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远远和珠珠一起快速奔过来的人,正是念念。

    本来她一直躺在床上不想起来,和苏俊楚见面的伤痛还深深留在心底,她的脑海里时而浮现出苏俊楚憔悴的面容,时而又回想起他们拥吻时的甜蜜和心醉。

    而最令她心痛欲裂难以忘怀的,还是她离去的时候,苏俊楚那悲哀祈求甚至绝望的眼神。

    这一切,都令念念的心力交瘁,即使对初来乍到的皇宫也提不起来新鲜的兴致了。

    她躺在那儿,珠珠却来她的面前晃了好几次,一副似乎有话要说却又不敢打扰她的样。

    她也懒得问珠珠,她想珠珠无非就是要问她要不要起来吃点什么东西的话,而她现在的这种心境,怎么还会有一点食欲呢?所以念念并不想理会她的这个胖呼呼却还心灵手巧的丫头。

    正一人在床上胡思乱想暗自神伤着,却见珠珠又推门走了进来,紧接着进来的还有一人,是李默。

    李默直接走到她的床边:“你好些没有?总该起来吃点东西吧,你这个样只怕没几天自己也会生病了,还怎么能去关心你的哥呢?”

    念念急忙说道:“我还好,我这就起来吧。”

    “你这样想才是对的。珠珠,伺候妃起床。”李默的脸上掠过一丝浅笑,回身吩咐珠珠。

    虽然他和这个妃毫无感情可言,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看着念念回了一趟娘家就变得这么郁郁寡欢,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而且苏俊楚又是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朋友,他觉得无论如何也应该照顾好他的妹妹。

    孟念念顺从地坐了起来,她还不习惯什么事都让人伺候着,所以没有要珠珠帮忙,自己一个人两就梳洗完毕。

    然后李默又让珠珠给她端来了一碗银耳燕窝羹,念念也听话地一口气喝完了,顿时觉得精神振奋了许多。

    李默看她似乎很快就恢复了前日的活力,当也觉得安慰,于是说:“你刚来皇宫,很多地方都还没有去过吧。御花园里此时风景甚美,让珠珠陪你去转转赏赏花,心情会好很多的。”

    孟念念还在沉吟,珠珠在旁边却突然说了一句:“二皇和小梳就去御花园里赏花去了,妃,小梳还说是找你有事呢。”

    “哦?”念念和李默同时哦了一声。

    李默知道小梳是来找妃了,只是刚才还没有顾上问起。

    现在一听珠珠说小梳是和二皇一起去御花园里赏花了,他的心里又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因为什么。

    念念却开始问珠珠:“小梳是谁?她要找我做什么?”

    “小梳啊,他是的贴身跟班,他说以前在苏宰相府里当过差,所以想见见妃您呢。”珠珠笑容满面地答道,只要提起了小梳,她就感到满心兴奋。

    “他就是俊楚以前的一个书童,你也应该对他很熟悉的。”李默看着念念一脸惊诧的模样,又补充说道。

    “书童?”孟念念仍然想不明白会是谁。

    “妃,他在苏府干过,你肯定应该记得他的吧,因为他是个最漂亮的书童呢。”珠珠又赶紧抢着说。

    “最漂亮的苏童?”念念默默地想着,突然脑里灵光一闪,她一站了起来,激动地抓住珠珠问:“她现在在哪里?御花园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她!”

    李默和珠珠都被念念急切的样吓了一跳。

    李默暗想:这还真是一个说到风就要雨的妃啊。却也不想多问,只对珠珠吩咐道:“那你就带妃快去找小梳吧。”

    珠珠正想找机会再去见小梳呢,赶紧笑盈盈地说:“珠珠遵命。”

    于是念念和珠珠一起往御花园而去,一上孟念念不断地催着珠珠走快点走快点,所以主仆二人几乎可以说是跑着来到御花园的。

    当念念和小柔终于面对面站住。

    “真的是你!小柔!……我不是在做梦吧,天哪天哪,我真是不感相信!”孟念念一边欢呼着,一边直扑过去,就想拥抱苏小柔。

    惊喜交加的激动使她的脸上容光焕发,这两天因为和苏俊楚相见的悲伤终于被此时的喜悦冲淡了。

    在兴奋之中她冲口而出就叫出了小柔的名字,还好李睿和珠珠只顾看着两人见面怎么都这么异常,没有注意她嘴里含糊地叫了声什么。

    苏小柔看清楚来人真的是念念后,眼睛立刻红了,可是她却机灵地对念念使了个眼色:“妃,小梳给您问好了。”

    这一声“妃”使得念念顿时清醒来,她停住了想要拥抱小柔的双臂,只好装作淡然地问道:“小……梳,你怎么会到皇宫里来了呢?”

    “回妃,此事说来话长,请容小梳跟妃回和殿再详说吧。”苏小柔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和疑问,只想快快和念念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说个明白也问个明白。

    “是的是的,二皇,我和小梳有好多事要说,我先带她回去了。”孟念念的心情更是急切,赶紧跟李睿打了声招呼,转身招呼珠珠快回。

    苏小柔也回头跟李睿说了声:“二皇,我们先走了。”就随着念念和珠珠一起回和殿而去。

    一上因为有珠珠在身边,念念和小柔都没有说什么话。

    珠珠一心喜欢小梳,时不时投给苏小柔一个含情脉脉的目光。而念念和苏小柔因为心思不静,压根谁都没有注意到珠珠的这种毫不掩饰的热情。

    一到了和殿宫院,念念就对珠珠交代了一声:“我和小梳有事相谈,你不要让人来打扰到我们了。”说罢,就带着小柔来到了寝宫外间的厢房,关上了房门。

    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小柔叫了一声:“念念……”眼泪就哗啦啦地往掉。

    念念的鼻也酸酸的,不过因为她和小柔在一起时一直都是她像个姐姐一样照顾着苏小柔,所以此时虽然她也已经泪眼朦胧,却还是不断轻轻地拍着小柔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小柔,别哭,咱们见了面都应该高兴才是啊。快跟我好好说,你怎么会来了皇宫,而且做了的跟班呢?”

    小柔却不听这些,尽情痛快地躺在念念的怀里哭了个够,才渐渐止住眼泪。然后把离开了苏府后银丢失遭遇窘境,又巧遇得以解围,跟随回到皇宫的经过原原本本给念念讲了一遍。

    念念听得满心后怕,不由嗔怪着说道:“小柔,你也不小心了,你在那大街上乱赏乞丐银,早就被有心的偷儿盯上了。你的银两不是掉了,而是被人偷走了。”

    而后又在心里默默念叨:看来古代的小偷也真不少啊,和我们现代的可能也差不多,稍不留神钱包就会不翼而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要付账时银两没有了。幸好遇到了,不然我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柔懊丧地说,想起贵宾楼里那个满脸横肉的胖掌柜凶神恶煞的样,她至今都还心有余悸。

    “是啊,其实要我说,对你还真的不错,你本来逃婚是为了躲开他,却偏偏又被他救了带回皇宫。我看你们啊,还真是有点有缘千里来相会呢。”念念听了忍不住又想和小柔打趣一。

    苏小柔却把小脸一板说:“你还说我呢,你自己现在才是名正言顺的妃。已经是你的丈夫了,你还取笑我们?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冒充我来嫁给呢?”

    这一问又勾起了念念的无限伤感,她叹了一口气,把苏小柔走后相府里的一团乱糟和苏相爷每日长吁短叹,又坚持不肯公开小姐逃婚的事实,最后和苏夫人一起请求念念代替小柔嫁入皇宫的经过详细地讲了一遍。

    只是,她省去了和苏俊楚相恋又忍痛分离的那一幕幕往事。

    她默默地想:这些,既然已经过去了,又有什么必要再让小柔知道,徒增她的一些担忧呢?不如就让记忆尘封在心底,成为永久的隐痛吧……

    苏小柔听到苏相爷和苏夫人为了找她心急如焚忧心忡忡,又忍不住落泪来,然后问:“那哥呢?听说哥生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知道哥自幼习武,身体一向都是很棒的,怎么会突然生病了呢?”

    “哥他……”念念最怕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可是她却不能阻止小柔这样问出来,她犹豫了一,小声地说:“他的病,其实也不能算做是病,但是也是病得有点严重,不过也不是严重。”

    “念念你说话怎么颠倒四的?什么有点严重又不严重,他到底病成什么样了嘛?你说清楚一点啊。”小柔急了,又追问道。

    “他是病了,不过看起来主要是精神不好,如果静心休养,身体应该很快会恢复的,小柔你也不要担心。”念念只好又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