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不也是一个男人么?还把自己当做足不出户的小女吗?”李睿上打量着小苏小柔,眼里闪过一抹戏谑的笑意。

    苏小柔想想自己现在也确实是已经当了快要将近一年的男人了,不由也轻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我想去,不过你得答应我,去邀请妃和我们一起出宫游玩。”

    “什么?带上妃?小梳,你有没有搞错呀?妃是金枝玉叶,她怎么会跟我们去那种地方呢?她又怎么能跟我们去那种地方呢?除非是她也像你一样变成男人,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小梳你就不要说胡话了。”李睿被苏小柔的话惊得睁大了眼睛。

    “你没有去试过怎么知道她不会去。告诉你,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去的,而且只怕比我们都还要积想出去玩呢。只要你去请她,她也能跟我一样妆扮成男人的。”苏小柔轻轻笑道。

    是呀,念念一直就是个比她还要贪玩的女孩,有这样出宫好玩的机会,她能不牢牢地抓住吗?

    “你和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说得你对她仿佛像一家人那样熟悉呢?”李睿略感疑惑地问。

    “呵呵,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以前就在她们家里做事呢,我和妃从小就认识了,感情好得不得了哦,就像亲姐妹一样。”小柔凑近李睿小声说道,她感觉对这个二皇没有必要隐瞒多,反正她似乎就是对他有一种天然的无缘由的信任。

    “难怪你以前总是要打听妃妃呢。好吧,我就依你的意思去请妃和我们一起出去。不过,如果她不答应去那你就不要怪我了哦。”李睿恍然大悟,然而对妃愿不愿意和他们一块儿出去游玩,他的心里还是半信半疑。

    “你就放心去请,我担保她不会让你碰钉的。你快去啊,她现在正在里呢。”小柔笑着催促李睿快些行动。

    几天没有和念念说话,苏小柔的心里都快憋闷死了。她现在当然希望李睿赶紧去把念念叫出来,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的好姐妹一见面自然就会和好如初的。

    “好的好的,小生遵命。”李睿嬉笑着答应,转身向和殿的正殿走去。

    念念此时也正坐在里想着小柔,一会儿又想到苏俊楚,她比苏小柔刚才还要心烦意乱。

    却听珠珠来报:“妃,二皇说有事找您。”

    “二皇?他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念念微微一愣,对珠珠说道:“请他进来吧。”

    “皇嫂好。”李睿一进门就对念念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二皇弟好,请坐吧。”念念淡淡地说了一句,对于这个那日嘲笑过她摔跤的二皇,她心里还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我就不坐了,李睿今日来见皇嫂,主要是想邀请妃和我们一起出宫游玩一趟。”李睿看着念念不冷不热的模样,知道她还在计较那日的事情,心中不由暗自叫苦,但还是直截了当地说道。

    “出宫游玩?哇,好了,和你们?是谁呀?”念念听了李睿的话一就兴奋了起来,先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站起来走到李睿面前问道。

    “我和小梳。”李睿浅笑着说。

    他看到念念转眼间就精神焕发,变得和刚才那消沉的样判若两人了,心里想小梳还真是没有说错,这个妃似乎比我们还要更积出宫玩去呢。

    “小梳呀,哈哈,我说呢,那是现在就走吗?”念念心里更加喜悦,还能有什么比跟小柔一起出去游玩更开心的呢?

    “是呀,马上就走。不过,你不能穿这身衣服出去。”李睿感觉妃就还像个小孩似的,喜怒悲乐在她身上转变得很快。但是看到她的性格这么直率爽快,他的心中倒还对这个以前不熟悉的妃平添了几分好印象。

    “我知道啦,我马上就去换装,我可以打扮得和小梳一样的。你们等我一啊,呵呵,我很快的。”念念心领神会答应一声,快地跑进里去了。

    她嫁进宫里来时,专门把她在苏府时穿过的那一套男装也带来了,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一边换衣服她一边在心里情不自禁夸耀着自己:孟念念,你真聪明呀,有先见之明了,不然今天想出去可就为难了。

    待念念收拾打扮停当,一个清秀俊朗的少年就出现在珠珠面前,直把在旁边看着的珠珠惊得目瞪口呆。

    念念也不理会珠珠惊异的目光,只对她简单交代一声今天可能会回来得很晚,就兴奋地跑出门外和小柔李睿会合去了。

    两姐妹一见面,当就相拥而笑,放在心里几天的别扭一就烟消云散了。

    于是两人便说说笑笑跟着李睿出得宫去,一上,倒把李睿这个二皇晾在了一边。

    李睿看着两个天真烂漫的女孩都穿着男服装,手挽着手谈笑前行,显得清秀雅而又亲密无间,不由也在心里暗暗赞叹:真是宛若一对绝顶姊妹花。

    他欣赏地望着两个可爱的女孩,时不时地笑着提醒她们一句,不要冷落了他这个牵线引人。

    念念和小柔都是许久没有出过宫逛过大街的人了,这时走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京城街道,自然又是兴奋又是新奇,两个人不停地东张西望,叽叽喳喳议论不停。

    人正在悠然闲逛,忽听后面杂声鼎沸,人群纷纷散开,喧闹的大街中间竟然让出一条宽敞的道来。

    就见几匹高大俊美的白马踏蹄呼啸而来,而每匹白马上竟然都坐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少女。白色衣裙衬着白色马匹,每个少女都显得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立时成为整个街道上一道抢眼的风景线。

    但是那些女却并未停留,也没有在意上行人的侧目和议论纷纷,策马挥鞭一向前去了。

    念念和小柔都看得呆住了,待马匹和少女都走远去了,念念才醒过神来,羡慕地大叫:“好帅哇,江湖美少女,都是武林高手和侠女耶!就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一样,牛叉了!如果我也会武功该多好啊。”

    小柔吃惊地看着念念:“你在说什么啊?我都听不懂。”

    念念嘻嘻一笑说:“刚才那些女孩你不觉得很厉害吗?你不羡慕她们啊?”

    “我觉得她们可能是很厉害吧,不过我不羡慕她们,因为我不喜欢打打杀杀啊。”小柔不以为然地说。

    此时,李睿微微一笑:“咱们快点走吧,我想永兴茶庄里今日会很热闹的。”

    李睿带着念念和小柔很快就来到了京城最大的茶楼——永兴茶庄。

    念念见那茶楼朱阁重、古朴典雅,华丽而又不失庄严,果然恢弘气派。一块熠熠闪亮的金字招牌“永兴茶庄”挂在茶楼正门顶端中央,格外引人注目。

    走进茶楼里面,只见茶客云集,人声欢畅,显然这里的确是一个生意无比兴隆的场所。

    看见李睿他们进来,小二连忙恭敬地把人迎到茶楼正中间的一个雅座坐,面前正对着的是茶楼的大戏台,此时正有一男一女在台上咿咿呀呀唱着古戏。

    念念看了一,觉得有点儿像现代看过的那种黄梅戏的腔调,但是她依然听不懂,只听到台喝茶的人群不时发出阵阵热烈的喝彩之声。

    因为是穿越而来的现代女生,念念坐在这里很是适应,觉得又有茶水点心,又有戏曲歌舞观看,真是比呆在皇宫里舒适畅快多了,一时大感开心。

    而苏小柔却不一样,她一直是大家闺秀,以前逛街除了看看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几乎没有来过这么热闹噪杂的地方。

    所以,她坐在这里,就仿佛如坐针毡,显得颇为不自在,她也不喜欢这种人多喧闹的场合。

    “二皇,我们要不要换一个位置呀?这里好显眼的。”苏小柔终于忍不住,轻声对李睿说。

    “这是老板专门为我们留的位置,看戏听书都是最好的地方了,你怎么还不喜欢呢?放心,大家都在专心听戏,没有谁会特别注意我们的。”李睿安慰小柔。

    “是呀小梳,这个位置最好了,你就安心看戏吧,慢慢你就会习惯了。”念念握了握小柔的手,对着她鼓励地一笑。

    “哦,二皇,你为什么说永兴茶庄今日会很热闹呢?”听了二人的话,小柔感觉稍稍好过了一点,却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永兴茶庄一直就是江湖人士来到京城时最喜欢聚集的地方,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几名女,一看就是远道而来。如果我没有猜错,她们等会儿一定也会来这里。”李睿面带微笑,压低了声音对念念和小柔说,仿佛对那几个女会来这儿是一件胸有成竹的事情。

    “啊?二皇,她们真的会来吗?我们是不是能欣赏到一场武林高手的对决呀?”听了李睿的话,念念顿时更加兴奋,她刚才正在羡慕那些白衣飘飘的女孩们呢,如果能在这里近距离地看到她们,那可真是一件大乐事啊。

    “拜托,你小声一点儿,现在我们是个正在茶的公。”李睿提醒地看了念念一眼,又接着说道:“我断定她们一定会来,但是她们来是有什么事情我就猜不到了。”

    念念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不作声了。

    她转头去看台上的表演,却总也忍不住隔一会儿就要往茶楼门口瞟上一眼,心里甚至在期待着那几个白衣女真的能在门前出现。

    正在东张西望之际,突然听到茶楼门外一阵骚乱的动静。

    念念赶紧定眼望去,只见先前遇见的那几名白衣女果然正翻身马,将白马在门外停稳了拴好,然后款款而行走进了茶楼。

    这时整个茶楼里的人也都停了对戏台上精彩表演的关注,一齐转脸向着她们望过去。

    念念不由叹服地对李睿咂了咂舌:“嗨,真的被你说准了。”

    李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眼睛紧紧地盯住那几名引人注目的女,轻声对念念和小柔说:“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来头,来这里又有什么目的?咱们暂且先别议论,观察一番再说。”

    念念和小柔点点头,都不再说话。可是两人的眼睛却还是不受控制地要被那几名女所吸引,不断地向她们望去。

    那几个女却面色凛然,丝毫也不在意周围人的纷纷注目和窃窃私语。

    她们目不斜视,径直走到最角落里一张僻静的桌上坐。

    一名看起来在她们中间年龄稍长一点的女唤来小二,吩咐他上一壶上的玫瑰花茶和两份应时水果拼盘来,几个女都显得冷若冰霜而又傲然脱俗。

    念念的目光一直紧紧地追随者着她们,心里又是好奇又是羡慕。

    她暗暗心想:也许她们是要抓捕一个江洋大盗或者找寻一个武林仇家,说不定今天真的能够大开眼界,实打实地看到一场经典武侠剧中那样的精彩场景呢?哇塞,那可真是期待了。

    她正在兴奋地幻想着可能即将出现的好戏,冷不防和其中一名女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那名女看到了念念,眼睛里立刻闪过了一道无比惊诧的神色,然后她迅速地对桌上的几个同伴低语了一句什么。

    顷刻之间,那些女们的目光一就全部集中到了念念坐着的这一桌上。准确地说,是全部集中在了孟念念一个人的身上。

    而她们每个人的脸上,此时都明显无误地写着同一种表情,既惊异又振奋,仿佛是在说着:踏破铁鞋无觅处,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这时小二热情地招呼着,给她们那桌端上了清香的玫瑰花茶和新鲜的水果拼盘,但是那些女却几乎瞟都没有瞟一眼这些她们刚刚要过的东西,而是齐身站起,向着念念所坐的地方快步走来。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