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也看到了她们,便走上前来对念念施了一礼,皮笑肉不笑地说:“李佑见过皇嫂,皇嫂这是要往哪儿去呀?”

    说罢,李佑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就肆无忌惮地盯在念念身后的小柔身上转来转去。

    他一直对这个让他未能如愿又颜面尽失的小跟班耿耿于怀,却苦于没有机会报复,这时见了,自然分外气恨不甘。

    孟念念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和小梳去前面有些事情,小梳,我们走吧。”

    说着,就带着苏小柔往前面走去,看也没有看李佑一眼。

    李佑盯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狠狠地“呸”了一口,然后招手让他那个随从附耳过来低声说道:“妃怎么会跟这个小奴才搅在一起,我看他们的关系不简单,其中必有古怪。你去偷偷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要弄些什么名堂,一有不对,马上过来向我汇报。”

    那名随从连连点头答应,跟随着念念她们走的方向去了。

    李佑在后面独自发出一阵阴笑:“小梳,你这个不识抬举的小奴才!爷看上了你那是给你脸面,你竟然仗着有撑腰敢不从我。嘿嘿,今天只要让爷抓到你的一点把柄,那你就死定了!”

    说着,他渐渐把右手攥成一个紧紧的拳头,仿佛那里面捏着的是小梳的一条命。

    念念和小柔来到了御花园里,两人左看右看,找到一个靠近宫墙角落,格外幽深僻静的一池清水边,念念脱了外衣鞋袜,就率先跳入了水中。

    当那清凉入髓的池水包裹了念念全身,一股舒爽凉意就从她的心底直升头顶,她拍打着水花快乐地大叫:“哇,好凉快好舒服啊,小柔,快来快来啊,我来教你游水。”

    小柔站在岸边,犹犹豫豫不敢水。

    念念又喊道:“小柔,来啊,别怕,我牵着你。”说着就游到了岸边,把手伸向了小柔。

    小柔前后左右四看看无人,她也真的很羡慕念念游在水中那无拘无束快乐自在的样,于是一咬牙便也脱了外衣鞋袜,牵着念念的手走进了池中。

    “啊呀,水好冷呀!”待整个人一泡进水里,小柔便被那冰凉的池水刺激得惊叫了起来。

    念念笑着说:“刚入水时是会觉得有点凉,一会儿你就习惯了。”

    苏小柔在水中站了一会儿,渐渐真的感觉不那么凉了,反而觉得池水浸润着身体很舒服,于是便在念念的指导小心翼翼地试着划起水来。

    她本来就冰雪聪明,再加上身体苗条灵巧,不一会儿,就能和念念一样在水中游动自如,像两条并行着的美人鱼了。

    两人在水中游弋戏水,畅快地嬉闹了一阵,又游回岸边,靠着池壁歇息聊起天来。

    念念看着小柔沾着水滴更显得娇俏迷人的脸蛋,嘻嘻笑道:“小柔,你可真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啊,难怪李默李睿他们一见了你就都魂不守舍了呢。我如果是个男人,也一定想要娶你做老婆。”

    “念念,你再乱说我不理你了啊。你现在是妃,你还取笑我和。”小柔绷起小脸,佯装生气地说道。

    “我这个妃啊,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妃……”念念说到这里停顿了一,又不依不饶地问道:“小柔,我看和二皇都对你挺好的,说实话,你到底更喜欢他们两个谁啊?”

    “那你先告诉我,你和都做了将近一年的夫妻了,你觉得他怎么样呢?你喜欢他吗?”小柔却又反过来问念念。

    “啊,我觉得他很好很好。喜欢?我当然喜欢他啦,不然我早就跑掉了,怎么可以跟他做这么久的夫妻呢?”念念有心逗逗小柔,哈哈大笑说道,一纵身又跃入水中,游到池水中间去了。

    小柔听了念念的回答稍稍怔了一,心中有一刹那莫名的失落,但是这感觉很快就稍纵即逝了。

    她在心里轻声念叨:原来念念的心里也是喜欢的。是呀,念念和现在本来就是一对恩爱夫妻,她一心一意喜欢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能做的,唯有在心底默默地祝福他们吧……

    这样想着,她就把心里刚才那一点小小的失落感丢开了,笑着对着池水中央喊道:“念念,等等我,我来追你来了。”

    说着,小柔就也快地向着念念那边游了过去。

    此时,皇李佑正斜躺在自己郢和殿里的紫檀木长椅上,一边和他蓄养的几名男宠饮酒作乐,一边在心里冷笑着思忖:方才在上遇见妃和那个小奴才,一看就觉得两个人的样不对劲,似乎有着超出一般寻常主和奴仆的亲密关系。哼哼,如果这次被我抓到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那就有得好戏看了,也正好给那个平日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大皇兄一个马威。

    李佑想着,顺手搂过身边的男宠喂了一口酒,惬意地靠在长椅靠背上,脸上露出了一股又阴森又奸险的笑容。

    这时,就见刚才他安排盯着妃的那个随从疾步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喊着:“皇,不得了不得了,有大事情。”

    李佑挥挥手斥退身边的男宠,问那随从:“你看到什么了?”

    那名随从靠近李佑,低语说道:“奴才看到妃和那个小梳,一起进了御花园里的云清池戏水,两人在水中嬉笑打闹,举止行为甚为暧昧亲近。”

    李佑越听脸上阴笑越深,此时听完从长椅上一跃而起,仰天狂笑:“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小梳,这一次爷让你不全死至少也得丢掉半条命!大皇兄,你就等着瞧吧。”

    笑罢,又侧身问那随从:“你来时没有惊动他们吧?”

    “没有,奴才只是躲在远远的地方看了一会儿,就赶紧回来向皇禀报了。看妃和那小梳的模样,他们在水里玩得甚为开心,估计一时半会儿还不得回来。”那随从急忙答道。

    “好,很好,你这就随我同去圆和宫皇后娘娘那儿,我们来有请皇后娘娘到御花园里去看一出好戏,哈哈哈哈。”李佑又狂笑几声,带着那随从走出门去了。

    而念念和小柔此时,还在水中欢快地嬉戏着。一会儿靠在池边打起水仗,一会儿跃入水中比赛谁游得更快,在那清亮的池水里溅起了一朵朵欢乐的水花。

    她们一点儿也没有想到,有一场不可预料的危险正在向她们悄悄逼近。

    玩了一会儿,小柔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便对念念说道:“我没有劲了,我先上岸了。”

    “那我也不游了,跟你一起上岸吧,反正今天也已经游了够长时间了。”念念想想时间大约也不早了,就和小柔一起游回池边。

    两人上了岸,又找了一处幽静隐蔽之处将湿衣服换整理好,然后一起往回走去。

    小柔因为游水时没有取帽,所以头发还好,没有怎么打湿。

    而念念的就不行了,长发湿漉漉地贴在脑后,令她格外不舒服,她性就把发髻散了开来,就这样直直地披泻着垂在身后。

    小柔见了,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着念念黑亮的长发,赞叹着说:“念念,你的头发好美呀。”

    “你今天才知道啊,我以前在校时同们都说我的头发像飘柔之星呢。”念念得意地一笑,她说的是实话,她的这一头乌黑秀美的长发,也是她曾经所在的那个繁华时代里的骄傲。

    “念念,我好像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小柔疑惑地眨起了眼睛。

    “呃……没什么,这都是我自个儿随便编出来的一些词儿。你不用懂的,小美女。”念念亲昵地摸了摸小柔的脸颊。

    “放肆了!你们好大的胆!来人呀,把小梳这个贱奴才给哀家拿!”忽听一声怒喝响起,念念和小柔一看,只见皇后娘娘正满面怒容地站在离她们不远之处的前面,厉声吩咐身边的公公。

    而皇后的身边,除了一群公公宫女之外,还站着和皇和兰心公主。

    念念和小柔登时大惊失色,这当儿已经有两个公公走上前来把苏小柔两手反剪捉住了。

    “母后,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您想得那样。”念念急忙说道。

    “妃,哀家一向看重于你,待你就如同亲生女儿一般。只希望你能恪守本分,尽心辅佐,为我们皇家开枝散叶,将来光耀宵国。谁成想你竟然这般不守妇道,嫁进宫中时日不多,就开始和这个贱奴才勾勾搭搭厮混在一起。先前佑儿向我禀报之时,哀家心中还惴惴不信,只道他是看错人了。如今哀家亲眼看见你们两个眉来眼去动手动脚,你还有脸跟哀家说你要解释?”皇后一双美目鄙夷地望着念念,怒斥说道。

    “母后娘娘,不是这样的,你们都不知道……”念念一时气急攻心,不知如何说起。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