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好,昨晚我喝得比妃少,只是当时头晕晕的,现在睡了一觉好多了。”苏小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跟着李默一起跨进了书房大门。

    两个人在书房里,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长期以来就是李默坐在书桌前看书写字或者批阅奏章,而苏小柔守在一边帮助处理一些闲杂事务。

    不过今天,两个人都感觉到有点什么和平时不一样了。

    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是两个人的心中,都像滔滔滚动的江水一样翻腾着激烈的浪花。

    李默打开了奏折,可是他感觉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脑海里全部是昨晚苏小柔靠在他身上睡熟时,那芳香而又甜美的气息。

    而苏小柔也模糊地记得,昨晚她仿佛是靠在李默的胸前睡着的,一时越想越感觉难为情。然而她的内心深处,分明又留恋着靠在身上时,那种温暖而又踏实的感觉。

    “,对不起,昨晚让你担心了。”苏小柔打破了沉默,轻轻说道。

    “不要说对不起,我只希望以后如果你们想出去玩,也不要弄得晚都不回来。”李默从那甜蜜的回忆中醒过神来,稍微停顿了一,他又接着说道:“因为那样,真的会让我很担心。”

    “知道了,,我们昨天本来也不会回来得晚的。只是中间遇到了一些麻烦,耽误了。”苏小柔想起了昨天念念被抓的事情,还是不免后怕。

    “哦?什么麻烦?”神色一凛,看着苏小柔问道。

    “这……我们正在茶楼喝茶,忽然妃就被一些不认识的人抓走了,据说他们想抓的那个人跟妃长得很相像。”苏小柔犹豫了一,把昨天念念被抓的经过简要地说了一遍。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那么你们后来是怎么把妃找回来的?”李默听了心中惊怒不已,又问道。

    “后来,我和二皇找到了那里,好像是一个叫游龙阁的门派。他们也发现是抓错人了,就把妃放了,然后我们才一起去街上吃饭喝酒的。”苏小柔说罢,想起昨晚竟然在面前喝醉了酒,心里又颇为觉得汗颜起来。

    “游龙阁?”李默沉吟着陷入了思。

    “听说他们可厉害了,会什么暗器和毒药。”苏小柔赶紧补充说道,她以为不知道游龙阁是个什么组织。

    “暗器和用药都是天第一,我当然知道。”李默轻笑一声,然后正色看着苏小柔说道:“小梳,没想到你们昨天竟然会遇到这么危险的事情,以后最好还是不要随意出宫了吧。或者出宫时跟我说一声,我会安排韩七跟在你们身边,他武功高脑灵,这样也可以照应到你们,会安全一些。”

    “谢谢,可是二皇的武功也很高啊,昨天要不是那些女使了迷神药,她们根本就打不过二皇,也根本就不能抓走妃的。”苏小柔赶紧说,李睿昨日的表现确实让她和念念大开了眼界。

    “我知道二皇弟的武功是很高强,可是外面世界纷繁复杂,各种意料不到的情况都有可能遇上。听你说了昨日的事情,再想着你们出宫我终是不能放心的,带上韩七毕竟多一份力量。”李默沉声说道。

    “,如果你不希望我们经常出宫那以后我们就尽量不出去了,行吗?”苏小柔看着,声音变得柔和。

    “没有说不让你们出去,像你们这样的年轻小女孩,终日呆在宫中难免会心生烦闷,适当出宫玩玩也是应该的。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如果再遇到昨日那样的事情,最好回来告知我一声,我派人和你们一起去找。像你们昨日那样贸然闯去游龙阁,如果碰到的是一个不那么好说话的帮派,那就更麻烦了。也许非但不能救出妃,反而把你们自己也要陷进去了。”沉默了片刻,李默说道。

    此时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小梳他们昨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而没有能回来,那他又会怎么样呢?他一定是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疯狂般地四处寻找吧。

    “好的,小梳记住了,谢谢的关心。”苏小柔看到神情严肃,字字句句都透露着他发自肺腑的关切之情,她的心,早已经被深深地感动。

    自从那日念念小柔和二皇一起出去喝醉过酒之后,二皇李睿来到和殿的次数就更频繁了。

    以前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看小梳,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来了必定和念念一起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地聊个没完。

    孟念念也特别喜欢听二皇讲一些妙趣横生或者离奇古怪的事情,他们俩聊着聊着,往往念念就会说:“李睿,你武功这么高,你教教我,做我的师傅吧。”

    随着这一段时间交往熟稔来,她早已习惯直呼李睿其名了。

    李睿这时就会笑着回答:“行呀,你先给师傅敬上杯拜师茶,每天蹲两个时辰马步,绑一个时辰的沙袋,坚持个月,师傅我再教你换新的练。”

    而苏小柔就会娇嗔地望着他们俩笑道:“妃你不会真的要练武功吧?二皇你千万别真教她练武功呀,古往今来,哪里有会打架的妃啊?”

    “我还偏偏就要做那个会打架的妃呢。练了功夫,小梳我还可以保护你,以后我们再出去遇到谁欺负也不怕了。”念念嘻嘻一笑,还真的像模像样地蹲起马步来,引得在一旁看着的李睿和小柔又乐笑不止。

    几个年轻人的友情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深厚了,有了爱说爱笑的二皇经常在身边陪着她们俩聊天逗乐,念念的心情渐渐开朗了很多,把对苏俊楚的那一份深深的眷念和伤痛暂时悄悄地埋在了心底。

    转眼夏季就来临了,阳变得像一个悬在空中的大火炉,整日猛烈炙热地烘烤着地面。

    空气里火辣辣的没有一丝风儿,人稍稍动一儿就会迸出一身的汗渍,而那一阵阵吱吱喳喳的蝉鸣声让人感觉更加燥热。

    孟念念在宫里又坐不住了,如果是在她还没有穿越的现代,这种季节她早就和同们一起出去,在那清凉舒适的游泳池里游过好几次泳了。

    可是现在是在古代,她哪里还有机会去找到一个沁凉入骨的池水里畅游呢?

    她每天都在想着,如果能出去游一次泳就好了。

    这天午后,看着外火辣辣的阳,听着树上刺耳的蝉鸣。念念终于忍不住了,拿了一套内外换洗的衣服,就跑去叫小柔。

    她想好了,御花园里有几处碧水清幽的水池,她就和小柔找一个最隐蔽的池,过一把戏水瘾。

    反正现在是刚刚吃罢中饭的午后,大家都要午休,皇宫里到处都静悄悄地,御花园里就更加不会有人了。

    一见到小柔,念念就兴冲冲地说:“小柔,快收拾一套衣服,咱们去御花园里游泳。”

    “游泳?是干什么呀?”小柔迷惑不解地望着念念。

    “就是到池里去泅水,你看这天气,把人都热得快要化掉了,去水里像鱼一样游一很舒服的。”念念急忙解释。

    “念念,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么多新鲜的词语啊?”小柔奇怪地看了念念一眼,然后又说:“泅水,我可不敢哦。再说哪里有女孩在水里玩的,如果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哎呀小柔,现在御花园里鬼都没有一个呢。你就别担心了,有我在呢,游泳很好的,我教你一就会了。而且呀,我保管你今天游过一次之后,以后准得天天都想着去呢。夏天游泳那可真是又凉快又舒爽,还能把你这副好看的身材锻炼得更好看呢。”念念笑嘻嘻地说。

    “真的?”小柔半信半疑又略带佩服地看着念念。

    她有点害怕,但是听念念说得游泳那么好,她在心里又忍不住跃跃欲试。她现在真是很有点羡慕念念,能知道那么多她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新鲜事物。

    “是的是的是的,你去一试不就知道了。小姐,别磨蹭了,快拿起衣服跟我走吧。”念念连声说了好几个是的,催促小柔快走。

    于是小柔就也收拾好衣物,跟着念念一起往御花园走去。

    出了和殿,姐妹两人顶着炎炎烈日,边走边聊,有说有笑,竟然也不觉得天热远酷暑难当了。

    这时就见迎面走来了两个人影,走近一看,却是皇李佑和他的一个随从。

    念念和小柔素来都很厌恶这个荒淫无耻的皇,平日里遇见几乎是从来不与他搭话的。

    此时她们与李佑狭相逢,两人的心中都意识地掠过一阵不爽,尤其是小柔,见了李佑,更是吓得情不自禁地就往念念的身后躲了一躲。

    李佑也看到了她们,便走上前来对念念施了一礼,皮笑肉不笑地说:“李佑见过皇嫂,皇嫂这是要往哪儿去呀?”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