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里只剩李默李睿念念和珠珠四个人时,李默走到念念面前说道:“妃,今天你辛苦了。”

    “皇嫂,谢谢你。”李睿也感激地望着念念说。

    “没什么的,你们不用客气啊,只要能救好小梳,我多跑这一趟又算什么呢。”念念微微一笑说。“妃,二皇弟,你们今天也累了,就早点回房去歇息吧。小梳这儿我会和珠珠一起照应着。”李默又说。

    “可是,我想在这儿陪着小梳。”念念说道。

    “我不走,我也要陪着小梳。”李睿也接着说道。

    “现在小梳已经脱离了危险,有我和珠珠在这儿照应就可以了。何必大家都守在这儿休息不好呢?你们先回去睡一觉,等到你们睡好了,养足了精神,明日白天再来换我和珠珠不是更好吗?”李默看着他的弟弟和念念,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那么坚决,他能深深体会到两人此时的心情,于是放缓了语调,带着一丝劝解的意味。

    念念和李睿听了,觉得李默说得也有道理,两人齐声说:“那好吧,我们明天再来。”

    然后,念念又对着昏迷中的苏小柔轻声说了一句:“小梳,别怕,现在有和珠珠陪着你,明天我和二皇也会来的。”

    说完,念念和李睿反复又交代了珠珠一定要细心照料好小梳,才各自回歇息。

    等到念念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时,却又失眠了。

    虽然今日一天发生的事情,使她劳心劳力又累又困,然而翻来覆去,她却怎么样也不能安然入睡。一半牵挂着苏小柔,一半却是深深地思念着苏俊楚。

    本来这段时日,她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到苏俊楚。

    她想让时间来慢慢冲淡她对苏俊楚的记忆,她几乎以为自己都能做到了。

    可是今天,当那个可恶的展慕颜拥吻住她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浮现的竟然全部都是苏俊楚俊朗挺拔的身影。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苏俊楚,而且在她的内心深处,依然还是那么深深地爱着苏俊楚。

    念念使劲搓了搓自己今天被展慕颜碰过的嘴唇,仿佛又看到了展慕颜那张俊美绝伦似笑非笑的脸,她在心里恨恨地骂了句:大色狼!你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

    又一转念想:如果今天换成了是哥,我又会怎么做呢?也许我根本就不会拒绝的吧。

    想到这儿,念念的脸在暗夜里烧红了起来,她暗暗鄙视自己:孟念念,你可真不知羞啊。于是汗汗地拉过被蒙住头睡了。

    李默和珠珠一直守在苏小柔的房里,李默坐在床边,珠珠则站在一旁。

    苏小柔一直昏迷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默听到她嘴里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像是在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他赶紧俯身,柔声问道:“小梳,我在这里,你想要什么?”

    苏小柔摇了摇头,嘴里却发出了清晰的声音:“好痛……我身上到处都好痛啊。我好想我娘,我是不是要死了?”

    说着,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没有,你只是受了伤,现在已经服了妃给你找来的九香神灵丹,你马上就会好的。小梳,你别哭,坚强点好吗?”李默看着苏小柔,心如刀绞。

    他从来不会柔情蜜语,但是现在他对苏小柔说出的话语却如此温柔,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而是一个和善可亲的邻家哥哥。

    听到的话,苏小柔缓缓张开了眼睛,她看到李默正关切而又担忧地注视着她,珠珠也在一旁红着眼睛看着她。

    “,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苏小柔虚弱地说。

    “别这么说,小梳,你好好休息。现在,我只想让你快点好起来。你知道刚才你昏迷的时候我们有多担心吗?妃,二皇弟,他们谁都不愿意离开这里,是我硬要他们回去的。”李默怜惜地注视着苏小柔,满心疼痛。

    “嗯,你们都这么关心我,我会听话,好好休息,让自己早点好起来。”苏小柔微微点了头,又闭上了眼睛。

    李默轻轻叹了一口气,为苏小柔盖好被,站起身来欲在房间里走动一。

    却不料就这一点轻微的动作却又惊醒了苏小柔,她猛地张开眼睛,满脸惊惧地拉住了李默的衣袖:“,你别走,我好害怕……那板打在身上,好痛好痛啊,痛得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默赶紧又坐来握住了苏小柔的手:“别怕,我不会走,我会一直在这儿守着你,你安心地睡吧。”

    苏小柔将手牢牢地放在李默温暖的掌心里,这才仿佛定心来,沉沉地睡去了。

    一夜无事。李默守着苏小柔眼睛都没有眨一,而苏小柔稍微有一点动静都会让李默紧张半天。

    珠珠在一旁看着心生感慨,她真羡慕小梳,甚至在想,如果能让也这么细心地照料自己一次,哪怕是死都值得了。

    到了早上,苏小柔嘴唇发裂,口干舌燥。

    李默让珠珠端来热水,扶着苏小柔靠着被褥坐起来,然后细心地将热水吹凉,亲自一勺一勺地喂进苏小柔的嘴里。

    对李默来说,他出生在帝王之家,很小就被立为了,从来都是别人众星捧月地围着他转伺候着他。

    像这种照顾别人的事情他还从来没有做过呢,所以他端着水喂苏小柔喝水的那样就显得手忙脚乱的。

    珠珠在一旁看了好笑,说道:“,还是让奴婢来喂小梳喝水吧。”

    李默还未答话,却不料靠在床头的苏小柔轻声说道:“珠珠不要,我就让喂我。”

    珠珠和李默听了都有点愣住,再一看苏小柔那苍白的脸上此时竟然有了一丝顽皮的笑意,透露出一股孩似的天真和任性。

    “哦,那好吧,我先去厨房里看看再给你端些好吃的来。”珠珠说着转身退去了。

    李默看到苏小柔已经恢复了从前的一些活力,当心里大为安慰,便笑着说:“这可是本王第一次喂人喝水呢。”

    “你不愿意啊?”苏小柔撅起了小嘴,她以前生病的时候最爱跟亲人撒娇了的,现在面对也不例外。

    因为在她心里,这段时间跟朝夕相处,对她又处处关怀体贴,她早已经把他看做一个很亲近的人了。

    “如果我不愿意,我为什么这时候还要坐在这里听你说这些话呢?”李默边说边继续笨拙地给苏小柔喂水喝。

    “那等会儿我吃东西,也要你喂我。”苏小柔又说道。

    “呃……好吧。”李默一时有点错愕,再看苏小柔,还是那副撒娇而又任性的表情。

    他感觉病中的小梳与往日那种温顺乖巧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变得孩气了,变得不讲理了。可是,却也似乎更可爱了。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悉心治疗和调理,在念念李默和李睿每天的陪伴之,苏小柔的身体恢复得很快,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精神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当这一天,她终于完全康复。再也不让小柔打扮成男人的模样了,而是让她就此恢复女儿身份,留在念念的身边。

    反正皇后责打小梳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宫中的每一个人现在都知道了,小梳原来竟然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小。所以,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去了。

    念念早已给小柔准备好了好几套漂亮的女装,可是小柔却执意不肯穿上,她只要求给她两套普通宫女的衣服就行了。

    因为她心里明白,她如果想在皇宫里陪着念念好好呆去,那就绝对不能张扬。

    包括衣着打扮言谈举止都得越低调越好,否则皇后娘娘势必会更加看她不顺眼,那她和念念也不会有好果吃了。

    所以,尽管李默李睿和念念都不赞成,但是苏小柔还是执意只同意留在宫中当念念的一名贴身宫女,不然她宁愿离开皇宫。

    苏小柔一倔强起来,李默李睿和念念都拿她没有办法。

    他们也只好答应苏小柔非要做一名宫女的请求,只是将她的房间换到了她养伤时的那一间与和殿寝宫相邻的厢房。

    当苏小柔换上了女装,亭亭玉立地出现在李默李睿和念念珠珠的面前,里所有的人都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艳惊四座的感觉。

    尽管她只是穿着一身最普通的宫女衣装,但是这平凡的外衣根本就掩盖不了她那惊世骇俗的美丽和超凡脱俗的气质。

    这份与生俱来的绝色姿容,足以让所有的男人为之倾倒,让所有的女人都心生嫉妒。

    珠珠看得呆住了,李睿看得痴住了,李默也看得愣了一楞。

    就连念念,这个和苏小柔最为亲密熟悉的好姐妹,虽然早已经做足了思想准备,却还是被苏小柔此时的炫目光彩吸引得眼睛都不舍得离开一。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