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俊楚狂热地辗转地亲吻着她 ,嘴里激动地说着:“念念,我好想你,你知道吗?我每天闭上眼睛面前就是你的影,睁开眼睛面前还是你的影。念念,我爱你。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原来有这么爱你,我原本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再理你,可是一看见你,我什么都忘记了,我什么都顾不上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你是孟念念也好,你是妃也好,只要你现在说一句话,愿意和我在一起,我马上就去告诉李默,你是我的!我要带你走!”

    在他激情如火的热吻和深情似海的话语里,念念感觉心神似乎越越远越越高,世间万物都不存在了,只剩他和她,自己仿佛已经要被这柔情蜜意融化了。

    渐渐的她也紧紧地抱住了苏俊楚,闭上了双目,深情地去回吻他。

    不再去思考那些杂七杂八的顾虑 ,也不再想挣扎逃离,只想靠在这温暖的怀抱,多滞留一会儿,多享受一会儿……

    念念的回应激起了苏俊楚更强烈的热情,他更加用力地把自己这个最心爱的女人搂进怀里,仿佛要把她整个人儿都揉进自己身体。喘息着将湿热的嘴唇摩挲移到她光洁的额头,她微闭的双眼,她湿润的红唇,她芳香的脖颈。

    念念的每一次轻叹和悸动,都换来苏俊楚更为疯狂和热烈的亲吻……

    “孽啊!你们真是要气死我呀!”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随着一声怒喝,苏俊楚和孟念念从缠绵柔情中骤然惊醒,只见苏相爷面色铁青,横眉怒目地站在门口。

    念念吓得赶紧放开紧揽着苏俊楚脖的双手,满面羞红,不知所措。

    而苏俊楚却异常镇静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一脸怒容的苏相爷,用一只臂膀仍然紧紧搂着念念颤栗的身体,然后平静地说:“爹,你也看到了,我和念念是真心相爱的,我一定要娶念念。我现在就去告诉,念念不是小柔,我要带念念走,不管他怎么想怎么说,哪怕是要杀了我,我都要和念念在一起!”

    “你!你!你……是不是疯了?!你想过念念现在的身份没有?你这是要惹大祸呀!”苏相爷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儿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他气得嘴唇也哆嗦了,胡也颤抖了,指着苏俊楚喝斥道。

    “我是疯了!自从念念嫁给那天起,我就疯了。我只知道只有念念才能让我的心安静来,只有念念能让我的生命活跃起来,快乐起来,生动起来。我喜也是为了她,我愁也是为了她,我笑也是为了她,我哭也是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听你们的,我唯一不能做到的就是忘记她。”苏俊楚双眼闪动着晶亮的光芒,激动地说着。

    念念听了心里又是一阵感动,抬起眼眸深情地看着苏俊楚。

    可是却听到苏相爷一声大吼:“念念!你过来!他疯了你是不是也要跟着一块儿疯呢?当初嫁给可是你自愿的啊,你现在又是怎么想的?你们俩安心要让我们苏府出丑是不是?”

    说着这话,苏相爷已经气得浑身发颤,摇摇欲倒。

    念念赶紧走上去扶住了他:“舅舅,是念念不好,您消消气啊。”

    “你们俩这么不懂事,我如何能消得了气?”苏相爷恨铁不成钢地望了望念念和苏俊楚,又转头对念念说道:“孩,你现在已经是妃了,稍有不慎就会给全家惹来大祸呀。和兰心公主还在陪你舅母说话,你快去前厅,勿要让他们等得疑心了。”

    “是,舅舅。”念念答应一声,不敢再看苏俊楚,低头欲转身离去。

    “念念,别走,今天咱们一定要把话说清楚,我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煎熬的日了。”苏俊楚却一步跨上前去,挡在门口,堵住了念念。

    “孽!放念念走!”苏相爷厉声对苏俊楚喝道。

    “我不放!我只要一让开,她又会跑回别人身边去做妃了,我受不了我受不了!”苏俊楚闭上双眼疯狂地喊了几声,又猛地张开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念念:“念念,你是爱我的对吗?你是愿意和我在一起的对吗?只要你说一个字是,我马上就可以去和李默谈了。”

    看着苏俊楚深情的甚至带着祈求的目光,念念心乱如麻,她也几乎要一连声地喊出来说是的是的是的!可是却马上又听到苏相爷苍老的声音:“念念,和兰心公主还在等你呢。”

    念念倏然清醒过来:事已至此,夫复何求?我现在已然嫁作他人妇,而兰心公主才是最适合苏俊楚最能带给他锦绣前程的人,我又何必再留给他希望,让我们彼此徒增更多的烦恼呢?

    于是,她抬起头来,含泪望着苏俊楚正热切渴盼着她的目光。

    那双眼睛无数次在她的梦中出现过,此刻依然那么牵动吸引着她 。可是,她却再也不能企望这双眼晴深情地望着自己了……

    轻轻摇了摇昏乱的头,念念再次凝望苏俊楚,缓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对不起,哥,我还是想做妃。”

    说罢,她轻轻推开苏俊楚,掩面快步跑了出去。

    而里本来忧心忡忡的苏成,此时听了念念的这句话,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一看自己的儿苏俊楚面色早已惨白,眼底一片黯然神伤。

    苏成不禁又是气恼又是心痛,走过去爱怜地拍了拍儿的肩膀:“孩啊,念念这样就是对了。天的好女孩也不是只有念念一个,那兰心公主天生丽质,姿色容貌一点都不输于念念,虽然贵为公主却没有一点架,对你娘和我都甚为恭敬。我和你娘都打心眼里喜欢公主,看她对你也是情真意切,你就不能脑袋开窍一点?眼里不要只看到念念一个人了。”

    而苏俊楚此时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自从念念说了那句话跑走了之后,他就似乎又被抽去了灵魂,剩的只是一具身体的躯壳。

    他的视线茫然地望着念念消失的方向,嘴里喃喃地说着:“原来……她又是在哄我,空欢喜一场。”

    苏成看着骤然间痴傻一般的儿,一时间也怔住了……

    又是崭新的一天,皇宫里新婚的喜庆还未完全散去,李默却已经早早地来到书房里批阅公了。

    苏小柔站在的书桌旁边,一边磨着笔砚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心事,不时地向门外面张望一眼。

    昨天,是和妃日回门的日,苏小柔在宫里一直盼着他们回来,希望能见到这个让她这段时日夜牵肠挂肚的妃。

    可是,妃坐轿回来之后直接就回寝宫歇息了,据说是身体不舒服,连晚饭都没有出来吃,小柔还是没有能见到她是谁。

    这个妃到底是谁呢?她为什么要冒充我呢?而爹娘又为什么会任由一个人来冒充自己的女儿呢?

    苏小柔痴痴地想着,一不留神,黑色的墨汁从砚台里溢了出来,流到了紫檀木精制而成的书桌上,染黑了手中正在看着的书卷。

    而苏小柔却还浑然不觉,眼神痴迷,手里依然一一机械地磨着。

    李默站起身来迅速抽开书稿,奇怪地看了一眼苏小柔说:“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苏小柔回过神来,一看桌面吓了一跳,慌忙说道:“对不起呀,,我去拿抹布。”

    却已经向外面喊道:“小贵。”

    小贵应声而来,李默指了指书桌说:“你把这里收拾一。”

    “是,。”小贵答应一声出去了,很快端了一盆清水拿了一块抹布把滴着墨汁的书桌收拾干净退出去了。

    苏小柔站在一边看着,心里又是懊恼又是自责,只好连声说:“,对不起,我做事情不用心了,我在想别的事情,弄坏了你的书稿要紧吗?”

    静静地注视着苏小柔,沉声说道:“书稿没关系,我现在关心的是,你到底在想什么,能想得这么入神?”

    “我……”苏小柔抿了抿唇,抬起头望着李默坦白地说道:“我在想妃的事情,昨日听说妃回门后身体不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唉,说起来也真是悲哀,昨日去了苏府,我才知道苏统领原来病得那样厉害,他从前的风采气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昨日我和兰心初见他时几乎差点认不出来了,憔悴消瘦得不成人样。他是妃的亲哥哥,他们兄妹自幼感情甚好,妃见了伤心难过也很正常。我想妃主要还是担心哥哥的病情才会身体不适,回来连晚饭也不肯吃的吧。”轻叹了一声,想起了苏俊楚昨日的样,他的心情一样不好。

    毕竟是从小一块儿习玩耍的同伴,虽然是君臣但感情却早已胜似朋友了。

    “什么?……苏公病了?还病得很厉害?”小柔听说苏俊楚病了,心大急,连忙问道。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