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说嘛,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你硬是不信,我看你们的眼力真是大有问题啊。”孟念念松了口气,她又在椅上坐了来,现在没有被捆着坐起来可舒服多了。

    “不是我们的眼力有问题,而是你和他实在是长得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样。”那人沉思着说,仿佛还在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又去打量起念念,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人嘛,可是却又偏偏弄错了,抓回来的竟然是一个女,而这个女为什么又会和他们要找的那个人长得那么酷似呢?

    不仅仅是酷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难道这两个人之间会有什么渊源吗?

    “你看够了没有呀?现在你已经知道抓错我了,就该放我回去了吧,我想我的朋友肯定都急坏了,这是哪里?我要快点回去了。”这时候孟念念想起了小柔,也想起了李睿,她知道他们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焦急万分的,尤其是小柔,也许又哭得眼泪汪汪的了。

    “等等,给你看完一样东西,我就安排人送你出去。”那人此时已经恢复了先前的镇定自若,慢悠悠地说道。

    “什么东西?你刚才认错我时让我交出一样东西,现在又说给我看一样东西,你们怎么会有这么多麻烦的东西?”念念嘀咕着说,但同时也有很强的好奇心,想知道那个人到底要给她看个什么。

    “你不想看也就罢了,现在你就可以走了,我会派一辆马车送你直接到刚才你来的那个地方。”那人却又说道。

    “谁说我不想看了?我当然要看了,你抓我来了这么久,又把我捆了这么久,我就想看看你们这里到底有什么古怪呢?”念念一听急了,赶紧说。

    那人看着念念的样,感到好笑:“你不急着走了?”

    “走也要走,东西我也要看。看完东西我再走,这是你自己刚才说的。”念念眨眨眼睛,生怕那人又改变主意不给她看了,因为在她看来,这个人就是个脾气古怪喜怒无常的人。

    “你跟着我来吧。”那人简单地说了一句,就往那面装有纱窗的墙壁左面走去。

    他在墙上轻轻叩了,那面墙壁就缓缓地自动移开了。

    原来那里装着的竟是一扇和墙面相差无几的小门,不仔细看,是一点儿也看不出破绽来的。

    孟念念见了,在心里禁不住又暗暗称奇,为古代人的智慧拍手叫好。

    走进了套间,只见那里面的装饰摆设,果然就是像念念刚才在外面看了一眼就感受到的那样,美奂华丽无比。

    但是念念现在早已见惯了皇宫的奢华壮观,对这些古代豪宅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并没有再像以往那样到了一个新鲜地方就好奇地四观望。

    但是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她一踏进了这间,立刻就闻到了一种奇特的说不清楚的怪味。

    那味道就像是很多中药材混在一起的既带着芳香又包含着浓浓的草药味,是念念从来也没有闻到过一种古怪的气味,不过却也并不觉得难闻。

    孟念念使劲地嗅了嗅鼻,忍不住问道:“你是开药房的吗?”

    “开药房?”那人微微一楞,转而就笑道:“也可以算做是吧。”

    他走到里的一张桌前,桌上放着一张很大的画卷,那人伸手把画卷打开铺平了,对念念说:“这就是我要给你看的东西。”

    孟念念听到他要给自己看到只是一副画,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她磨蹭着走过去一看,立刻就瞪大了双眼,嘴巴也不由自主地张开形成了一个圆圆的“哦”字形。

    对着那幅画像呆呆地看了半晌,她才说道:“你从哪里找来的我的画像?……哦,不对,这不是我,这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吧?如果他不是个男的,我简直会以为他就是我。”

    那人听了朗声大笑:“你说我的眼力不好,你看,连你自己也几乎都认错了呢。”

    念念听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仔细去看那副画像。

    画上,是一个英姿勃勃,眉色舞的青春少年。除了衣着是一身潇洒男装,他的面容、眉眼和神态,无一不和念念一模一样,那五官简直就像是和念念从一个模里刻出来的那样。

    念念越看越觉得惊奇,一迭声地问道:“他是谁?他为什么和我长得这么像?你们又为什么要找他?”

    那人深深地盯住念念看了一会儿,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他姓柳,叫柳扬风。至于他为什么和你长得这么像,这也正是我心里想弄清楚的问题。”

    念念喃喃自语地说道:“天哪,真是不可思议,在这个远的古代,竟然会有一个人和我长得一样,如果告诉妈妈,妈妈也会觉得奇怪的吧……”

    那个人对念念的自言自语没有能听得懂,打断她的话问:“你是不是也姓柳?你有没有哥哥或者弟弟?”

    “没有,我姓孟,我叫孟念念,我一直就只有表哥和表姐,没有亲生的兄弟姐妹。”念念老老实实地答道。

    她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反正这里也不是皇宫。

    而且当她看到了这副和她一模一样的画像之后,念念的心中就理解了这个把她抓错了的男人。

    她相信,无论是谁,只要看到了这张画像,都会把他们俩当做一个人的。

    “孟念念?听起来很特别的一个名字啊。”那人微微一笑,自从知道了抓错了人之后,他对念念的态就明显缓和了许多。

    “本来就很好听的名字嘛,我妈妈说我要出生的时候正好爸爸不在家,她很想念爸爸,妈妈说如果是女儿就取名叫念念,是男孩就取名叫想想。结果生了我,妈妈一直就喊我小念念,有时叫我宝贝女儿。”孟念念也甜甜地笑了起来,迷人的丹凤眼此刻弯成了一道细长的月牙儿。

    她又想起了妈妈,想起了爸爸,想起了没有穿越之前家中那些温馨而又甜蜜的回忆。

    那个人看着念念脸上既纯真又质朴的笑容,和她那副深深沉浸在幸福回味之中的模样,竟然有刹那间的迷惑,一时间他不忍心去打破这个女孩动情的回想。

    孟念念在自己甜密的回忆中只神游了一小会儿,就倏然回过神来。

    面前只是个刚刚认识甚至还谈不上认识的男人啊,她对他讲这么多干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想家了吗?

    而那个男人,此刻还在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她赶紧收住话头,问道:“你叫什么呀?我都告诉你名字了,你还没有说你是谁呢?”

    “你真想知道我是谁?”那人沉声说道。

    “当然了,虽然你抓了我,还用绳绑了我,但是那都是在你认错人不知情的情况,所以我可以原谅你啦。只要你向我道个歉,再派人把我送回去,我就不怪你了。互相知道了名字,以后如果咱们见了面,大家就还是朋友啊。”念念直率地说。

    这也是她心里真实的想法,她一向就是个热情爽朗的女孩,所以她的朋友从来就很多。

    “道歉?”那人又愣住了一,在他的人生历程里,还从来没有人跟他提过道歉两个字,于是他慢吞吞地说:“我如果不道歉呢?”

    “不道歉就不道歉吧,现在我想回去了,你总该履行先前说过的话,找人送我出去吧,这里是个什么鬼地方我都弄不清楚。”念念又有点不耐烦了,她觉得这个人真是又麻烦又不讲理,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却连一句对不起都不愿意说,像这种拎不清人还是少沾他的为好。

    “我叫展慕颜,是游龙阁的少阁主,刚才不知情有冒犯姑娘的地方,还请姑娘谅解。”那人却又说道,他的表情平静淡然,语气中却透着丝丝诚恳之意。

    念念听了甜甜一笑,大方地伸出右手:“展慕颜你好,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她本来就是个大率真的女孩,现在看到展慕颜态已经转变,当心中就放了先前对他的不满,做出了握手言和的姿态。

    展慕颜看着念念伸过来的手臂,一时不明所以,念念说:“握手啊,握握手好朋友嘛。”

    “好,握握手,好朋友。”展慕颜哈哈一笑,伸出手去和念念象征性地握了握,又说:“自古以来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个女孩怎么就这么胆大呢?”

    “啊?我忘记了……”念念揉了揉头发,猛然顿悟,现在是千年前的古代,古人哪有“握握手好朋友”的礼节啊?何况还是一男一女呢?都怪自己刚才想到了爸爸妈妈,一时忘形了。

    展慕颜看着她的样,虽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是却觉得这个女孩十分特别。

    孟念念这时又说:“展慕颜,哦,我不习惯叫你展少阁主,你们为什么要找那个和我长得像的少年?他又有什么东西是你们想要的呢?”

    展慕颜脸色变得郑重起来,沉默了一才道:“因为他有着天武林人士都想得到的异宝——玲珑柱。”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