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柔一转身从窗户那儿退了回来,兴奋地拉着念念的手说:“兰心公主走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念念却从小柔手中轻轻抽出自己的手,平静而又淡然地说:“我突然有点头晕,就在这里歇息一。你自己出去见哥,和他说会儿话我们就早点回去吧,也交代过了。”

    “不是吧念念,你就不想见到哥吗?我记得你们俩以前可是最要好的啊,好得甚至我这个亲妹妹有时都会跟你这个表妹妹吃醋呢。你今天怎么了啊?头晕也不至于就躲在这儿不见哥了吧?”小柔惊讶地望着念念,她完全不能理解念念为什么今天突然变得这么古怪?简直就像和平时换了一个人似的。

    “是的,我不想见他了,你最好也别跟他说我在这里,你快出去和他说说话我们就走吧。”念念简单而干脆地说了这一句话,就走到里一张椅上坐了来,倚着靠背闭上了双眼,似乎要安心闭目好好休息一阵。

    “你到底怎么了啊你……”小柔不明所以满脸狐疑地嘀咕着,却知道念念这个样是再也拉不动了的,只好一个人跨出门去。

    而念念却在她走后立即把头深深埋进了臂弯,心里只感到好苦好酸。

    苏小柔进了前厅,正好苏俊楚也送走公主返了回来。

    “哥,你快看看我是谁!”小柔大喊一声就冲上前去,笑语盈盈地站在了苏俊楚的面前。

    “小柔?你是从哪里来的?”苏俊楚不敢置信地望着苏小柔,又是惊喜又是疑惑地问着。

    “哥,我回来了,我是从皇宫里来的。此事说来话长,到时候让爹娘慢慢讲给你听,我现在只想和哥你多亲热一会儿啊。”苏小柔一旋身做了个优美的舞蹈动作,对苏俊楚亲昵地眨眨眼睛。

    转完了她才想起她此时的一身男装根本无法展示舞姿的美丽,不由又自嘲地笑了一:“我现在是的贴身跟班,男人一个哦。”

    “皇宫??小柔,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个月来你都是怎么过的?又怎么会去做了的跟班?那念念……妃呢?你是不是也经常可以看到?”苏俊楚更加疑惑了,冲上去拉住了苏小柔,急切地问道。

    “哎呀,哥……你都抓痛我了。”苏小柔吸气叫道。

    “对不起,小柔,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快点说啊。”苏俊楚抱歉地放开了抓着小柔的手,但是眼睛依然焦急地盯着苏小柔。

    “是呀,我现在每天都可以见到念念,也就是妃。我怎么到了皇宫去的不都说了吗,爹娘会慢慢告诉你的。今天时间不多,哥我们多聊聊别的话吧,我好想你呢。”小柔撒娇地说道。

    “哥也很想你。”苏俊楚宠爱地对着苏小柔笑笑,又问道:“那念念她现在好吗?她和……怎么样呢?”

    “她和?”苏小柔想了一说:“当然很好啦,他们俩应该很相爱的。要知道可是个大好人呢,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流落到哪里去了。”

    “既然那么好,你当初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他?为什么要逃走?你可知道,你这一走给我和……”苏俊楚没有继续说去,英俊的脸上拂过一丝苦涩的阴影。

    他想起了念念和,听小柔说得他们俩那么好那么相爱,难道念念你已经彻底忘记我了吗?他的心里又开始隐隐作痛。

    “对不起啦,哥,小柔知道错了,你就别生小柔的气了好不好?”苏小柔不明就里,只以为是自己走了给家里带来了很多麻烦,苏俊楚才会不高兴。

    “不生气了,反正……都已经过去了。”苏俊楚勉强地笑了笑,叹息一声,神色又落寞起来。

    “哥,其实今天就是念念带我回来的,不过她说头晕,在旁边歇息着呢。”小柔却又说道,她今天和家里的人久别重逢很是兴奋,早已经忘了念念说过,最好不要告诉苏俊楚她也在这里的话了。

    而且在苏小柔的心里,念念那样也肯定只是随口一说,大家都是这么多年的好兄妹了,又有什么不能见面的呢?

    她哪里知道?在她离家出走的这段日里,念念和苏俊楚已经上演了一幕刻骨铭心而又痛彻心扉的爱情悲喜剧,再也无法回到当初那样快乐无忧的心境了。

    “什么?你说念念也回来了?她现在在哪里?!”苏俊楚眸一亮,又激动地抓住了苏小柔的臂膀。

    “哥,你又抓痛我了。”苏小柔不满地瞪了一眼她的哥哥,朝旁边怒了努嘴说:“就在厢房里歇着呢,怎么今天你们一个二个都那么不对劲。”

    “我要去见她。”苏俊楚此时却顾不上苏小柔的反应了,抽身就想往旁边的厢房而去。

    “不许去!”一直在旁边看着一双儿女相见没有插话的苏相爷大声喝道。

    苏俊楚停住脚步,回身望着他的父亲。

    “你还不明白吗?念念她不想见你!她如果要见你早就和小柔一起出来了,还用你现在巴巴地赶去见她吗?孩儿呀,你的脑怎么就是转不过弯来呢?”苏相爷望着儿,一副语重心长的样。

    这些话似乎瞬间就把苏俊楚不小地打击到了,他的眼神又黯然来,望着苏小柔低声问道:“念念她……是不是真的不愿意见到我?”

    “好像是的……我喊她和我一块儿出来,她却说头晕,还说让我最好不要告诉哥她也回来了。”苏小柔对哥哥的这副失落的模样有点惊诧,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我早就说过了,念念现在已经是妃了,俊楚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看待念念,你就是不听,你还让我怎么说你呢?”苏相爷在旁边又是长叹一声。

    “是的,她现在已经是妃了,以后她还要做皇后,她怎么还会想见我这个哥呢?是我庸人自扰罢了。”苏俊楚听罢,发出一阵苦笑,又转身面向大家说:“既是念念不想看见我,那我就回房去了。她难得回来一趟,让她多和你们聚一聚吧,免得我在这儿,倒惹得她不敢出来了。”

    说罢,他就转身大步流星地往花厅后院走去了。

    “哥,哥呀,我还想和你多说一会儿话呢。你走这么急干什么呀?”苏小柔急忙在他身后喊道,可是苏俊楚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转眼就消失在长廊尽头了。

    “我哥,他是怎么了呀?病了一场,脾气就变得这么古怪了。”苏小柔忍不住对着苏相爷和苏夫人嘟嘴起了嘴巴。

    “不管他的,他一直就是这么个犟脾气,只盼着他和兰心公主成亲之后能好好对待人家,不要辜负了兰心公主对他的一片深情。”苏成不想也不能和女儿解释多,只有这样说道。

    “哥他和兰心公主快成亲了吗?”苏小柔问。

    “不是你哥一直推阻四地说这样那样,皇上早就要主张操办他们的婚事了。现在已经成亲了,公主的亲事也不会远了。”苏成略显烦躁地答了句,又说:“小柔,你把念念叫出来,陪你娘说一会儿话,就早点回宫去吧,你们这次是偷偷出宫,在家里耽搁久了不好。”

    “哦,好的。”小柔答应一声,尽管心里还有些许疑惑,却不想再问,听话地走到厢房去喊念念去了。

    念念躲在旁边的,外面的话语却听得清清楚楚。

    当听到苏俊楚要过来找她之时,她的心不受控制地“突突”直跳起来,可是随即苏相爷的那番话语拦住了苏俊楚,苏俊楚终于还是没有进来,而是转身回房去了。

    念念的手不由抚住胸口,轻轻舒了一口气。

    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更加深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堵在她的胸口分外难受,呛得她连眼泪也掉了来。

    此时小柔已经走了进来,看到念念正在默默擦拭眼泪,不由惊呼道:“念念,你很不舒服吗?我喊爹娘来给你看看。”

    “没事,刚才眼睛里进了点东西,我揉了半天才弄出来。”念念赶紧掩饰地揉揉眼睛对苏小柔笑道。

    “真没事吗?”苏小柔怀疑地望着念念,她觉得现在念念的身上似乎多了点她不能了解的东西。

    “真的好好的,我能有什么事啊?咱们出去吧,你好不容易回家了,多陪陪舅舅舅母吧,一会儿我们就该回宫去了。”念念安慰地拍拍小柔的手,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了。

    小柔想了想,觉得念念的性格也不像是个多愁善感之人,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吧。于是也便释然了,跟着念念走了出去。

    两人在花厅里陪着苏相爷苏夫人又叙了一些话语,苏相爷看看天色已近晌午,便催着念念和小柔早早返宫。

    分别时苏小柔和苏夫人又紧紧相拥不忍相离,念念在一旁也看得心酸,却依然只能带着苏小柔恋恋不舍地离开苏府。毕竟,两人现在都已经是皇宫里的人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