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了圆和宫,李睿就大声喊道:“母后母后。”

    “你这孩,出宫了大半年,回来还是这副调皮德性,若不是我说你大哥即将大婚叫人寻你回来,你怕是还要在外面玩得收不住心吧。”皇后娘娘是一个约莫四十岁的中年美妇,穿着金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坐在雕龙刻凤朱漆方台桌边,真是珠环翠绕雍容华贵。

    此刻见了儿,她本来看不出表情的面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嘴里边是嗔怪边是爱怜地说道。

    “母后,您晓得孩儿是最受不得宫里的这种拘束了的,让我呆在宫里每日听问看折我会准闷出问题来的,还不如放我出宫逍几日呢,反正孩儿想您了马上就会回来看您的。”李睿走过去挨着皇后身旁的软椅坐,嘴巴甜甜地说。

    “你呀,就是一张嘴会讨哀家欢喜。”皇后笑了,又说:“你大哥马上成亲了,我看也该给你找个好人家的女儿管管你了。先前为了给你大哥选妃,你父皇和我将朝里凡是四以上官员的女儿人识样貌都仔细询查了一番,有几个姑娘还是非常不错的,你父皇和我心里都着实满意。只是你大哥目前也只能先选一位正妃,还有几个端庄贤淑的好姑娘,哀家心里想着倒是可以给睿儿你好生留意着。”

    “千万别呀!母后,您千万别给我安排选妃赐婚什么的,您的孩儿我呀,虽然喜欢美女却是不想成亲的。娶老婆生孩的事我是想想就害怕哦。”李睿说着故意做出一副恐惧状。

    皇后见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身为皇,今年也有满二十了,说话还是胡言乱语。哪有皇不选妃不娶亲的?像你大哥,你父皇给他定了苏宰相的千金,听说那可是个知书识礼多才多艺的绝色佳人。哀家现在一心只盼着九月初九吉日早至,你大哥他们顺顺当当欢欢喜喜完成大婚。”

    李睿听了笑道:“母后您心里还盼着早日抱上皇孙吧,绝色佳人我见得多了,一般还不是也就那样。”

    这样说着,脑海里却倏忽飘过小梳的影,不由心念一动,忍不住在心里说:似乎我还真的见到过一个绝色的……

    “好好好,你见过的美女多。”皇后溺爱地望着这个又让她爱又让她无可奈何的儿:“我已经差人传了你大哥,今天啊,你们俩兄弟都得在这儿陪我这个娘亲好好吃顿晚膳。”

    “母后,孩儿想问您,宫里有个叫小梳的人是哪个院里的?”李睿想到了小梳,没注意皇后娘娘说的什么,只想找到那个竟敢让他白等一场的女孩儿。

    “小梳?这个哀家倒是不清楚。宫里公公宫女那么多,哀家哪能一一记得清名字呢?”皇后想了,摇了摇头道。

    这时有公公前来报告:“秉皇后娘娘,殿到了。”

    李默带着小梳,走进圆和宫,见过了皇后娘娘。

    皇后招呼李默李睿到两边坐,说道:“你们两兄弟也有好久不见,今儿就在哀家这儿好好叙叙话。”

    李睿却一眼看见了站在李默身后的苏小柔,不由大喜:“好啊,小梳,原来你是大哥院里的人啊,你今天让我空等一场,又多欠我一个人情了哦。”

    苏小柔先前只顾拜见皇后,没有注意到李睿。听见这话,不由向他望去,才知道在御花园中遇见的人就是常年流连于宫外的二皇。

    此刻只见李睿双目灼灼,正含笑望着自己。小柔赶紧说:“小梳不知道您是二皇,若有怠慢之处,还望二皇大人大量,原谅小梳。”

    李默疑惑地望望李睿,又去望苏小柔:“怎么?你们见过?”

    “哈哈哈,岂止是见过。”李睿大笑着站起来,走到苏小柔的身边:“她还给我唱了好多支歌,还说今天要继续唱歌给我听的呢,是不是呀,小梳?”

    “是。”苏小柔老老实实回答了一声,心里暗想:这个二皇,真是故意让人窘的吧。

    “哦?小梳,你来永和殿这么久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唱过歌?”李默更加疑惑了,看着苏小柔问道。

    “回,小梳只是自己哼着好玩,碰巧被二皇听到了。”苏小柔答道,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到李睿,只希望他们的晚膳快点开始,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没完没了的纠结。

    “这就是你刚才问起的小梳吗?模样儿倒挺清俊。”皇后在一旁冷眼旁观了半天,此时开口说道。

    “是呀,我说的小梳就是她。母后,您夸人用语也吝啬了吧,我觉得小梳能担当得起您刚才说过的一个词,绝色。”李睿嘻嘻一笑说。

    皇后听到此话,不由又侧过脸细细打量了一番苏小柔,说道:“的确是别有一番容貌,如果是长在女孩家脸上,那也许是倾国倾城,只可惜他是一个男儿身,看起来反而有点不伦不类了。”

    听了皇后这样说,李睿促狭地对着小柔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放心吧,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小柔的脸又是微微一红,低头不再言语。

    李睿又说:“皇兄,我看这小梳特别投缘,能否把她派到我景和殿去跟随我做事情呢?李睿在此先谢过皇兄了。”

    李默微微一怔,他这个二皇弟从小就不喜欢在宫中居住,时常逗留在宫外长久不归,对宫中身边伺候的人也很少提什么要求,现在却指名找他要小梳,还真是一桩怪事。

    说起来从身边给皇弟拨一名人也不算什么,小事一桩,可是,他偏偏点的是小梳。

    李默看看苏小柔,竟感到心中有丝丝不舍之情,于是说:“皇弟,我那里还有不少聪明伶俐的小公公和小宫女,你待会儿跟我去随便挑选,这小梳,我还想留在身边。”

    看着的样,李睿顽皮心又起:“皇兄啊,你那里聪明伶俐的小公公小宫女我还都不想要,我就是看上这个小梳了。”

    李默沉吟了一道:“那就问小梳自己的意愿吧。”

    皇后娘娘这时不疾不徐地发话了:“不就是一个宫中人吗?也值得你们哥儿俩争来争去?小梳,你就自己说,愿意去他们俩谁那儿当差?”

    “我……”苏小柔为难地看了看李默,又去看李睿。

    两个男人此刻都目光炯炯地盯着她,一个认识两月至今却还以为她是男儿身,一个刚刚认识一天却已识破她是女孩。

    “小梳,到我那儿去吧,我会很多好玩的哦。还有啊,你还欠我一次唱歌呢,正好补偿。”李睿笑嘻嘻地对苏小柔说。

    却听见皇后不满意地哼了声:“睿儿,人就是人,他到你那儿去也是伺候你,难不成你还带着他去好玩吗?”

    小柔听了李睿和皇后那么一说,又望了望李默,带着些微的不安。

    她希望李默也能说点什么,可是李默现在却沉默着,甚至望也没有望着苏小柔了。

    苏小柔的心中莫名有点郁闷,心想:你不留我,那我就到二皇那里去。

    可是李默沉默的身影似乎竟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轻轻牵动着她的心弦,她一张嘴自然而然就说出了:“回皇后娘娘,小梳还是愿意留在身边伺候。”

    她看到的双眸顿时闪亮了一,虽然依然没有说话,但是满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李默是喜悦的。

    同时,苏小柔也看到李睿的面容瞬间黯淡了一,不过只是一瞬而逝,马上又换上了他那副满不在乎的笑容。

    李睿哈哈一笑:“看来认识时间长的就是比认识时间短的牢靠啊。皇兄,那我以后可能就会多多到你永和殿打扰了,因为满宫里的人,我就是觉得你这个小梳最有趣呀。”

    “二皇弟,你想去我永和殿只管去玩,但是小梳平素是胆小之人,还望你言谈举止不要对他开过玩笑,以免吓着他了。”李默正色说道。

    “好了好了,一个小梳,倒弄得你俩兄弟在这儿针锋相对了。”皇后此时有点不悦了,她就不明白一个人两个儿怎么就都那么稀罕,而且大儿竟然还让二儿不要吓着那个人,真是不可思议。

    又是纳闷又是气恼,皇后转身对身边的宫女说道:“吩咐御厨房可以上菜了。”

    于是乎,宫女们端着热腾腾的大盘小碟和各式点心穿插而来。皇后母人一一坐定准备用膳,小柔心里才悄悄舒了一口气。

    夜晚,和殿书房里,李默静静地坐着。

    这几日,小梳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他发现小梳不仅通晓诗词歌赋,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帮他誊写公时一笔秀丽的小楷如行云流水般通畅俊逸。

    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小梳不简单,似乎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小梳。

    有时甚至会想,大家都说小梳像女孩,如果小梳真的是个女孩,那是不是更好呢?

    想到这儿,李默的脸庞陡然一热,自己先吓了一跳,赶紧在心里说:李默!你不要再中邪了吧,小梳怎么可能是女呢?你还是专心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吧……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