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什么都可以,可是……都这么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吧,我想看到我们都不在他一定会担心的。要不我们就回宫里去吃好了,不要吃什么边摊了吧。”苏小柔小声地,犹犹豫豫地说。

    她想起了李默,她感觉到李默现在一定在牵挂着他们。

    “你看妃都没有担这份心,小梳你在着急什么呀?我们又不是不回去,是吃完了马上就回去,难道这一会儿的时间你都等不及要回宫了?”李睿面色古怪地看了苏小柔一眼,声音和语气都变得有些沉闷。

    苏小柔恋恋不忘的话语,就像一盆冷水兜头浇在了李睿的心上,将他燃烧的热情一就淋湿了。

    “是呀,小梳,我们吃完了就马上回去,回宫也不在乎这一会儿的时间的。你难道还没有吃腻宫中的那些菜肴啊?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哦,二皇请客,咱们就在外面开心地大吃一场吧。”念念也过来劝小柔。

    “可是,看到我们现在还没回去,他一定会很着急的。”小柔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没有注意到李睿的表情有点微微的受伤,而念念也略带惊讶地注视着她。

    “呃……小梳,我发现你现在……”念念顿了顿,她想和苏小柔开玩笑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在意的想法。

    可是一看到旁边还站着二皇李睿,她想起了自己是名正言顺的妻。如果和小柔说这样的笑话,让二皇听到了那终归不好吧,于是她适时地停住了说了一半的话头。

    个人突然沉默来,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孟念念最不习惯这样大家都面对面而不说话的场景了,所以她很快就打破了沉默:“小梳,别多想了,要担心不也就是这么一会儿吗?我们吃东西也要不了多长时间的,走吧走吧,让二皇带着我们去吃好吃的。”

    “那好吧,听你们的,快吃快回。”苏小柔此时也觉察到,她一个人不同意去就是扫了个人的兴,于是点头说道。

    “嘻嘻,这才是乖乖的小梳嘛。”念念见小柔答应了,高兴地搂住了她。

    再看二皇还是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念念忙说:“走吧,咱们人今天就去那街头海吃海喝一顿。二皇,你可要做足腰包里的银被我这个好吃佬吃空的准备哦。”

    “哈哈哈,那你就放心好了,我今天带的银啊,足够你们俩把一条街吃光也花不完呢。我倒是担心你们俩有没有那么大的肚量,能容得多少好吃的东西?”李睿听了念念的话,哈哈大笑。

    在说话的间隙,他又悄悄地看了一眼苏小柔,苏小柔也正用她漆黑发亮的大眼睛柔柔地注视着他。

    她那温柔清亮的目光一就让李睿燥热的心情渐渐宁静平和了来,他轻叹了一声,走过去对两个女孩说:“那我们就快点走吧。”

    于是,人一起往城中返去,准备去找一个热闹的街头小摊,吃一顿别有特色的晚餐。

    步入了京城的小吃街,李睿念念和苏小柔很快就看到了一个食物丰盛,给人感觉也很干净卫生的小摊点。

    小摊的顶上搭着一块厚厚的雨布,另外面也用这种雨布围得严严实实,里面整齐地摆着几套低矮的桌椅板凳,摊主是一对面目和善的老年夫妇。

    个人不约而同地在这一家摊点前停住了脚步,不仅因为它看起来干净舒适,更主要的是这一家里面安安静静的,并没有其他多余的顾客,这也正是李睿他们心中想要找的环境。

    看到李睿人走过来,那摊主夫妇就立刻满面堆笑地迎了上去:“客官们想要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馄饨汤圆、鸡蛋烙饼、油炸麻花、葱煎包、花饭炒菜……各种特色小吃应有尽有。还有自家酿造的大麦黄酒,那酒香浓着呢,可比街面上卖着的那些粮食酒味道好多了。”

    老夫妇俩辛苦忙碌了半天,终于等到了今晚的第一批顾客,而且看起来这几个风采翩翩的年轻人都是那么气不凡,绝非一般的等闲人物,所以夫妇俩显得比平日更为热情洋溢。

    李睿回身问两个女孩:“这些你们想吃吗?”

    念念连连点头:“想吃想吃啊,我快饿坏了,现在给我一头牛我也能吃得去。”

    苏小柔掩嘴而笑,对李睿说道:“那就依她的,在这里吃吧。”

    李睿看着念念夸张的样也笑了起来,对那老夫妇说:“那就麻烦老板把你们这里好吃的通通都上几份来吧。”

    说罢他又补充交代道:“我们等会结账会付加倍的银,还望老板今晚在我们没走之前,就不要再接待别的顾客了。”

    “哎,是是是,客官先请进里面坐,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老年妇人一听喜笑颜开,连声答应。

    她知道今晚一定是遇到了他们这种街头小摊点几年也难得遇上一次的,出手阔绰豪爽的大主顾,赶紧把李睿他们人殷勤地让进棚里,自己和老头张罗准备去了。

    不一会儿,各种花样繁多飘着香味的小吃就一一端了上来,摆在念念他们面前不大的那张桌上,满满地堆了一桌。

    然后老年夫妇又给他们人端上了一壶大麦酒,摆上了盏小酒盅。

    李睿见了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轻轻尝了一口,赞叹着道:“味道果真如老板所说,比街头店面上卖着的那些烧酒好喝多了,你们俩要不要也尝尝看?”

    苏小柔见了连连摆手说不要不要,孟念念却有点心动。

    她以前在现代时偶尔也会喝点啤酒红酒的,应该说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酒量。

    今天看到有真正千年前的古酒摆在面前,那酒的颜色飘着淡黄,性状看起来就和现代的啤酒差不多,想来酒力也肯定就像啤酒那样不会强,于是念念对李睿说:“倒一杯我来尝尝。”

    小柔听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还要喝酒啊?”

    念念说:“只是尝尝,又不会醉的。”

    李睿虽然心里也略微有点吃惊,但是他却似乎越来越欣赏这个率真可爱的妃,于是他给念念倒了一小杯黄酒:“你先尝尝,要是觉得好喝了就再加,不过千万别逞强啊,喝不去也就算了,这虽然只是黄酒,可是也有一定的酒力的。“

    念念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立马就说:“好喝,来,干杯。”

    她举杯和李睿一饮而尽,一时间胃口大开,吃得津津有味,边吃边啧啧称赞:“真好吃啊,好吃了,以后有机会咱们还要来这里吃啊。”

    李睿看着念念吃得那么开心尽兴,心中也非常高兴,便含笑说道:“我还担心嫂嫂今日受了惊,以后不愿意再跟着我们出来玩了呢。”

    “哪里啊,我今天跟你们一起出来不知道有多高兴呢。那点小惊根本算不得什么的,对我这个胆大的人来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念念笑语盈盈地说,她此刻喝了点酒,面色更是如盛开的桃花那般绯红俏丽,心情也异常兴奋。

    看到小柔在一边坐着很斯地才吃了一点点东西,面前的酒杯也是空的,念念不由分说拿过酒壶给小柔倒了一杯:“小梳,你也尝尝,这黄酒很好喝的,一点也不辣,就像饮料一样。”

    “什么叫饮料啊?”苏小柔不解地问道。

    “嘿嘿,饮料就是一种很好喝的像糖水那样的东西……我自编的名字,这黄酒就算一种饮料,你快喝吧,你看我喝了几杯都还没事呢。”念念笑嘻嘻地说。

    苏小柔拗不过念念,又看到念念喝起黄酒来面不改色,似乎那酒真的是很好喝的样。于是就也端起酒杯,小心地尝了一口。

    谁知道当就感觉到嗓里一阵火辣辣的烧痛,她被呛得连连咳了起来。

    念念赶紧轻轻帮小柔拍抚后背:“你的酒量也逊了,这么一点点黄酒都让你呛住了。”

    “小梳不会喝酒,嫂嫂就别勉为其难让她喝了吧。”李睿此时,细心地让老板给小柔递过了一杯清茶。

    苏小柔喝了一口茶水漱口,又在心里细细味起刚才喝酒的那种滋味。

    她感觉在最初的辣劲过后,喝酒倒还真像是有一种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舒爽之感,于是她对李睿和念念说:“我现在觉得好多了,我还能喝,今天我也和你们一样,性放开了自己好好地练习一酒量吧。”

    念念一听大为兴奋,她以前就觉得小柔过于静了,现在看到小柔竟然也愿意加入他们喝酒,那就比先前她和李睿对饮要热闹好玩多了。

    于是孟念念高举起酒杯,豪气干云地说:“好了,难道小梳你今日会有如此雅兴,咱们人今天就来个一醉方休,不醉不归。来来来,大家干杯干杯啦。”

    李睿和苏小柔都端起酒杯和念念碰了碰杯,李睿有点担心地看着苏小柔:“小梳,你不能喝就算了,喝酒可不能逞强的啊。”

    “没事,我觉得还可以喝。”苏小柔对他嫣然一笑。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