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什么时候走呢?”兰心公主深知苏俊楚的性格坚毅,听他这样说了,知道再劝他可能也不会进去,于是适时转移了话题,问了这个她现在最为关心的问题。

    “今天就走。”苏俊楚简单地答道,眼光幽幽飘向了远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今天就走?你……身体刚刚复原,就不多留几天吗?”兰心公主大感意外,一时心中涌起万千不舍,眼圈立时红了。

    “我想快点过去,反正待在这里,也只是触景生情,徒留伤感……”苏俊楚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去。

    “俊楚,什么触景生情?什么徒留伤感?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着我是多么舍不得你走吗?”兰心公主听了只感到不解,她幽怨地望着苏俊楚,深情地说道。

    “公主,其实俊楚心里有很多事情,不是常人所能够理解的。此番生病也是缘于一些心事,我想也许只有远离了京城,才能够忘记诸多烦恼,让时间冲淡一些记忆吧。也许日后征战回来再见到公主,俊楚就会好很多的。”苏俊楚看着兰心公主,感叹她对自己的一番情真意切,于是带着七分伤感分劝慰说道。

    “俊楚,我真想跟着你一起去。”兰心公主轻声地说着,突然勇敢地扑进苏俊楚的怀中,双手抱紧了他的身体。

    “公主……”苏俊楚大惊,想试着推开兰心公主。

    兰心公主却更紧地贴住了他的胸膛,眼里涌上了晶莹的泪花:“俊楚,我好舍不得你和我分开这么久,我会想你想得发疯的。”

    苏俊楚低头看着兰心公主那含情带泪的模样,一时间呆住了,竟然不忍心推开怀中这个痴心的女了。

    他深知兰心公主一直对自己情深意浓,此刻她终于勇敢地向他表白了心迹,这对于一个从小生长在深宫倍受娇宠的金枝玉叶来说,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而他的心,却早已经被念念填满而又生生地撕碎了,又怎么还能装得别的女孩呢?

    兰心公主此时,却带着无限的深情和娇羞看着苏俊楚,柔声说道:“俊楚……吻我……”

    说罢,她就闭上了双眼,头部微微仰起,满含期待地等待着。

    苏俊楚静静地看着怀中的女,一张美丽而又痴情的少女的脸,念念的面容就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

    他重重甩了甩如一团乱麻充斥着的脑袋,低头在兰心公主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

    “咳咳咳……”忽听一阵夸张的咳嗽声适时响起,苏俊楚和兰心公主赶紧从拥抱中分开,一齐转脸望去。却见是念念和苏小柔正站在一边望着他们,那发出咳嗽之声的正是苏小柔,此时正带着一种戏弄的笑容望着她的哥哥。

    而念念,却是面色惨白,正掩饰地掏出一块手绢不时地擦试着脸颊。

    苏俊楚尴尬地望着念念,她那受伤而又倔强的双眸,使他的心脏立刻绞痛了起来。

    而兰心公主在一刻短暂的羞涩之后,就落落大方地望着念念笑道:“皇嫂来了呀,真巧,被你抓到了哦。”

    “公主别见怪才好,是我们来得不凑巧了,打扰了公主和……哥话别。”念念在看到苏俊楚和公主拥在一起的瞬间,只觉得心里就像是有一条鞭狠狠地抽过,头脑已经完全混乱了,却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皇嫂现在还说这么见外的话干什么,我早就说过了我们就是一家人嘛。走吧,一起到我馨和宫里坐坐。刚才你哥硬是不进去,现在你来了我想他也不会再推辞了吧。”兰心公主一边走过去挽住了念念一边看向苏俊楚。

    “我要回去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要交代珠珠。公主,你陪哥多聊会儿,我就先走了。哥,保重,一顺风。”念念慌乱地说道,从公主那里抽出手来,转身匆匆地走了。

    她在最后才看了一眼苏俊楚,后者正懊恼而又无奈地紧紧盯住她的脸。

    苏小柔看着这一幕,心里责怪念念连一个和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她找就走了,却也只好跟着念念离去。

    “念念,你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了。明知道我想和哥多待一会儿,你却一看到哥就要走,就算是公主和哥很亲热也不用这么急着走嘛。”一追上念念,苏小柔就抱怨道。

    “别说了!我现在很烦呐!”念念不耐烦地吼了一声,捂住了耳朵。

    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烦躁,说不出来的酸楚,说不出来的刺伤。

    更难堪的,是内心深处的那种近乎嫉妒的情绪。

    毕竟是这样了!毕竟是功德圆满了!她不是一直期望这样吗?她不是一直期望他们两个“好”吗?可是现在,真的看到苏俊楚和公主在一起了,为什么她的心中会这样刺痛呢?

    “好,我不说了。我走行了吧!”苏小柔觉得念念现在真是有点不可理喻,赌气丢这样一句话,就快步向前走去,把念念远远甩在了后面。

    念念看着小柔气呼呼的背影,知道是自己的态惹恼了她,却并不想叫住她。

    以前两姐妹有时也闹点别扭,一般都是念念大大咧咧主动讲和。可是现在,念念真的没有心思和她解释什么了。

    她拖着沉重的步慢慢往回走着,只觉得今日这条好漫长又好讨厌。走着走着,她的眼泪就情不自禁掉来,就这样一边哭着一边继续向前走。

    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唤:“念念。”

    念念的身体震了一,不用回头她也知道叫她的这个人是谁。

    她站住了,依然稀里哗啦地哭着,自己也不知道在哭什么了。

    “念念,你在难过吗?你生我的气了?”苏俊楚此时已经走到了念念的面前,他注视着念念的眼睛,小心又关切地问道。

    “我难过什么?我生你什么气呀?你是要去边疆杀敌报国,我敬佩你赞赏你都还来不及,我哪敢生你的气呢?”念念停住了眼泪,也不看苏俊楚,自顾冷冷地说道。

    她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很酸很小心眼,可是就是忍不住心里的一团郁闷和那股向上翻涌的火气。

    “我是说……我和兰心公主,你怪我了吧。”苏俊楚了解念念的性格了,她越是说不生气就越是表明她的心里在意。

    念念刚才看到他们时,那受伤而又痛楚的眸似乎说明了一切。

    原来,她还是爱他的,原来,她还是在乎他的。她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时还是愤怒而又吃醋的……

    天哪,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如果念念依然爱着他而他也深爱着念念,他还能若无其事地去和兰心公主在一起吗?

    “够了,苏俊楚!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看到你和兰心公主那么好就吃醋了,就不舒服了是吗?告诉你,我没有!我现在和很好很恩爱,我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我巴不得你和兰心公主早日成婚呢,请你不要再自作多情来打扰我了。我现在除了要祝你在战场上旗开得胜一平安,别的没有什么话好对你说的了,你自己保重吧。”念念听到苏俊楚说起他和兰心公主,突然爆发地喊道,然后转身快地跑走了。

    身后,苏俊楚已经被念念这段话气得脸色煞白,不由也大吼了一声:“孟念念,我会让你看到,我也不是非要对你卑躬屈膝才能活去的!咱们后会有期吧!”

    说罢,他也掉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一连几天,念念和小柔互相都没有说话,更没有再到一起嬉闹玩耍了。

    两个人的心里都恼火着,窝着一团小别扭。

    小柔是想等着念念主动先来找她,因为以前每次她们俩闹别扭时几乎都是这样的。

    可是这次,念念的心里也正难受着呢,哪里又还有心思去找苏小柔说笑呢?

    这日午后,小柔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和殿院里的石桌前想东想西。

    她觉得念念进宫了之后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现在竟然几天都不来理她,心中越发感觉郁闷,嘴里不由小声嘀咕起来:“坏念念,这次是不是一定要等着我先跟你说话你才理我了?”

    “小梳,你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什么呢?”二皇李睿却在此时走了进来,坐到了小柔身边的石凳上。

    “没什么啦,我一个人又无聊了,胡言乱语着。”小柔慌忙说道。

    “小梳,我就说我来得会是时候,你一无聊我就会出现的,我正想再带你出宫玩玩呢。”李睿含笑望着苏小柔。

    “出宫?玩什么啊?又到竹吗?我还真有点想宝儿了呢。”苏小柔眼睛一亮连声问道。

    “不是去竹,你以为我出宫就知道去一个竹啊?我带你去一个环境很好的茶楼,我们一起茗看戏听书,保管你一就不会觉得无聊了。”李睿轻轻说道。

    “那好象都是你们男人才爱去玩的地方吧,我去像什么呀。”小柔一嘟嘴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