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说:“美女为先,你先说吧。”

    “我想问,二皇你既然身为皇,怎么却不像别的皇家弟?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而且你怎么会这样一身好功夫呢?”

    “你问完了?就这么多吗?”李睿微笑着说。

    小柔点了点头,其实她心里对二皇还有很多好奇,但一时间又似乎只能想到这些。

    “第一,因为我天性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皇家的那些规矩条教对我来说是无用功哦,所以我不像也不想像别的皇家弟;第二,这里是我的一个静心休养的处所,也可以说是我的秘密歇息地;第,因为我的不安分,经常在宫外东奔西走,所遇高人非常之多,而我一向又勤好练,自然而然就有了这一身大好的功夫了。”李睿望着苏小柔,笑容不变语调平淡地说。

    “是这样呀。”苏小柔依然觉得这个二皇似乎还有什么令她捉摸不透的地方,但又知道不能再深问去,毕竟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二皇这样跟她说都已经算是足够信任她的了。

    “好了,面该我问你了哦。你如果只是一个人,怎么却有如此高超的琴技?你既然身为一个女,明明有着花容月貌,却又为何要隐藏自己,打扮成一个男人模样呆在皇宫?莫不是怕我父皇看上了你,把你纳了做了妃去吧?”李睿一开口就又是一番半开玩笑半带认真的话语。

    “我发现二皇最喜欢妄自猜测了,我之所以女扮男装,当然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所以现在还不能对你说啦。至于我会弹琴,那也是和二皇您一样,是因为我有高人为师而且我自己又勤好练。”苏小柔轻轻笑了一说道,她感觉跟这个二皇在一起讲话很放松,没有一点拘束感。

    “这不公平呀,我什么都告诉了你,你却只给我讲这么一点点。”李睿故意做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

    “呵呵,二皇你刚才不是还在讲女为先吗?那你就再让我一次,就当我们俩都扯平了吧。”小柔掩嘴一笑,眨着一双剪水秋瞳望着李睿,在这个温馨舒适的竹里,她似乎忘了近段日里的种种烦心之事。

    “行行行,女为先,我同意让着你。谁让我李睿一直这么风翩翩又特别怜香惜玉呢。”李睿一副无可奈何却又乐意享受的表情。

    苏小柔忍俊不禁笑道:“你还要不要听我唱歌?算是我赔偿给你的好了。”

    “当然要,要了!上次在御花园你无故失约,害我空等了那么久,今天你要加倍唱给我听哦。”李睿轻轻说道,一双闪亮的眸含笑地盯住苏小柔。

    在他柔和又仿佛温情的注视,小柔回身拨动琴弦,轻声唱起歌来。

    “哇,梳姐姐唱歌唱得好好听啊。”这时宝儿端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水走了进来,显然已经听到了苏小柔的歌声,一边赞叹一边又说道:“睿哥哥,梳姐姐,茶来了。”

    他熟练地把茶壶摆到竹桌上,拿出两个透着荧光的碧玉绿盏,都满满地斟上了茶水:“睿哥哥,梳姐姐,请歇息,来尝宝儿亲手酿制的桂花茶吧。”

    苏小柔说了声:“好啊。”

    她唱得也觉得嗓疲了,于是停弹琴,走过去在竹椅上坐,端起玉盏轻轻喝了一小口,顿觉馨香袭人,一股淸甜之气沁人心肺。

    “好香的桂花茶呀,这是宝儿你自己种的茶吗?”苏小柔赞赏地问道。

    “嗯,宝儿每年都在这里守着桂花树开,然后拣几枝开得最盛最美的桂花摘,洗净晾干,留着等睿哥哥来时给他泡茶喝,睿哥哥最喜欢喝宝儿泡的桂花茶了。”宝儿甜滋滋地说着,看得出来,今晚他非常兴奋。

    “小鬼头,你还不快去睡觉吗?”李睿也坐来开始茶。

    “不要啦,宝儿想和睿哥哥你们一起玩呢。平日里就宝儿和爷爷在这里,好生孤单。”宝儿眨巴眨巴眼睛,他确实是恋恋不舍离开这里。

    “那宝儿的爷爷呢?”苏小柔听了便问道,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就只见到宝儿这一个孩,其余似乎空无一人。

    “爷爷出门去了,每年九月初九爷爷都会出门,睿哥哥也会来这里陪宝儿玩。”宝儿说。

    “好吧,你睿哥哥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一夜,你说你要玩什么,要个人都能玩的。”李睿说道。

    “我要棋。我去拿棋盘!”宝儿兴奋地说,欢跳着楼去了。

    他很快就返回了楼上,手里拿着的原来竟是一副翡翠围棋。

    当人就摆开棋局,李睿和宝儿先一局,来来往往几番回合,李睿轻取获胜。

    然后苏小柔和宝儿对弈,小柔平日棋艺尚可,对付宝儿这个孩,自然就有点漫不经心。

    没成想宝儿虽然对弈李睿败阵很快,但面对苏小柔却思维敏捷,越战越猛。几番来,等到苏小柔集中精力想专心应战之时,败局已定,已无回天之力了。

    苏小柔不由掩棋笑道:“好聪明的宝儿,姐姐甘拜风了呢。”

    宝儿嘻嘻一笑,扬起脑袋略显得意地说:“嘿嘿,这都是睿哥哥教的我。”

    “总算你这个小鬼头还记得是我教的你。”李睿摸了摸宝儿圆圆的大脑袋,一双眼睛却含笑地望向苏小柔。

    苏小柔此刻也正向李睿看去,两人四目一对视,仿佛都有点与平日不一样的感觉。

    小柔心里一慌,赶紧垂眼帘:“睿哥哥一年上头又能教你几回呢?还不是宝儿自己天资聪慧,才能得这样好哦。”

    “哈哈,梳姐姐,宝儿好喜欢听你说话。我们再来棋,我还要。”宝儿面上更加得意洋洋,又拉着苏小柔要棋。

    于是两人又摆开棋局,激战起来。

    李睿在一旁饶有兴味地看着两人对弈,时不时为二人指点一迷津,倒也不亦乐乎。

    一夜酣战,人都精神十足,没有一点困倦之意。不知不觉中,东方天空已经蒙蒙发亮。

    看着还玩性正浓的两个人,李睿提醒着道:“小梳,你还要不要天亮赶回去的?”

    苏小柔一惊,再看天色已经发白,连忙站起身说道:“当然要回去了,我白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此时她又想起了皇宫里的那个不知是谁的妃,心情不由沉重起来。

    “宝儿,我们要走了,爷爷回来后告诉他睿哥哥很想他,哪天过来陪他喝酒。”李睿亲切地拍了拍宝儿脸蛋。

    “嗯,次记得把梳姐姐也带来哦,我还想跟梳姐姐棋玩呢。”宝儿懂事地点点头,眼睛里流露出丝丝不舍。

    “那就要问你的梳姐姐还愿不愿意跟我来了哦。”李睿笑笑,又去看苏小柔。

    宝儿也充满期待地望向苏小柔,苏小柔赶紧俯身,香了香宝儿的面孔:“梳姐姐一定会记得再来看宝儿,跟宝儿棋的。”

    人一起了竹楼,宝儿一直将他们俩送到竹林之外,才恋恋不舍地和他们挥手告别。

    李睿带着苏小柔一轻步如,很快就回到了皇宫。天依然没有大亮,朦胧的晨雾中透露着仲秋的一股淡淡凉意。

    想起自己回到宫中还要面对的一些烦心之事,苏小柔不由对李睿说道:“如果能一直生活在竹林那样幽静雅致的地方,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这很简单啊,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带你到那里。甚至可以陪着你在那里生活呢。”李睿微微一笑,又是他那副特有的调侃的语气。

    苏小柔轻轻瞪了李睿一眼:“二皇怎么总是喜欢跟小梳说笑话呢。”

    “对天发誓,我可没有跟你说笑话啊,我是认真说的。”李睿一本正经地说。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永和殿大门之前,苏小柔停脚步,准备跟李睿说声谢谢然后道别。

    却忽听一个声音蓦然响起:“二皇弟,小梳,你们一夜未归,玩得很尽兴吧?”

    二人顺声望去,就见李默昂然而立,站在和殿门廊,正表情奇异地望着他俩。

    他已经换了昨日的那套喜服,此刻穿着一套鹅黄色的外套长衫,显得格外俊逸洒脱,风采翩翩。

    苏小柔看到,心里不知怎么就突地一跳。

    然后她又发现此刻自己和李睿还是手牵着手,刚才李睿带着她落地面后,两人都忘了放开。

    她赶紧往旁边退了一,试图抽出手来,没想到李睿却更加有力地攥住了她纤柔的小手,令她无法脱身。

    苏小柔一急一慌,一张白皙的小脸又开始烧红,却不知道该怎么对解释。

    “哈哈,皇兄,昨夜是你成亲大喜之日,洞房花烛,**苦短啊。为何今日却起得这样大早,肯定不会是为了专门问我和小梳玩得尽不尽兴吧?”李睿哈哈一笑,看着李默说道。

    o(n_n)o~吼吼,求各种支持动力!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