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孟念念的心中忽然不可抑制地涌现出了苏俊楚的影。

    在这一瞬间,她发现自己是那么想念苏俊楚,那个给了她最深刻的爱,也唯一亲吻过她的男人。

    她在心中反复地呼唤着:哥,哥,你在哪里?你怎么不来救我?

    “我说了,我没有很大的耐心哦,你还在磨蹭什么?”展慕颜又发话了。

    念念无奈地闭上了双眼,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展慕颜的唇上。

    “你看起来相当地勉强啊。不过不要紧,我会慢慢地教你怎样我。”展慕颜好整以暇地说着,猛地一个翻身把念念压在了身,然后开始温存地亲吻她的脸颊。

    念念的眼睛紧闭着,眉头厌恶地皱了起来。她的嘴唇也闭得紧紧的,双手更是紧紧地捏成了两个拳头。

    她相信,她现在的模样一定难看得像一条频临死亡的白鱼。

    展慕颜的舌头移到了念念的嘴唇,念念一反应过来,她觉得苏俊楚似乎就在哪里注视着她。

    她的心狂跳起来,她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可以让一个男人随便地来亲吻她呢?

    即使是,和她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也没有碰过她一啊。她的爱她的吻,都只能留给她心中最爱的哥呀……

    想到这里,念念惊跳了起来,她不顾一切地奋力地推开了紧搂着她的展慕颜,一就站起身来跑到了离他远远的地方。

    “怎么?你反悔了?不要九香神灵丹了吗?”展慕颜也站起身来,慵懒不羁地注视着躲到角的念念。

    他的眼睛里有一股燃烧的火焰和隐约闪现的柔情,这使得他此时整个人都显得更为魅惑迷人。

    而从他周身所散发出的那种独特的男性魅力和气质,相信对所有的看到他的女孩都具有致命的诱惑和杀伤力。

    只是念念她不一样,她似乎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看着对自己避之不及的念念,展慕颜的心里忽然有了深深的挫伤和失意。

    他绝没有想到念念会突然推开他,而且正是在他意乱情迷的时候。

    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还真是让他头痛啊。偏偏自从那天她走了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忘记过她。

    “我不要了!你这个流氓!无赖!恶棍!色狼!人渣!我看到你就感到恶心!你这个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我宁愿死也不会答应你那无耻的条件的!”念念彻底爆发,愤怒地大声吼道,把她所能想到的形容坏人的词语几乎全用了出来。

    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她还从来没有这么激烈地痛骂过哪一个人呢,而此时此刻她最强烈的心情,就是希望面前这个可恶的人永远消失。

    声嘶力竭地发泄了一通,念念就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但是刚一跑出去,她的双腿立即就感到发软了。

    她想到了苏小柔,这时还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等着她拿回九香神灵丹来救命。

    可是,她却把事情弄砸了。她不仅没有能拿到大家都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的神灵丹,反而还让自己受到了一番难以忍受的屈辱。

    念念的脚步沉重而又迟疑,泪水悄悄滑出眼眶。

    现在该怎么办呢?她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柔躺在那儿无药可救,可是,神灵丹在哪儿呢?

    难道,在她大骂了那个无耻的展慕颜之后,现在还要再转回去求他吗?

    不能!绝不能!念念不由又暗暗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她再次转回去站在展慕颜的面前,那无耻男人面上那得意又邪魅的笑容,念念在心里“呸”了一声,把这个念头坚决地否定掉了。

    或者,让韩七现在进来和展慕颜打一架,逼着他交出九香神灵丹。

    可是,谁又能肯定韩七一定能打得过展慕颜呢?

    韩七武功再高,这里毕竟是游龙阁的地盘。展慕颜作为游龙阁的少阁主,武功必定也不是泛泛之辈,又熟识各种暗器毒药。弄得不好,也许不仅不能拿到九香神灵丹,反而会把韩七也搭进去了。

    念念想着想着就摇了摇头,把这个丝毫也不保险的念头也否定掉了。

    难道真的就这样空手回去,让李默和李睿再派大队人马过来强抢九香神灵丹吗?

    皇家的军队为了一粒药丸与江湖中人大动干戈,如果传了出去那还真的会让人对尊贵的皇族贻笑大方了,这是最之策。

    可是如果真的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拿到神灵丹,那也许就只能这样了。

    反正,她是绝对不会看着苏小柔处在那样危急的境地而见死不救的,她相信李默和李睿也和她一样,是绝对不会忍心让苏小柔就这样离开他们的……

    “孟姑娘,请稍等一。”正在心里苦思冥想着对策,念念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转头一看,原来是小五。

    念念的心中一凛,难道是展慕颜那个无耻小人看到她没有乖乖就范,就恼羞成怒还想再把她抓回去吗?

    她戒备地望着走过来的小五,冷冷地道:“有什么事?”

    “这个是少阁主吩咐交给姑娘的。”小五拿出一个深棕色的带塞小瓶交给念念。

    念念接过来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好几遍,才半信半疑地问小五:“九香神灵丹?”

    “嗯,少阁主交代说给病人第一次只能服一粒,如若日后病人还未苏醒,那就再服两粒,应当就能药到病除。”小五点点头说道。

    念念的心中一阵惊喜,虽然她还不明白在她心目中那个厚颜无耻的人怎么就会突然发了善心,主动将九香神灵丹给她了。

    但是有了这个药,那就证明苏小柔有救了,她也不必再这么愁眉苦脸,为了找出一个能拿到九香神灵丹的办法而心事重重了。

    至于她刚才遇到的那一番难言的不愉快,和小柔现在的累累重伤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就权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吧。

    念念这样想着,心里就轻快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明媚生动,含笑对小五说道:“小五,谢谢你将神灵丹给我,这我的朋友就有救了。”

    “不用谢,要谢你也是应该谢谢少阁主呀。这种药只有少阁主那儿才有,我也只是听从少阁主的吩咐跑跑腿而已。”小五腼腆地一笑。

    “谢他?”念念翻了翻白眼,在心里说:除非我脑被驴踢了我才会谢他呢,面上却更加灿烂笑道:“是你拿给我的,反正我就只谢谢你啦。小五再见!我走了。”

    说罢,挥挥手轻轻盈盈地走远了。

    “再见!”小五看着念念的背影,心中久久回想着她那妩媚娇俏的一笑,竟然怔了好一会儿。

    回到宫中,李默李睿珠珠和胡医以及他的两名弟,都还在苏小柔的床前守候着。

    念念拿出了九香神灵丹,胡医赶紧命令弟兑上热水,然后念念和珠珠一起小心地扶着苏小柔坐了起来,胡医将那红色的药丸喂入苏小柔的口中。

    念念又把苏小柔平躺放在床上睡好,几个人便在一旁紧张地观察着苏小柔的反应。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们听到苏小柔嘴里发出微弱的气息,念念又惊又喜地扑过去趴在了小柔的枕边:“小梳,你想说什么?”

    听到念念的声音,苏小柔的眼睛没有睁开,意识却仿佛是清醒的。

    她小声地呻吟着,从嘴里喷出一口乌黑的鲜血,吐到了接在床边的铜盆里,眼泪顺着紧闭的双眼大串大串地落来。

    念念在一旁看着,连心都跟着绞痛了起来,泪水早已打湿了面庞。

    珠珠将苏小柔吐了血的铜盆端走收拾干净,也在门边偷偷抹着眼泪。

    虽然知道了小梳原来竟然是一个女孩,珠珠的心里难免有些遗憾。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此时看到小梳这么痛苦,她的心中也万分难过。

    而李默和李睿呢,心早已揪痛得没法忍受,只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小梳来受这一份大罪。

    胡医看着苏小柔已经有了反应,当松了一口气说道:“秉,妃,二皇,老臣看小梳服了九香神灵丹之后,疗效甚好,身体已无大碍。只要每日静心休养,再多服些营养物,必定很快就能完全康复。老臣每日会定时来为小梳的伤处清洗换药,她身上的杖伤也会逐日转好。”

    念念赶紧问道:“我刚才拿药之时,听那游龙阁的人说如若日还未苏醒,就还需再服两粒,这个小梳还要再吃吗?”

    “妃无需多虑,小梳吃了一粒神灵丹,就已经恢复了些许意识,又吐出了胸中郁积的淤血,可见这一粒药力对小梳的身体状况已然足矣。她此时还未醒来,只是因为身体虚,药力还有一个缓冲过程,也许明日她就会完全苏醒,无需再多吃了。”胡医恭敬地回答道。

    念念听了默默点头,又去床边守着苏小柔坐。李默李睿也都放心来,让胡医和两名弟先告退回去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