睿,闻听公公的传话,他笑了笑,朗声说道:“我也正想母后了呢。”

    随即他潇洒转身,与那公公一起,往皇后的圆和宫而去。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