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心公主站在一边看着念念和苏小柔,眼睛里流露出万般的惊讶和不置信。

    刚才她正在圆和宫里陪着皇后娘娘说话,皇李佑前来晋见,说是看见妃和的贴身跟班小梳在御花园云清池里戏水玩闹,行为不轨。

    当时她和皇后娘娘虽然都是大吃一惊,但是心中始终都还是不相信,毕竟她们对这个行一向不端的皇的话都还是半信半疑的。

    可是等她随着皇后来到了御花园,却亲眼见到了她的皇嫂妃和小梳的确是亲热无比。

    她只感到万分不可思议,既为妃的行为感到不齿,却又觉得事情可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不过,就凭妃是苏俊楚的亲妹妹,她就一定会无条件地站在她的那一边帮助妃的。

    看到皇后娘娘盛怒之根本不听念念的解释,兰心公主的心里不由悄悄地为她的皇嫂捏了一把汗。

    “妃,你的过失我稍后自会与皇上和商议一看怎么处置。眼是先要教训好这个贼胆包天竟敢勾引妃的贱奴才!来人呀,把这个小梳拖去杖责四十,打不死再做惩处。”皇后又声色俱厉地吩咐去。

    听到皇后娘娘的命令,那两个捉住苏小柔的公公一就把苏小柔反身按在地上,将她的脸紧紧地贴在地面压住了。

    苏小柔又惊又吓,动弹不得。

    这时,就有一个早已经拿了一条粗重木杖的公公走了过去。

    “皇后娘娘,不要啊!小梳的身弱,她是绝对承受不起这样的重惩的,要不您打我吧,请您饶了小梳。”念念大惊失色,连滚带爬就扑过去护在了苏小柔的身上。

    “不知廉耻的东西!到现在竟然还要护着这个贱奴才!来人,把妃拉起来不准靠近这个贱奴才,给我重重地打死这个小梳!”皇后更是勃然大怒。

    又有两个公公走过去把念念拉了起来,钳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过到苏小柔那边。

    而那个持杖的公公早已挥杖重重地打了去,一杖、两杖……

    小柔一声惨叫,眼前金星直冒,口中喷出一股鲜血,染红了地面。

    念念拼命挣扎着喊道:“皇后娘娘,我求您了,我给您跪了,我给您磕头了,求您饶了小梳,都怪我都怪我呀。她会受不了的,您这样真的会打死她的啊。”

    她的手臂虽然被两个公公禁锢住了,但是腿还能活动。此时她顾不上别的,双腿一软,屈膝就给皇后娘娘跪了,边磕头边哀求皇后娘娘饶过苏小柔。

    而皇后娘娘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

    这时苏小柔的惨叫声渐渐弱了去,她的后背已经渗出了道道殷红的血迹,可是那个执杖的公公依然还在毫不留情重重地一一地抽打去。

    念念的喉咙已经嘶哑,看着苏小柔被打的惨状而她又无能为力,她只感觉如同万箭穿心。

    她绝望地从那周围一张张脸上看过去,皇后娘娘的脸是冰冷的,皇李佑的面容是幸灾乐祸的,然后她看到了兰心公主,眼睛里似乎带着一丝同情一丝不忍。

    “公主,去叫,求你去把叫来。”念念求助地望着兰心公主,沙哑着嗓喊道。

    “母后,我看还是要把大皇兄喊来处置此事为好,毕竟皇嫂和小梳都是大哥和殿里的人。”兰心公主有心想帮念念,赶紧向皇后娘娘请求道。

    “也好,我倒要看看默儿还怎么护着他这个寡廉鲜耻的贱奴才。”皇后沉吟着应允了。

    之前上次在她的圆和宫,李默和李睿都争着想要小梳去他们那儿做事,她就看着这个不男不女的小梳满心不爽了。

    后来她又不止一次听和殿监总管刘公公说过,平日格外卫护那个叫小梳的跟班,她的心中就更加不满。

    此时皇后心想,今天正好借此机会,让默儿来见见他平素一直关照着的人到底是个什么德行?想必默儿一怒之,也必定会对小梳痛狠心,不让他死也会赶出宫去,也免了日后再生是非。

    至于这个令人失望的妃,他是想要休回家去还是打入冷宫,那就全凭由他自己决断了。

    听了皇后发话,兰心公主立即转身对身边的公公说:“速去有请来御花园,用你最快的脚力跑着去,若是晚了半分时刻,小心你的皮肉开花。”

    皇李佑本来在一边悠哉乐哉地看着苏小柔挨打,妃求饶。现在听说要有请过来,心中自是一阵慌乱。

    早在上次东山狩猎之行,他就看出来他的大皇兄对这个秀美清俊的小梳格外爱护,如果今天来了看到因为他的告密,小梳遭到皇后如此毒打,那也许会剥了他的皮的。

    这样想着,李佑的身上就感到了一阵不寒而栗,赶紧对皇后娘娘说道:“母后娘娘,佑儿想起郢和殿还有些事物,就先行告退了。”

    他虽然不是皇后娘娘亲生,但是也一直称呼皇后娘娘为母后,而称他自己的亲生母亲成贵妃为母妃娘娘。

    皇后微微点了头:“你先去吧。”

    李佑带着他的那个随从匆匆地走了。

    李默此时坐在和殿的书房里批阅公,他没有见到小梳,心中正在微微牵挂。

    就见小贵带着一个跑得上气不接气的宫中公公走了进来,那公公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殿,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请您速去御花园。”

    “哦?母后和兰心找我有事吗?”李默稍稍一愣。

    “是妃在御花园里与……小梳被皇后娘娘抓到了,现在……”那公公没能继续说去,因为他看到李默已经勃然变色,推开椅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李默一直是个沉稳内敛的人,他面对什么事情都能镇静自若,处理得井井有条。

    可是今天,他的心里却无端慌乱得厉害。刚才听到那公公的半截话,他仿佛已经有了最不祥的预感。

    小梳!小梳!你不能有事!他在心里呐喊着,一健步如,手心里竟然渗出了一层冷汗。

    李默他们几兄弟从小就被皇上安排有各自的武术老师,从来没有间断过习武,但是在宫庭内院里李默却从来没有使用过武功。

    此刻他心急如焚,不得不用轻功速赶到御花园。

    刚刚落花园地面,李默就看到了盛气凌人站在那儿的皇后娘娘,看到了兰心公主,也看到了跪在地上满脸是泪的念念。

    但是他的眼睛里一就只剩了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苏小柔。

    李默只觉得气血上涌,心中一阵绞痛。

    他冲过去起一脚,就把那个还拿着木杖没有停手的公公踢到了十丈之外,然后弯身体把已经被打得昏死过去的苏小柔整个人抱了起来。

    看着苏小柔苍白带泪的小脸和沾满血迹的衣服,李默的心几乎也要滴出血来,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就这样横腰抱着苏小柔,李默怒声吼道:“母后,你怎么可以这样狠毒?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小梳!小梳做错了什么?你竟然要置她于死地!”

    “默儿,你还不知道,这个贱奴才刚才跟妃在云清池里勾勾搭搭,好不检点。幸得你皇弟看见及时禀报于我,才不至于让他们做出更加伤风败俗之事,难道这样哀家惩处他们倒错了吗?”皇后被儿那狂怒的样有点震慑住,但还是振振有词地说。

    “母后,我今天就要跟你说清楚,小梳她是一个女孩,而且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是我一直希望让她留在我身边帮忙做事,才让她打扮成这个样。她和妃常在一起玩也是经过我特许的,她们俩再怎样好都是姐妹之间的那种亲密,都是正常的,不是像你们想象得那么肮脏!”李默冷冷地望着他的母亲,又一字一句说道:“还有,请母后记住,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人叫小梳贱奴才!”

    “默儿你……!”皇后气急败坏地望着李默,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万万没有想到,把自己的儿喊来之后,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局面。

    孟念念还跪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她从看着小柔的眼神里看到了心痛,看到了自责,看到了紧张,也看到了一种叫**情的东西……

    此时,李默对身边吓得呆立着的一个公公吩咐道:“速传胡医来我和殿,若有半分耽误,小心你们全部人头落地!”

    那公公点头如捣蒜连连答应,快地跑走了。

    李默又转过身来望着念念:“我们走吧。”

    说罢,他就抱着苏小柔率先走了过去,甚至没有跟他的母亲说一声告退。

    念念这时也醒悟过来,赶紧站起身来快步追上李默去了,她也没有和皇后娘娘打一声招呼。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