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睿就知道了小梳差点被宝嫣郡主毁容的事情。

    他果然没有原谅宝嫣郡主,先怒火冲天地赶去痛斥了宝嫣郡主一顿,并且斩钉截铁地告诉还在不停哭闹的宝嫣郡主,即使没有小梳,他也绝对不会娶她,因为他从来不会想要一个心肠如此歹毒的女人。

    然后,李睿又毫不耽搁地面见了皇上和皇后娘娘,坚决地向他的父皇和母后表明了自己的态,他宁可一辈独身,也绝不会娶宝嫣郡主做王妃。

    皇上和皇后娘娘尽管心中不快,但是也拿这个自幼行事不羁的儿毫无办法,只有安慰哭哭啼啼吵闹不休的宝嫣郡主说一定会再给她找一个好的婆家。

    而无论宝嫣郡主再怎么恳求或者撒泼,李睿却再也不肯理睬她一句,甚至连看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一段时日过后,宝嫣郡主只好黯然神伤地离开了皇宫,返回了陇西王府。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来年的春天。此时,苏俊楚离开京城到边关参战已经整整一年光景了。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念念不仅没有成功地把他忘记,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苏俊楚的想念越来越深刻了

    。

    人们常说,初恋是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对念念来说,也正是如此。

    她忘不了那个皎洁的月夜,两人甜蜜的初吻;忘不了苏俊楚临走的时候,那孤单落寞的背影,她甚至没有对他说一句祝福的话语,反而故意把他气得怒冲冲地走了。

    每当想到这里,念念就会泪水盈盈,悔恨交加。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苏俊楚早日凯旋,平安回到他们的身边。

    偶尔,她也会想起那个曾经让她无比痛恨的展慕颜。

    虽然在她的心目中,展慕颜几乎就是一个坏蛋加色狼的代名词。但是,毕竟,那是一个不容易让人忘记的男,那是一个对所有的年轻女孩都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男。

    他的绝代风采和俊魅容颜,是让很多人只看一眼就能牢牢铭刻在心的。

    如果那次展慕颜不是要那么勉强和为难念念,如果没有发生后来那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单凭他那超级酷帅的外表,念念肯定也会对他有着深深的好感。

    只是,他随后的行为把他在念念心目中一切美好的形象都毁掉了。

    现在时过境迁,念念再想起展慕颜倒没有当初那么愤愤不平了。她本来就是个开朗豁达的女孩,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她渐渐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这天,念念和苏小柔坐在小花园里聊天。

    说着说着,两人就把话题转到了苏俊楚的身上。现在,念念总是喜欢和苏小柔谈起她们的哥,其实她是无意识的。

    但是她不知道,正是这些无意识的言行,恰恰表明了她心中对苏俊楚那分浓浓的舍不的思念和牵挂。

    姐妹两人正在相谈甚欢,就见李默满面春风地向她们走了过来。

    看到如此兴奋的表情,念念和苏小柔都感到有些惊讶,因为李默平日大多时候都是严肃而又深沉的,很少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放在表面。

    今天这个样,那一定是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了。

    念念好奇地问了声:“,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呀?”

    李默含笑望着她们二人,朗声说道:“当然是有好消息了。妃,你哥回来了,而且是大获全胜凯旋而归,父王已经封赏他为晋陵王了。”

    “哥回来了?”念念和苏小柔同时惊喜地叫了起来。

    “是呀,他现在就在父皇的天和宫里,父皇和母后专门要为他们凯旋回朝的将士大摆酒宴接风洗尘呢。我现在就是专门过来有请你们去参加宴会的。”李默面带微笑开心地说。

    念念的心一扬了起来,她的眼睛也在瞬间焕发出了醉人的光彩,这使得她的整个人都显得异常明媚生动,更有了一种别样的风姿和美丽。

    她激动地抓住了苏小柔的手连声说道:“哥回来了,哥回来了耶!我们快去见他吧。”

    苏小柔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你们俩过去吧,我只是个宫女,怎么能去参加宫里的宴会呢?而且,我也不想去皇后娘娘那儿,待会儿如果哥有空,你就让哥过来一吧,我在这里和他说说话就行了。”

    苏小柔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自从上次皇后娘娘责打过她,而她险些丧命之后,她就对皇后娘娘有了一种端的畏惧心理。

    以后在宫里不管干什么,她也一直是小心翼翼地避开皇后娘娘,尽量不与皇后娘娘正面接触。

    念念和李默都能理解小柔的这番心思,于是也不再勉强。两人和苏小柔告辞,一起往天和宫而去。

    一上,念念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毕竟,她和苏俊楚已经整整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当初的种种争执与无奈,现在早已经化成了心底绵绵不尽的相思。

    她几乎不想考虑别的什么了,只想快点见到他,甚至扑进他的怀里,向他倾诉这一年来的思念和情衷。

    来到天和宫布置豪华的大殿,虽然那里已经坐满了各个王亲贵族和众多凯旋将士,但是念念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无数次在她梦中出现的人影。

    依然那么潇洒,依然那么俊朗,在所有穿着军服的将士之中,苏俊楚玉树临风的身姿依然如鹤立鸡群般的抢眼。

    “哥!”念念一阵眼眶发热,顾不得大殿上的许多人,甚至还有皇上和皇后娘娘也坐在上面,就冲过去激动地喊了一声。

    苏俊楚转过头来,他看到了念念,眼睛里有一刹那的眩惑,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

    “你好,妃。”苏俊楚微笑地望着念念,表情平静而又淡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喜悦或者激动,就好像念念是一个他每天都在见面的普通人。

    这一声客气的“妃”生生地拉开了念念和苏俊楚之间的距离,仿佛有一堵厚厚的墙骤然隔在了他们之间,念念满腔的热情一就从刚才的沸点急跌直降到了冰点。

    她的眼睛发红了,她听到自己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嘴里艰涩地发出来:“哥,你回来了,你好。”

    这时,坐在大殿上龙椅的皇上李盛隆发了话:“晋陵王和妃兄妹情深,今日晋陵王率师凯旋而归,为我朝立汗马功劳,又和妃久别重逢,真是可喜可贺。待到日之后,晋陵王和兰心公主正式拜堂成亲,喜结良缘,那我们两家就更是亲上加亲,双喜临门啊。来来来,大家落座,今日朕要大赦天,与万民举杯同庆。”

    听了皇上的话,念念只觉得脑里“嗡”的一就乱了。

    除了那句日之后晋陵王和兰心公主正式拜堂成亲,别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清了。

    昏昏噩噩地随着李默走到一张桌旁坐了来,她看到苏俊楚就坐在她和李默的对面,而他的身边,坐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兰心公主。

    接来就是一阵觥筹交错,杯盏相撞的热闹景象。

    念念看到兰心公主不时热情地为苏俊楚夹着这菜那菜,而且巧语嫣然,娇笑连连。

    她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而面对着满满一桌美味佳肴,她竟然一点食欲也没有。

    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杯烈酒,一杯又苦又辣可以让她忘记一切烦恼的烈酒。

    于是,她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就把杯里的酒喝干了。

    然后,念念又倒满了第二杯酒,一仰头又灌进了嘴里,她已经分不清酒的滋味是苦还是辣了。

    当她准备喝第杯时,李默却不由分说从她手里拿过酒杯帮她喝掉了,并且用阻止的眼神望着她:“这个酒可不像你们上次喝的黄酒,这是为了犒赏军将士专门特制的烈性烧酒,你喝多了会受不了的。”

    念念苦笑了一,在心里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想喝这样一杯又苦又辣的烧酒呢,难道我连这一醉解千愁的权利也要被剥夺吗?

    这样想着,念念越发感到胸闷气躁,脑袋昏昏沉沉。

    她轻声对说了句:“我出去透一气。”便悄悄从宫殿侧门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大门,一阵凉风袭来。念念的胃里一阵翻腾难受,她赶紧跑到侧门后的池水边蹲,将刚才吃的那一点点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

    当念念吐得头重脚轻眼前发花,终于扶着身边的一棵小树站起来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你还是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

    念念回过头去,看到苏俊楚就站在她的身后,银色的月光给他身上笼罩了一层迷人的光晕。此情此情,竟然让念念感觉恍如隔世了。

    “哥。”念念叫了一声,眼泪刷的一就掉来了,她不顾一切地扑进了苏俊楚的怀中,含着眼泪激动地说:“哥,我好想你,这一年来,我都好想你。”

    “哦?”苏俊楚伸臂搂住了念念,可是他的声音却显得异常陌生远:“你真的会想我吗?当你每天躺在李默的身边时,你还会想到我吗?”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