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这句话一说,里所有的人一时都有点愣怔,没想到这个妃竟然不知道自称臣媳。

    皇上李盛隆和皇后娘娘互相望了一眼,虽心中略有不悦但面上却不露声色。

    皇上微微一颔:“儿臣请起,免礼平身。”

    孟念念见了众人脸色不对,心知是自己说错了话,却不知错在哪里?

    她记得在书房时李默说过见到皇上和皇后娘娘时,要和他一样称呼,所以她就很乖巧地跟着叫了父皇母后,却不知道哪里仍然不对。

    这时李默怪怪地看她一眼,轻声说道:“你现在应该自称臣媳。”

    念念一恍然大悟,在心里说:那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一呢?嘴里立刻又说了句:“臣媳给父皇母后请安,恭祝父皇母后福体安康,万寿无疆!”

    皇上和皇后娘娘面上露出了笑容,想着刚才也许是这孩昨日累坏了,一时糊涂说误了口。苏宰相的千金那是满朝闻名的大家闺秀,怎么会连这点礼仪都不懂呢?

    此时有宫女端着银色托盘,上面摆着一壶清茶两个玉盏,送到念念面前。

    孟念念看了看,想起珠珠说过今日还要给皇上和皇后娘娘奉茶,赶紧接过茶壶,把两个玉盏斟满。然后走上前去,双手捧杯,依次给皇上和皇后娘娘敬上茶水。

    皇上和皇后娘娘看着念念姿容秀丽,举止大方,心都非常满意。端起茶水喝了,又将赏赐的红包放入银盘。

    然后皇后亲切地对念念说道:“早就听闻妃是色艺双绝的女,日后有你在宫中尽心辅佐,哀家和你父皇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臣媳会谨遵父皇和母后教诲,孝顺长辈,帮顾。”念念连忙答道。

    皇后点了点头,又说:“你来宫中自当和在娘家一样自在,不必过拘谨,有什么事情只当哀家也是娘亲,尽管说来,哀家自会为你做主。”

    念念听着皇后话语满是关切,但字字句句又显出一股威严之仪。料想这皇后娘娘肯定也不是等闲之辈,当只是连声答应。

    此时皇上开口说道:“默儿,你和小柔也来坐,把几位娘娘和你的皇弟皇妹都介绍给小柔认识认识。”

    “是,父皇。”李默答应一声,带着念念一一见过各位贵妃皇亲,然后在早已安排好的座位落座。

    孟念念虽然对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好奇,除了那个以前见过一次让她厌恶的皇以外,其余的人她都想细细观察一番。

    但是此种场合,却也不敢过随便,只好收心敛性低眉顺眼做出一副无比淑女的模样。心里说着: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时间,让我尽可以好好看这些古代的皇孙贵族呢。

    养心殿皇家与新妃的见面仪式整整进行了一个上午,然后大家齐聚用完一顿念念从未见过的,无比丰盛奢华的午膳。皇上发了话说无事各自先去安歇,贵妃公主和皇们才一一告退散去。

    皇后娘娘喊和念念多留了一会儿,很亲切地问了问苏府的一些俗事杂情,又对二人说了些以后要相亲相爱的话,才让二人离去。

    李默和念念本是一起回和殿,珠珠紧跟念念走在后面。

    但是走了一截,李默却说朝中还有事物需要处理,让珠珠先陪妃回去。

    其实先前大家会见之时皇上已经说了新婚,这几日可静心休养,多陪陪新入宫的妃,无需再忙政事。

    不过念念早就听说过是个勤奋严谨之人,换句现代的话说,就是他是个事业心强的男人,所以对此刻要去忙公务她并不感到奇怪。

    何况她和的关系在外人眼里是新婚夫妇,但实际上二人有多么陌生只有他们俩自己心里最清楚。所以念念甚至有点儿希望先走,她自己再和珠珠消消停停地逛回去。

    先前来的时候跟着走得很快,又还摔了一跤,孟念念是满心不爽。

    而现在只有她和珠珠,珠珠对她的一切行为当然是毕恭毕敬的,念念尽管悠哉乐哉慢慢地往回踱着步,又把千年前的皇宫美景好好看了个够。

    回到了和殿,念念对珠珠说:“现在我想上床睡一会儿,你们别吵我。如果晚饭时我没醒也不用喊我起来吃了。”

    在穿越以前不用上课时她常常一睡就是一个午,错过了晚饭时间那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那时她总是睡到自然醒晚上起来,再随心所欲吃点爱吃的零食就把晚饭算是打发了。

    “是!妃。”珠珠答应一声走了出去,心里对这个不拘小节的妃却难掩好奇。

    念念踢掉鞋,衣服也懒得解开,拉开大红绣花缎被就想躺去,却见珠珠又很快碎步走进来说道:“秉妃,兰心公主过来看您了。”

    念念稍稍一愣,只好又坐了起来,一边穿鞋一边说:“那快请公主进来吧。”

    她对兰心公主这个名字印象非常深刻,那日苏宰相让她代替小柔嫁入皇宫之时就说过,兰心公主早就属意苏俊楚。

    此刻再回想起来,令念念的心里又是微微一痛。

    “皇嫂,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呀?我的大皇兄呢?”念念还在回想时,就见兰心公主带着两名宫女满面含笑跨进门来,并且无比亲热地喊了她一声皇嫂。

    “他还有事务要忙,我就先回来了,正好沿好好观赏了一番宫中的景致。”念念微微一笑,移步走到房间中央,指了指紫檀木雕花软椅说:“公主请坐。”

    “大皇兄也真是的,这两天还忙什么公务啊。”兰心公主一撇嘴说道,又走过去亲热地拉住了念念的手:“皇嫂你也来一块儿坐呀,咱们俩好好说会儿话。”边说把念念拉到身边和她一块儿坐了。

    她这么热情洋溢倒令念念有些微微的不自在,于是轻笑一声:“这个,公主请先讲吧,念……小柔刚进宫里,有很多事情还要向公主请教呢。”

    念念边说边细细打量面前的兰心公主,刚才见面时人多事杂,虽然她对兰心公主很有兴趣,却也不好意思一直盯着她看,此刻正好补上。

    只见兰心公主生得一张尖尖的瓜脸,两弯细长的柳叶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镶嵌在白里透红的脸蛋上顾盼生辉,倒也真是一位少见的美女。

    但是比起苏小柔来,念念觉得还是少了那分袅娜的韵味。

    此时兰心公主也细细看好了孟念念,说道:“皇嫂,你当真名不虚传,是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呢。兰心从小没有姊妹,说起来皇嫂比兰心还要小上一岁,以后在宫里兰心自会把嫂嫂当亲妹看待。”

    念念听了此话,头皮隐隐有点发麻,她知道自己虽然长得算是漂亮可爱,但是要想和苏小柔一样称得上国色天香那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这个兰心公主年龄不大,说起奉承的话来倒真是毫不含糊。

    念念只好又笑了笑,敷衍着说道:“哪能跟公主比呢?公主才是名不虚传国色天香。”

    兰心公主莞尔一笑,面上露出了几分自得加开心,大概对念念的这句话听得甚为舒服。然后她回身唤来后面的宫女:“秀月,把我送给妃的东西呈过来。”

    “是,公主。”那名宫女点头走上前来,把手中托着的一个小巧玲珑的锦盒恭敬地递到念念面前:“请妃过目。”

    “这是什么呀?”念念狐疑地望着兰心公主问。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这是兰心专门给皇嫂准备的一份小小的见面礼。”兰心公主微微一笑,示意念念打开盒。

    念念接过那个锦盒,轻轻打开,只见里面垫衬着的金丝绒布已经被映得熠熠闪亮,竟然是一对光彩夺目,璀璨生辉的透红翡翠滴珠耳环。

    她衷心地发出一声惊叹:“哇塞,好美的耳环。”

    “就猜到嫂嫂肯定会喜欢的。这是兰心从自己饰中精挑细选出的一款,送给嫂嫂这样的佳人佩戴最合适了。”兰心公主看着念念惊羡的表情,很满意自己所送礼物的效果。

    “念……小柔虽然喜欢,但是却不会接受公主如此贵重之礼物,还请公主收回吧,小柔谢谢公主的盛意了。”念念将耳环托在手中细细欣赏了一番,却又重新装入盒中,递给了那名宫女,一时说漏嘴差点说出自己的真名了。

    “嫂嫂,这是兰心诚心实意送给你的一片心意 ,如若拒绝,那嫂嫂可就不给兰心面了。”兰心公主见此,面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但很快就闪过去了,对着念念时依然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

    “好吧,那小柔就恭敬不如从命,收公主的这份心意了,谢谢公主。”看着公主一脸固执,念念心知势必要收礼物。

    她心里对自己说:既然她非要送给我那我就要着好了,反正她是公主千岁,皇上的宝贝女儿,有的是金银珠宝饰,我不要也是白不要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