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书房阅读公,就等着妃您呢。我现在就去请过来,说您已经准备好了。”珠珠答道。

    “不用了,我们一起去喊他走就行了,过来过去的又多耽误一点时间。”念念说着,就抬脚往外走去。

    她是个急性,如果有事就希望快点完成,等不得这样传来传去。

    到了和殿书房,珠珠还想找小李先通传一声,却不想念念已经在她前面先跨进门去。

    珠珠只好停步来,站在门外等候,不敢随意进去打扰。

    念念哪能顾及宫中这些那些的规矩条例呢?她进了书房也顾不得四打量,见李默正坐在桌前翻阅稿,就说:“,我弄好了,现在可以走了吧,一起去拜见你的皇帝老爸和皇后老妈。”

    李默抬头望了望念念,见她今日似乎精心梳妆打扮过,整个人都显得明媚生动,俏丽无比,倒是让他眼睛一亮。

    但是听她一开口说话,怎么就觉得那么别扭呢?皇帝老爸?皇后老妈?这是哪里来的新鲜词语?

    李默不禁微蹙了一眉头:“可以走了,不过待会儿见到父皇和母后,你要和我一样称呼,不要由着性乱说一些话语,以免多生一些变故。”

    从昨夜到今晨,李默已经感到他的这个妃很能让人头大了,忍不住就要先交代一声。说完他没有再看念念,先行走了出去。

    孟念念不由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口没遮拦,在这门禁森严的皇宫里确是要多加注意,管好自己的嘴了。

    她一边暗自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做到沉稳大方、端庄贤淑、斯谦柔,不能给宰相府和小柔丢脸。一边紧跟着走了出去。

    李默和念念一同前去皇宫的养心殿,珠珠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

    李默昂阔步目不斜视,步迈得很快。

    而念念却边走边看,掩饰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一就和落开了距离。

    毕竟这是孟念念第一次身临其境来到一个真正的千年前的皇宫,不是在梦里,不是在旅游景区,也不是在电视里观看这些深宫大院。

    上次和小柔跟着苏俊楚只去了皇家的书院,念念心里后来都遗憾坏了,这次自然是不肯放过每一处好好欣赏的机会。

    她也忘了自己既然嫁进了皇宫做了妃,那以后就会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把这皇宫内外欣赏个遍,只顾着现在大饱眼福了。

    正在细细欣赏皇宫风景,就听珠珠说道:“妃,咱们是不是要走得快点些了,都走到前面去了。”

    孟念念往前面一瞧,果然见李默已经走到一个离她们比较远的位置了,而且还在继续向前走,没有一点停来等候她们的意思。

    她的心里不由有点小小的气恼,心想:不管怎样,我还是你刚刚娶进宫来的妃啊,尽管没那个……什么,但是名义上总还是你的新婚妻吧。现在一起去拜见你的父母,你这样一个人急匆匆地向前走,把我甩得这么老远,算什么啊?

    这样想着,她就冲着前面大喊一声:“李默!你等一我,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听到喊声,李默微微皱了一眉头:又是直呼其名?

    他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说道:“是你走得慢了,给父皇母后请安要早一点去的。”

    孟念念心知是自己起床晚了,又在上耽搁,当也有点汗颜,于是说:“你怎么不早说呢?我也很会走快的。”

    说着,她就提起裙快步向李默跑去,珠珠赶紧也跟着她跑了起来。

    不成想珠珠给她打扮的这身长裙虽然穿在身上妖娆漂亮,但是要跑起步来却为麻烦。

    更要命的是还有一条长及曳地的腰带,孟念念只顾提起了裙却忘了还有腰带,跑了几步就一脚踩在了带上,只听到珠珠一声惊呼:“妃,小心。”

    孟念念身体一歪,人就重重地摔了去,整个儿栽在地上。

    李默在前面看得目瞪口呆,赶紧回身向她们走过来。

    珠珠快地过去搀扶住念念:“妃,您不要紧吧,摔疼了吗?”

    孟念念吸着气揉着腿地站起来:“当然摔疼了,疼死我了。”

    此时李默也走到了他们身边,看到念念一脸狼狈,漂亮的淡黄纱裙也沾上了尘土,不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让你走快又没让你跑起来,你可真是让本王吃惊啊。”

    念念这会儿正疼得闹心,又懊恼自己在和珠珠面前出了洋相。

    听到李默看她摔这么狠不仅没有一点关心,反而似乎还在责怪他,不由心中更加气恼,冲着李默大吼一声:“我自己愿意跑愿意摔跤的行不行!”

    说罢,她就甩开珠珠搀着她的手,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去。

    却忽听一阵“哈哈哈哈”的大笑声传来,一个声音说道:“皇兄,皇嫂,看起来你们好热闹啊。”

    孟念念定眼一看,又是一个翩翩公。身材挺拔,剑眉星目,五官之间似乎和李默有那么一点相像,但是神情气质却大不相同,此刻正从从容容的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表情从另一条宫中小向他们徐徐走来。

    她心里想:古代的好看的男生还真不少啊,恰恰都被我遇上了。皇我在书院里见过,现在这个叫皇兄皇嫂的,那准是的另一个弟弟二皇了。

    果然,她看到李默向那人微微一颔:“二皇弟,这么一会儿你都歇息好了么?今日我和妃来得晚了。”

    李睿微笑地带着一种新鲜的目光看着他们:“像我这样时常浪迹江湖的人一夜不睡根本算不得什么,我倒是有点担心小梳……”

    他说到了小梳,李默的心里轻轻一动,可是李睿却及时停住了这个话头,转向念念施礼说道:“李睿见过皇嫂,皇嫂刚才的表演很精彩哦。”

    孟念念本来正准备向这个初次见面的二皇客客气气地回一个礼,道一句礼貌的问候。听了他后面的那句话,知道他已经把刚才她摔跤和发火的样都看见了,而且看着他似乎竟然也是一副看戏不怕台高的样。

    她不由没好气地说道:“是呀,我的表演是很精彩,你们看得很高兴很满意是吧?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看人出糗很好玩吗?还是什么皇呢,我怎么看不到一点你们的爱民之心在哪里呀?”

    说完,她狠狠地给了李默和李睿一个大白眼,也不管他们几个人什么反应,就扭头向前面走去,珠珠赶紧跟了上去。

    李睿惊讶地望着念念的背影,对笑道:“皇兄,看来世人传言确实不能全信啊,都说苏相爷的千金苏小姐温柔娴淑,今日一见倒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啊。”

    李默轻轻摇了一头,心里说:她昨晚早就让我大开了眼界,面上却只淡淡一笑:“今日实在是弄得晚了,我们都要快点了。”

    他们四人一行,无言地走了一会儿。

    孟念念虽然因为刚才摔跤被他们笑话而感觉有些懊恼,但毕竟生性天真浪漫,看着身边的美景如画,一就忘记了刚才那点小小的不愉快。不时问一他们这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又连连说皇宫怎么这么大呀,走了半天还不到,简直比逛街还累。

    李默和李睿包括珠珠有时都被念念的一些问题弄得哭笑不得。因为有李睿这个爱说爱笑的人在身边,李默就很少讲话,任由李睿给念念随意讲解。

    这样边走边说,终于走到了一处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宫殿大门之前,就见一个公公疾步迎了过来:“恭请妃,恭请二皇。”

    念念凝神吸气,在心里说:一定要镇静自若,再也不能闹笑话了呀。

    踏进宫殿,孟念念一眼望去,就见整个大殿光影琉璃富丽堂皇。

    地面用纯白的玉石铺就,今日这里铺满了大红的地毯,上面还撒有花瓣片片。

    搁放菜肴的红木大桌也摆放整齐,上面摆着水晶果盘和糕点银盘。大殿上座是两把并连的龙凤金椅,铺着金黄色的丝缎绣垫,绣着金黄的龙凤呈祥图案。

    上龙椅坐着一位身着黄袍气宇不凡的中年男,他的身边凤椅上是一个雍容华贵珠环翠绕的美丽妇人。孟念念知道这肯定就是皇上李盛隆和皇后娘娘了,而皇上和皇后两边还坐着几位衣饰华贵,妆容艳丽的美貌女,想必是皇上的贵妃娘娘之类。还有皇李佑和唯一的公主兰心也坐在一边,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他们这个新进宫的皇嫂。

    此刻,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孟念念身上,她定了定神,面带她认为最恬淡最自然的笑容,任由他们打量。

    李默先对皇上和皇后娘娘施了一礼:“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

    孟念念赶紧跟着行礼:“小女给父皇母后请安。”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