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念念的呼吸又是一阵静止。

    她看到苏俊楚面色苍白,形容憔悴,眼睛深凹去,布满了红丝,胡也长出来了,甚至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整个人看上去失魂落魄,形销骨立。

    虽然面容还是那么俊朗帅气,但是几乎找不到昔日的一点风采了。

    念念的心里一阵绞痛:从前那个漂亮潇洒的苏俊楚呢?从前那个神采扬的苏俊楚呢?从前那个温儒雅的苏俊楚呢?

    她感到自己的脸色也同样变得苍白而没有血色,再也想不去了。

    “俊楚,你怎么瘦成这副样?”这时,和兰心公主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身体不适,又怎能胖得起来呢?”苏俊楚苦笑一,却并没有看着他们,眼睛依然盯着念念:“……妃,还请原谅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去恭贺你们的新婚大喜。”

    “俊楚,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说这种见外的话干什么?我倒是责怪自己没有及早来探望你。”李默走过去,关切地说道。

    “那……妃,你也不怪我吗?”苏俊楚却没有放过这个话题,又对着念念问道。

    “俊楚,皇嫂是你的亲妹妹,看到你生病她心痛都来不及了,你看她都快急哭了,怎么还会怪你呢?是不是呀,皇嫂。”兰心公主赶紧走过去挽住了念念的手臂。

    念念心如刀绞,强忍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顺着兰心公主的话连连点头。

    李默看了看念念,心想他们兄妹情深,看到哥哥病成这样自然伤心,这时倒还像是有一点大家闺秀的姿态,不似和我在一起时那么稀奇古怪了。

    苏俊楚的眼睛几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念念,念念那忧伤带泪的模样让他的心又是一阵疼痛。

    他长叹一声,不忍再说去,转头对李默和兰心公主说:“我这个妹妹自幼顽皮脆弱,不习惯拘泥世俗礼仪,以后在宫中还希望和公主能多多照顾于她,不要让她受到什么委屈了。”

    “放心吧俊楚,你的妹妹我怎么会不照顾呢?我跟皇嫂都说过了,以后我们俩在宫中就像亲姊妹一样相处呢。至于大皇兄,你就更不用交代了,小柔是他八抬大轿娶进皇宫的妃,他更要照顾了,爱着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你现在最要当心的是你自己的身体呀。”兰心公主抢着说道,对苏俊楚的关心溢于言表。

    “是呀俊楚,现在当务之急,是你静心先把身体养好,朝中还有很多事务等着你来和我们一块儿处理呢。”李默也说。

    “我的病只怕好不了了。”苏俊楚又是沧然一苦笑,转身望着湖水幽幽说道。

    “俊楚别乱说,哪有好不了的病呢?回头我就给父皇说让胡医来给你瞧瞧,开几副良药,你吃了准能药到病除。”兰心公主嗔怪地望着苏俊楚,又道:“这湖边凉风大,你有病在身,还是回房中歇息去好。”

    “是呀,也该回去了,谢谢公主的关心。”苏俊楚叹息一声。

    他看看念念,念念依然一言不发。此情此景,就仿佛电视剧里的言情片段,让念念真的无从适应。

    “我们陪你回去。”兰心公主望着苏俊楚嫣然一笑,对这个她心中心仪已久的男,哪怕今天憔悴消瘦成这般模样,在她眼里,也只是另外多了一种沧桑的美感罢了。

    几人一起,陪着苏俊楚回到房中,又聊了一些话语。

    基本上都是兰心公主说得最多,李默偶尔插上几句,念念很少说什么。而苏俊楚也仿佛心不在焉神不守舍,时常答非所问。

    李默看出苏俊楚情绪不佳,不愿和他们多聊,起身说道:“俊楚,那你在家好生安歇,我们就先到苏相爷那边去了,改日再来看你。”

    兰心公主虽然还想多留一会儿,但又不好说明,只好也跟着李默站了起来:“那我们先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养病,快点好起来。”

    念念沉默地跟着他们走到门边,突然说:“公主你们先去,我再留来跟哥说几句话就来。”

    李默和兰心公主点点头,心想他们兄妹自幼感情深厚,必是想说些知心话不愿让旁人听到,于是二人先行出去了。

    念念回过身来,默默地望着苏俊楚,苏俊楚也默默地望着她。

    四目相对,时光仿佛停止了流动,房间里安静得能清晰地听到两人的呼吸与心跳。千言万语,无限相思与苦痛,都在二人的目光里缓缓传递。

    念念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张口叫了一声:“哥……”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眼泪扑簌簌地往直掉。

    “念念,不要哭……你知道,我是最舍不得看到你哭了的。”苏俊楚凄然一笑。

    “我可以不哭,但是哥,你不要这个样了好不好?你不要这么消沉了好不好?你不要这么憔悴了好不好?你可以骂我可以恨我但你不要再这么糟蹋你自己了好不好?你恢复你以前的神采奕奕好不好?你还像以前那么骄傲那么挺拔好不好?你知道吗,你这个样让我看了真的好难过。”念念的眼泪更加汹涌地落来,一口气把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你真的会为我难过吗?妃,你不是已经如愿以偿了吗?当你坐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做着万人瞩目的妃时,你难道还会因为我这个被你遗忘被你丢弃的人难过吗?”苏俊楚依然用那种静默的令人心碎的目光看着念念,一字一句地说道。

    “哥,我知道是念念对不住你,可是……求你,不要再这样……”念念猛烈地摇头,泪如雨,又继续说:“你这样会让舅舅舅母更担心,会让所以关心你的人都担心,他们一心希望你好,还有兰心公主对你那么好,念念不值得你这样牵挂的,你就早点振作起来吧。”

    孟念念脑已经几乎混乱了,她急促又忙乱地说着,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任由泪水在脸颊溅。

    苏俊楚却沉默了,他一言不发,甚至转过头去,看也没有再看着念念了。

    孟念念收住了话语,她突然觉得自己所说的一切也许都是多余的毫无意义的,自己留来希望能劝好苏俊楚那也是傻天真的念头。

    于是她擦了擦眼泪,勉强平静来:“哥,念念只希望你能快乐一点,如果你听不进去,那念念就不说了。我走了,你自己多多保重。”

    说完,她再一次留恋地看了一眼苏俊楚那落寞又忧伤的身影,转身欲走。

    “念念,不要走。”却听到苏俊楚在身后低沉地唤了一声。

    孟念念停脚步,她不敢回头,却怎么样也迈不动离开的步伐。

    这时,却感觉苏俊楚从身后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念念蓦然回,正遇上苏俊楚那又深情又痛苦又无奈的眼神,她一时心如乱麻,痴在那里。

    他们就这样互相痴痴地凝望着,仿佛要把对方的一生一世都看进心里。

    孟念念忽然感觉到好累又好平静,只想安安静静地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她不再说话,只是用目光表达着她的歉意她的牵挂与她的不舍。

    “念念,你还好吗?你在皇宫还过得习惯吗?你可知自从那日起,我每天都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忘记你,可是……我无时无刻,又没有哪一天能不想着你。”终于,苏俊楚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又回到了从前的那种温柔,充满了关切与爱护。

    “我知道,哥,我都知道。我在皇宫挺好的,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不习惯,那就是我也每天都在惦记着你。”孟念念拼命地点头,泪水又涌入眼眶。

    “你真的每天还惦记着我?”苏俊楚讶然地望着念念,似乎不敢置信。

    “是的是的是的,我好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好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我好想知道你还怪不怪我?我好想回到当初我们在湖边谈天说地的那段时光。”孟念念连声说道。

    此情此景,已经使她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只知道面前这个斯人憔悴的男是她心底的最爱,她抑制不住要把自己的心声全部倾诉出来。

    “念念,你可知道你这几句话对我而言的意义吗?”苏俊楚的眼睛一变得闪亮起来,整个脸庞也焕发出了生动的光彩,他轻轻拭去念念脸颊上的泪珠,柔声说道。

    念念含泪而笑:“哥,念念一直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所以你要答应我,早点好起来……”

    她没能继续说去,因为猝然间,苏俊楚已经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并且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哥,不行的……”孟念念倏然惊醒,试图从苏俊楚怀疑挣脱出来。

    可是,她的挣扎却被苏俊楚的臂膀更有利地禁锢住了,嘴唇也被热吻堵住,说不出一句话来。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