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的哥,我好想哥,也好想爹娘了。念念,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见他们吧,我从来没有和他们分开过这么久。”苏小柔思家心切,这时自然而然就把念念当做了救星。

    “那当然了,小柔,既然我现在见到了你,就一定会想办法带你回苏府见到舅舅舅母和……哥的。”念念肯定又坚决地答道。

    “好了!念念,好念念,我就知道你还和以前一样对我好,虽然你现在已经是妃了。”苏小柔一听满心兴奋,又亲密地拥抱住了念念。

    “快别提什么妃了,这不是你一走了之后的遗留问题来让我承担的吗?我这些天呀,也都快烦死了……”孟念念也紧紧地拥抱住了苏小柔,又是亲热又是埋怨地说。

    但是,她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

    因为她看见李默正推开了房门,一脸愠怒而又不可思议地看着亲密相拥在一起的她和苏小柔。

    苏小柔因为是背对着房门,此时还不知道李默来了,依然抱着念念撒娇嬉闹着说:“妃哦妃,让你以前还笑话我,你现在都做了的新娘了。”

    孟念念赶紧推开小柔,咳了一声,尴尬地大声说道:“,你来了啊。”

    一声把小柔吓了一跳,她从念念身边挪开身体站好了回头一看,李默的黑眸深不可测,正轮番在她和念念脸上看来看去。

    苏小柔顿时也一傻眼了,只好小声嗫嚅着说:“,你怎么来了?”

    “这里是我的寝宫,我为什么不能来?倒是你,小梳,你和妃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有事情想说,我没意见,可是你们一定要这么亲热吗?”李默冷冷地开了口。

    此时,他只觉得心中一口闷气堵在胸口,说不出的难受也说不出的别扭,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为了妃吗?这个才嫁进宫中几天的女人,平日里说话办事不按宫廷的常理出牌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放肆到和他的一个跟班混在一起?

    而且,竟然偏偏还是小梳。

    小梳……我那么信任他那么爱护他,他竟然……

    李默想到这里,一阵心烦意乱,简直感到怒火中烧了。

    孟念念看着李默面上阴云密布,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她知道这个误会是闹大了。

    主要是小梳在眼里一直是男人的身份,虽然和她毫无夫妻感情可言,但是任谁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男人和自己的妻,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妻紧紧抱在一起,这也是无法忍受的吧。

    何况,李默还是一直高高在上心高气傲的呢?

    孟念念只好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说:“,你别误会,我和小梳只是因为以前在苏府甚为熟识,长久不见,今日见了才会这么……忘形的。”

    她真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和苏小柔此时的情景更合适?在脑里了半天,才勉强选了个忘形暂时用上。

    “不用解释了!苏小柔,我只是奇怪,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还会被世人形容成知书识礼,温柔贤淑?甚至蒙过了父皇母后,在那么多名门闺秀之中,单单选定了你为妃!”李默一声怒喝,打断了孟念念还想说去的话。

    “李默!你说话不要过分了!什么像我这样的女人?你以为我很想做这个妃吗?告诉你!我压根就不想进你们这个什么皇宫,我巴不得现在就出去呢,那些名门闺秀谁愿意做妃你就把她接进来好了!”这,孟念念也恼火了,她受不了李默那一副把她看作了水性杨花的口吻和近乎鄙夷的眼神,当口不择言地嚷道。

    “苏小柔!你一定要闹大起来吗?你做错了事情,怎么不知道羞愧还反而振振有词了呢?苏相爷和夫人平日没有教育你怎么做一个淑女吗?”李默看着她叫叫嚷嚷,更加恼火。

    “我做错了什么?我又要羞愧什么?你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最好别给我乱扣帽!”孟念念也不甘示弱,继续嚷道。

    虽然面前的人是,也许他一声令,就可以掌无数人的生死攸关于手中,可是她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生,才不会怕他呢。

    “我不需要弄得很清楚,我只相信我的眼睛看到的。”李默却不想和她多吵,冷冷地说了一句。

    苏小柔在一旁看着他们俩都像吃了火药似的谁也不肯让谁,而且李默一口一声说着苏小柔怎么样怎么样,虽然是不知情对着念念说的,但是也令她听得十分难受。

    一时她又急又气,冲口就对着李默说道:“,你不要责怪妃了,妃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不知检点的人,我……我是女人。”说着,她就揪了头顶上那裹得严严实实的帽,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立时瀑布般倾泻了来。

    她的举动震惊住了李默和孟念念,两人都停了争吵,一齐转头去看着这个由于有了秀发相衬更为显得俏丽动人的苏小柔。

    念念倒没有什么,而李默简直是惊讶震撼到了点。

    他凝视着苏小柔,目光里充满着意外和震惊,很多长久以来的不解和迷惑此时仿佛一都有了答案。

    苏小柔静静地看着,李默的目光由最初的诧异逐渐转为恍悟,最后又变为一种说不清楚的神色。

    她走过去,轻声说道:“是我一直骗了,小梳愿意接受的处罚。但是,请不要再说妃什么了,我们俩以前在苏府就如同姐妹般亲热。”

    孟念念也走过去对李默说道:“现在你都看到了,小梳和我亲如姐妹,我是不会看着你处罚小梳的。你能不追究小梳这件事最好,如果你非要怪罪她骗了你,我还是会继续不淑女地和你吵去斗去的。”

    李默看着两人那番情深意厚互相维护的样,尤其是小梳那双黑亮而又柔和的眼睛,心情不知怎么就忽然轻松了起来,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种惊喜的感觉在心中涌动了。

    他不露声色地笑了笑,说道:“我可以当做小梳这件事什么都没有,不过你们要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女扮男装是为了什么?”

    念念和小柔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都感到一阵惊喜。

    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不追究小柔隐瞒性别的事情了,要知道这可等同于欺君瞒上的大罪啊。

    孟念念是个气来得快消得也快的人,这时一高兴就想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

    可是苏小柔却赶紧抢在她的前面对说道:“,是这样的,我本来在苏府是妃的表妹,我叫孟念念。我们俩平日里可要好了,那日假扮成书童和哥来到皇宫书院的也是我们两个。你仔细想想,你第一次看到我时是不是还有一个书童?那就是妃呀。后来我因为一些事情在苏府不如意,就离开了苏府,孤身一人在外面,当然是妆扮成男人的模样会比较方便一些啦。”

    念念惊奇地望着苏小柔,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她还要把她们俩的身份互相对调一瞒着。

    但是她一转念就想明白了,是啊,女扮男装来做的跟班可以不追究,但是苏府用一个假冒的苏小姐冒名顶替嫁入皇宫来做妃,那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了。

    不止是念念小柔,还要牵扯到苏相爷和苏夫人以及苏家的几个兄弟。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一个人也是担不住的。势必会弄到皇上和皇后娘娘那里,那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想到这里,念念不由佩服起小柔的心思缜密。

    没有想到小柔平日里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遇到事情会这么冷静,考虑也这么周全,倒还真是念念这种毛躁的性格所欠缺的。

    “哦,以前是听俊楚说过,他还有一个表妹聪慧美丽,天真活泼,原来就是你啊。难怪你懂得那么多的事理,不同于一般的书童。”李默听了恍然大悟。

    他又一回想,那日在书院里的确是见到过两个清秀的小书童。虽然现在已经记忆模糊了,但是除了小梳,有一个也确实仿佛就是妃这般的模样。

    孟念念听到说起苏俊楚往日还曾经对他提起过自己,心里又是一阵难言苦涩,只好掩饰着笑道:“是啊,我这个表妹从小就伶俐乖巧,我和……哥都很喜欢她呢。”

    李默微微一笑说:“既是你们姐妹难得相见了,今日小梳你就和妃一起好好庆祝一,今后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份,不必做我的跟班了,跟着妃你们随意安排吧。”

    “哇,,你可真是个大大的大好人呀,小柔不要你那可真是大大的损失,相当没有眼力啊。”念念听了,想到以后就可以和小柔朝夕相处,不由又是一阵心花怒放,忍不住脱口而出。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