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长久以来都没有看到过苏小柔女装的模样了,此时,她一边欣赏地看着苏小柔一边啧啧惊叹着说:“小梳,你真是越来越让人不敢细看了,你让我们这些女人还都怎么活去呀。看到你我都想撞墙了,恨不能再转世投胎一次也生得你这么美呢。”

    苏小柔莞尔一笑:“妃还嫌自己生得不够美吗?小梳才是真的很羡慕你呢。你不仅人长得好看,还懂得那么多,胆又那么大,我要是有你一半的勇敢和智慧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你们两个女孩啊,都很漂亮也都很可爱,就不要再自我谦虚了。我来说一句公道话吧,妃和小梳,各有各的美丽,各有各的优点,虽然风格迥异但是却都属于红尘中难得一遇的绝代佳人。在我们的心里,你们俩就宛若是一对光彩夺目的双生姐妹花啊。”李睿笑着说,转过头去问他的皇兄:“大皇兄,你说是吗?”

    “是啊,我的感觉就和二皇弟一样,你们俩看起来都非常的出色。”李默只说了这一句话,但是这对于以前从来没有夸奖过女孩外貌的李默来说,那已经是相当大的突破了。

    “妃,小梳,真的,你们俩都好美啊。我看着都只想怪我自己的爹娘了,为什么要把我生得这么难看呀?”珠珠在一旁羡慕地看着念念和珠珠,轻声说道。

    “珠珠,千万别说自己难看,其实你也很好看,而且非常可爱。女孩最重要的是要自信,你只要坚信自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那你一定就会真的变得越来越漂亮的。”念念走过去,扶住了珠珠的肩膀,亲切地对她说道。

    “真的吗?妃,我也能变得像你们那样好看吗?”珠珠又是惊喜又是不相信地问。

    “是的珠珠,你本来就很可爱了。你不一定要变得像我和小梳这样,外表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有的人很美但是心灵丑恶,让人生厌;有的人虽然不好看但是心地善良,相反很受欢迎。如果是我,就宁愿做那一个心灵美不好看的人也不愿去做那虚有其表的大坏蛋呢。珠珠你只要保持自己天真纯良的个性,一样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好姑娘啊,不信你问和二皇。”念念流畅地说着,给了珠珠一个鼓励的笑容。

    “呵呵,妃说得是,珠珠的确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李睿接过念念的话头说。

    李默也在一旁含笑点头,表示他同意妃和二皇的话

    “谢谢妃,谢谢和二皇。妃对珠珠的好珠珠永世都不会忘记的。”珠珠的脸红了。

    大家都快乐地笑了起来,整个里都弥漫着一股温馨和谐的气氛。

    李睿走到苏小柔的身边,轻轻说了声:“在你们这儿好开心,我都舍不得离开了呢。”

    “二皇,老实坦白,你又在给小梳说什么悄悄话啊?”念念眼睛尖利,一眼就看到了李睿对苏小柔的低语,当就打趣地追问道。

    “呵呵,保密。你都说了是悄悄话,我当然不会说出来了。”李睿哈哈一笑。

    “你不说也没关系啊。我啊,现在就来整治你的小梳,看你说不说?”念念也笑着说,忽的一就走过去开始猛挠苏小柔的胳肢窝。

    一时惹得苏小柔尖叫不止,连连求饶,大家笑着闹着疯成一团。

    而李默,却在此时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喧闹的房间。

    ---

    依然是夏日的午后,李睿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景和殿里。

    他的手里拿着一串晶莹剔透,浑圆明润的粉色珍珠坠链。

    这是李睿出生之时,当时还健在的后娘娘,也就是李睿的奶奶赏赐给可爱的小孙的。

    李睿自小和奶奶感情深厚,这串珍珠坠链也是他自从戴上就从未离身的心爱之物。而现在,他取了来,因为他想把自己这个珍爱的饰物送给他心中最爱恋的那个女孩。

    他久久凝视着那串熠熠生辉的坠链,在心里说:小梳,我要怎么对你说呢?你可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地喜欢你在乎你吗?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我想请求你答应做我的王妃,好吗?

    这时,他却感到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动静。

    凭着长期练武的直觉和警惕,李睿知道一定有人在他的背后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了。

    李睿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仿佛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有人正在偷偷朝他走过来。

    倏乎间,他的鼻里闻到了一股清幽芬芳的脂粉香气,同时他感到自己的双眼被一双柔软的手蒙住了。

    “什么人如此大胆?”李睿一声喝问,猛地一个回身,右手迅即出击,就钳住了蒙住他眼睛的那个人的手臂。

    “啊呀,睿哥哥快放手,是我啊,我是宝嫣。我本来想偷偷来让你猜猜我是谁呢,睿哥哥你怎么这么凶啊?”一个少女银铃般的声音,吸气蹙眉娇嗔地说道。

    李睿赶紧松了手,打量着面前这个从天而至的女孩。

    明眸皓齿,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眼珠黑漆漆的,两颊浸染出淡淡的红晕,周身上都透露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

    “宝嫣啊,你怎么会来?你不是和你爹爹在陇西王府吗?”李睿看了半天,终于把面前这个俏丽而陌生的少女,和小时候那个经常来宫中和他一同玩耍嬉闹的宝嫣郡主联系到了一起,却依然很是惊奇。

    “是皇上和皇后娘娘召见我和爹爹进宫朝见的啊。怎么啊,睿哥哥你不想见到我吗?”宝嫣说。

    “不是啊,我只是想不到你突然会来宫中,宝嫣这些年在陇西还好吗?”李睿笑了笑,客气地问道。

    “还可以吧,只是我还是觉得京城比陇西好。睿哥哥,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给我看看。”宝嫣一眼看到了李睿手里握着的那串珍珠坠链,说着就要抢过来看。

    李睿只好将那串珍珠坠链递给了她。

    “哇,好漂亮的珍珠啊!我好喜欢,睿哥哥能送给我吗?”宝嫣拿到手里,爱不释手地左看右看,毫不客气地向李睿要起来。

    “这个,不行的哦。你如果喜欢,改天我到集市上的珠宝店里再给你买一串别的珍珠坠链吧。”李睿不假思地回绝掉了。

    “不嘛,我就是喜欢这个,睿哥哥怎么就不能送给我这串呢?”宝嫣不禁撅起了嘴。

    她记得小时候睿哥哥对她是最大方了的,那时她想要什么东西李睿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她。现在却一口拒绝了把这串珍珠坠链送给她,倒还激起了她心中那强大的不甘。

    “因为这个,我已经决定送给别人了。”李睿坦白地说道。

    “给别人?是谁呀?”宝嫣郡主的心里闪过一丝惊讶的惶惑,盯着李睿问道。

    “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好了宝嫣,你不应该问这么多的,说说你在陇西有什么好玩的事吧。”李睿轻轻说道,在椅上坐了来。

    “陇西没有什么好玩的!”宝嫣有点赌气般的,又说:“皇后娘娘说让你还有默哥哥佑哥哥和兰心姐姐晚上都去圆和宫共用晚膳呢。”

    “我知道了,母后一定是要为你和成亲王接风洗尘,我一定会去的。”李睿含笑说道。

    “那睿哥哥现在带我去宫中玩玩吧,我好久没有来皇宫了,很多地方都生疏了呢。”宝嫣看到李睿那明朗的笑容,她的心里也喜悦起来,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呵呵,宝嫣你远道而来,我当然要好好尽到地主之谊。说吧,你想去哪里玩?”李睿呵呵一笑说。

    “睿哥哥今天给我当向导,我哪里都想看看哦。”宝嫣甜甜地笑了起来,脸颊上露出了那个好看的小酒窝。

    “我当向导没问题啊,要不咱们先到大皇兄和殿那儿看看吧。”李睿说,他现在又想见到小梳了。

    自从和小梳越来越熟悉,而小梳又恢复了女儿身份之后,他就仿佛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一日不见如隔秋”的感觉。

    李睿带着宝嫣郡主来到和殿,在书房里见过了李默。又在小花园里找到了妃念念,给她们俩互相介绍认识。

    他的眼睛四处寻着苏小柔,却发现苏小柔今日似乎并没有在这里和妃呆在一起。

    “皇嫂,小梳呢?”李睿问念念。

    “她呀,非要陪着珠珠去那浣衣院里取衣服呢,现在还没有回来。”念念对二皇的一番心事心里心知肚明,当含笑回答。

    “哦。”李睿轻轻哦了一声,脸上失望的表情一览无余。

    “睿哥哥,小梳是谁呀?”宝嫣郡主眨着好奇的眼睛问道。

    “小梳是……”李睿的心思还在想着苏小柔,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并不想向宝嫣介绍说小梳只是妃身边的一名宫女。

    他几乎想说出小梳是我最心爱的一个女孩儿,我正想向她表明心迹想娶她做王妃呢……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