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九的夜,已经很清冷了。

    皇宫里大婚的喧闹已经渐渐散去,此刻正是夜深人静。

    皎洁的月光透过宫中的桂花树,投落到大青石铺成的地面上,映出斑驳的树影。偶尔有公公打更的声音传来,更显得这夜的幽静。

    苏小柔双手撑着巴,呆呆地坐在和殿外的石桌前,望着不远处的假山池水,感觉心烦意乱。

    今天大婚,新娘竟然还是苏相府的千金苏小柔?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还有一个苏小柔?不可能呀。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在她走了这么多天之后,她们苏家和的婚事还是如期举办了。

    而那新娘又是谁呢?难道是……

    她的心中猛然有一点亮光闪过,仿佛抓到了一丝头绪。

    正在此时,却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是个什么日?好像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小柔对面的石凳上坐了,正是二皇李睿。

    “什么有人欢喜有人愁?二皇的话小梳听不明白。”小柔正想得入神,刚刚想出一点眉目,却被李睿打断,不免有些气恼,语气就带了点冷淡。

    “当然是某某人欢喜小梳愁啦。”李睿望着她,调侃地说了一句。

    “我愁什么呀?今天是大婚的喜日,小梳高兴都来不及呢。”苏小柔淡淡一笑说。

    “那么你说,为什么夜深人静你还不去歇息,而要一个人傻坐在这里发呆呢?”李睿问,柔和的目光里似乎包含着点说不清楚的东西。

    “我,在想些事情,我有点想家了。”苏小柔说着,低头去。

    “可是你的样很像是因为成婚,你在吃醋哦。”李睿研究地看着苏小柔,仿佛要看到她的内心深处里去。

    “吃醋?”苏小柔吓了一跳,她会吃醋?为了那个她要逃婚的吗?才不是呢。

    于是她的眉毛不自觉地扬了起来,并且瞪圆了她那双好看的杏眼:“二皇,你别乱说哦,我才没有吃醋呢。我就是心里奇怪,那个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妃,我也不知道什么样,一直蒙着红盖头。不过听说是个绝代佳人哦。”李睿说。

    “我是问,妃真的是苏相爷家的千金吗?”小柔郁郁地问。

    “小梳你没事吧?你这个问题真让人有点担心你今天是不是被刺激到说胡话了。父皇钦点的,苏相爷和苏夫人亲自送来的女儿不是他们家的千金那是什么呢?”李睿笑了笑语带调侃。

    “哦。”苏小柔哦了一声,就不再言语,默默地望着远处的月影发呆。

    李睿看着苏小柔娟秀的侧影,他觉得这个女孩就像一个谜,有点天真有点奇怪,令他捉摸不透却又时时吸引着他。

    “小梳,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发呆了。你这样真的很像一个伤心失意人呢。”终于忍不住,李睿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本来就是一个伤心失意人嘛,我现在既不能回家也不能出宫,我连女孩的衣装都不能穿,每天都得打扮成这副模样,我都烦透了。”听到李睿的话,苏小柔回过神来。

    “你想出宫?”李睿问。

    “当然了,每天呆在皇宫里闷死了。”小柔一撅嘴说道 ,对这个在御花园里偶然相识的二皇,她似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畏惧感。

    “小梳,你跟我说这话那真是瞎猫遇到死老鼠——找对人了呀,正好我今晚就要出宫一趟,你敢不敢跟着我走呢?”李睿又露出了他那种调侃的笑容。

    “二皇你滥用词语吧,谁是瞎猫谁是死老鼠啊?”苏小柔“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感觉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可能我是老鼠你是猫吧,就等着你来捉住我。”李睿低低地说了一句,又正色问:“你跟不跟我去?”

    “我……”小柔一时拿不定主意,犹豫着没有说话。

    “拜托,小姐,如果想去你就跟我走,我李睿虽然喜欢最美女却还是深懂君之道,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如果不想去你就赶快回睡觉,别在这里发傻受凉了,不过呢我保证你会喜欢我带你去的那个地方。”李睿说。

    “好吧,我跟你去,不过天亮之前你一定得带我回来。”小柔站起身来,她还惦记着那个不明身份的妃,心想着天亮了一定要找机会弄清楚她是谁?

    李睿带着苏小柔来到皇宫的西面宫门,那些守卫宫门的侍卫对李睿要出宫似乎都早已习以为常 ,看到他们只是恭敬地喊了声“二皇”就不再多言。

    他们俩很快就出了皇宫的重重大门,苏小柔不禁在心里想:以前那么多次想出宫都没有办法,原来跟着皇出来就这么简单。

    李睿看了看苏小柔的表情,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以后我想出宫就找二皇你啦。”苏小柔嫣然一笑。出了宫后,她感觉眼前豁然开朗,心情大好。

    “呵呵,没问题,你随时可以来找我。现在,你要和我靠紧一点,因为我要带你着起来了。”李睿笑笑,然后拉住了苏小柔的手。

    苏小柔只感到身体被李睿轻轻一拽,人就腾空而起。她吓得惊叫一声:“二皇,我们真的在吗?”

    “看你这么傻兮兮的,那我就跟你透露一点点,这就是武林中的传说的轻功啊。难道从来没有在你面前展示过吗?”李睿轻搂着苏小柔,人已经如燕般掠过了数十丈远。

    “哦。”苏小柔回答了一声不再说话。

    轻功这个词其实她并不陌生,她的个哥哥都是自幼习武而且功夫高强之人,以前她也听哥哥们说过练习轻功之类的话。但是她当时对此一点都不感兴趣,所以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今晚跟着二皇李睿倒亲身体验了一把轻功,苏小柔既感到新奇又有点紧张,不由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身的地面。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李睿说了声:“到了。”

    就感觉李睿带着她的身体轻轻一落,人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

    苏小柔睁眼一看,面前竟然是一片阔大的竹林。

    只见竹枝摇曳,竹叶婆娑,月光伴随着夜雾飘荡,如同置身于绿色的云山里。

    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情不自禁连声惊呼:“哇,好美的竹林。”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儿的,跟我来吧。”李睿微微一笑,带着苏小柔往竹林中一条小走去。

    随着小弯弯曲曲不断地向里延伸,当李睿带着苏小柔停脚步时,苏小柔感觉似乎站在了一个宁静幽美的庄园之中。

    园四周围着一圈青绿的竹篱笆,正中间竖着一座雅致的层竹楼。

    竹楼两旁除了竹枝,还栽着葡萄和石榴,而后俨然种着几株枝繁叶茂的桂花树,竹楼的前面泊着一弯清浅的池塘。

    这时,就见竹楼里走出来一个圆头圆脸,浓眉大眼的青衣小童,约莫九、十岁模样。

    看见了李睿他一脸兴奋,快地跑过来:“睿哥哥你怎么才来啊,宝儿还以为你今夜不来了呢,都差点要打瞌睡了。”一边说一边好奇地打量了一苏小柔。

    “自从接受了嘱托,我何时九月初九之夜没来这里呢?”李睿笑着瞪了那孩一眼,又指了指苏小柔说:“这是梳姐姐。”

    “梳姐姐?”那孩摸了摸自己的圆脑袋,有点奇怪地望着苏小柔,大概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他叫这个男打扮的人为姐姐。不过他还是乖巧地叫了声:“梳姐姐好,我是宝儿。”

    苏小柔看着他滑稽的模样,感觉非常可爱,温柔地对他笑了一:“你好呀,宝儿。”

    “姐姐,你好漂亮哦。”看到苏小柔甜甜的那一笑,宝儿立刻由衷地说道。

    “你也很可爱呀。”苏小柔又笑了,她已经喜欢上这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看来小梳的魅力真是无穷大啊。宝儿都知道欣赏美女了。”李睿故作叹息地说道。

    宝儿不好意思地扮了个怪相,伸出左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说:“睿哥哥,梳姐姐楼上请吧。”

    带着李睿和苏小柔来到楼的一个房间,宝儿推开门说道:“睿哥哥梳姐姐,你们慢慢先聊会儿,我去给你们煮茶。”说罢一溜烟楼去了。

    苏小柔抬眼望去,只见这间房布置得十分别致。

    里面的家俱摆设全部都是由竹制成,竹桌竹凳竹几竹帘,靠着竹窗那儿竟然还摆放着一架竹制作的古琴。

    瞧见了琴,苏小柔一阵心痒。

    她自小就熟习古乐,惜琴爱曲,不由走过去坐在琴凳上轻轻弹拨琴弦,古琴随即发出清脆悦耳的乐声。

    伴着悠扬的琴声,苏小柔纤手轻扬,神思悠远,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在家里时那抚琴吟诗的快乐日,一时沉醉其中,似乎忘了身处何方。

    直到一曲既终,李睿倚在一旁看着如画般诗意的弹琴女,听着美妙舒柔的叮咚琴曲,竟然是一副乐在其中悠然神往的样。

    苏小柔回过神来,禁不住说:“二皇,我想问你……”

    却不想这时候李睿正好也开了口说:“小梳,我想问你……。”

    两人一都收住了话语,相视而笑。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