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甩了甩头,铺开一张洁白的宣纸,开始奋笔疾书。

    苏小柔端着一杯新泡好的龙井茶走进来,递上说:“,请用茶吧。”

    李默接过茶,淡淡看了一眼苏小柔:“明日我们几兄弟一起去东山皇家围场狩猎,要在东山留宿一晚,你和韩七跟我去,今日你就早点歇息吧。”

    “狩猎?”苏小柔眼睛一亮,心想那不就是可以出宫了吗?她赶紧说:“小梳谨遵吩咐。”

    翌日大早,李默带了韩七和苏小柔来到皇宫东门,与等候在此的二皇李睿和皇李佑汇合。

    看到停在面前的几匹高头大马,小柔在心里暗自叫苦。

    她从小就没有骑过马,也不敢骑马。昨晚只顾着高兴终于能出宫了,可偏偏就忘了狩猎还是要骑马去的。

    很快,几名皇和侍卫都英姿飒爽上了马,唯有小柔还怔怔站在原地,一脸为难之色。

    李默见了不免惊奇:“小梳,时间不宜拖沓,快快上马。”

    他哪里能想到,苏小柔根本不敢骑马呢?在他们那个朝代,没有男儿是不会骑马的……

    这时李睿驾马来到苏小柔跟前,看着小柔望马兴叹的模样,微微一笑:“皇兄,既然小梳不愿骑马,那让我来带她去好了。”

    说话间,他的一只手臂已经把苏小柔一把拉了起来,稳稳地放到了他的马前,然后轻轻环住小柔的腰身,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坐好了,我们要走了。”

    然后马鞭一挥,他的马率先冲了出去。

    皇李佑看见两人并骑一匹马远去,不由一脸悻然:“大皇兄,早知道我就带你那个小跟班一起走了。”

    李默狠狠地瞪了一眼他这个自小就不成器的弟,警告地说:“皇弟,你最好能安分一点!”说罢也挥马而去。

    李佑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一声,跟了上去。

    几名皇带着侍卫在东山上围猎一天,收获颇丰。

    不仅猎到了不少山鸡野兔鸟野鹿,还意外地收获了两只野猪,当全部都欢欣雀跃。傍晚在山上点起了篝火,吃烧烤的野味,喝山里的清泉。

    苏小柔是第一次出来打猎,跟着他们大开了眼界,既觉得新奇又觉得兴奋。

    除了那个讨厌的皇动不动向她投来几道淫邪的目光令她倍感不舒服以外,这一天要算苏小柔离开家之后,过得最开心快乐的一天了。

    到了夜晚,侍卫们纷纷搭好了帐蓬,大家玩了一天也都累了,于是各自安歇。

    小柔的帐篷紧挨着搭在外面,她虽然也很疲累,却因为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过夜,总感到不踏实也不习惯。过了好久,才终于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

    恍恍忽忽似梦似醒之际,却觉得好像有人溜进了她的帐篷。

    苏小柔一惊,睁眼一看,只见皇李佑正在旁边色迷迷地望着她,嘴里说着:“宝贝儿,爷想死你了。那次在书院看见你爷就一直想着你,你这小嫩脸可比我养的那些个标致多了。”一边就来动手撕扯苏小柔的衣裤。

    苏小柔惊恐万分,大喊:“救我!救我!”

    这时,李佑只感到身一轻,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重重甩在一边。转脸一看,的贴身侍卫韩七就站在他的身旁。

    他正想发火,却见韩七身后,还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冷冰冰地注视着他,正是李默。

    “大皇兄,我……”李佑一焉了。

    李默依然用他冰寒得足以能杀死人的目光盯着李佑,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啪”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李佑响亮的一个耳光。

    “不就是一个奴才吗?大皇兄,你竟然打我?”李佑恼羞成怒,捂着半边脸愤恨的说。

    “我早就警告过你!”李默冷冷地说。

    “好!你不要一天到晚做出那副一本正经的样来教训我!我看你和这个小奴才早就勾搭上了吧,我要告诉父王去!”李佑叫嚣着说。

    “马上滚!”李默没有再看李佑,只是从嘴里冰冷地吐出了这个字。

    李佑看看李默,不敢再多说什么,气恨恨地走了,站在一边的韩七也紧跟着李佑走了出去。

    李默把眼光投向苏小柔,只见她瑟缩地站在帐篷中间,满脸都是惊魂未定。

    他心中不知怎么就又莫名地疼了一,走过去轻声地说:“你,不要紧吧?”

    “……”小柔叫了一声,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一时间,苏小柔的心中涌起了无限伤心。

    几月的飘零,有家不能回;几月的隐姓埋名,女扮男装;今晚又受到皇如此欺负,她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似的刷刷刷的往掉,止也止不住。

    这李默不知所措了,他一向就是个情绪内敛的人,虽然他此刻心痛着苏小柔,却不知怎么表达出来,更不知怎么该安慰这个哭得像个孩似的小梳。

    停了一会儿,李默从怀里掏出一块缎绸手帕,递给苏小柔:“不要再哭了,我保证,不会再让他招惹到你一根头发。”

    “,我想出宫……我不想再回皇宫了,求你……”苏小柔接过丝帕,还没停止哭泣,抽抽噎噎说道。

    “你要走?”李默惊讶地说。

    “嗯。”苏小柔泪眼未干,望着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然后说:“请明天就放我走,我不回宫了。”

    李默没有说话,眼睛望着被夜风刮得飘飘摇摇的帐篷,似乎在想着什么。

    小柔这时也停住了抽泣,帐篷里陡然安静来,一种奇异的近乎古怪的气氛在空气之中静静地流淌着。

    良久,李默望向苏小柔,开口道:“如果我说,我不想让你出宫……”

    他停顿了一,目光转向别处,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我舍不得让你走,你会不会留来?”

    苏小柔呆住了,她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曾经那么远那么陌生的,现在却似乎那么接近又那么亲切。

    此刻她平静的心湖就像微风掠过水面,漾起了阵阵涟漪。

    两人都不再说话。夜,寂静得就像这东山空旷的山谷。

    但是,两个人都知道,有一种崭新的说不清楚的东西此刻正在他们俩之间温暖的延伸着……

    第二天,因为有了夜里那段插曲,气氛明显不如头天狩猎那么欢快。

    皇李佑和呈一种对立状态,一言不发,仍然是一副冰冷若山的态,连眼尾都没有扫一皇。

    只有二皇李睿不知发生了什么,依他的性格,还是嘻嘻哈哈,但是几乎没有人响应。

    再看小柔似乎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一点,一直紧紧跟随着李默,很温顺似乎又带着点淡淡的忧郁。

    大家都兴致不高,李默说:“那就早点回宫去吧。”

    李睿骑马来到苏小柔面前:“来吧,我带你回去。”

    苏小柔犹豫了一,眼睛望向李默。

    李默一言不发,拦腰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马上:“二皇弟,回去我带小梳。”然后翻身上马,驾马朝着宫廷方向疾驰而去。

    李睿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心里却仿佛怅然若失……

    九月初九,皇宫。

    今天,就是李默和相府千金苏小柔大婚的日了。

    成亲,是普天之的一件大喜事。

    皇宫里早就张灯结彩,门窗上贴上了大红的喜字,廊挂起了大红的灯笼,台桌上点燃了大红的蜡烛。宫女监们也换上了喜庆的衣服,穿梭不停忙忙碌碌。

    嫔妃娘娘们更是艳妆丽影,一个个打扮得华彩缤纷,富贵袭人,整个皇宫上都呈现着一派热闹非凡喜气洋洋的欢庆气氛。

    苏宰相千金喜嫁,两个驻守边关的儿苏俊和苏俊武都千里赶回,亲自陪送唯一的妹妹苏小柔嫁入宫廷。

    而苏宰相的儿苏俊楚,那个风采佳平日经常出入皇宫的翩翩公,却意外地没有出现在妹妹隆重的婚礼上。

    据苏宰相回皇上问话时,说是儿身体突然不适,此刻卧病在床,实在不宜出门。

    念念蒙着大红的盖头,一整天都迷迷糊糊浑浑噩噩。感觉被人簇拥着一到了这儿,一到了那儿,一跪这个,一拜那个。

    反正到哪儿都是一种闹哄哄喜洋洋的声音充斥着她的耳膜,她感到累了,也无聊了。心想在古代嫁入皇宫可真麻烦,那么多的礼节仪式,繁缛节,真是把人都要折腾得散架了。

    终于,两个喜娘把她搀入了一个似乎比较安静的房间,又扶着她到一处坐了,恭敬地说:“请妃在洞房稍作安歇,等会儿就来了。”

    洞房?我的妈呀!

    念念听到这个词,一跳了起来。

    吓了两个喜娘一大跳,面面相觑又不敢问她什么,只觉得这个妃还真是有点儿奇怪。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