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柔心急如焚地喊了半天,李默和李睿谁都没有停手,反而越打越激烈了。

    而且他们的这场打架,并不是像以前李睿和游龙阁的人打斗那样,一招一式有着武功模式。而是两个人完完全全撕扯扭打在一起,是一场真正的**搏斗。

    苏小柔看着他们俩你一拳我一拳,你一脚我一脚地踢来打去,喊他们停来又谁都不听。她的心中既焦急又无奈,只有快步跑回和殿里去找念念。

    念念此时刚刚吃了饭正躺在床上小憩,忽然就见苏小柔一脸惊慌地跑了进来:“念念,你快起来,和二皇打起来了,我拦不住他们,你快去劝劝他们吧。”

    “打起来了?为什么呀?”念念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心里真是奇怪了,和二皇都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而且平日都有着超乎常人的涵养和气,怎么他们俩会打起架来了呢?

    “因为……因为二皇他……”苏小柔的脸红了,没有继续说去。

    看着苏小柔那羞涩难言的模样,念念心中早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不由摇头笑道:“小柔呀,谁让你迷人了呢?和二皇都那么喜欢你。”

    “念念,别说了,先去劝住他们吧。”苏小柔焦躁地说了句,两个人一起往小花园里跑去。

    来到了小花园,念念和小柔一看。李默和李睿此刻已经滚到了地上,仍然打得不可开交,地上的花花草草被他们俩滚来滚去压倒了一大片。

    念念赶紧喊道:“,二皇,你们别打了!有话起来好好说嘛,打架算什么呀,打架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可是,她的喊话也像小柔刚才喊的一样,对于此时的李默和李睿来说,都像耳旁风似的,谁也没有听进去。

    念念急了,直接走过去想要把两个打在一起不可开交的人拉开。

    李睿大喊一声:“你别过来,我们的拳头可不长眼,当心打到你了。”

    “那你们俩就别打了呀,要是被皇上和皇后娘娘知道了那可就麻烦了。”念念也大声说道。

    “不!这一架一定要打,非打不可!迟早是要打的!你和小梳别担心,就在一旁看着吧,我们打完了就没事了。”李睿又说。

    “全都给我住手!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成何体统?!”忽然听到一声狂怒的暴喝,就像是为了回应念念刚才说的那句话似的,皇后娘娘怒气冲冲,带着一群公公宫女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兰心公主和宝嫣郡主也跟在她的身边。

    原来,和殿的监总管刘公公看到和二皇在小花园里打得难分难解,早跑到圆和宫里去把皇后娘娘请了过来。

    听到皇后娘娘的怒喝声,再看身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李默和李睿这才停了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场架打到这时看来谁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两个人的模样都是狼狈不堪,衣服撕扯烂了,身上沾满了草叶和泥土,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挂上了彩。

    “你们俩都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皇后喝问两个儿。

    “母后,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和二皇弟打起来了,其实没有什么大事,还望母后恕罪。”李默先开口说道。

    “是的,母后,没有什么大事,我和大皇兄从小就是不打不相识,打过了也就好了。”李睿也接着说。

    “还说没有什么大事?你们两个身为皇,将来都是要担当国家重任的栋梁之才,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你们,以你们为榜样,以你们为荣耀。可是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哪里还有一点皇的尊严,与那些街头市井小民又有什么区别?”皇后余怒未消,气恨恨地望着两个儿。

    “母后,儿臣知错了,这样的错误儿臣次决不会再犯。”李默心中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他愧疚地望着自己的母亲,诚恳地认错。

    “那你告诉哀家,今天到底是因为什么,你会和睿儿打起来呢?你做事一向沉着稳重,如若不是紧要事情,哀家知道你是断然不会和睿儿动手的。”皇后娘娘问。

    李默低了头,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对皇后娘娘解释这件事情。

    皇后娘娘本来就不喜欢小梳,如果告诉皇后娘娘他和二皇弟是因为小梳打起来的,那只怕皇后娘娘以后会对小梳更加不满。

    “睿儿,你来说,为什么要和你大皇兄打起来?”看到李默缄口不语,皇后又转过头去问李睿。

    “母后,这件事其实和打架无关。但是,您今日既然问了,那儿臣就想把自己心里的话对您说出来。”李睿说着,走到了苏小柔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一直把她牵到了皇后娘娘的面前。

    这时,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苏小柔和李睿的身上。

    看着周围聚焦在他和苏小柔身上的目光,李睿朗声说道:“母后,这是小梳,也是我今生认定想娶的女孩。希望母后能成全我和小梳,您答应了我自然会去再找父皇恩准。”

    “胡闹!小梳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她怎么可能嫁给皇做王妃呢?而且,我和你父皇早已经给你定好了和宝嫣郡主的亲事,你就不要再这么任意妄为了吧。”听了李睿的话,皇后娘娘感到她以前的担心的事情真的变成了事实,不由又气又恼,真是恨不得立马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到那个狐狸精——小梳的脸上去。

    可是,她深知自己的两个儿都不会看着小梳吃亏的。

    所以,她只能勉强把这口恶气暂时咽了去,而是在心里暗暗思忖着,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地教训一这个小梳。

    听到皇后娘娘说起宝嫣郡主,李睿这才转过脸去看着宝嫣郡主。

    他的眼神平静而又坚定,依然紧紧地拉着苏小柔的手,然后语调轻缓地对宝嫣郡主说:“宝嫣,我很抱歉。你也看到了,我的心里只能装得小梳一个人。所以,我不能娶你。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适合你的人的。”

    宝嫣郡主在看到李睿牵着苏小柔的手跟皇后娘娘说要娶小梳做王妃之时,脸上早已经青一阵红一阵地变了颜色。

    此时听了李睿这番直截了当拒绝她的话语,更加气愤伤心。她本来就是个娇生惯养,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脾气,便跺着脚大叫起来:“李睿,我恨死你!恨死你了!让你和那个小梳都去死吧!”

    说罢,她便哭着跑开了。

    李默李睿和念念听到宝嫣郡主的这几句话,都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就连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也没有想到宝嫣郡主的脾气会这么大。

    可是,因为皇后娘娘一心喜欢着宝嫣,此时看到宝嫣郡主毫无礼貌地跑走了,她也一点儿都不怪她,反而在心里担心她是不是伤心了。

    “你看看你们做的好事,把宝嫣都气跑了。默儿,睿儿,你们以后都各自好自为之吧!”皇后娘娘责备地望着两个儿说了一句,随后狠狠地剜了苏小柔一眼,那怨毒的目光让苏小柔浑身都不寒而栗了起来。

    然后,皇后又对身边的兰心公主说:“兰心,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宝嫣去,这孩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们一定要对她照顾得周全一些,看着她难过哀家也怪心疼的。”

    兰心公主点头答应,跟着皇后娘娘一起走了。

    于是,小花园里又只剩了念念小柔和李默李睿四个人。

    苏小柔立即甩开了李睿紧拉着她的手:“二皇,你不该对皇后娘娘说那些话,我只是一个宫女,怎么可能嫁给你做王妃呢?”

    “你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自己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愿意嫁给我吗?”李睿紧盯着她的眼睛问。

    “我……”苏小柔说不去了,意识地望了望李默。

    她希望李默能给她一个鼓励或者安慰的眼神,但是李默却并没有看她,而似乎正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

    苏小柔的心里一阵失望,这一时刻,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

    假如李默也能对她说出同样的一句话来,那么,也许她就不会这么犹豫,也不会这么顾虑,也许她就真的会点头答应的。

    然而,她哪里知道?刚才李睿的那一番酒后的话语其实也正说中了李默的苦衷。

    李默,他已经有了妃。虽然这个妃一直以来跟他只是名存实亡的夫妻,但是,毕竟他也是有了妻室的人了。

    所以,尽管李默的心里就像李睿一样深深地爱着苏小柔。但是,他真的不能像李睿那样毫无顾忌地说出要娶小梳的话了。

    如果他说出来了,不仅对妃是一种伤害,对小梳也同样是一种不尊重。

    因为,他是绝对不会忍心让他心爱的女孩只做一个小妾的。

    李睿还在静静地等待着苏小柔的回答。

    苏小柔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又清晰地说道:“对不起,二皇,我不能答应你,因为我一直只当你是好朋友和好哥哥。”

    说完,她没有再看他们任何人一眼,转身先离去了。

    念念看了看一身狼狈又各怀心事的两个皇,微笑着说了句:“美女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哦,你们继续加油吧。”便也追着苏小柔跑远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