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嫣郡主看到李睿那神情激荡的样,心中更为纳闷,正想再问。

    却听到妃念念欢呼着喊道:“小梳,你可回来了。快来快来,二皇正在找你呢。”

    宝嫣侧脸一看,就见一个宫女模样打扮的女孩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

    等到苏小柔走到他们近前,宝嫣细细地将苏小柔看清楚了,不由也在心中暗暗惊叹:原来宫中还有如此绝色貌美的女孩,难怪睿哥哥会恋恋不忘。

    再一看李睿,早已经热情地迎了上去,低头注视着苏小柔充满爱护地说:“小梳,这么热的天,你还跑那么远的去拿衣服。你的身体才刚刚养好,怎么不多注意休息呢?”

    他深邃闪亮的黑眸里,是一片毫无掩饰的柔情似水。

    “我不碍事的,谢谢二皇的关心。”苏小柔笑语嫣然地说了句,然后看到了李睿身后站着的宝嫣郡主。

    “哦,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位是陇西王府的宝嫣郡主,这个就是我们刚才说到的小梳。”李睿赶紧跟两个女孩相互介绍。

    “小梳见过宝嫣郡主。”苏小柔向宝嫣郡主福身施了一礼。

    宝嫣郡主却傲慢地把头抬了起来,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她现在已然看出李睿对这个小小的宫女绝非平常,而小梳那惊人的美貌和她身上那种由内自外天然散发的雅静之气,也足以让宝嫣这个自小心高气傲,刁蛮任性的郡主心生嫉妒。

    此次进宫她的爹爹成亲王早已经跟她说得清清楚楚,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让她配给李睿做皇妃。

    她的心里本来就一直挂念着那个从小和她玩在一起的二皇,听到这个喜讯,怎么能不令她心花怒放呢?可是来到了皇宫,却发现李睿原来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宫女这么看重,她不禁对眼前这个小梳充满了深深的敌意。

    苏小柔见到宝嫣郡主似乎不愿意搭理她,她也并不计较,只是淡淡一笑,转向李睿问道:“二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李睿一时有点语塞。

    此刻,念念正满含深意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似乎想看看他到底要说出什么。

    李睿的心念一转,暗想:妃仿佛知道我要向小梳表白一样,也许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旁边有妃还有宝嫣。可是,管他呢,我已经豁出去了。男汉大丈夫,喜欢一个人有什么不敢说的呢?

    这样想着,李睿就掏出了那串珍珠坠链,递到苏小柔的面前:“小梳,这个,送给你。”

    苏小柔接过来一看,那闪耀着诱人光泽的珍珠坠链几乎晃花了她的眼睛。

    “哇,好美的坠链!可是……二皇你干嘛要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啊?我也不能要啊,我只是一个宫女,哪里能佩戴这么珍贵的饰物呢?”苏小柔赞叹地望着那坠链,却不愿意接受这份贵重的礼物。

    “因为在我心里……”李睿刚刚开了口,欲再说去。

    “睿哥哥,你不是说还要带我去别处看看的吗?”却不料宝嫣郡主在一旁生生地打断了李睿的话,并且走过来拉住了他的胳膊。

    李睿只好对苏小柔说了一声:“小梳,你收就是了,因为你是最适合佩戴这串珍珠坠链的人。我先走了,过会儿再来看你和妃。”

    说完,他就被宝嫣郡主拉着走了出去。

    苏小柔怔怔地看着留在她手中的那串耀眼的珍珠坠链,对念念说道:“我不能收这个呀,贵重了,我怎么样也不能要呀。”

    “二皇送给你的,你就留吧。反正他们皇家的宝贝多得是,你不要也是白不要。听我的话,你好好收吧,不然二皇的心里也会不好想。来,我来给你带上。”念念走过来不由分说从苏小柔手里拿过那串坠链给她戴上了,然后啧啧称赞道:“小柔,你快去照照镜,你带上这坠链更美了呢。哎呀,二皇好会送礼物呀,这个坠链配着你这么个大美女那可真是珠联璧合交相辉映啊。”

    “念念呀,你总是喜欢取笑我……”小柔嗔怪着说道,两姐妹手牵着手一起走进和殿正殿里去了。

    ---

    雅静的竹,清风徐徐,酒香阵阵。

    里精致的竹桌上此刻摆满了美酒佳肴,李睿和天智老人正坐在桌边举杯畅饮。

    宝儿在一边快乐地玩耍着,睿哥哥刚刚给他带来了一个硕大的原木陀螺,他正玩得兴起,虽然大汗淋漓却还是舍不得停来。

    李睿和老人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谈了很多很多,从国家大事说到江湖奇闻,李睿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

    他今天来到竹,除了是要看望天智老人和宝儿,其实也是有着满腹的心事。

    自从和宝嫣郡主见过面,在皇后娘娘的圆和宫,皇上和皇后娘娘亲自给成亲王和宝嫣郡主正式接风洗尘之后。

    两人就对李睿暗示过了,此次召见宝嫣郡主进宫,主要原因也是想在将来能让宝嫣郡主配给李睿做王妃。希望李睿和宝嫣在这段时间好好接触一,培养感情。

    这样成亲王在宫中只小住了几日,就快马赶回了陇西。

    而宝嫣郡主却留了来,并且每日必来景和殿缠着李睿陪她玩这玩那,去这里到那里,李睿已经不胜其烦。

    与此同时,他现在能见到小梳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

    小梳仿佛总是有那么多的事情,即使好不容易见到,宝嫣也常常是跟在他的身边,他根本就不能和小梳好好说上几句话。

    想到这里,李睿不由轻叹了一口气,忘记了喝酒。

    “小睿儿,你今天怎么像是有心事啊?”天智老人见了问道。

    “前辈,如果您心里喜欢上一个姑娘,而且喜欢得不得了,可是她却不知道,您会怎么做呢?”李睿喝了一口酒,坦白地将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

    “哈哈哈,我说小睿儿今天是怎么了呢?原来是有了意中人啊,这是值得高兴的乐事啊。让我老头来猜一猜,一定是上次和你一起来这里的那个漂亮小姑娘吧。”天智老人笑呵呵地说。

    “是呀,前辈说得没错,正是她。睿儿现在觉得,倘若一天没有见到她,心里就好像缺少了一点什么似的。可是她却似乎一点都不能感觉到睿儿的心意,睿儿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现在父皇和母后又有意给睿儿另配一门亲事,可是在睿儿的心里,只有她呀。”在天智老人的面前,李睿就是一个孩,此时他将心中的烦恼一股脑儿地对老人倾诉了出来。

    “小睿儿不必烦恼,你不知道她怎么想,那你就去问她,她不知道你喜欢她,你就直接对她说出来。这追女孩啊,可不能犹犹豫豫放在心里,一定要勇敢出击,大胆对她表示出来。照我老头看来,那个小姑娘对你不错,没准她也喜欢你,正等着你向她说明呢。”天智老人说道。

    “真的?您说她也有可能喜欢我?”李睿眼睛一亮。

    “是呀小睿儿,像你这样一表人才的二皇会有几个小姑娘见了不喜欢呢?听我老头的话没错,大胆地去找她吧。你不先说难道还让人家一个小姑娘先对你表明情意吗?”老人悠然地了一口酒,他说的也是他的心里话。

    在天智老人看来,上次来过竹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和李睿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要多合适有多合适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还认识另外一个出色的皇,那就是李默。

    李睿听了老人的话,眼前又闪过了苏小柔娇俏可人的模样,他的心情激动起来。

    于是他举杯对老人说道:“是呀,我再也不要做那缩手缩脚的胆小鬼了。不管她怎样想,我今天一定要去找她说个明白,如果父皇母后非要让我娶皇妃,那我的心里,也只认定一个她了。”

    “好样的,小睿儿,咱们男汉大丈夫做什么事都要有一股拼劲,你不去试一,就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来,干杯,祝小睿儿心愿成真。”天智老人赞赏地说了一句,和李睿碰杯一饮而尽。

    李睿放了酒杯:“谢谢前辈,睿儿现在要告辞了,因为睿儿迫不及待想见到她了。”

    “呵呵,去吧,到时候别忘记带小梳一起来这里玩。”天智老人理解地笑道。

    “嗯,睿儿不会忘记,一定会的。”李睿站起身,又招呼已经玩到远处去的宝儿:“宝儿,睿哥哥要走了,再见哦。”

    宝儿还在玩得尽兴,听了这话只是远远地对着李睿挥了挥手,并没有跑过来。

    李睿对天智老人笑了笑,告辞而去。

    回到了皇宫,李睿直接就往和殿去找苏小柔。

    此刻,他的心中是满溢不住的热情和相思。他简直一分一秒都不能再等待去了,只希望马上能见到小梳,向她倾诉自己的一腔衷情。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